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百零九章 实业难(一更贺青年志愿者)
    冯君坐在车上,侧头看红姐一眼,发现她也在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不好意思地笑一笑,“搁在两月前,打死我也想不到,能坐上红姐的车,真的是很荣幸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大实话,一点都不夸张,事实上,若不是他昨天跟美女导购战斗了两场,释放了一些火气出去,现在他都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某些生理反应。

    征服美女上司的情结,不但王教练有,冯老板也有,这不是变态,而是只有这样的挑战、这样的逆袭,才能最大程度地满足男人的征服欲。

    想一想两个月前冯君的状态,就能理解他的心情,当时他对红姐的认知是:这样事业有成的美女,不是他有资格惦记的,如果他执意追求的话,十有八九会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他认为自己当时的认知,不能算自卑,而是对自己生存状态的精准定位,现在他生出了一些想法,也不能说痴心妄想,而是他具备了改变现状的能力。

    红姐居然也是微微颔首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两个月以前的你……真的不够资格。”

    你这样直爽……会把天聊死的,冯君撇一撇嘴,懒得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午后的郑阳,车辆不是很多,上了中环以后,车速也提了起来,很快就抵达了桃花谷。

    桃花谷占地大约七八平方公里,有高低不平的小丘陵,面对的是郑阳最大的湿地公园——白滩公园,还有一条叫做桃花溪的小溪。

    桃花原本是成片的桃林,历史上曾经号称三十里桃花,不过几十年前日本鬼子入侵郑阳之后,在此地驻军,将桃林砍了一个精光。

    现在的桃花谷,虽然树木茂盛,也不缺桃树,但都是省军区近几十年栽种的。

    此地现在划给旅游区了,但是还有军队的留守机关,疗养院算是归省里管了,却也有武装警察在值班站岗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桃花谷这里,大部分还处于没有开发的状态,房屋星星点点,非常稀疏,但是很多地方,却是有门卫把守。

    中介小伙子在旅游区的大门口等着,看到他们来了,带着他们进入侧面一个通道。

    这个通道是直接通向住宅区的,马路两侧,一边是管委会的宿舍,一边就是别墅区。

    车行了一公里多,就到了别墅区,这里的别墅很有格调,不是市区里那种一栋挨着一栋,而是依据地形建立的,更像是一个复古的村落。

    出售别墅的业主,是一个年近四十岁的大胖子,姓徐,身高一米七,体重起码两百三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徐胖子的情绪不是很高,这很正常,卖自家房子的,就没几个是兴高采烈的,更别说是桃花谷这里的房子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待人接物的态度,比华盛小区的老头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他很热情地接待了冯君三人,而且再三表示,自己是资金紧张,希望拿这个房子抵押贷款,请冯老板一定体谅一下。

    冯君表示此事真的很难办,他目前无法四千五百万全款买下房子,只能通过银行按揭,可是按揭的话,产权是要被银行按着的,只有付清款项,才能将产权接收过来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徐胖子想赎回产权的话,他得去找银行,而很显然,银行对的是冯君。

    可是他要去找冯君的话,冯君手上还没有产权,无法转让。

    这个事情并不是无解的,但是终归会很麻烦,徐胖子表示,等我有了钱,冯老板你出了多少钱,我都可以归还,并且支付高额利息,同时可以签订合同,将你的债务接过来。

    冯君哪儿有兴趣跟他玩这个?说你要卖我就买,你要贷款的话,直接找银行就是了,别找我啊。

    徐胖子愁眉苦脸地回答,我也想找银行贷款呀,你当我不想?但是我这个房子,银行不会按照咱们的估值来贷款,他们估值四千万,最多也就能贷给我两千八百万。

    这事情看着就谈不成了,王海峰出声了,“老徐啊,这房子……四千万吧,你要愿意的话,我借给冯老板一些,拿下你这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最低四千五百万,真不能再少了,”徐胖子苦笑着摇头,“我要这钱有急用,你愿意借给冯老板的话……我出十五个点的利息,不足一年的,按一年计息。”

    冯君就觉得,这事儿墨迹得要命,“我出了钱,最后房子还是你的,我犯得着吗?年利百分之十五……很高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房子你可是白住,三年内你白住,”徐胖子苦笑,“现在银行理财,就算是千万级别的资金,利息也就百分之六到七,多少人抢着买,我这翻一倍了,不少了吧?”

    王海峰翻个白眼,“月利两厘的高利贷,随便就找得到,那个年利,可是百分之二十四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骗局……庞氏骗局,你懂吗?”徐胖子叫真了,“我这是有房子抵押的,我再怎么骗你,房子不会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冯老板你看吧,”王海峰也不吵吵了,他有气无力地表示,“你要买的话,我可以借钱给你,别担心银行按揭……就当我投资你这潜力股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依旧是有点犹豫,“这个不全是钱的问题,我买了房子是要住的,是置业,不是要赚利息……买下的房子可能不是我的,这都是什么事儿嘛。”

    这个地方他是真的很满意,因为有关卡,物资进出可能有点不太方便,但是进了小院之后,那真的是“躲进小楼成一统”,根本不用担心外面人的骚扰。

    王海峰见他购买欲望不强烈,就懒得再说话,他愿意交好冯老板这潜力股,但也没必要死乞白咧地借钱出去,老话说得好,上杆子的不是买卖。

    倒是张卫红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你这套房子,用的是省军区的指标吗?”

    桃花谷的别墅,基本上不对外销售,在某个层面上,就内部消化掉了,省军区把这块地让了出来,也弄到了一些内部价购买的名额。

    徐胖子傲然地发话,“我老爸是朱任侠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冯君不是伏牛人,对本地英雄谱不熟,心说你老爸姓朱,你姓徐,也不知道得瑟个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红姐面容却是一整,惊讶地发问,“原来是朱司令的儿子,奇怪了,你怎么没去京城?”

    “我去京城,我妈谁来管?”徐胖子悻悻地哼一声,“总得有人给她养老送终。”

    这朱任侠是曾经的伏牛省军区的副司令,兼郑阳军分区的司令员。

    他本来姓徐,参加革命的时候,化名朱任侠,在文革中遭受了迫害,因为跟上面不太对盘,文革结束五六年,才被彻底平反,结果才一平反就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朱司令在郑阳名气很大,部下也多,若是他的儿子弄不到一套房子,那才是笑话。

    红姐本来是觉得,难得有机会碰到桃花谷的别墅出卖,就算冯君不买,她都有心买下来,不成想随口一问,问出这么一个大人物来。

    她非常惊讶地继续发问,“你是朱司令的儿子,能被这点小钱难住?”

    “我爹已经死了三十年,”徐胖子闷声回答,顿了一顿之后,他才又叹口气,“其实不是我用钱,是我二哥用钱。”

    双方原本是素不相识的,但是红姐对朱司令很景仰,徐胖子也有点郁闷,所以主动将大致情况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朱任侠一共三子两女,除了幺儿留在了伏牛,其他都去了京城。

    京城好混,也不好混,朱司令的级别不算低,奈何死得太早,他的子女们在京城,也只能说比一般人强一点。

    徐胖子的二哥是搞技术的,研究出了一种高温绝缘涂料,比进口货要便宜很多,于是自己组建了一个公司,搞得红红火火的,然后就被人惦记上了。

    朱任侠虽然死了,但是徐老二的老丈人也有些背景,对方先是偷窃技术,偷窃不成,就想入股徐老二的公司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按公司估值入股,徐老二虽然心里不爽,但这事儿也还能谈一谈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根本就是以抢钱的姿态入场的,徐老二的公司,每个月的毛利都接近六百万,纯利也有三百多万,而他们五百万就想控股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欺负人。

    红姐听得都有点吃惊,“不至于吧,朱司令不在了,总还有些老人,谁敢这么欺负你二哥?”

    “人都不在了,还说什么?”徐胖子悻悻地回答,“也就是我二哥的老丈人还有点面子,他们没有撕破脸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撕破脸也差不多了,对方从工商、税务等各个方面下手,刁难徐老二的公司。

    然而,徐家虽然衰败了,破船也有三千钉,他们东奔西走,苦苦抵挡对方的攻击,虽然有点疲于奔命,可勉强还应付得下来。

    后来,对方就从银行系统下手了,断了徐老二的贷款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要命了,徐老二是做实业的,虽然高科技产品的利润很高,但利润高不等于收益多,必须要走量,量上不去啥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想要走量,肯定离不开银行的支持,也就是传说中的借钱扩张。

    (第一更,贺盟主青年志愿者,求月票推荐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