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3、下马威
    这一路上民团摆了不少哨卡,只要不是本地口音的人,都会被细细盘问。太祖和秦朗只能绕开大路,小心翼翼的沿着各种羊肠小道前进。终于在天亮前赶到了龙鼓县城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聚拢了很多人,不过手里拿着枪支的很少。大部分人还穿着普通的衣物,要不是握着梭镖大刀,根本不会想到他们是准备起义的战士。

    “请问您是毛特派员么?”

    兴许是太祖的气质与其他人不一样,还没有进城就被几个穿军服的人拦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三团的同志?”

    太祖微微一笑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您好您好,可算把您盼来了。最近反动派加紧了巡逻,路上盘查很严密,您昨天没来把咱们急坏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上前几步,轮流的握住太祖的手,只是选择性的把旁边的秦朗忽视掉了。

    “是遇到点麻烦,差点就到不了这儿喽!”

    太祖说完大笑起来,然后把手一挥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叙旧等胜利以后吧!咱们去团部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办,然后我还要赶往修水。”

    三团的人相互看了一眼,立刻回答道: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现在去修水时间已经来不及,而且也太危险……。”

    太祖的眉头皱了一下,随即又舒展开。

    “先去团部和其他同志开个会。”

    三团的人见太祖并没有固执己见,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秦朗茫然的跟在众人身后,却被人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秦朗,是来参加起义的革命战士。”

    太祖听到这话,不由得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秦身手不错,要不是他昨天我就有大麻烦,小秦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报告毛特派员,我今年16岁。”

    秦朗学着电视上军人的样子,立正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太小了,要不你先到炊事班学习一下,只要十八岁立刻转到战斗部队去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太祖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服从组织安排。”

    秦朗一挺胸脯干脆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太祖的眉头微微跳了一下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只是他要转身离开时。秦朗把身上的东西整整齐齐的放在地上,又在一旁立正站好。

    “报告毛特派员,昨天缴获的一支长枪、一支短枪、步枪子弹三十发、手枪子弹六发,另有一袋银元还没来得及清点,请您查收。”

    太祖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问道:

    “小秦,这些银元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毛特派员,一切缴获归公。”

    秦朗大声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太祖又一次拍了秦朗的肩膀,才是不到两天的接触,这个小道士已经在他的心里留下浓厚的一笔。

    “去炊事班要小心一点,多听老兵的话,手脚要勤快。”

    “毛……,叔,您也保重。”

    太祖听了点点头,转身随着三团的人匆匆忙忙的进了县城。

    秦朗却叹了口气,然后跟随一个大叔模样的人,来到城边的一个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哟嚯,这是从哪里领来的后生,看这打扮还是个道士。我说小牛鼻子,你会不会看相?”

    只是还没进门,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就传出来,让秦朗不由得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脾气还不小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个尖嘴猴腮的家伙,蹲在墙角喝着什么,那模样除了猥琐还是猥琐。

    “三猴,这是毛特派员的人,少开那些玩笑啊!”

    那个大叔模样的人板着脸说了几句,才对着秦朗呵呵一笑说道:

    “小秦,他就是炊事班班长,有什么不对的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秦朗赶紧立正回答道: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大叔模样的人交代了三猴几句,也离开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别听老头胡说八道,三猴我一向讲义气,你去部队打听打听,谁不知道咱义薄云天。”

    三猴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秦朗笑着点点头,双目余光一扫,才发现院子里的人挺多。切菜的、淘米的、砍柴的,兴许各人手里都有活计,所以脸上都看不到笑容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怕死鬼、怂蛋。小牛鼻子,你瞅见没有,一个个浑身发颤,这光景像是给自己做断头饭。”

    三猴说这话就凑过来,浑身的酒气刺得秦朗直抽鼻子。

    “我叫秦朗。”

    “好名字,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三猴看着秦朗伸过来的手,半天才反应过来,不好意思的将右手在衣服上擦了擦。才握住没几秒,就好像扔火炭似的松开了。

    秦朗这时才注意到,三猴的左袖空荡荡的飘着。

    “打仗打仗,打着打着老子手没了,一帮兄弟命也没了。回去乡下被人欺负,只好又回来。小……,小秦会不会算命啊!”

    三猴干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算命在工农党算是封建迷信,和它沾上边那还了得,秦朗立刻把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。

    “没学过,师父就让我看书、看病,别的都不教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我知道你是藏着掖着。行了,炊事班也没啥事可干,你也是有靠山的人,就负责给灶台扛米包吧!”

    三猴说完随手一指另一个小院。

    “那边是粮库,米从那里领出来就成,一天就三包的量,多了上面的军需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老兵油子本身就是麻烦,秦朗也不想和他牵扯太多,否则很容易被人当枪使。

    秦朗的表现,根本没出三猴的意料之外,他两眼睛咕噜一转,从身上掏出两样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小秦,今天就不用你干活,去街里把头发剃了吧!兵荒马乱的,脑袋上出点血都能要命,这把小枪算是见面礼留着防身用。”

    两个大洋,还有一只马牌撸子。枪的外壳插得油光锃亮,应该是三猴心爱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班长了,我这就把头剃掉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嘻嘻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三猴狠狠的捏了枪几下,才咬着牙递给秦朗。

    “小秦,打仗后没地方去的伤兵,几乎都留在炊事班,有几个让炮弹震傻的,你让着点他们。疯话可不能往上递,不然那些个弟兄就没活路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微微一怔,没想到看似油嘴滑舌的三猴,居然还有这么一面。

    “去逛逛吧!要打仗了,不知道又要死几个老兄弟。”

    三猴说完扭身走了,背影有种说不出的怅然。

    “喂、喂,小道士说你呢!过来,过来。”

    三猴的背影才消失在院门口,一个声音却传到耳朵里,扭头一看刚才还忙得不可开交的灶台,现在全都放了羊,有个家伙还在发放手卷的烟。

    参加起义的主要是原民党警卫团,虽然有不少工农党,但是作风和其它民党军队也没有两样。见到上级也称长官,队伍里军官惩罚士兵极为常见,而老兵欺负新兵那更是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“新来的,看三猴巴结你的恶心样,靠山不小啊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个长相憨厚的家伙,不过在酒吧厮混多年的秦朗,早就把以貌取人这事给忘了,他冷笑着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着,想收保护费啊?”

    “保护费……,这啥玩意?头发别到街上剃,那个剃头匠一次十个铜子黑着呢。脑勺干这个拿手。傻子,还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随着话语出现的是一个壮汉,看着隆起的胸肌,粗壮的胳膊。这要放在后世混酒吧,恐怕早就被妹子平推了。

    “哥,啥……啥事。”

    “五分,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一声哀叹。

    壮汉面部线条极为硬朗,仿佛用刀刻出来一般,配上唏嘘的胡茬子,这已经能秒杀一大片。偏偏还带着一副冷漠的表情,合着闪着寒芒的目光。在娱乐时代,恐怕一个微小的动作,都会收获无数的尖叫。可惜这美好的一切,却被嘟噜嘟噜的声音给毁灭掉了。

    “干活!”

    面目憨厚的家伙不耐烦的喝了一句,秦朗只觉得脑袋上一凉,地上就落满了头发。望去眼生得紧,不知道是那个倒霉催的。

    “唰,唰!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眼前多了一片刀光,感情是哪个壮汉挥舞菜刀啊!可是为啥对着自己的脑袋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秦朗发出一声怪叫。可是身子却不敢动弹,就怕壮汉的刀砍到脑门上。好在只是十来秒后,壮汉笑盈盈的退开了,然后在地上捡了一个烟蒂,一脸陶醉的抽着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好。小牛鼻子变秃驴了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都别点灯,哥哥怕眼睛晃瞎了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五虎断门刀的传人,这一手刀法……。各位瞅瞅,瓢上一根毛没有,跟北平电线杆子上的电灯一个样。”

    没时间和这些老油条理论,看着地上的头发,秦朗泪都来了,本来心里还在纠缠着发型中分还是偏分,现在全都完了,这冬瓜似的还能见人啊!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老瘸子,觉得可以交朋友,就叫一声瘸哥……。”

    面目憨厚的家伙嘿嘿笑着走过来,表情象极了后世某朝圣胜地,那些“淳朴”的当地百姓。可惜他走路高高低低,好似风摆垂杨柳,终于把最后一丝怜悯也给吹走了。

    “瘸你妹……。”

    当头一棒,然后给个胡萝卜,这招哥们小学就玩得溜熟了。秦朗等瘸子走得近了,飞起就是一脚。好个鞭腿,老瘸子青菜似的就飞到旁边一口水缸里。

    “敢打老兵,反了反了,还看个屁,打他丫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呆了半晌,才反应过来,新兵现在就不听管教,以后的事就不好办了。炊事班的所有人,疯狗似的扑了上来,这却把秦朗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满打满算是十五个人,倒有四个瘸子,六个独臂客,刨开个傻笑家伙,真正有战斗力的就属两个独眼龙和一个一只耳。

    “别说爷爷欺负你们,老子现在未成年,头上有保护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