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百零七章 恐怖的挣钱速度(二更)
    冯君在福寿居定了一个包间,巧的是,正好是上次他跟王海峰夫妇吃饭的那一间。

    酒菜上来之后,冯君先敬了红姐三杯,感谢她多次出手相助,然后才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红姐也不含糊,回了他一杯,然后感慨说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,小冯你这才辞职多久,现在竟然已经做得这么大了。

    她昨天帮忙打招呼的时候,并不知道冯君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,她就是很简单地就事论事——被打劫的人出手伤人,这是情有可原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几块玉石到底值多少钱,她也就是随便听一听,值不值这么多钱,还不一定呢,而且这些玉石,也未必是小冯的私有财产。

    直到在冯君车上又发现了三百万现金,而且冯君表示,这钱是自己卖玉石赚的,不但有人作证,更有两千万在他的卡上,这消息不但惊动了警方,也传到了张卫红耳中。

    红姐这时才意识到,这小子的赚钱速度,真的是……很恐怖啊。

    两千万的现金,她现在都拿不出来,卖掉点产业倒是凑得出来,但是谁吃饱了撑的卖产业?

    所以她对冯君的生意,还是很有点兴趣,“你现在开的矿,是玉石矿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可不方便说,”冯君笑着摇摇头,为了迷惑外人,他既不肯定也不否认。

    然而,他也不能随便应付她,所以只能含糊地表示,“红姐,你如果有朋友做玉石这一行,别的我不敢夸口,他需要的玉料,我能包圆了。”

    张卫红的眼皮子驳杂,认识的人极多,其中还真有做玉器的。

    但是朋友也要分个远近,那俩做玉器的主儿,甚至算不上是她的朋友,只能算是熟人。

    所以她对此倒不是很动心,只是抬起眼皮,似笑非笑地问一句,“只是包圆吗?”

    隔行如隔山,她并不是很明白,包圆玉料的承诺意味着什么——听起来难度比较大,但是反正你要卖,卖给谁不是个卖?

    “价格当然也要公道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指望我赔本卖,那是不可能的,不过我能保证……郑阳市最低价。”

    别的他不敢胡乱承诺,拥有一个位面的玉石,他再怎么折腾,也不可能卖完,其实只是止戈山上的玉石,起码够他在郑阳卖个百八十年的。

    红姐这下就明白了,“比如你卖给恒隆的那种玉石,你有很多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干笑一声,“有很多也没用,我每年在郑阳,也就只能出几个亿的货,否则就会扰乱市场,其他人会不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红姐不愧是鸿捷的老总,瞬间就抓住了商机,她睁大了眼睛,“也就是说你的成本比他们低,货还好……是这个道理吧?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点点头,“没错,我的货别人抢着要,过两天要搞一个行业内部拍卖会,我没打算邀请聚宝斋,所以昨天的事,很可能跟这个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红姐的眼神有点迷离,“那我要随便指定一个珠宝行,说是我朋友,你也能照顾他们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”冯君笑了起来,“红姐你认为那是朋友,那就是朋友……我只认你!”

    张卫红愣了好一阵,才苦笑一声摇摇头,“你这家伙,真的是学坏了,居然会诱惑你红姐了……我认识几个做珠宝的,但是关系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我不想知道你们的关系,就是那句话,我只认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钱,姐姐我挣不了,”红姐端起酒杯来,一饮而尽,然后长出一口气,不无遗憾地发话,“那个行业……我不熟。”

    她此刻的决定,才充分地诠释了什么叫聪明人,虽然稍微保守了一点,但是不熟悉的行业不去碰,哪怕是有冯君的承诺,她也不会借机去挣这笔快钱。

    考虑到她还是个女人,能抵御住这份诱惑,那就更不简单了,要知道,大多数的女人,真的跟西幻中的巨龙一般,喜欢各种亮晶晶的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冯君心里对她的评分,也增加了不少,这是个知道分寸的女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笑一笑,很随意地回答,“红姐的谨慎,真的值得我学习,反正我的承诺长期有效,你现在开始考虑进入这个行业,也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红姐闻言轻笑一声,端起酒杯来,眼波流转,“那我就试一试吧,不管成不成,小冯你的诚意,我是心领了……来,这一杯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动心了,在拒绝了对方之后,人家还要给面子,她当然也不会故作矫情。

    两人碰杯之后一饮而尽,王海峰却是低声怪叫,“红姐,这可就是你给冯老板打工了。”

    这货绝壁是故意的,等双方干杯之后,才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少在我面前胡咧咧,”红姐白他一眼,漫不经心地发话,“就算我真的做玉石,双方也只是合作伙伴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的真实想法,也是她为什么不会贸然进入新行业的原因,眼下谈得再投机,冯君答应得再好,她也必须要再找到新的货源,才会考虑进入。

    无论经营什么行业,她都会从根本上考虑降低风险,而不是倚仗某个人的什么承诺。

    朋友可靠,这是好事,但是只会倚仗朋友,那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——不管是什么时候,最值得信赖的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王海峰说的打工什么的,她根本不在意,她就算做玉石行业,跟冯君也只可能是合作——她绝对不可能吊死在一棵树上,必须要组织自己的货源,哪怕是很小一部分。

    王海峰其实是有意撮合红姐和冯君,才这么说话,在他眼里,冯君最近的经历,就是一个典型的励志故事,屌丝崛起之后,要是能逆推曾经的美女上司,那得是多么精彩?

    王教练的三观比较那啥……不积极,就是享乐人生,能看一出精彩大戏,也是难得的乐子,至于说冯君和红姐之间摩擦出火花之后,会不会有未来,那不是他要考虑的。

    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儿大。

    看到红姐居然很清醒,他觉得有点无趣,就转头看向冯君,“既然这样,你为啥不搞个门店做珠宝生意?盘个门面,也要不了多少钱,对你来说不算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冯君刚要出声回答,他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来电话的是中介小伙子,他又找到了一处房源,是在郑阳桃花谷一带,曾经是伏牛省军区的地盘,湖光山色,风景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那地方目前被划入了旅游风景区,原则上是不许搞住宅开发的,不过早些年风景区管委会划出来了两块地,里面除了员工宿舍、疗养院,还有少量的别墅,极为抢手。

    中介就联系了这么一套别墅,独门独户,占地面积有五百多平米,一共三层,建筑面积九百多平米,价格有点小贵,达到了四千五百万。

    就这,业主还不想卖呢,说是希望以房子做抵押,借五千万。

    中介跟对方沟通了多次,将价格谈到了四千五百万,但是业主希望暂时不过户,而是算成年利百分之十的贷款,三年内保有回购的权力

    这种变通,就增加了很多环节,中介希望,冯君能在今天看一下房子,早早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那就下午看房好了,冯君做出了决定,他其实挺不喜欢麻烦,但是中介一个劲儿地向他保证,这房子绝对物超所值,所以他才打算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他一抬头,却发现王海峰和张卫红都在看着自己,忍不住愕然发问,“你们这是啥表情?”

    “冯老板你还真是厉害,”红姐也难掩脸上的惊讶,“居然要去买桃花谷的别墅了。”

    “嗐,总是租房子住,也不是那么回事,”冯君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心里却是很痛快,终于看到红姐吃惊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王海峰却是见不得这厮装逼,于是故意唱反调,“那买套楼房也行吧,买桃花谷的别墅,你一个人住得过来吗?”

    冯君摇摇头,“楼房不太合适,我这人秘密比较多,也喜欢清静,还是喜欢别墅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也摇摇头,“知道你牛,不过,人家看起来,并不想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桃花谷有疗养院,有资格接待中、央首长,”红姐也出声了,“那个地方的别墅,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,冯君你要是买到那里的别墅,一定要收敛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中、央首长一点都不关心,”冯君摇摇头,不无卖弄地回答,“其实我对那儿的兴趣不大,主要我最近需要一块安静地方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见不得他得瑟,摇摇头不说话,倒是红姐出声了,“冯君,我以前一直没有发现,你还挺能打的……昨天对付你的三个人,都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确实都不简单,信息咨询公司的小刘是退伍兵,毛老师是体院出身的体育老师,就连那个最差的弩手,也是常年登山,身体素质极佳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冯君当然自信满满,不过他嘴上还在谦虚,“能打有用吗?又赚不到钱,再能打也挡不住子弹。”

    红姐眼珠一转,“我发现你现在的身材,比以前也强了不少,有什么诀窍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