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九十九章 你吃不下(四更求月票)
    面对能强吃了淘金者的主儿,梁海清能说什么?一个劲儿地赔笑脸就对了。

    恒隆是不含糊,有深厚的背景,但是得罪面前这个人,也要考虑划算不划算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冯君也笑着点点头,“那么……有兴趣加强合作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兴趣,”梁海清再次笑了起来,笑得非常开心,“冯老板以后手里有货,一定要先考虑恒隆哦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先考虑你?没问题啊,我现在就有货……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梁海清闻言顿时就是一愣,他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冯老板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……货我有,”冯君笑着指一指自己,“就是不知道,恒隆打算吃下去多少?”

    “吃下去……多少?”梁海清的眼睛瞪得老大,他觉得,对方的表达方式可能不太正确。

    或者说,是他的理解能力出现了一点问题,反正这句话,他听得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错,”冯君微微一笑,“那两块玉石,是我拿来探路的,这样的货色,我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梁海清愣了好一阵,确定对方真的不是在开玩笑,才出声发问,“很多……那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冯君挠一挠下巴,沉思一下,才斟酌着回答一句,“多到你恒隆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恒隆吃不下,这不是正常吗?”梁海清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买了你这三块玉石,我们也没多少流动资金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在哭穷,做生意嘛,哪里有不哭穷的?

    事实上,恒隆现在筹集几个亿,也很轻松,不过那需要付出一定代价。

    冯君也没计较对方的话的真假,他摇摇头,“好吧,我的描述不太正确,我的意思是……十个恒隆也吃不下我的货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他的身后,可是整整一个位面的支持,原本他想说,一百个恒隆也吃不下我的货,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做生意嘛,还是低调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但是梁海清闻言,直接傻眼了,他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你知道恒隆的规模有多大吗?”

    冯君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你就敢乱说?梁海清闻言大怒,你对我们也太不尊重了吧?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他就愣在了那里,不清楚恒隆底细,就敢这么说话的,估计肯定有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说原因是什么,那也不问可知,“你的玉石……真的很多?”

    “比你想象的要多,”冯君轻笑着回答,“没有这个自信,我怎么敢夸海口?”

    然而对于梁海清而言,此刻已经不是夸不夸海口的问题了,那意味着出现了很大变数。

    他很震惊地看着对方,“你还真有走私通道?”

    “梁总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冯君脸一沉,很不高兴地看着他,“我只管卖玉石,这都是自家开矿采的,走私通道什么的,我是一概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玉石矿?”梁总的眼珠一转,“产量怎么样,比得上缅甸或者西疆的哪个矿场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高冷地笑一笑,“我对那些矿场不熟,不过缅甸的老坑,差不多采完了吧?”

    他竭力地控制自己卖弄的欲望,想将事情说得轻描淡写一点。

    然而,梁海清在社会上闯荡了二十多年,眼皮子的毒辣,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他直接就听出了对方的话外音,眼珠一转,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的高品相玉石,比缅甸老坑里的货还多?”

    冯君摇摇头,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,“呵呵,我可没有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然而,他的笑容虽浅,但是那份发自内心的得意,是无论如何都遮盖不住的。

    梁海清却是面色一整,“不开玩笑,我问你正经事呢,你的回答,对我非常重要,甚至对整个郑阳市的玉石市场,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冯君闻言,顿时就是一愣,笑容也僵在了嘴角。

    他这一次带回来的玉石,并不是很多,除了已经出手的两块,还有十几块被他藏在别墅的杂物间里,他也有心把这些玉石全部卖掉,将这边的诸多杂事都安排好,再去那边打拼。

    可是梁总的话,给他敲响了警钟,足以让他有些发热的大脑停顿下来,好好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降降温,这是好事啊,他原本也定了一个小目标,用尽快短的时间,赚到一个亿,直到此刻,他才意识到,自己确实需要对未来的发展,做一番规划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眼珠一转,“你是担心,我的货大量涌入郑阳,会冲击郑阳的市场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会冲击市场?那是一定会冲击市场!”梁海清看着冯君,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如果早知道你有这么多货,我也不着急买那两块的。”

    这三千八百万,恒隆掏得也心疼,须知这是溢价收购——地主家也没余粮啊。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,货源紧张,今年玉石的行情,比去年涨了最少两成,高端货源更加紧张。

    而且,不溢价收购真的不行,没看到李大福的店长都追到恒隆来了吗?

    只要恒隆敢稍微犹豫一下,那玉石很可能就不属于他们了。

    如果梁海清知道,冯君手上还有其他货的话,他就不会这么没命地加价,从战略的角度上讲,他甚至不排除放弃这两块玉石的可能。

    冯君肯定不会为恒隆惋惜,不过他也意识到,自己需要面对一个新问题了,“你是说……这么大的郑阳,消化不掉这么点儿玉石?”

    “消化肯定是消化得了,”梁海清苦笑一声,“郑阳的消费能力,还是很强的,但是玉石不是消耗品,也不是生活必需品,只是用来装饰的奢侈品……郑阳人甚至很少在玉石上消费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简单来说,就是这么几个意思,首先,郑阳人尚未养成在玉石上消费的习惯,想要将这个习惯培养起来,需要长时间的引导,这个时间单位,很可能是以十年来计的。

    其次,奢侈品的使用人群并不是很多,虽然绝对数量不少,但是玉石不是香水,不会用完了再买,也不存在折旧的问题。

    郑阳的人口有九百多万,每一天都有新老消费者去购买玉石,但是这个绝对数量并不多。

    梁海清甚至表示,珠宝行业在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行情,维护着脆弱的平衡。

    如果冯君强势进场的话,很可能就会破坏了这份平衡。

    当然,梁海清也表示,自己看好珠宝行业未来的发展,可以想像一下,将来每个女人都有两副玉手镯,几个玉质小挂件,男人们都玉酒杯喝酒,那会是怎样一种光景。

    这种光景听起来有点玄幻,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实现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真有那么一天的话——或者只达到了期望值的一半,天然玉石的价格,肯定也已经涨到了天上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前景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。

    冯君听了半天,才回过味儿来,“你是不希望我卖太多玉石?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卖,别家还可能囤货呢,”梁海清苦笑着回答,“这不是不知道你有多少玉吗?不过我劝你一句,你在郑阳投放玉石,一年不要超过五个亿……否则你会成为行业公敌。”

    整个郑阳市珠宝行,不可能每年只有价值五亿的玉石原料进场,梁总所说的五个亿,只是冯君这个渠道新增的。

    五个亿的新增原料,体现在终端市场上,起码要多出七八个亿的销售额,才能消化得掉。

    而且冯君可以新增市场,别的势力也可以插一脚进来。

    郑阳珠宝行业里,倒是可以囤积玉石,不至于对市价造成冲击,还可以静待升值。

    但是梁海清连这一点也算进去了,他认为如果不考虑这一层因素的话,冯君每年向郑阳供应价值三个亿的玉石,才是最稳妥的,不至于造成市场的混乱。

    冯君愣了好一会儿,才消化掉了这番话,然后他眉头一皱,“我后来卖给你的这块羊脂玉,你好像不打算使用吧?”

    梁海清确实没打算动这块玉,所以暂时无需算进那五个亿的份额里,不过他也说了,冯老板你手头若是这种玉很多的话,我早晚还是要动它的。

    冯君这下算是明白了,“你的意思是,我不要只在郑阳卖玉石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郑阳,你最好还是出伏牛省吧,”梁海清说得非常直白,“伏牛的玉器买卖,郑阳占了六成多,再往下面地市跑,不但浪费时间,风险也大。”

    对于风险,冯君还是相当清楚的,别看大家一说,都说国内秩序好,大半夜行走也安全,那是因为没有涉及太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真有那种巨大利益的话,别说大半夜了,躲在家里照样要被人干掉。

    冯君老家的那个小县城,就出现过多起类似的事情,其中一家还住在距离他家不远处。

    这家人的人缘还不错,就是老头有一个毛病,喜欢卖弄移民美国的儿子,今天说儿子寄回来这东西了,明天说儿子寄回来那东西了,而且他家的人花钱,手脚也确实大。

    然后,某一天夜里,这一家四口被灭门,家里被掀了一个底儿朝天。

    案子至今没破。

    (四更到,还有两天,元旦双倍就结束了,大家看出月票的,赶紧投吖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