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穷追不舍
    冯君着急离开,也是有正事的,他要跟徐雷刚交易别墅了。

    原本的计划,是红姐借给他五百万,王海峰借给他两千万,就能先把别墅买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王教练那里出了纰漏,凑了两天也才凑出来九百万,没办法,他本人没有赚到多少钱,都要从家里拿,这就是财务不自由的悲哀。

    他说再等两天,老爷子有一笔款项进账,已经答应他了,借给他一千一百万。

    此前冯君没有别的选择,就只能等了,现在他手上有了钱,当然不想继续等下去,甚至他都不想借红姐那五百万。

    现在才五点多,他打算去跟徐雷刚碰个头,让红姐做个见证,把四千五百万转过去。

    至于说房屋过户什么的,今天办不成了,明天办也无所谓,他也不担心对方昧了自己的钱。

    红姐接到电话之后,就在那边吃吃地笑,“小冯,以前我还真是小看了你,就这么两天工夫,你就把钱解决了,还真是年少多金啊。”

    冯君已经把她当哥们儿看了,自然也不会虚与委蛇,他不无自得地回答,“我那玉石就是钱,只不过你们不做这一行,我也不好拿玉石来抵押。”

    红姐听到这话,忍不住突发奇想,“既然这样,你也给我搞一块好玉石吧,价格别太高就好,就当我拆借五百万给你,你还的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直接送你好了,”冯君笑着回答,正好他手边还有一对玉石球,是在双溪镇收购的,单独卖也没啥意思,索性送人好了。

    大约是六点多的时候,冯君、王海峰和红姐再次来到了桃花谷,徐雷刚得知了消息,早就在家等着了,还找了两个人在家里做饭。

    冯君直接提了三千万的现金进了别墅——当然,是分开提的。

    徐雷刚也算是二代,但还真没见过三千万现金堆在一起的样子,想一想就知道,一百一扎的,不过才一万块,得有三千扎,才够这个数。

    搁给一般人,甚至不敢把这么多钱放在家里。

    不过这几位都不是一般人,徐雷刚将钱放进了地下室,直接上了锁,房门和楼梯两层锁,加上家门和院门,就是四层锁了,普通小偷根本不可能偷走。

    四人上了酒桌,徐公子才笑着说一句,“冯老板你这动静整的,这么多现金,我晚上都要睡不好觉了。”

    倒是王海峰心大,满不在乎地发话,“这儿可是桃花谷,谁敢来这儿小偷小摸?”

    说了两句之后,冯君拿出了那一对玉石球,结果红姐还没来得及说话,徐雷刚的眼睛就是一亮,抓过去把玩一阵,“哎呀,这可是好东西,这么一对,得十万吧?”

    别看他没什么钱,自家的条件在那里放着呢,朱任侠曾经在西北带过兵,还有不少老部下留在了那里,徐雷刚从小就见识过不少玉石。

    他甚至非常感慨,“那个时候,玉石不值钱啊,我小时候练毛笔字,镇纸都是和田的羊脂白玉,不过后来,被我妈随手送给了我三姨,现在也不知道哪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红姐本来还嫌这一对玉石球又笨又重,不该是送给女士的东西,听到这话,她喜眉笑眼地拿过来,“倒是让冯老板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看得有点眼红,“冯君,你也得跟我意思一下吧,这两天为了帮你找钱,我的腿都跑细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呀,”冯君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,“现在没东西了,下次给你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四人才吃喝了不久,冯君的电话响了,来电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梁海清,他们那边已经吃喝得差不多了,京城的叶少想见冯老板一面。

    冯君对那个叶少,可是没什么好感,打着恒隆的旗号偷偷摸摸地拍玉石,做事太不敞亮了,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正跟朋友们喝酒呢,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梁海清已经摸清了他的脾气,只能笑着发话,“冯总,你不是让上门谈的吗?我和叶少都要上门了,你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有事,”冯君自命讲究人,还是比较在意自己立的规矩的,于是耐心地解释,“才谈完一个四千多万的单子,正喝酒庆祝呢。”

    梁海清见他不肯相见,于是压低了声音,“我这边有王为民的消息,正好要跟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冯君也没辙了,想了一想之后发话,“那你来桃花谷吧,管委会宿舍知道吧?我在对面的别墅区里。”

    徐雷刚听到这话,插了一句嘴,“到了门岗那里报我的名字,要不然他们进不来。”

    梁总来得还真不慢,半个小时之后,一辆奔驰600就停在了徐雷刚的别墅外面。

    冯君就算再不待见对方,人家到了门口了,总是要出来迎接一下的。

    叶少下了车,先看一眼四周的环境,这时候天已经黑了,不过这一片的路灯很亮。

    而且不远处,就是一片空旷的平地,有一座五六层楼高的小塔,上面满是灯带和射灯,这也是桃花谷的一个人造景点。

    以叶少的眼光,也忍不住要微微颔首,“这地方倒也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徐雷刚也出来了,他没接这话,而是大声指挥着司机,“往前……再往前一点,没事,那草地你随便压。”

    倒是梁海清低声介绍,“这儿是风景区专门划出来的一片地,非常难得,这里稍微有点偏,房价不是顶级的,但是这一块儿的别墅,有钱也未必买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再难买,还能难过再京城买四合院?”叶少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京城雾霾多,这里空气倒是好,你让大家选,看他们会选哪里。”

    京城人的优越感,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,不管你风景再好,空气再新鲜,气候再适宜,他都能用一句话打败对方——你们是好,但我们是住在京城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屋子,发现对方确实是在吃喝,冯君也不好让他们干坐着,于是招呼他俩一声,然后看一眼徐雷刚,“再整两个菜上来。”

    徐雷刚这体型,很容易让人生出误会来——这货是干厨子的吧?

    叶少看了一眼王海峰,无视了此人,反倒是对张卫红笑了一笑——红姐不露出社会相的时候,那是妥妥的冷艳女总裁范儿。

    冯君随口介绍了一下,说张卫红是鸿捷文化娱乐有限公司的老总,王海峰是公司职员。

    叶少一听文化娱乐公司,脸上就露出了轻松之色,倒是梁海清仔细看了张卫红两眼——他对鸿捷,多少有点耳闻。

    梁总和叶少是吃过饭来的,也没怎么吃菜,喝了两杯酒之后,叶少表示出了来意,他希望再买一些上好的玉石,价格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他已经找上门了,这算是态度端正,冯君自然也就告诉他,说玉石我还有,但是眼下手上没货,你要是能等的话,一个月以后再来,肯定让你满意。

    叶少有意无意地看一眼红姐,正色发话,“京城那边,好玉石的缺口很大,冯总能不能帮着先调一批货过来?我也算没有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这话,冯君就有点不太爱听了,他再调一批货,一秒钟也用不了,但是要耗费能量点。

    而且,你让我调货我就调货,那我的面子何在?

    在今天这个拍卖会上,不止一个人提出了这样的要求,冯君也表示了,说自己手上真的没玉石了,你们想买的话,得等下一次到货。

    他拒绝了本地珠宝商,却向京城人供货,这消息一旦传出去,他也难逃“吃里扒外”的嫌疑——就像今天的梁海清一样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郑阳人,但是既然在这个地方讨生活,自然也要考虑本地人的情绪。

    至于对方“白跑一趟”,关他什么事?他原本也没请这叶少过来——你就是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干脆地摇头,“调货不可能,下一次吧,等我弄回来了玉石,让梁总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叶少闻言,脸就变得相当地难看,“冯总,我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的,你可能不知道,我是帮窦公子办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窦公子,”冯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然后面色一整,“我还真没听说过,他在京城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叶少也被对方脸上丰富的表情刺激到了,他又有意无意地看红姐一眼,冷冷地发话,“窦公子是何许人,你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,我想说的是,窦公子的能力,远远超过你的想像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到这一幕,才反应过来,怪不得这厮的口气不肯放松,原来是因为有红姐在场。

    要不大家都说,美女是红颜祸水,这话还真有点道理,撇开“烽火戏诸侯”的褒姒不提,大名鼎鼎的特洛伊战争,可不就是因为那个号称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海伦?

    红姐估计够呛能跟海伦相比,但是她刺激起叶少的表现欲,那是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冯君已经将她视为朋友了,所以对叶少的话,就有点听不入耳了,“哦,窦公子既然这么厉害,那他完全可以去别处找玉石嘛,何必来找我这小人物?”

    叶少听到这话,忍不住怒视着他:麻痹,有你这么聊天的吗?

    (更新到,又多了一个萌主,容风笑缓缓先,不过月票还是要的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