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傲我骄
    梁海清在珠宝行业的影响力,并没有他自己想像的那么大。

    为了以身作则,他跟自己京城的朋友碰了一下头,放弃了对剩下玉石的争夺。

    但是别人并不领情,能在珠宝行业立足的,就没有几个良善之辈。

    恒隆对冯君表现出了充分的信心,但是他们越有信心,其他的人下手就越坚决:都是套路,好像谁没见过似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两块玉石拍卖过后,恒隆就意识到了,己方这次是走了错误的一步,其他人压根儿就不相信,冯君还能拿出大量的玉石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梁海清是又好气又好笑,我是给你们省钱呢,你们竟然……竟然这样……

    他京城的朋友,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戴着一副眼镜,文质彬彬的样子,见状,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“梁总,大家似乎……不是很给你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让叶少见笑了,”梁海清无奈地笑一笑,“我们伏牛人就是这样,目光比较短浅,到手的实惠才是实惠,功利心强了点。”

    叶少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既然大家都不认可你的话,索性咱们也入场竞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使不得,”梁海清闻言,吓了一大跳,心说你京城的人再强,也不能完全不把地方上的势力放在眼里,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。

    他连忙低声发话,“您再出手的话,我可真没办法做人了,您就放心好了,回头我再跟小冯弄几块玉石,一定不让您空手回去。”

    合着这位叶少,还真不是顺便过来的,而是得了恒隆的通知之后,连夜赶过来的,为的就是带走一批上好玉石。

    京城里是不缺好玉石的,但是好玉石在京城的流通也特别快,没谁会嫌自己手上好东西多。

    京城的关系,是恒隆的大老板联系的,来的叶少,也不是当家的,而是比较高级的帮闲。

    事实上,哪怕他是帮闲,也不是一般人能招惹的,叶少的老爸是副省级干部,目前二线了,而他的哥哥是实权副厅,正在往正厅迈进。

    高官的老爸,副市长的哥哥,这种主儿,谁敢轻易招惹?

    梁海清也只能赔着小心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叶少比较毛糙,他有点不耐烦地发话,“那个小家伙,手上真的还有玉石吗?”

    他不是不会做人,在京城里,对着自家老板的时候,他可是非常有眼色的,只不过现在,在下面地市,他有太强的优越感了,根本懒得顾忌别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他肯定有,”梁海清非常坚决地点一点头,“他要是拿不出来,我恒隆那两块羊脂玉,愿意让给叶少。”

    叶少听到这话,才微微点头,不过他还是很矜持地表示,“你们是窦公子的朋友,我也不会夺你们之好,还是希望这小家伙能提供点惊喜……要不,你把他招呼过来问一下?”

    招呼冯君?梁海清感觉有点棘手,不过这个时候,他也推脱不得,只能抬手冲冯君招一招。

    冯君看到他这个动作了,一时间心头大怒:尼玛,刚才你掀我老底的账,我还没跟你算呢,现在居然又来撩拨我?

    你感觉,我是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?你以为你是谁?

    所以他一侧头,就当没有看到这个动作,直接无视了梁海清。

    梁总见状,微微一怔,然后才反应过来:坏了,我这个态度,让小冯心里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多年的老江湖,按说不该犯这样的错误,不过今天他出这个纰漏,还真不是毫无缘由。

    首先,他虽然很重视冯君,但是打心眼里,他不怎么看得上这小家伙——你有自己的玉石渠道,这很牛逼,可是跟我们这正当商人相比,你终究是捞偏门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捞偏门的,为什么连玉石的来历都交待不清?

    他甚至怀疑,掌握这条玉石渠道的,未必就是小冯本人——丫很可能只是一个高级头目。

    梁海清对冯君的轻视,一直是客观存在的,只不过以往掩饰得很好,大家从他眼中看到、嘴里听到的,只是对这个年轻人的赏识。

    然而,若是他真的将冯君视作对等的合作伙伴的话,又何来这种居高临下的赏识?

    再加上,今天他身边有来自京城的叶少,他就下意识地认为,冯君应该有点眼色,主动过来套近乎才对。

    现在他意识到自己托大了,小冯根本就是那种江湖上讨生活的性子,于是他站起身来,冲着叶少笑了一笑,“我去跟他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梁海清确实是个能伸能缩的主儿,走到冯君身边的时候,已经将情绪调整得很好了,他笑着发话,“冯总,我京城来的朋友,想要跟您坐一坐,谈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非常遗憾的是,冯君心里已经不爽了,所以他的低声下气,没有起到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冯君只是看了他一眼,淡淡地表示,“你的朋友我不熟……他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好狂妄的小家伙,梁海清心里暗骂,脸上却是继续赔笑,“也没什么事儿,他是想问一问,你这里还有多少上好的玉石?”

    “唔,上好的玉石,”冯君点点头,然后斜睥他一眼,“他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想买一批了,”梁海清继续赔着笑脸,“反正你的玉石,也是要往省外销售的,对吧?我这朋友的购买力很强。”

    冯君表情古怪地看着他,“既然你知道,我的玉石有外销的打算,那你记得不记得,我还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之后,他一指不远处的叶少,“我不管他是京城的,还是边疆的,想买我的玉石,自己来跟我谈,我做买卖,从来不喜欢求人,他也没资格使唤我!”

    梁海清愣了一愣,才想起来,小冯前两天确实曾经说过,丫不会主动去上门推销玉石,只会坐在郑阳,等着其他省份和地方的人上前,来买玉石。

    做买卖做到这种程度,那是真的牛逼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梁总才意识到,因为自己的一时自大,竟然忽略了小冯的傲娇属性——他此前一直以为,小冯那么说,有吹牛的嫌疑。

    现在小冯旧话重提,显然是没打算给京城人面子。

    梁海清也不敢争辩,这种场合下,两人一旦发生争吵,相关消息太容易被走漏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灰溜溜地回去,坐在叶少身边,用极低的声音发话,“这家伙是顺毛驴,他希望您能主动去找他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开玩笑的吧?”叶少气得笑了起来,“他这么拽,他妈妈知道吗?”

    他也没指望对方会接话,于是顿了顿之后,继续说下去,“我就奇怪了,以后他做生意,不想往京城发展了吗?”

    梁总犹豫一下,终于硬着头皮回答,“他的志向是,在郑阳坐镇,其他省份的人主动上门求购玉石……他就没打算上门推销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别人主动上门?”叶少微微地张开了嘴巴,显得异常的吃惊,“这家伙也太懒了吧?难道你没告诉他,上门推销,其实赚得更多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说过?”说起这个来,梁总也是一脸的苦恼,“但是人家真不差这点钱……你没有发现,今天展出的玉石,根本没有任何的杂色?”

    叶少点点头,“这个我早就注意到了,以你的看法是,这家伙是真的玉石多……你说要不要找个碴儿,让他知道一点厉害?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,”梁总的汗都快出来了,“这家伙心黑手辣,聚宝斋的人想用强,结果被他弄残废了三个,他自己一点事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心黑手辣吗?呵呵,”叶少不屑地笑一笑,“在国家机器面前,屁也不算。”

    从京城出来的人,才能深切地体会到,华夏国家机器的恐怖之处。

    跟这些暴力机关相比,黑、社会之类的玩意儿,简直弱爆了,缅甸的毒枭杀人,还不是被跨国抓了回来?

    梁海清见他不以为然的样子,心中越发地不安了,连忙低声劝解,“叶少,何必呢?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叶少干笑两声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大约是下午五点左右,十七块玉石全部拍卖完毕,是被九家珠宝行吃下的,共计拍出了一亿六千余万元,平均每块玉石的价格,都接近了千万元。

    有些珠宝公司的款项,并不能当天支付,不过这个无所谓了,李大福和恒隆收取了冯君的劳务费和佣金,自然会帮着处理好。

    带着现金来的公司也不少,冯君收了三千万的现金,拿出五十万来,算是今天的开销,表示说自己还有要紧事,晚上招待这些商家的事儿,就交给李大福和恒隆了。

    李永锐对此,是相当地不满,“你小子把我们当成你的员工了?这可是你的生意,你不出面,算怎么档子事儿?”

    倒是梁海清逐渐摆正了位置,他出声劝解,“李董,现在是卖方市场,小冯要是留下来,有些话还真是不方便接,反正只要他有货,也不用太在意这些应酬。”

    李永锐斜睥着他,“我怎么觉得,你就不希望小冯走正道呢?”

    冯君有点受不了啦,“喂喂,李董,看你说的,好像我是在走歪门邪道似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