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知道红姐吧(三更)
    冯君对女性的爱国情结,真的没有太高的要求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红姐居然能理解他的心情,这让他对她的好感大增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有家国情怀的女性并不少,但是具体到自家头上,她们又往往容易舍不得,譬如说,舍不得自家孩子上战场。

    这些就扯远了,具体到眼前这件事,他打算拿出几千万,来帮徐胖子,给别人看起来,多少有点冒傻气的嫌疑——无非是买办打压一下民族实业,跟你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京城那么多大佬,都没人出面,你以为你是谁,就要出面力撑?

    这是烧得慌吧?好不容易有点小钱,膨胀了吧?

    张卫红号称“社会你红姐”,有点草莽之气很正常,但是她身为女人,没有觉得他是在冒傻气,只是认为他的钱财来之不易,为他惋惜,这种人,真的可以当哥们儿来交往的。

    所以冯君笑一笑,“是啊,咱们是吃着地沟油的命,何必操着中、南海的心?但是,谁也不管的话,那不是就没人管了吗?总是要做点什么才好,这跟能力无关,尽力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红姐听到这话,却是美目闪动,眼中放射出异样的光芒来。

    此刻的冯君,给了她极为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对冯君都是一种路人的态度,哪怕她的记性很好,可那是她的天赋,而不是对这个小伙子另眼相看——小家伙就是个平常人。

    现在,小冯冒着极大的风险去开私矿了,身家也大幅上涨,但是这并不能让她改变多少看法,事实上,她心里还有点惋惜:又一个小家伙因为贫困,去挣卖命的钱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对他的印象,不过是这个年轻人豁得出去,如果能够不死,也许会成为一时豪杰。

    当然,一时豪杰也不是那么好当的,多少年轻人,就倒在了通往这个目标的路上。

    而且这家伙跟现在的小年轻一样,喜欢口花花,没有把全部心思放在事业上。

    直到她听到这番话,她对冯君的印象,才有了新的认识——他有属于男人的担当!

    红姐身上的草根气息极重,大抵是因为“仗义每从屠狗辈,负心多是读书人”的缘故,她对于那些有家国情怀的男人,都非常地欣赏。

    尤其冯君的这番话,并没有将自己的行为拔得很高,没有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,也没有什么所谓的使命感,他并不以力挽狂澜者而自居——那样的话,她会觉得他有点幼稚。

    他只是表示出,“大家都不做,就没人去做”的平淡,这平淡中甚至还带有一些无奈。

    尤其是,他也应该意识到了,插手这件事,可能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——京城里不但没人过问,甚至他连借钱出去的勇气都没有,此事的棘手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冯君拿着卖命赚到的钱,很平静地表示,我尽力就是了——要知道,他跟徐胖子非亲非故,一个小时之前,双方甚至没有见过面,真正的素昧平生。

    这种很淡然的出手,以及对于结果无所求的平静,令红姐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什么叫于无声处听惊雷?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猛然间,她觉得自己,有点喜欢这个大男孩了。、

    所以她笑着点点头,“你既然这么说了,红姐也支持你,钱的话,我一时半会儿抽不出多少,但是我可以保证,你的钱绝对会用到该用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侧过头来看徐胖子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徐公子,你二哥的资金问题,我们愿意帮着解决,不过你应该也听明白了,我们都是社会人,赚的也都是卖命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人不说暗话,你说的这个事儿,我们是要调查的,如果你有别的打算,早早说出来,大家就当随便聊了聊天,也不伤和气……等到我们查出来不妥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,”徐胖子举起手来,一本正经地发话。

    他心里非常清楚,对方愿意主动帮忙,这是多么难得的支持,“我可以用我故去的父母起誓,绝对不会糟蹋你们一分钱……对了,我还可以找人作保。”

    “找人作保?”王海峰听得一时大奇,“你能找人作保,却借不到钱?”

    徐胖子尴尬地笑一笑,“呃……我跟这个保人,也不是很熟悉,不好让他帮我借钱,不过你们既然是地方上的社会人,应该知道这个人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唔,”王海峰点点头,大喇喇地发话,“说来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“郑阳有个鸿捷健身会所,你们应该听说过吧?”徐胖子看着他们三人,小心翼翼地发话,“会所的老总叫张卫红,大家都称她红姐……她的面子还够吧?”

    三人顿时石化了,良久,王海峰才和冯君交换一下眼神,然后齐齐扭头看向红姐。

    红姐愣了一愣之后,眼睛微微一眯,从手包里摸出一盒女士烟,抽出一根叼在嘴上,她的司机见状,赶忙拿出打火机,上前为她点着。

    她轻吸一口烟,才若有所思地看向冯君,“这个红姐……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可不知道怎么看,”冯君绷着脸摇摇头,然后冲王海峰努一努嘴,“海峰好像暗恋着红姐……他应该比较清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饭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,我老婆知道了,还不得切了我?”王海峰眼睛一瞪,怒气冲冲地看着冯君,“冯老板,你可是说了,除了红姐,今生不娶!你这是让我调戏弟妹?”

    徐胖子听着他们三个说话,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心说这红姐果然这么牛逼?

    最后还是红姐受不了啦,她杏眼一瞪,“好了,你俩打住!”

    然后她看向徐胖子,沉着脸发话,“你叫什么名字,跟张卫红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叫徐雷刚,张卫红去年办了点部队上的事情,是我帮忙的,”徐胖子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她本来想见我一下,但我觉得也没啥意思,不过……她算欠我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红姐脸上的表情,顺便变得怪异了许多,“你不能找她借钱,方便找她担保?”

    “借钱是没那个交情,这年头钱真的难借,”徐雷刚一摊双手,很无奈地发话,“但是她在省府有关系,能帮着调查一下,万一我做得不合适,你们能找我,她也能找我。”

    红姐的嘴角抽动一下,最终缓缓点头,“原来你就是帮着六子走兵的,得了……既然你是痛快人,这个雷我帮你扛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徐雷刚闻言,顿时就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之后才愕然地发话,“原来你就是张卫红……红姐?”

    冯君和王海峰见状,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卫红狠狠地瞪他俩一眼,“你们两个混小子,我的便宜也敢占,真是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我的事,”两个混小子齐声叫了起来,同时还抬手一指对方,“是他!”

    总之,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,在即将陷入僵局的时候,竟然出现了神奇的反转,这种情况,令旁观的中介也忍不住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事情说定,该办的手续还是要办,张卫红决定借给冯君五百万,王海峰借给冯君两千万,冯君自己出两千万,由张卫红做中间人,签订房屋购买合同。

    至于中介公司,则是被双方华丽地无视了,不过对于中介来说,这种事并不少见,买卖双方谈妥之后,可以直接撇开他们,而他们没有多少制约手段。

    更别说这双方是认识的,中介之所以存在,除了撮合信息之外,还可以做见证者,但是现在,显然是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红姐做中间人,专业性可能比中介公司差一点,但是论权威性,他们拍马难及。

    还是冯君看着小伙子可怜,打开皮箱,从里面拿出两万来递给他,“生意是照顾不成你了,不过你总算是个媒介,这是辛苦费,也不走你们公司的账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想做讲究人,但是小伙子看着两万块钱,都快哭出声了,没有这么搞的呀,这么大一笔买卖,就算只按千分之五收费,那也是二十二万五呢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事,他还没办法讲道理,人家双方本来就认识,而且徐雷刚也没有将别墅在中介公司登记,业主是在报纸上打广告,被他发现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私下能揣两万块钱,可是这单买卖如果从公司走,他能多挣好多个两万。

    倒是徐雷刚做人比较敞亮,见状忙不迭发话,“喂喂,冯老板,你这不是打我脸吗?这钱说成啥也不能让你出啊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他一眼,眨巴一下眼睛,“你不是手头紧张吗?留着办正经事吧。”

    徐雷刚撇一撇嘴,无奈地笑一笑,“我差的是大数,再差钱,也不至于差这么一点呀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打开抽屉,从里面取出了三万块,往小伙子面前一放,“喏,这是哥给你的,冯老板的你别要,不管钱多少,就是这么个数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,他一伸手,就搂住了小伙子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也听到了,哥哥我老爸是朱任侠,那三位都是社会人,肯给你三个数,是咱们做事讲究……你也是野路子来的,想太多了,会伤到自个儿,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(又是三更,求推荐票和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