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12、必须坚守
    民军军官的脸瞬间涨的血红,没想到面前的毛孩子,竟然如此嚣张,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豁出命破口大骂,但是来时老长官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把弟兄们带回去,哪怕是磕头下跪也得办。老长官也难,弟兄们大多同乡子弟,如果这时候撒手不管,队伍也差不多该散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,但是二十个汽油桶,我们实在没办法凑齐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脸僵硬了一下,但很快又恢复原状。二十年代的华夏,内燃机车的数量还真不多,所以汽油桶当然也就稀少。惯性思想害死人啊,万一写上可口可乐两箱,估计民军军官拼了命也要干掉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多少,我就要多少。”

    民军军官狐疑的看了秦朗一眼,脑海来回翻腾了几次,实在想不起这空汽油桶,除了储存之外的其他功效。

    “十个,最多有十个,而且我能问一下它的用途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了笑,然后指着远处正在忙碌的一个炊事班说道:

    “贵军的人越来越多了,我们也不好赖着不走。可这肚子饿着实在走不快,所以还请你们不要吝啬。”

    民军军官听到这里,暗暗的松了口气。汽油桶改装成火灶,这倒是不奇怪。于是对着秦朗拱了拱手说道:

    “我这就回去准备,希望长官望着华夏人的份上,不要虐待我部士兵。”

    秦朗听了冷冷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军也有不少阵亡的烈士,现今就掩埋在山上。也希望大家同为军人,不要随意去侮辱尸体,否则天涯海角我都要他的狗命。”

    大革命时期的民军,算是华夏一支颇为现代的军队。可惜“清党”等一系列事件之后,这支军队逐渐蜕变成为私军,作风纪律每况愈下,以至于到最后民心丧尽。对于他们,秦朗不惮用最大的恶意去踹度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。”

    民军军官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算起来不久以前,大家还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。怀着打倒军阀,建设华夏的信心,与旧势力做殊死搏斗。谁知道一纸命令下来,一个锅里吃饭的弟兄,竟然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做不了主,这话只希望你能带给贵部的长官。送客!”

    达成这个协议,秦朗觉得身上少了一个包袱。民军的伤员他并没有虐待,可工农军的药品、纱布等等物资匮乏,哪怕最简单的包扎,也不能够保证。虽然已经用煮过的杂布包裹,但是那种效果只能摇头。

    而且南门的粮食不多了。特委会当时的计划是夺取留阳,发动群众以后在趁势攻占恒沙。如今进攻到处受阻,以战养战自然无从谈起。秦朗接收后卫团时,发现手里的储备,只够士兵们吃三天。而伤兵的加入,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“玉波同志,请代我向毛特派员报告。后卫团暂时要坚守南门,一个是为主力转移争取时间,二是尽可能的搜救因伤病掉队的战士。”

    李玉波无奈的点点头,后卫团选择现在撤退,唯一的途径是抛弃伤病员,而这也意味着他们一个都活不下来。因为民军已经开出赏格,工农军士兵的头颅,最低也是两块大洋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情况我会立即向特委报告,一团、二团进展不错,再坚持几天情况也许会有转机。秦团长保重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李玉波远去的背影,秦朗脸上露出苦笑。一团二团的行动已经失败了,这个时候恐怕自身难保,哪还有余力支援他。

    “团长,咱们下一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就在沉思之时,薛大勇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发动你手下的人制造炸药,派人把城里鞭炮店的老板找到,尽可能的收集黑火药。城里的木匠师傅也请几个来,团部还有些钱,你拿去好好的招待他们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被这些命令弄得摸不着头脑,又是炸药又是黑火药的,团长要拿去干啥?不过他也不敢问,命令理解要执行,不理解还得执行。这小子手黑得很,一拳下去半天缓不过劲来。

    土炸药其实挺好办,矿山开山那次不搞个几千斤,配制矿工们几乎都会。黑火药也挺简单,附近的村子就有专门生产的鞭炮的,一个大洋能买几大袋黑火药。至于木匠那也不用外请,矿工不会些木活,那还算矿工?

    “团长是小庙出来的道士,见识还是差了些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晃悠着脑袋,一脸不屑的暗道。

    无非是造几门松树炮,那个玩意也就外形唬人。射程近、杀伤力低不说,还特别容易炸膛。不过现在工农军缺乏重武器,也就死马当作活马医。但土炸药用来干啥,难不成塞在里头,做成大号炸弹?

    医院那边已经乱成一锅粥,民军的伤兵哭的喊的,还有跪地求饶的,符云青刚刚拉起来一个,另一个又跪下去了,那情景看上去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秦朗二话不说,朝天开了几枪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的样子,还像不像一个军人?都把东西收拾好了,一会儿全部滚蛋,老子这里没地方手里你们这群废物。”

    跟丘八讲理,傻子都不干。这群杀胚相信的只有拳头,不听话的,几皮带上去,准保比骡子还要老实了。

    “长官,您不是要毙咱们?”

    一个年岁大些的士兵,颤巍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条老命,还他娘的没有一颗子弹值钱。枪毙,想让老子亏本么?”

    秦朗说道这儿,轻蔑的指着几个伤兵。

    “都自己瞅瞅,一身军服都补丁摞补丁,比街边要饭的还不如,工农军又不是开善堂的,管吃管住还管埋!等一下统统滚蛋,但是回去也别忘本,跟弟兄们说道说道。咱们工农军不虐待俘虏,也不搜刮你们的财物,更不会砍了你们的脑袋领赏。”

    民军伤兵听到这里,不由得都松了口气,只要保住小命就好。

    “工农军长官仁义啊!”

    秦朗听了一脸严肃的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老子都这么仁义了,你们也他娘的仁义一点。山上埋着老子不少弟兄,不求你们烧个香火,只要不去侮辱遗体,秦某就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民军伤兵赶紧摆手说道: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

    秦朗对着伤兵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都是扛枪打仗的,客套话就免了。有仇,秦某不敢不报。有恩,秦某也不会忘记。弟兄们吃点东西垫垫肚子,就当秦某给诸位送行。回去了好好养伤,觉得不服的,咱们战场比划,千万不要拿百姓出气。”

    溃军败师最拿手的就是残害百姓,如果身上还有伤,那就只能用“凶残”两个字。秦朗觉得有必要警告一下,否则南门等地的百姓恐怕没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

    望着那些人的敷衍的神情,秦朗冷哼了一声。消灭蛆虫最好的方式,就是撒上杀虫药。只要死上一群,其他蠢蠢欲动的家伙才会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交换并没有太多的波折,可能对面的民军也不想搞出事来。但一封涂抹的斑斑点点的信,却让秦朗哭笑不得,这是不是看多了《三国演义》,也想唱一出离间计。二话没说就把信撕了,还痛骂送信的军官一顿。这种事粘不得,最好掐灭在萌芽状态,而且还要第一时间上报。

    十个汽油桶已经运到一个小院,量好尺寸后,会木活的矿工立刻忙活开了。而刚刚完成购买黑火药的薛大勇,再次接到一个任务。

    “组建工兵连?团长,工兵修桥铺路,干的是牛马活,这个恐怕没人……!”

    薛大勇的话没说完,屁股上早就挨了一皮带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牛马活?排雷布雷、喷火爆破,还有马上要用的新式武器,都是工兵连的适用范围,再给老子胡咧咧,关你禁闭!”

    秦朗没好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薛大勇现在的职务是营长,但这小子就没有营长的觉悟。手底下近三百号人,却什么都一肩挑,每天累得歪眉塌眼,说不出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团长别打了,一会儿就给您结果。”

    秦朗恨铁不成钢的又抽了两皮带,才心安理得的放了手。不久的将来工农军就会被太祖改编,打人这些现象都是被禁止的。到时候被骂做军阀作风,可就不好意思见人了。趁现在能打就赶紧打,否则追悔莫及啊!

    “全团挑选一百二十人,要政治可靠,对党忠诚。而且还要有一定的文化,军事上……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赶紧抱着脑袋跑了。秦团长这不是找工兵,这是挖各营的心肝。全团三个营,一营暂时由团长指挥,抽调谁都不会有意见。二营当然会有所保留,可一个排还是要拼凑出来的。但三营的孙瘸子就不是个东西,不费一番口舌那家伙舍得分肥?

    “二营长,是来选拔工兵的吧?团长器重你啊!”

    孙瘸子的话透着一股酸味,还好今天不吃饺子,否则倒是能省醋下来。

    “三营长取笑了不是,团长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?三句话不对,拳头就来了。瞅瞅这里,刚被抽青的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接过对方递来的卷烟,抽了两口忿忿不平的说道。

    孙瘸子的脸抽了几下,一下子掐灭了烟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小子还有时间东游西逛?我都准备好了,整整一个排,全都是响当当的铜豌豆,赶紧带走吧!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新人求收藏,求推荐啦!

    看书的老少爷们、淑女名媛,点一点收藏。

    劲也不废,不用回家开家庭会。

    莫松子虽然不会跪,

    安心写文不用催。

    求票,求收藏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