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8、夜袭敌营
    打仗,怕的是手下面人少。左支右绌的结果,只能是全线崩溃。这一群看上去懵懵懂懂的士兵,算是解了秦朗的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趁着炮击停止的空当,他带着人赶紧下去收集各种枪支弹药。没法子,来的都不是正规军。

    “你们原来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看这些人随身携带着铁镐等等工具,还以为他们是三团的工兵。可笨拙的动作、惊慌的表情,无不表明他们就是一群平民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平源的矿工,相应党的号召,参加到革命中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胡子拉渣的大汉自豪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现在我们要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,阻击当面的强大的敌人,为主力集结争取时间。”

    士气可鼓不可泄,秦朗铿锵有力的话语,让矿工们神情一震,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懵懂。

    “同志,你放心指挥吧!就是上刀山、下火海,咱们平源矿工绝不含糊。如果谁敢跑反,我薛大勇拧下他脑袋。”

    那个大汉斩钉截铁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从打小记事以来,秦朗身边不缺乏听话的人。但是他相信自己一旦没有了钱,恐怕那些所谓的“朋友”一个都留不下来。

    而面前这位薛大勇,却让秦朗相信。只要是需要,他将毫不犹豫的去牺牲。面对这样的赤诚的勇士,秦朗觉得脸上只有滚烫。要不黑黝黝的硝烟遮掩住表情,这情景就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大勇,我们需要战壕。让同志们先挖出散兵坑,然后逐渐的连在一起。不要挖得太平直,尽可能的利用山势。”

    对于曾经处于信息大爆炸时代,而且平常也跟风看看军事书籍的人来说,这些都不算事儿。只要熬过初期的惊慌失措,很快就能顺应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阵地上的枪支弹药,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。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巩固防线,以及对矿工们,进行基础军事的训练。

    “你们首先知道的是瞄准、开枪、换弹,老子没有口号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。你们必须尽快的熟悉战场,知道怎么消灭敌人,就像骂特娘的一样顺溜。”

    战场容不得文雅、容不得含情脉脉,谁掌握得多谁活下来的几率就大。教育的方式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“孙瘸子,你就记住三个字,教、练、打”。

    秦朗不介意用暴力手段,只要手下的人能多活一天就行。

    傍晚前,阵地又吃了几发炮弹,但是民军却没有冲锋意思,反而把部队收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大勇,把你手下最勇敢、最可靠的人都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朗望着山下民军的篝火,一阵阵食物的香气飘上山头,搞得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咕怪叫起来。

    三团到现在也没有派一个人上来,更不用说伙食。俯视着乱糟糟的南门镇,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烧着。

    “是,秦同志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笨拙的敬了个礼,刚要离开时,却听到一句冷冰冰的话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敢在前线搞这个,老子打断你的爪子。”

    老兵油子有的是枪法好的人,秦朗可不想被人打成蚂蜂窝,所以这类事件必须要杜绝。

    薛大勇不敢回嘴,低着头跑了,不大一会儿带回来十六个肢体粗壮的大汉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坐以待毙,今天必须下山突击敌人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到这里,扫了一眼众人,目光到处只看到一个个挺起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们,这绝对是条血路,甚至下山的人一个都活不了。同志们,我们需要打破敌人的部署,为主力回援争取时间。今夜的战斗我不强求你们参加,所以给你们几分钟的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听到这些话,不由得急了。当兵吃粮听命令,虽说天经地义。但是大部分人一听到打仗,无不想着怎么做逃兵。

    “这敢死队先发大洋,然后封官许愿才行。秦小牛鼻子,就是道行浅啊!”

    矿工们窃窃私语着,但不大一会儿就目光炯炯的盯着秦朗。

    “我亲自率领行动,如果愿意去的同志,把手举起来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完第一个举起手,然后扭头望着孙瘸子。

    “疯了疯了,白天十二个人干一个加强连,晚上又要带着十来个人下山偷袭。这牛鼻子彻底疯了!疯吧,都疯吧!人死鸟朝天,老子十八年后再她娘的不想打仗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心里嘀咕着,右手却不由自主的抬到头顶。而在这一瞬间十多只手臂也跟着举起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薛大勇,你带五个人负责刘易斯机枪,其中两人负责携带弹药。记住了,冲到敌人阵地就只管往前打,一直把子弹打光。我和五个战士用花机关,射击一切顽抗的敌人。孙瘸子你和其他的人背上手榴弹,尽量扔到人堆里。手榴弹用完,就在周边收集,不要给敌人喘息之机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道这儿,右手握拳狠狠地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首要任务打掉敌人的迫击炮,给营长报仇。准备好了就出发,趁着身上还有力气,尽可能的干掉敌人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只觉得热血沸腾。前几天就摸了摸班长的钢枪,还被那个老兵痞骂了一顿,没想到今天就拿到一挺机枪,只是不知道打完仗会不会被收回去。

    “一定好好表现,首长看咱做得好,机枪决不会收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身上挂了四个弹鼓,但是薛大勇却觉得分量太轻,随手抓了四个又背在身上。别的人大体如此,甚至哪位秦首长,身上挂着的弹夹里外最少三层,那件破军装的口袋也鼓囊囊的,里面也应该塞满了子弹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话,秦朗带头走进浓厚的夜幕里。身上的弹夹不时发出脆响,在夜幕中显得格外突兀,但让他觉得庆幸的是,敌人似乎没有放出哨戒。直到对方阵地前的篝火附近,他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篝火外的黑暗里,秦朗的眼睛被火光映得格外通红。一直担心被伏击的他,看到睡得东倒西歪的民军时,心才放进了肚子里。高举的右手狠狠的向下一挥。

    “刺刺刺!”

    刘易斯机枪古怪的声音,瞬间响成一片,就好像是一群毒蛇再吐着信子。

    刚才还睡的香甜的民军,懵懵懂懂的睁开眼。只觉得一股股滚烫的劲风掠过身体,然后急速的飞向远方,不多时就会传来痛苦的嚎叫声。

    “偷袭!”

    无数的人脑子里闪过这两个字,只是才稍微立起身体,剧痛瞬间就扎进脑海,刚想发出哀嚎时。爆炸产生的气浪,直接把身体推到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花机关就没停止过射击,几秒钟打完一个弹夹,就换另一个。这个动作从生疏到熟悉,也就是三五个弹夹的事。很快火药的温度让枪管成了明红色,那就用身上背着的另一支冲锋枪。

    民军在这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下,立刻溃不成军。跪地求饶的、转身逃命的、挣扎呻吟的,将刚才还静谧的山林,变成了一个修罗场。

    “组织反击,快组织反击。”

    一个民军军官挥舞着手里的手枪,试图组织起抵抗,他已经判断出对方的人员并不多,依仗的就是手里武器。如果现在不溃退,对方的子弹一旦消耗完毕,这次突袭也就算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刺刺刺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对着他就是一梭子,瞬间那个军官如同漏了的水袋,到处射出一股股血流。

    “嗒”的又是一声脆响,薛大勇伸手拔下弹鼓扔掉,随手将身后背着的弹鼓抽出安在枪匣上,很快怪异的枪声又再次响起来。只是这次的“合唱”单薄了许多,回看一眼原来身边的几个战友,已经倒在血泊之中,其中一个还是从小玩到大的堂弟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眼泪瞬间模糊眼睛,但是他没有伸手擦掉,只是任由它在面上随意流淌,流过嘴边只留下苦涩。

    “迫击炮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那超常的视力得到了极大的发挥,他最快速度的扔光手榴弹,而后又在附近不停的搜寻敌人身上的弹药,没想到居然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,一根斜插着的炮管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秦朗一梭子打翻了几个扑上来的民军,就在他换弹夹时,一个装死的敌人猛地跳起来,死死地箍住他的双臂。兴许是生死关头,那名敌军使出了浑身力气,让几番挣扎的秦朗觉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匪首在这里,匪首在这里,被我抓到了。”

    那名敌军感到手里的猎物挣扎越来越弱,兴奋地大吼大叫起来,孙瘸子等人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击,惊得目瞪口呆,一时间竟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砰,砰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刹那,刚才慌不择路的民军士兵,已经回过神来,纷纷举起手里的武器进行反扑。瞬时间,秦朗身边的战友就倒下了三四个人,剩余的也赶紧躲到掩护物后面。

    “打,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看着秦朗渐渐不支,孙瘸子伸手摘下背后的步枪,可是望着瞄准器上,剧烈晃动的两个人,他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秦朗这一刻只觉得心急如焚,一旦进攻被遏制,那就会变成一场攻坚战,处于人数劣势的他们,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消耗。想到这儿,他拼尽最后一点力气,狠狠地用右肘猛击对方的肋下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骨头碎裂的声音,清晰地传到耳中,但是背后的敌人却只深吸了几口凉气,双臂的力气却越发的大了。

    秦朗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,右手无力地垂下去,猛地手指碰到了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收藏已经两位数了,莫松子感谢您们的支持。

    本书……,还在排骨期,熬汤都没有油水。您们的厚爱,让莫松子感到无比的激动。

    只有在今后好好地写书,报答诸位的支持。

    还没收藏的同志,收一收啦!能推荐当然更好,谢谢啦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