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13、没良心
    孙瘸子的举动,大出薛大勇的意料,一下子被弄得猝不及防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带着人走,老子还有事做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郁闷的用双手搅着头发,他是反应慢一些,但人并不傻。孙瘸子的态度,已经让他知道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孙营长,再给根烟抽抽,心他娘的要碎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个排可以说是宝贝,本来想着培养一下,成为二营的骨干力量,可是现在全打了水漂。

    工兵连的成立十分仓促,人员却立刻被带到羊牯垴集结。连续的夜袭之后,民军根本不敢挨着工农军扎营,战场自然就安静下来。甚至下午持续不断地闷响,都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孙瘸子舒舒服服的躺着,身边还放了罐凉茶。可就在似睡非睡的时候,却有人报告说敌营乱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王八羔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十里外那座敌营,果然乱哄哄的,要是这时候来上几炮,一个突击保证把它拿下来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准备战斗,准备战斗。传令兵,下去报告团长,巅军来了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乱哄哄的,是又开来一支军队。虽然穿着同样的灰色军服,但是巅军的作风却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巅南省山高林密,恶劣的环境使得居民彪悍坚韧,进入军队之后更是勇于冲杀。护法运动以来,巅人出力甚大,势力范围急剧扩张,如今的赣西省也在他们控制之下。虽然多年的征战,所部巅人损失不小,不得不大量补充其他地方的兵员。可即便如此,巅军各部依旧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最少一个团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皱紧了眉头。赣西省有巅军两个军,其中第3军是经历过血战的劲旅。护国、北伐都是立下大功的军队。而第9军是新编的,可能战斗力稍差,但是他们的人数众多,还有迫击炮的支援。

    “才来就修工事,看来战斗力不错嘛!”

    不知道何时,秦朗已经来到身边,拿着一个望远镜观察着山下的敌军。

    “团长你怎么上来了?”

    孙瘸子吓了一跳,这位秦祖宗已经在上头挂了号,就算是伤了皮肉,自己几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。

    “大阵仗,两个营前出修筑阵地,左右互为犄角,主力营靠后支援,还有些章法。可惜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团长,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孙瘸子十分应景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开地图啊!”

    都是没玩过游戏的货,地图上的迷雾不打开,你知道对方怎么部署的?到时候不被打的一头包才怪。

    “开地图?”

    地图无非就看个地形,还要怎么个开法?孙瘸子知道团长经常搭错线,所以也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以后接敌的时候,一定要组织火力侦察,判定对方的火力配制,再制定你的作战方针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道这里放下望远镜,轻蔑的指了指山下的军队。

    “新兵太多,就这样的也敢放出来,真是欺负咱们没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团长,您这是要……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脑子里只有两个字“完了”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秦祖宗又要准备干票大的,而且还是最拿手的夜战,但是他也不瞅瞅,对面什么火力配制,光是重机枪就有六挺,这样密集的火力,多少人上去也没用啊。

    “夜袭。”

    秦朗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谁不想刚正面。炮火之后,头上飞机掩护,身边坦克冲锋。谁敢负隅顽抗,就让他知道什么叫丧心病狂的炸X。

    “团长,咱胆子小您就别玩这么大。夜袭可以搞,我和薛愣子打冲锋,您在后面指挥就好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跳崖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后卫团满打满算不到一千人,这是把能扛枪的全算进去了。夜袭需要的是体力,首先就得把还在打摆子的人去掉,然后是“雀蒙眼”的那一部分。算算也就剩两百来号人,就这还得剔除那些新兵。

    秦朗没有理会孙瘸子,脑子里已经开始计算进攻的路线。

    有人说战争就是数学,这话也许没错。从哪个位置突击,前进一百米损失多少人,消耗多少弹药,都要做一个预判。这个玩即时战略的时候学来的经验,只不过现实没有游戏大方,坦克大炮都没有,只能用人命去填。

    看着秦朗一言不发的走下山岗,孙瘸子能做的就是使劲跺脚,然后召集精兵强将。

    “日子没法过了,巅军这是要把咱们吞掉,秦祖宗又要亲自上阵。出了什么幺蛾子,老子反正也是个死,告诉炊事班做顿好的,就当他娘的断头饭。”

    当太阳又一次落下山岗时,秦朗打着哈欠走出团部大门,外面两百多条汉子,已经直挺挺的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都吃饱了吧!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问了一句,只是不等别的人回答,他又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今天的进攻是要死很多人的,老子不想把死亡说得那么高尚。不管你们合不合格,如果不想行动的,都可以离开。”

    敢死队员除了把头仰得更高之外,没有一个人离开队伍。

    “把名字都写在名册上,家里有什么人要照顾的必须记下来。老子如果能活下来,就一定会找到他们,照顾他们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却陡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团长,今天咱们去死,就是为了家里人以后不用死。只有把这个吃人世道彻底毁掉,才有安分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“姓名!”

    秦朗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营三连连长耿振功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秦朗恍惚有些印象。应该是昨天才出院的病号,原来旧军警卫团的一个班长。因为后卫团缺乏基层干部,才提拔他当了连长。

    “很好,多余的话等胜利后再说。出发!”

    夜幕下的山林,显得静悄悄的。几个民军的士兵,靠在树干上打着瞌睡。白天赶了一天的路,好容易才休息下来,又被狗娘养的军官拖到野外喂蚊子,这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,可是眼皮子却怎么也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恍惚间,只觉得脖颈处一凉,然后就是一阵滚烫,惊恐的睁开眼睛时,只觉得身体的力量,已经随着喉咙喷洒的血液消失殆尽了。

    “安全。”

    两名突击员举起右手轻轻地摇了几下,又蹑手蹑脚的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对面也是打老了战的人,居然在傍晚时分,往前派了一个班做尖兵。好死不死的,这个班竟然摸到夜袭最关键的地方扎营。

    “团长,都干掉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薛大勇满头大汗的样子,秦朗只觉得一阵侥幸。

    “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民军一个白天没有动作,为了不打草惊蛇,他也没有任何的举动。谁知道对方的军官竟然玩了这么一手,如果派来的是一个连,整个夜袭就只能取消。而明天民军的工事逐步增强,袭击就越发不好打了。

    “工兵连,上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命令,百多个人扛着各种器械,出现在他们身后。不大一会儿,这片树林就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秦祖宗这是要演哪一出?”

    孙瘸子望着那些半掩埋在地下的汽油桶发愣,实在想不出这些东西有什么用,难道真的施展法术?

    突击队已经离敌人的营地不远,几个巨大的火堆,把周围照得雪亮,想要悄悄潜伏过去,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孙瘸子的心火烧火燎的,预定行动的时间还有一分钟,可是秦朗却没有任何的举动,反而找了个树桩闭着眼睛打盹,好像耳朵里还塞了东西。

    “棉花?”

    这玩意每人都下发了一团,还以为是拿了包扎伤口,可是谁也没想到团长居然拿来堵耳朵。

    “坟头上睡觉,显得你胆大是吧!”

    孙瘸子的念头还没消散,就听到身后传来几声沉闷的爆炸。看到几个突击队员浑身发颤,他压低嗓门吼道:

    “都他娘别动,不然老子马上执行战场纪律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话可能谁都听不见,只见十个黑色的东西缓慢的划过天空,瞬间民军营地就变得无比的闪亮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。”

    爆炸之后,强劲的气浪扭曲着周围的一切。无数的砂石树木飞行在空气中,一层层的穿透试图阻挡它们的物体。

    “趴下,都他娘的趴下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赶紧往耳朵塞了棉花,压低身子就发出歇斯底里喊叫。突击队所有的人立刻用一种奇怪的姿势趴着,这是遵照秦郎的命令,双手必须垫在身下。

    一波爆炸刚刚平息,后面的又传来密集的闷响声。紧接着炫目的闪光又一次照亮夜空,爆点正在的往前延伸。借着亮光扫了几眼,孙瘸子看到的只有一片坑洼,就在他愣神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嘀嘀嘀。”

    工兵连方向传来急促的哨声。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秦朗掏出耳朵里的棉团,大声的吼叫道。

    随着手臂的挥落,突击队员大声吼叫着发起了冲锋。可是脚下的一切都变了样子,大大小小的树木石块横亘在路上,不小心就会被绊倒。骤然降低的速度,让秦朗的心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第一波攻击打近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让人忐忑的枪声,却迟迟没有响起,那怕突击队攻入阵地核心,也没有任何的抵抗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一堆尸体,孙瘸子拿着一根烟,颤巍巍的点燃了,还没塞到嘴里,就被一只手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他们都是被震死的。”

    秦朗深深地吸了一口烟,好半天才吐出浓密的烟雾,然后把烟递了回去。

    孙瘸子赶紧接过,只是一把就掐灭了,他吞了口口水问道:

    “团长,这是什么武器?”

    “没良心炮!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点一点收藏啦!点一点推荐啦!

    不要怕,莫松子脸皮厚。

    收藏、推荐。

    像没良心炮一样轰击吧!

    莫松子撑得住,撑得住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