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5、历史的见证者
    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”

    爷爷最喜欢听评书,但凡单先生的节目,老爷子肯定不会错过,连带秦朗也听了几耳朵。

    “把柴火都放到边上去,别挡着视线。哥几个的招子放亮点,别被人围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三猴是个老行伍,选址的眼光着实毒辣。周边有水,还有山丘作掩护,很难被正面的敌人看到。拉上几块油布遮阴挡雨后,众人又被安排着挖沟筑灶。

    “老天求不着,得靠咱们。别看今天太阳热得死人,明天难说雨下的刀子似的,瘸子你们把沟挖深些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朗也想帮忙,可是很快被人轰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伢子,知道你打架厉害。干活还是算了,不然别的人看了,还以为咱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晃着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“锄头有你这样拿的?不用三十下,手上全是水泡。一边歇着去吧,锄到别人不好。”

    一只耳一脸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脑勺似乎也想补充几句,嚅嗫半天才说出五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根烟。”

    没法子和粗人愉快的相处,秦朗扭头就和几个独臂侠望风。

    不时的有士兵砍来柴火,还帮着炊事班做事。在后世会被人当作傻子的行为,这里却变得理所应当。只是半个多小时的时间,灶台处已经传来食物的香气。

    三猴晃悠到秦朗身边坐下,然后发了一圈手卷烟。

    “当兵吃粮天经地义,这些猴崽子都是饿怕了的人,来伙房转悠就是让咱们记着好,开饭的时候多给他们一勺。马上要打仗了,都是些没跟脚的马粪。不想饿死鬼投胎,今天就得把肚子塞满!”

    话说得平淡,但是秦朗却听出了一丝悲凉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确实是华夏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,内忧外患、天灾人祸。曾经的巨龙,如今却成了病夫。以至于稍微有些实力的国家,都跑到华夏的国土上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“打来打去,消耗的都是自己的力量。咱们虚弱了,外面那些饿狼就会闯进来,到时候谁也落不着好。”

    秦朗心里头这样想着,嘴上却没说。讨论一旦经过传播,十成十的要变味。到了上头的耳朵里那就是牢骚,指不定什么节骨眼上,会被拉出去祭旗。

    沉默变成尴尬,三猴拼命的抽烟,试图掩饰脸上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突、突、突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空出现三个红色的信号弹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三猴深深的吸了一口烟,才恋恋的不舍的,把快要烧到指头的纸卷扔掉,随手指了指几个独臂道:

    “这仗一时半会的没个结果,你们几个都下去搭把手。一会儿弟兄们吃不上饭,老子可不想冷不丁的吃个枪子。这里就留小秦一个人看着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心“咚咚”乱跳着。

    这个伟大的时刻,自己居然成了历史的见证者。虽然没有望远镜,但远处发生的一切尽被收在眼底。

    无数穿军装的士兵,跟在一面红旗后面,奋不顾身的向前冲锋。他们身后是拿着刀枪棍棒的农民自卫军,喊杀声虽然随着距离减弱不少,但进到耳朵里,还是让人觉得双腿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“砰、砰。”

    各种枪声响成一片,很快那个叫黄沙的小镇就窜出一小队人马,仓皇的往后跑去。

    “打下来了,打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兴奋的大喊着。

    没有连天炮火,和血肉横飞这样的形容词也不沾边。敌人逃跑之后,一切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和电影的不一样啊!”

    秦朗有些郁闷的走下山岗。

    “都别跟着瞎嚷嚷,收拾好东西就去追大部队。这附近要是有小股的敌人,咱们的脑袋就得搬家。快快快!”

    三猴扯着喉咙喊道。

    炊事班的家私多,收拾起来很麻烦,三猴再这么急赤白脸的也没用。要不是孙瘸子找了两辆独轮车,恐怕就得在这里过夜。

    “那些瓜怂多抵抗一会儿也好,咱们等各连队的领了饭,也好轻装上阵。现在全得咱们运上去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一脸不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屁话,咱们多留点汗,也比弟兄们流血强。”

    三猴骂完找了一块柴火,狠狠地抽了孙瘸子几下。才在一片惨嚎中,领着手下踉踉跄跄的赶路。炊事班本来就是后妈养的,这节骨眼上有什么风言风语,不砍几颗脑袋交不了差。

    黄沙镇是个破旧的地方,满打满算就一条街,两边低矮的民房全都紧紧的闭着,无数双恐惧的眼睛,从缝隙中偷窥着。

    看到这儿的人不少,炊事班上下总算松了口。谁知道刚要卸车上的东西时,秦朗却突然开口道:

    “继续走不要停,三营还要攻打南门镇,咱们不能歇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诧异的望了秦朗一眼,三猴的眉头皱成了川字。

    昨天“大发神威”之后,这个小牛鼻子突然变得沉默了。刚才开战还有点激动外,根本看不出其他的异样。可越是如此,三猴就越是忌惮。因为咬人的狗通常不叫。

    “没听见小秦说的话么?一个二个的还不赶紧停手。”

    看孙瘸子等人不以为意的样子,三猴对着这些王八蛋是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孙瘸子等人吃打不过,只得哼哼唧唧的继续往前赶路,果然到了南门城的外,正遇上三营的士兵在哪儿扎营。

    “三猴班长,可把你盼来了,还以为咱们今天要饿肚子呢!”

    老远的,一脸笑容的三营长,急急忙忙的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营长,怎敢劳您大驾呀!这不是卑职分内的事。饭菜还热乎着,就是今天做的匆忙,缺盐少油的大伙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三猴受宠若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各连派人把饭菜领走,抓紧时间填饱肚子,一旦有命令立刻行动。”

    三营长扭头交代几句,又拍了拍三猴的肩膀和蔼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愧是老行伍,知道弟兄们最缺的是什么,今天这功劳跑不了你的。这包烟散给下面的弟兄抽,再加把劲搞点热水,让弟兄们洗涮洗涮。”

    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三猴立刻挺起胸膛答道。

    三营长又表扬炊事班几句,才笑吟吟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走远了,孙瘸子立刻蹦起来道:

    “班长,可是大前门?”

    三猴把手里的香烟扬了扬,得意地回答道:

    “狗屁,这是花旗国的骆驼牌。瞅见没有,一块大洋就五包的洋货。小秦,今天哥哥也是听你的话,才捞到这么个好物件,你说说咱们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大爆炸”之后,秦朗对这玩意只有厌恶,所以他摇了摇头回答道:

    “你们抽吧!”

    三猴看他的样子不像作伪,而且也有些馋,立刻撕开烟盒掏出一支点上,吸了一口递给旁边的孙瘸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是猪八戒,人参果到嘴里都吃不出酸甜苦辣来,一家一口咱慢慢的品。”

    “好烟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深深吸了一口,才恋恋不舍的把烟给身边的人。就这么转了一圈,到了脑勺手里就只剩一小截,他赶紧接过来才抽了一口,就被烫的哇哇怪叫。即便这样也舍不得吐掉。熄了火而后小心翼翼的收到怀里。

    “瞧见没有,脑勺这叫会过日子。以后混着大叶子烟,那叫土洋结合。”

    三猴调笑了几句,再一次安排手下做事,但是他没有看到秦朗再一次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秋收起义电影里面看过,三团的失败主要是团长苏炳先指挥失当,而全军上下又弥漫着轻敌的思想,还以为是对付北洋军,靠声势就能取胜。最终忽视了警戒,让敌人夺取制高点,因此蒙受重大损失。

    “如果提前占领制高点,那么情况会不会发生变化?”

    秦朗想到这里,双眉不由得一扬。

    此时提醒太祖可以说毫无作用。原来的轨迹上,太祖数次告诫三团长苏炳先注意警戒,可是这位爷忙着推牌九,玩麻将,把太祖的话当成耳旁风,最后栽了大跟头。

    “难道要靠这群人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目光停在三猴等人的身上,很快脑子里冒出一个计划来。

    炊事班及时的提供饭菜,营里的弟兄们自然感激,来帮忙的人络绎不绝。太阳还没落山,该干的事都干完了。

    “小秦,来来来休息一下,今天累坏了吧!”

    三猴笑嘻嘻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累不累,营里的弟兄们帮衬,咱也就张张嘴的事。不过这柴火消耗的有点大。”

    秦朗随手指了一下柴火堆,本来不少士兵要去砍柴的,都被他用的别的事支应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群王八蛋的,怎么都忘了砍柴啊!明天用什么做饭?”

    孙瘸子本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,可是看了一眼秦朗指的方向,气得一骨碌跳起来,破口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打了两仗,谁知道跑了多少小鱼,去砍柴的确不安全。要不明天咱们去山上砍点。”

    三猴说完随手指了一个山坳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树朝向不好,咱们去羊牯垴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秦朗却摇了摇头,然后指着另一边的山岭说道

    “你能盘会算的,就这么办吧!”

    三猴头都没抬,随意地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班长,山高林密的咱们是不是把枪带上,不然遇到残兵败将要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看官老爷,请收藏收藏、推荐推荐,莫某感激不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