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十九章 李大福的豪气(二更)
    女店长眼珠一转,“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,敢跟你做这一笔买卖的,其实就那么几家,恒隆、聚宝斋……我说得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笑一笑,这不是高冷范儿,而是表示无可奉告。

    女店长淡淡地看着他,“但是你可知道,论起黄金的成本,整个郑阳数我李大福的低?”

    “哦?”冯君的眉头一扬,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……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女店长高深莫测地笑一笑,也不直接回答,“你可以去其他家打问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就是十二公斤黄金,”冯君站起身来,“可以的话,咱们就交易,不成,那我就要走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大福几个领导交换一下眼神,最终还是女副总发话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表现出了副总该有的水平,“就算我们想买,十来公斤黄金,那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出的决定,给我们三天时间行不?”

    “三天时间……”冯君咧一下嘴巴,他觉得时间有点长。不过看到身边的叶清漪,他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行,就三天时间,不能更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想的是,借着这个由头,可以接近一下叶清漪。

    只是,他心里还有点犹豫,小叶子有点单纯,自己祸害了她,恐怕得给出个交待才行。

    更可能的是,他会“炒股炒成股东,泡妞泡成老公。”

    然而很快地,他就无须为此纠结了,因为在吃中午饭的时候,叶清漪很干脆地表示,因为接下来涉及双方的谈判,她在此期间,不方便跟冯君产生接触,以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冯君对此是相当地无语,早知道是这样,我倒不如不考虑你的情绪。

    不过,倒也不全是坏消息,起码小叶子最终还是收下了他的手机,她的理由是,自己提出了合理化的建议,“这块青玉,你若是能捂半年到一年,价格还得往上翻两到三成。”

    冯君也知道,玉石的价格还是会涨,就算偶尔有下滑,长期看涨是必然的,他和小叶子的差别就在于,她敢给出两成到三成的成长估值,这就相当难得了。

    然而对冯君来说,就算知道要涨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这建议基本上没用,他必须卖掉一批玉石,解决掉眼前的钱荒问题。

    饭后,冯君又寻个宾馆定了房间,将青玉放在房间里,然后返回蓬莱大酒店,取了那块羊脂玉的枕头,再次来到了李大福。

    这一次可不得了,李大福的董事长李永锐都被惊动了,看到羊脂白玉之后,哈喇子差点都流出来了,直接开出了价码,“三千万,我要了……价格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价格不是问题,那就意味着还能涨,要看竞争对手能开出什么价码了。

    三千万……这个价格冯君已经很满意了,用小叶子的话来说就是,正常价格不会超过两千万,三千万已经有相当程度的溢价了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这不是一块毫无来历的玉枕,而是有一定历史典故的话,价格再翻十倍也毫无疑问,就别说和氏璧之类的东东了,哪怕是慈禧的翡翠白菜,那也堪称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但是冯君不会一口答应下来,他笑着发问,“全部用黄金支付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,”李永锐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百公斤的黄金,我倒是给得起你,就是怕你不敢要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,你想要一百公斤黄金的话,那必要要走明账了,你怕不怕查?

    冯君听得也明白,心里暗叹,国家对黄金监管得还真严,郑阳珠宝业的龙头老大李大福,都不敢轻易动手脚。

    所以他退而求其次,“那一半好了,另一半支付现金。”

    “黄金支付两成,”李永锐很干脆地发话,“我们有黄金的自营渠道,但这也是极限了,有收藏黄金癖好的,可不止是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说得很赤裸了,李大福的自营渠道,里面猫腻绝对不会少,不过龙头企业享受这么点便利,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冯君好奇地发问,“自营渠道你能出黄金,为什么不能给我多出一点?”

    李永锐耐心地解释,“自营渠道,大部分也是有正规手续的,大部分人买黄金,只是不想被关注到,用来收藏的话,他们其实也不怕查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,就差指着冯君的鼻子说了——“我知道你小子弄黄金,肯定不是搞收藏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闻言干笑一声,“那行,两成就两成,不过我还得去别家询一下价。”

    李永锐也知道,这么一大块玉,不能指望对方马上答应,上千万的生意,肯定要货比三家的,于是他微微颔首,“你去询问价格吧,我只要求,给我们一个加价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店长出声了,“我们派个店员陪你吧,有我们金大福的人在,你也好争取高价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刺探的行径,却被她说得冠冕堂皇,仿佛在为对方考虑一般。

    冯君本来想低调行事的,但是她的理由说服了他,于是他点点头,“那派小叶子跟着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可是不合适,”女店长摇摇头,“认识她的人很少,我跟你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叶清漪跟冯君是熟人,李大福这边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于是冯君就带着店长,来到了恒隆珠宝行。

    梁海清等人一直在等着呢,看到这块玉,梁总难以压抑心中的激动,“这块羊脂玉,必须是我们恒隆的,哪怕是李大福争,我们也要压过它。”

    李大福的店长可是不怕他,她笑一下,“可是你们的黄金够吗?抢我们李大福的业务,总不能再跟我们拆借黄金吧?”

    梁总却是不在意她的警告,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收购是收购,拆借是拆借,这是不同部门的利益,请你搞清楚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又看一眼冯君,暗暗使个眼色,“没准我可以用人民币购买呢。”

    冯君刚要再次强调,看到他这个眼色,就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店长也是微微一笑,并不驳斥对方——我们还想花钱购买呢,可能吗?

    最后梁海清拍板了,三千五百万现金,这个羊脂玉枕头,他一定要留在恒隆。

    全部现金,这肯定不行!冯君心里早有打算,不过看在梁总不住地使眼色的份上,他并不着急站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店长狐疑地看一看两人,抓着手机出去打电话请示了。

    借着这个机会,梁海清很不屑地表示,“李大福还真以为,只有他们有黄金自营的渠道?其实干这一行,谁能没点门路?”

    他说的门路,不是废旧金属回收这种,而是收私矿的黄金。

    李大福敢半公开地收私矿,其他企业不敢这么做,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类似的门路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前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,让李大福担个虚名,谁还会计较?

    现在大家要争难得的玉石货源了,那就不能再让了,梁海清这时候才翻开底牌,“三千五百万,我给你五十公斤黄金,外加两千万现金……成不?”

    冯君却是有点恼火,“原来那块青玉,还勾不出来你们的黄金?”

    “那块青玉已经很不错了,但是这块羊脂玉,可以成为公司的镇宅之宝,”梁海清很坦荡地表示,“如果错过了这一块羊脂玉,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自己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恒隆跟李大福相比,也是小字辈。

    恒隆现在发展得有声有色,但是伏牛的老百姓,还就是认李大福,这种精品品牌一旦竖立起来,只要企业不自己作死,其他同行想要追赶,那真的是任重而道远。

    以这块羊脂玉为例,李大福买了之后,最终还是要出售,但是恒隆很可能就将其列为非卖品了——非卖品越多,代表着公司的底蕴越深厚。

    李大福没必要向别人展示自己的底蕴,伏牛人的认可,就是他们最大的底蕴。

    但是恒隆做为后来者,需要积攒底蕴!

    商量了一阵,两人大致定了下来,五十公斤黄金加两千万现金,买下这块羊脂玉。

    此前那块青玉,作价十公斤黄金,也就是说,一共六十公斤黄金,加两千万现金。

    冯君也懒得考虑,那个权二代源少,跟恒隆如何结算,反正他只管收钱就好。

    其实钱好说,关键是这六十公斤黄金,该怎么收付。

    梁海清的意思是,此事他不会沾手,他会介绍个人给冯君。

    他的大致操作思路是,恒隆出现金三千八百万,买下两块玉石,然后冯君拿着一千八百万,去找这个人买六十公斤黄金。

    为了对恒隆有所制约,冯君在收到钱之后,可以只交付羊脂玉枕,另一块青玉,则是在他买到黄金之后,再将青玉交给恒隆。

    这个方案对双方都有所制约,尤其是对恒隆制约较大,万一冯君在买了黄金之后潜逃,恒隆就要损失一块青玉了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说句难听话,恒隆还真不怕这个,三百万而已,他们损失得起。

    而且,恒隆开的是珠宝行,他们的东西,哪里是那么好昧的?

    正经是,梁海清有点担心,冯君有没有胆子,独自去完成这六十公斤黄金的交易?

    这可是价值一千多万的黑市交易,足够请到几十个丧心病狂的杀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