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百零五章 查扣证物(四更求月票)
    冯君在报警之前,真的也是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此事如果是意外发生的事件,他相信自己完全占理,但若是有人故意要害他,那么,在警方介入之后,在种种关系的运作下,他很可能陷入极大的被动。

    这不是有意抹黑什么人,不管在哪座城市,外地人遭遇类似的事情,实在太常见了。

    以冯君为例,也遇到过刘树明这种不讲理的本地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先给王海峰打了一个电话,原本他是想打给红姐的,她才最擅长处理类似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没那交情,哪怕上一次,她也对他示好了,可那是看在夏晓雨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冯君身为大老爷们儿,也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求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但是最终,还是红姐出面了——王海峰把她请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卫红也没有说别的,她就问了一句,“我朋友在那里练气功,他们为什么要射箭?”

    头两支箭只是一个小细节,虽然也很关键,但更关键的是,红姐表示出了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她的表示,冯君很有可能遭受“外地人待遇”,可若是有了本地强力人物支持的时候,就可以得到相对的公平。

    冯君之所以打电话找王海峰,求的也是公平——他的要求不高,并不奢求别人偏帮自己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警方决定,公平处理此案的时候,真相在瞬间就浮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身藏三棱刮刀的那位不是别人,正是信息咨询公司的小刘,他找了毛老师来帮忙,毛老师又招呼了一个同好者。

    小刘吃的就是私家侦探这碗饭,明白这件事的恶劣程度,在撞正大板之后,他原本还指望这聚宝斋能出面保人,但是王海峰和鸿捷公司出面保人,事情马上就变得棘手了。

    信息咨询公司的老板也被惊动了,这件事情处理不好,他的公司甚至都有可能被吊销执照,于是他第一时间赶到警察局,要求小刘必须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对小刘而言,他若是硬扛下来,不但把老板得罪死了,自己还可能被重判,而他得到的,只是聚宝斋“可能存在的”友谊——当然,也可能不存在。

    若是将盖子掀开,他还真没太大的责任,无非就是利令智昏,被人利用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干脆地交待了自己的事情,而且表示,是王为民先用厚利诱惑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开了口,王为民都没办法抵赖,别的不说,蓬莱大酒店的客房里,还留着摄像头呢,小刘跟冯君无冤无仇,吃饱了撑的,去监视人家?

    工程部的小林也被供了出来,这货的脾气是不好,被警方传唤了过去,竟然还绷着个脸,一副谁也不鸟的态度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蓬莱大酒店第一时间撇清了跟此人的关系——他只是我们聘用的员工,监视客人之类的事情,都是他自己的决定,跟酒店无关。

    蓬莱酒店甚至表示,愿意积极配合警方的行动,尽最大努力,消弭这件事引发的影响。

    当初红姐怎么对刘树明的,酒店就是怎么对小林的。

    小林发现没人保自己,也慌了神,尤其是警方不让他接触父母,这家伙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,在瞬间就崩溃了,马上一五一十地交待。

    要不说熊孩子的毛病,都是惯出来的,当他发现自己所犯的“小错误”,父母已经无法庇护的时候,直接就会被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所犯的事情还真不算大,事情最大的,是两个弩手。

    红姐一开始问的那个问题,确实很关键:你们为啥一发现冯君,就痛下杀手?

    这二位不能正面回答。

    但是警方也不用他们回答,这种宵小手段,警察们见得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犯罪嫌疑人二话不说就下杀手,不但能减弱对方的战斗力,最关键的是,能有效地威慑对方,从而提高犯罪的成功率——我们可是亡命徒,不信你就再反抗一下试试?

    具体到这件事情上,那就是两人一开始就打算废了冯君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,是警察们最为痛恨的,你说你抢钱也就完了,居然在抢钱之前,就要弄伤甚至弄残对方,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吗?

    抢劫案的性质很恶劣,这个毫无疑问,但是每年破不了的抢劫案也多了,可是抢劫之前先不管不顾伤害了苦主,警方的压力就要大很多。

    两名弩手在抢劫中的表现,让警察们有理由怀疑:这二人可能是惯犯。

    案子调查到这一步,逻辑分明,证据链很清晰,证人证言也算完善,基本上不需要再增加什么,就可以定性了。

    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主要嫌疑人王为民跑了!

    这厮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儿,然后果断地开溜,警方差了一步没抓到人。

    主犯不落网,这案子就得拖着,警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竟然问起冯君来,你这钱是从哪儿来的,玉石又是从哪儿来的。

    钱的来历,冯君不怕说,这是恒隆公司支付的货款,还有商业银行的人可以作证。

    至于玉石从哪儿来的?对不起,无可奉告!

    警察们没法儿逼迫冯君,这不在他们的权力范围内,玉石不是人民币,人民币是印出来的,冯君包里的三百万人民币,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,否则就涉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。

    但是玉石不存在这个问题,是自然界里客观存在的,可以像孙悟空一样,从石头缝里蹦出来——这个比喻还真的很恰当,玉石可不就是从石头里开出来的?

    从理论上讲,冯君可以在任何地方,很随便地捡到玉石,而不需要交待获得的途径。

    警方没权力逼迫他说出玉石的来历,但他们还有别的办法,那就是将四块玉石当作证物,暂时扣下来——他们认为,没有这样的证据,就不好为犯罪嫌疑人定罪。

    这种行为实在太不讲理,冯君表示自己无法接受,“我这玉石还有用呢,劫匪没有抢走,反而让你们警察抢走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注意点,”一个警察不高兴地指一指他,“我们这是在保护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王海峰不屑地一哼,“就怕你们保护到最后,拿不出东西来还小冯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这种事,实在太常见了,这年头警方的信誉也确实不好,很多时候,东西被警方查扣了,物主拿回去的时候,已经面目全非,甚至可能离奇失踪。

    王教练越说火越大,“说吧,你们要多少钱,才能不扣我朋友的东西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才是重点,警方扣下那些玉石,真的没有多大意义,说来说去,人家是看上冯君这个过路财神了,不下手敲一笔,感觉都对不起这大晚上的加班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因果,心里明白就好,当众说出来,那就太莽撞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王教练的老爸和哥哥都不放心他,这家伙做事,有时候真的太情绪化。

    警方也是一阵尴尬,一时间竟然没人说话,要不是他们知道王海峰有背景,没准都要教训他——居然这么公然给我们上眼药,你丫似不似找事?

    良久,一名警察才哼一声,打着官腔发话,“我们说了,这是证物,你有钱就大啊?真要牛逼,把天安门楼子买下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,你个小小的三级警司……”王教练义愤填膺,居然嘴里往外冒脏话了,这一刻,他比冯君更像受害者。

    反而是冯君,出声阻拦他,“好了老王,他们要扣,咱们把李强喊过来,做个见证,顺便还能做一期节目。”

    警察们不为所动,不少人心里冷哼,做节目?你真的想多了……不管电视台还是电台,谁敢对警方的工作指手画脚?

    事实上,现在的新闻曝光,早就没有以前的威慑力了,别说警方,就连很多民间资本,都不把昔日的无冕之王放在眼里——只要相关领导不出声,媒体监督算个毛线。

    反之亦然,你就算跟媒体的关系再好,只要领导想要收拾你,你就铁铁跑不了——在这个过程当中,大多数跟你交好的媒体,甚至连抱不平的胆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王海峰也知道这一点,无奈地叹口气,“我觉得,今日郑阳栏目,未必有胆子冒这个风险。”

    《今日郑阳》在郑阳市的收视率,还是相当不错的,栏目有热点新闻调查,有普法说法,有奇闻异事,也有各种便民服务,比如说临时停电通知、道路施工信息等。

    “今日郑阳?”不远处有人轻声嘀咕一句,在电视平台越来越式微的年代,今日郑阳算是郑阳电视台难得的有份量的栏目了,当然,他们并不知道,李强只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不过,也有人不以为然,几个警察的眼中,就有不加掩饰的轻蔑。

    今日郑阳敢来吗?就算他们敢来,播得出去吗?

    冯君却是笑着发话,“没啥风险,就是一个普通的案子嘛,报道一下,又不是抹黑谁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有人走上前,主动跟警察交涉了起来,希望他们不要暂扣冯君的物品。

    几个警察并不买账,结果那位拽了一个警察出去交涉。

    王海峰看着这一幕,心里有点奇怪,“那是谁呀,居然帮你说话?”

    (四更到,双倍最后三个小时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