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2、战士
    团丁队长追了一阵,却没有见到人影。才觉出不对劲来,又赶紧带着人往回赶。

    远远地,正看见那个小道士解绳索,看他们朝龙鼓方向奔走,立刻抄近路赶到前头藏好,等两人走进了包围圈,才狞笑着钻出来。

    “伢子别管我,赶紧跑。”

    太祖上前一步挡住秦朗,然后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叔,后面也是人。”

    秦朗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乱了,今天历史全乱了。

    本来太祖躲到天黑就能脱险,但是自己的到来,历史悄然改变了。眼下不光是太祖要丢掉性命,恐怕自己的脑袋,也得被借去弄点零花钱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胆敢欺骗老子。先把你的舌头拔出来,省得下到地府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团丁队长一脸狞笑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不用问,小道士身边的男人一定有问题,搞不好还是乱匪的头目。一会儿押回团部得好好的审讯一番,难说升官发财就靠他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难为孩子,我跟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太祖又上前一步挡住团丁队长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瞬间,他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甘心啊!

    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,自己却在这节骨眼上……。看来未尽的事业,只能交给其他的同志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都是泥菩萨,还多管闲事呢?来人,先把这个老的绑起来,记得把脚也捆上。等下抬回团部验明正身。至于这小兔崽子……”

    团丁队长说到这儿,对着秦朗阴笑几声。

    “这小兔崽子,就是个累赘。何老栓,你把他的脑袋给砍了,老子记你头功。”

    何老栓就是刚才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,跟秦朗的师父算有些交情,刚才才帮着说了几句话。他干团丁也是家里花钱弄的,要的是家族不受欺负。平常就消极怠工,这砍人脑袋那就更不敢了。

    “队长,这,这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让你砍了他脑袋。”

    看到何老栓的怂样,团丁队长一股邪火从胆上窜起来,抬手就是一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何老栓被抽的在原地打了两个转。摸着火辣辣的脸颊,他一咬牙举起砍刀。可是望着面前的少年,却怎么也挥不下去。不大一会儿,浑身发颤的他,干脆扔了砍刀,蹲到一旁抱着脑袋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团丁队长更是怒不可遏,一脚踢翻何老栓。然后往前走了两步,右手一拉枪栓,枪口顶在秦朗的脑袋上就要开火。

    秦朗早吓软了,可就在这节骨眼上,他的身体却失去控制。那只枪刚刚顶到脑门上,右脚就莫名的弹起,飞速的提在团丁队长的左手上,而后又使劲往下一沉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团丁队长只觉得胸口巨震,手不由得一松。只见一支长枪在空中画了个半圆,然后又落到另一只手里,可黑洞洞的枪口,怎么会对着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武……,武林高手!”

    这几下一气呵成,连秦朗都被吓到了。不过大喜之后他又是一阵后怕,如果小道士没有点功夫,今天恐怕就是个死局。

    团丁队长虽然被吓了一跳,但他并不相信这个傻乎乎的小道士会开枪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眼皮子直跳就知道没好事,出门时候特地找团总借了一只马牌撸子,没想到现在就用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团丁队长的枪还没抽出来,脑袋就像西瓜一样被打爆了。恐怕他的最后一个念头是,这傻道士居然会扣扳机,居然会……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硝烟还没散去,秦朗一拉枪栓,另一发子弹又被顶上了膛,然后枪口对准那一群团丁。

    “爷爷息怒,都是这金旺一意孤行,不然咱们也不会追那个老爷这么远啊!”

    “求爷爷放小的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唯一的一条枪已经落在别人手里,这命算是去了半条,这时候还要敢反抗,明年今日就是去世一周年啊!这搁谁不害怕,胆小的已经哭出声来。说好的鱼肉乡里呢?这画风怎么和想的不一样!

    “小师父,把他们放了吧!”

    刚才这几下兔起鹘落,连太祖也觉得眼花缭乱,只是看那些团丁苦苦哀求又有些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秦朗狂吞了几口唾沫,才觉得乱跳的心脏缓和了一点。

    现实和打游戏果真不一样,游戏里干掉一个角色,无非是数据上加个1。可在现实中杀了人,心里头的恐惧简直无法描述。好在这具身躯没有心脏病,否则这当儿呜呼哀哉,还真是哔了狗了。

    他深呼吸十几下,狂暴心跳的速度总算是慢下来了。即便如此,脑子还是一片空白。使劲的咬着嘴唇,直到满嘴的血腥味,秦朗才算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身上裤带都解下来,然后相互把手绑上。”

    现在性命攸关,实在是没有时间去感叹,喝令了团丁几句后,又忍着恐惧来到团丁队长的尸体前。

    这家伙刚才要不是想抽手枪,脑袋上也就不会多一个洞。只是这一伸手才发觉,枪居然被什么压着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大洋。”

    看来这团丁队长没少干黑吃黑的事,否则弄不到这么多钱。不过这么沉甸甸的背着,也不怕腰椎间盘突出啥的。秦朗把东西都挂上身上,才走了一步就差点摔倒在地上,没想这背钱也是个体力活。

    “道爷,都捆好了!”

    团丁们倒是手脚麻利,一会儿的功夫地上多了堆粽子。只有一个人还傻呆呆的站着,因为已经没有人绑他了。看着面色不善的小道童,他连忙跪在地上:

    “爷爷饶命,爷爷饶命。我家还有其实老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你妹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朗一枪托敲过去,那家伙的脑袋上立刻起了个大包,嘟囔了七八句话之后,才翻着白眼倒在地上。扫了一眼周围,再看看太祖的光脚,随手扒了一双鞋子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。”

    太祖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秦朗猛地想起什么,拿出几个银元扔过去,恶声恶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鞋子我们买了,天不黑你们谁敢跑喽,别怪小爷日后回来报复。这些钱一块是买鞋的,其余的给这家伙做伤药费,谁要敢独吞别怪爷爷灭他满门。”

    太祖微笑着摇了摇头,这小道士做事干脆,就是说的话怎么像个土匪。他寻思了一下,最终还是把鞋套在脚上。

    “叔,咱们赶路要紧。”

    秦朗算是松了口气,就怕刚才的举动惹得太祖不快,生生把一条金大腿给弄没了。

    太祖点点头,虽然脚上有伤,但身上压的事情太重也不敢休息,迈开步子就往龙鼓赶去。

    “小道长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走出了七八里地后,太祖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秦朗却有些不好意思的起来。

    对面是谁啊,未来世界谁都不能忽视的重要角色。没想出才来这半天,就能跟在他的身旁。当下用微微颤抖的声音答道:

    “秦朗,山上小庙的道士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下意识的回头扫了小庙的方向。四周那么的静谧,只是脑海里熟悉的事物,却随着步子逐渐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害怕了?”

    太祖又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叔……,是有些害怕。”

    秦朗低声地说完。只是没等太祖说话,又补充道:

    “可一想到这人是鱼肉乡里的恶霸,我又觉得不害怕了,这是……,替天行道!”

    思来想去还是这个词最合适,一瞬间秦朗总觉得李逵附体,就差喊“太祖爷爷在上,请受小的一拜”了。

    太祖听了只是微微一笑,他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杀了一个恶霸,固然可以让百姓过几天太平日子,但是迟早又会有别的恶霸冒出来。天下这么大,恶霸数不胜数,小道长你一个人杀得完吗?”

    秦朗干笑了几声,然后挠挠脑门。

    “师父说工农党有一个毛先生,最了解中国的事情,如果有机会跟着他走,绝对没有错……!”

    太祖猛地停住脚步,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小道人,看他憨憨的笑容,实在看不出什么异样来。难道这个地方真有那种不世出的高人!

    “你的师父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身体又不受控制了,眼泪水一瞬间涌出眼眶,止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“师父已经羽化登仙了。”

    哽咽着说完这句话,身体又恢复如常,秦朗赶紧用衣袖擦去泪水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太祖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就他说的毛先生!”

    秦朗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,又把身上的武器放在地上,然后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先生在上,从今而后小道遵从师命,追随在您的左右,望先生不要嫌小道本领浅薄。”

    太祖饶有趣味的看了秦朗一眼,然后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小道长,我们要走的路很长、很曲折,也许什么时候脑袋就没了,你怕不怕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秦朗立刻挺直腰板回答道:

    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福祸避趋之。师父平常就这样教导的,只要这人世间没有了恶霸,咱们中国人再不受欺负,死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师父是个大才,可惜了。秦朗拿起你的枪,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个革命战士。明天咱们要经历一次战斗。不,也许是无数的战斗,但是我坚信胜利一定属于我们。”

    太祖上前拍了拍秦朗的肩膀,然后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里,秦朗又一次觉得眼睛被金光刺得睁不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