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十六章 沉重的背包(五更)
    当天中午,菲菲把弟弟欢欢装进背篓里,去给冯君他们做饭,村长就更不敢对她下手了——那四个家伙,起码三个跟雄风镖局有关,这不是村子里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万事开头难,有了第一个卖石头的,当天下午,就有四拨人上门去找冯君卖石头。

    这些人听说了菲菲的事情,都非常主动地开出了价码,而且毫无例外地都开得很高。

    但冯君怎么可能答应?他就是根据郎震的建议,再结合自己的判断,给出差不多的价钱。

    对方不接受的话,他就直接摆手——你请回吧,这个价钱你爱去哪儿卖去哪儿卖,我买不起。

    尤为可笑的是,有一个家伙拿的石头,竟然是只开了一面的毛料,他指着这一面,信誓旦旦地说,这石头我要是全打磨出来,起码值五块银元,我现在只卖你一块,你赚大了。

    冯君也很是有点哭笑不得,在这个位面,居然也有这种操作?

    当然,他是不会答应的,对于这个位面的人而言,解石是全手工完成,也是要耗费大量精力的,石头没有全部解开,其实是卖家省事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我只要打磨出来的石头,你这石头别说一块银元,一百铜板我都不要——没错,我这里不收半成品。

    这位被说得有点恼羞成怒,甚至想动粗了,郎君一抬手,直接将一块磨盘大的石头拍成四五瓣,然后从里面捡出一块尖锐的石头,张开大嘴开始剔牙。

    这位见状,二话不说,搬起石头灰溜溜地走了,连招呼都没打。

    这四拨人里,只有一人将石头留下了,他搬来的是一块青色的玉石,看形状像一个石头墩子,上方还相当地光滑,感觉这厮就是拿它当凳子坐的。

    这块石头,郎震的建议是八百枚铜板,他认为拿到息阴城,了不得也就是九百个铜板,绝对超不过一块银元——这厮将石头搬到息阴城,总还得花时间和路费吧?

    没错,大是够大了,但是品相不好。

    冯君倒是没听他的,给出了一块银元零一个铜板的收购价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的恶趣味,在地球界,他见多了99元、199元或者9.99元的商品,不就是差一点没到下一个数量级,好给人一种便宜的感觉吗?

    那他就拿1001个铜板来收购,别人一说,这石头也价值一个多银元,其实跟999个铜板相比,差的也不过就是两枚铜板,却是能给人一种丰厚的感觉。

    扛了石墩子的这位不想卖,他喊了五块银元的高价,心理底线是两块银元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想将石墩子扛回去,但是尼玛……近两百斤呢,真的很重。

    然后,还是郎震发话了,“行了,你这石头就算拿到府城,也卖不了一块银元,神医给了你一块多银元,已经不少了……一定要两块银元才卖吗?”

    这位想一想,觉得也是这个理,一块多银元,跟两块银元,差距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卖了,手里抛着那枚银元和一枚同伴,步履轻松地回家。

    他才一离开,郎震就冲着冯君抱怨,“神医,你的钱也不多,这么大手大脚收购的话,真收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一笑,“好吧,下回注意,反正我是亏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就这块玉石,拿到地球界,铁铁地是要上百万的,何止是不亏?

    随着收购两块石头的消息传出,冯君的生意就算做开了,附近的两个村子倒是想阻拦,但是偌大的止戈山,又何止这两个村子?

    三天之后,茅屋里就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,冯君随身携带的银元早就已经告罄,邓家兄弟带了十片金叶子,特地跑到止戈城去换银元和铜板。

    郎震服用了第二颗通脉丸之后,修为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,他打算歇上三天左右,再服用第三颗,好彻底稳固境界。

    从第四天开始,来卖玉石的人越发地多了,冯君在这里收石头,虽然不容别人搞价,但是大致来说,他给的价格还是偏高一点,比来自息阴城那些商贩的收购价,高出一成到两成。

    不过名声大了,麻烦事儿也就多了,很多人拿着品相不太好的玉石,也来求收购。

    品相好坏是存乎于心的,卖石头的人们也大致清楚,除了一些心存侥幸的家伙,大部分人希望,收购者能以相对公道的价格,把手里看上去不怎么好的石头收走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冯君来说,他还是真的无法全部吃下这些货,止戈山可是整整一座大山,止戈县因此而得名,他手里满打满算不过几十两黄金,怎么可能无限制地收购?

    他也知道囤货的重要性,但是这一招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玩得了的。

    没有海量的资金,拿什么囤货?优先收购好的玉石,这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态度,就引起了当地人的不满,有人公开挑唆,说止戈山的好石头都被人收走了,剩下那些不太好的石头,很可能导致息阴人不会再来收石头了。

    这传言真的很扯淡,还是那句话,止戈山这么大,没有过度开发,怎么可能没了好石头?

    然而,谣传之所以能盛行,就是因为它虽然不是太合理,但却能迎合某些人的心思,而且一旦流传开来,在群情激愤之下,那些不合理之处,也会被人刻意地忽略。

    就算有些人注意到了其中的蹊跷,都未必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小女孩菲菲不但是厨子,还兼职了小密探,很快地,她就将村子里的传言反馈了回来,“大家都说,你们要买完止戈山的精美石头,是要毁了止戈山。”

    冯君闻言叹一口气,现在他是不回现代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再次进入别墅的时候,屋子里还充斥着来苏水儿的气味,可是他的头发,已经长到披肩了,他在手机的空间里,呆了四个月还多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回来,总算是有所斩获,他随身携带了十来块玉石,有精品也有普通货色,其中最小的一块,都有两个拳头大小。

    这些玉石加起来,超过了一千斤,冯君不太想放在别墅这里,因为此地虽然大,但是隔绝的效果不是很好,主家的远亲可以选择他不在的时候,悄悄进来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,他也没有什么好的选择,只能将玉石藏在储物间的杂物里,他自己则是带了那块青玉石墩、羊脂玉枕头和一对玉球出门。

    石墩被他装在一个超级结实的双肩包里,背在背上,手里又拎一个包,里面装着玉枕,至于那对玉球,放在随身携带的挎包里就是了。

    他在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,当他将背包放在后座的时候,出租车司机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“我说,你两个包里是什么?我的车屁股都是一沉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回答,“不是什么,就是一些书,没多重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司机摇摇头,很肯定地发话,“绝对不是书,我感觉到了,差不多有三百斤,书哪里有这么沉?”

    冯君抬手一掠头发,冲他呲牙一笑,“我说大哥,麻烦你看一下我这身板儿,像是能轻松拿起三百斤的人吗?”

    他现在的身高,差不多就是一米七八,体重也就一百三左右,若是穿得单薄的话,还能看到他的肌肉,但是现在已经是深秋了,他穿上了长裤和夹衣,只能看到修长的身材。

    司机看他一眼,犹豫一下,摇摇头发话,“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,身体还真是差点,二十年前我在你这岁数,三百斤怎么了?照样扛起来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就扛不动,”冯君笑着点点头,“再说,我就算扛得动,肯定也不能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想一想,确实也是这个道理,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嘀咕一句,“可我怎么感觉就有三百斤左右呢?现在的书,居然这么重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这么重,是铜版纸,”冯君一本正经地点点头,然后信口开河,“要不现在学生们都说减负呢?没办法,书太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也是,”司机点点头,终于将注意力从那俩包上转移了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出租车停在了蓬莱大酒店,这是一家四星级大酒店,冯君刚刚用手机定好了房间。

    他付了车钱下车,一取背包,司机的眉头顿时又是一皱——不到三百斤,就被压得这么狠,莫非是车胎没气儿了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走过一个门童来,笑着伸手去帮冯君拎包,然后身子猛地一个踉跄,差点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从倒车镜里看到这一幕,出租车司机再次摇头叹气,“唉,现在年轻人的身体,真够差的……”

    冯君住进酒店,一来是图方便,二来就是理发兼洗澡。

    在手机空间里,短发带给了他很多的不便,但是回到现实社会,他觉得自己留着一头披肩发,实在是有碍观瞻。

    有那些玩艺术的男人,喜欢留个长发梳个马尾巴啥的,甚至还有人弄小脏辫,但是冯君觉得,那样也太娘炮了一点。

    至于说能彰显个性?通过古怪发型才能展示个性,那只能说这种人太可怜了,自身没啥潜力可挖,只能在头发和胡子上做做文章。

    所以他是要理发的,至于进入手机空间后,可能遭遇某些麻烦,到时候见招拆招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