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百零八章 膨胀了吧?(三更)
    冯君有诀窍,但是没办法说出来,只能干笑一声,“开矿是个体力活儿,劳心劳力,干上一段时间,想不瘦都难。”

    红姐的眼珠一转,“那你应该能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健身办法吧?”

    “好我的红姐,我这是工作,”冯君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在健身房健身,跟在野外挖矿,能相提并论吗?而且我这个人,也不善于总结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是985的双学位,比硕士生还强,怎么可能这点水平都没有?”红姐笑着发话,“谦虚是美德,过分谦虚就是虚伪了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听得目瞪口呆,“红姐你居然记得这么清楚?我一直以为,你根本没注意过冯君……没想到你早早就打上他的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是个好东西!”红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然后端起茶杯轻啜一口,缓缓发话。

    “我的记性一向很好,只不过懒得让你们知道……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冯君第一次领工资的时候,手里还拿着一根雪糕在吃,然后跟赵红旗吵了一架。”

    我去,冯君听得都倒吸一口凉气,“红姐你这记性……绝了啊,以前真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红姐放下茶杯,悠悠地发话,“何必让你们发现?当老板的,要跟员工保持距离,这也算是管理的艺术吧……这年头老板不好做,很多人,是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”冯君一摆手,不管怎么说,知道红姐一直记挂着自己,他心里也很开心,“你是想让我帮你整理出一套健身方案?”

    红姐点点头,“你如果能整理出来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够呛,”冯君摇摇头,“其实我是练了功夫的,你也知道,功夫和健身是两回事,我就算出了方案,也没有相关的理论支持,尤其在损伤预防方面……我连教练证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各种健身方案,都是需要通过科学论证的,尤其在健身过程中,各种运动损伤是不可能完全避免的,而现在的人都太娇气,一旦出现这种情况,客户很可能闹事。

    如果有科学理论支持,有相应的预防,闹事也不会太大,如果没有,那后果不好预料。

    他的理由站得住脚,但是红姐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教练证……切,交钱就办得下来,大不了再熬一熬时间,你要是真的会功夫,鸿捷能给你发一个特聘证书,出了问题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吧?”冯君笑一笑,然后他才反应过来,“你这是……又要把我弄回去?”

    咱就不说好马不吃回头草,现在哥们儿的地位,可不是当初的小服务员了,你请得起吗?

    “特聘的顾问而已,又不要你坐班,”红姐笑着回答,“顾问顾问,你顾得上就问一问,答应下来,对你也没啥损失吧?”

    冯君沉吟了起来,他总觉得,她说的这个特聘,跟两人可能合作的玉石生意有关。

    倒是王海峰再次出声,“红姐,他都是要在桃花谷买别墅的人了,你能给他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我在中都美郡有套别墅,可以租给你住,”红姐看着冯君,悠悠地发话,“那地方清净,风景也好,你想买,也可以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中都美郡……有点远啊,”王海峰轻声嘀咕一句,“不过打高尔夫球方便。”

    冯君最近也一直在查询别墅,对中都美郡并不陌生,那地方……怎么说呢?真的就是在乡下,偏僻是绝对够偏僻,风景倒是不错,属于度假别墅性质,价格也不贵。

    在那里买别墅的人,打都是周末去住一两天,甚至是国庆长假才去住几天,看青山绿水,呼吸新鲜空气,近距离感受大自然。

    那里跟冯君现在住的别墅差不多,距离还要更远一点,购物不方便,也不热闹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发电绝对没人管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中都美郡非常冷清,独门独院,他想在别墅做什么,别人管不着。

    冯君听得有点心动,王海峰却是叫了起来,“红姐,中都美郡那么偏,你也好意思往外租?要我说啊……顾问费就顶了房租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没问题,我也不差那点钱,”红姐斜睥着冯君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小冯怎么说?”

    冯君一直觉得,哪里有什么不对,听到这话之后,他恍然大悟——这么一来的话,我跟红姐之间,就掰扯不清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也清楚,人和人之间,有利益往来甚至利益捆绑,才能增进彼此的信任,大家都是社会性动物,离了社会怎么活?

    但是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,尤其是他做了鸿捷的顾问,那隐约之间,还是以红姐为主。

    他可是有着奇遇的男人,为什么要居于别人之下?还要夹杂一些揪扯不清的恩怨?

    “算了,”他笑着摇摇头,“还是不麻烦红姐了,瓜田李下的,你那么漂亮,我得避避嫌疑……海峰的嘴巴也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”王海峰气得一呲牙,“合着我要不在,你俩就要干点啥了,我碍事了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咦?”红姐没跟这厮计较,而是奇怪地看冯君一眼,“你对鸿捷的怨气这么大?”

    冯君笑一笑,“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?”

    他的肚量是属弹簧的,有时候很大,有时候又很小,今天才领了红姐的人情,所以他很坦率地指出了令自己不舒服的地方,“你的别墅我可以买,但不要跟鸿捷的顾问挂钩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很好吗?”王海峰表示不解,“红姐的资产闲置着,你正好有需求,红姐对你也有需要,交情……可不就是这么来的?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白他一眼,没有说话,王教练也忒不是东西了,这话听起来是没错,但明显是语带双关,还有另一层含义,实在是够龌龊的。

    红姐却是没听出来,她虽然也是号称“社会”,但还真没想到这俩家伙如此无聊,她摇摇头,“小王你看差了,小冯的志向高远,嫌我这儿水浅啊。”

    她是听明白冯君的话了,知道小冯不想跟鸿捷有太多瓜葛,但是王海峰不知道,他嬉皮笑脸地发话,“冯老板眼这么高,连红姐也看不上?我估摸着啊,他还是不知道你的深浅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红姐终于反应了过来,狠狠地瞪他一眼,脸上也难得泛起一团红晕,“你这家伙忒不是玩意儿,咱好好聊天,能不能别总往下三路上靠?冯君你跟他说明白点。”

    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海峰,我现在也算有点自己的事业了,说得明白一点,生意场上,人情归人情,事情归事情……不能混为一谈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闻言,讶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合着你跟红姐这是要……亲兄弟明算账?”

    他还真没意识到,冯君的心思,竟然变得这么大了——这还是我认识的小冯吗?

    冯君笑着点点头,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,红姐不想给我打工,只说合作,我也一样,生意和人情要分开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也不是笨人,刚才是只顾着插科打诨,现在听到了详细解释,于是苦笑着摇摇头,“你这家伙,变化还真大……嗯,心思也大了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他对冯君的话,还是有些不以为然,你才从鸿捷离职几天?就算赚了点钱,根基也不稳,竟然拒绝跟鸿捷攀交情?

    他有这想法很正常,他老爸搞制造业的,几十年商海沉浮下来,身家已经近十亿了,但是依旧非常在意人脉和交情,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,“做事先做人”。

    所以王海峰觉得,冯君这是有点膨胀了,回头自己得劝劝他。

    但是红姐并不这么看,在她看来,小冯确实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,但是真正杰出的人物,大多都具备这样的特性,那些谨小慎微、只知道循规蹈矩的主儿,未来的成就都很有限。

    当然,有性格不代表一定能发展得好,大多数还是撞得头破血流,被现实社会教做人了,能承受住重重打击,最终绽放出光芒的,那才是一时的人杰。

    像小冯这年纪,若是老迈颟顸锐气全无,人生也会变得无趣很多。

    所以她笑着发话,“不张扬,还叫年轻人吗?小冯你喝酒了,下午去桃花谷,坐我的车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也坐红姐的车,”王海峰出声发话,“冯老板,我帮你参谋一下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回答,“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他的帕萨特车里有玉石和现金,不过车停在福寿居门口,有保安看着,应该不会出问题,他打开后备箱,将那装了三百万现金的箱子拿出来,正好红姐的司机开车赶到。

    看到王海峰要跟着去,红姐也坐了上来,表示自己也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她的座位就是老板座,司机的正后方,王海峰见状,坐到了副驾驶上,嘴里还轻声嘟囔,“我这个头坐前面,感觉有点憋屈。”

    红姐冷哼一声,“要不我给你叫个车,你躺下都没人管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不言语了,冯君坐在后座上,跟红姐肩并肩,鼻子抽动一下,闻到了淡淡的香水味,一时间有点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(三更到,求推荐和月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