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14、飞雷的威力
    没工夫跟这种没见识的家伙瞎磨。一个土的掉渣的“飞雷炮”,就让他瞠目结舌。要是知道以后还有好东西,孙瘸子还不激动的口吐白沫!

    “突击队掩护工兵连继续前进,三营二连、三连清扫阵地上的残敌,没参加过战斗的新兵负责搬运尸体、打扫战场。”

    面前的这个营只是被打个措手不及,别的两个营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。虽然在电影里看过飞雷炮出场,但那毕竟是影视作品,真正的威力根本不能得到体现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土炸药,威力也不可小觑啊!”

    地上的坑直径都在五六米左右,应该是工兵连的小兔崽子,擅自增加了药包分量。虽然威力超出很多,但是也变得极为危险,只要有一个偏离了轨迹,就会给进攻部队带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皮子痒痒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爆炸自然引起民军的注意,而之后死一般的沉寂,让民军团长心里发毛。之前也不是没有上过战场,但这样诡异的事还属首次。

    “让下面的都给老子支楞起耳朵,看到什么不管,先开枪招呼。”

    二营已经完了,虽然这时有枪声传来,但稀稀拉拉的,应该是乱匪在追剿残余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乱匪用的是什么妖术?或者他们有大炮!”

    大炮?开什么玩笑,民军中装备最好的第一军都没有几门,这些闹暴动的去哪里弄?就算北方的罗刹给的,也不可能拉到这穷乡僻壤。

    “团长,三营那边接敌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团里的一个参谋冲进屋子大声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让二连、三……。不,不准增援,战斗准备,到天亮再说。”

    团长说完把参谋推出屋子,看看四下没人,拿出了一个小包袱,里面赫然是几件百姓的衣服,还有十来根金条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“快把脑勺摁住,这王八蛋什么时候上来的?”

    秦朗暴跳如雷。脑勺跟在突击队的后头,他并不知道。刚才工兵连正在进行火力准备,这家伙提着一把菜刀就要往上冲,用了七八个人才勉强把他制住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一连串剧烈的爆炸,又疯狂的搅动着空气。压制着脑勺的几个人,同时像被什么拍了一下似的,全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冲啊、杀啊!”

    脑勺只觉得身上猛然一轻,再一次提起菜刀冲进火海。

    “停下,停下。不要开炮,不要开炮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歇斯底里的吼叫着,他想追上去拉回脑勺,却被身边的战士死死抱住。

    “团长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秦朗身边一个士兵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着炮击停止,突击接敌。”

    声音冷冰冰的,没有一点感情色彩。只是孙瘸子听进耳朵,就觉得都要气爆了。他一下跳起来,用沙哑的声音吼道:

    “秦朗,你他娘的就是一条狼,还是头黑心狼。没看到脑勺冲进去了,你他娘的,还要硬着心肝开炮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身边两百多号弟兄,把那个傻子救出来,一句话就行,但你他娘的要搭进去多少人命?”

    秦朗随手指了指敌方阵地,各式轻重武器的射击,已经编制成密集的火网,选择这个时候突击,恐怕一百米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孙瘸子怔了一怔,然后抱着脑袋,低声的抽泣道:

    “脑勺、脑勺。团长,我求你不要开炮了。”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敌方阵地又一次被火光覆盖,刚才还密集的火网,瞬间都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秦朗没有理会孙瘸子,只是传了个命令下去。

    “让工兵连把射击时间往后压两分钟。”

    谁不想在战场上留条命?连续几轮的轰击,已经让人算出炮击频率。就在爆炸前几秒,敌方的阵地已然停止射击。硝烟散去之后,那一道火网又一次出现,虽然稀疏了不少,但依然不是血肉之躯可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“挺精明!”

    果然到了时间,对方的阵地又是一阵死寂。

    “往前五十步,快!”

    秦朗大声的吼叫着,看孙瘸子还在那里喃喃自语,上去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有完没完,赶紧给老子上。”

    第九军的士兵蜷缩在战壕里,祈祷着炮弹不要落在脑袋头上。可是等了半响,恐怖的爆炸声却没有响起。可就在这时,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:

    “乱匪冲锋了,都他娘的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各种武器射击的声音,瞬间打破了宁静,但很快一切又都停下来,因为刚才急速冲击的身影,又一次的消失在视野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无数人的脑子里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问题,但这一切很快就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脚下的大地在剧烈的震颤,甚至让人无法站立。士兵们能做的就是把脑袋紧紧的抱住,自从发现有人被震死之后,已经没有谁敢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花机关的声音却不合时宜的响起,还在懵懂状态的士兵,接二连三的被扫倒在战壕里。

    “乱匪杀上来了,快逃啊!”

    一个民军士兵大喊大叫着,跳出战壕飞快的向后奔去,但很快被人一枪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都他娘的站住,谁要敢作逃兵,老子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民军军官们大声的吼叫着,手里的手枪对着那些逃跑的士兵,射出一粒粒的子弹,很快濒临崩溃的阵线再次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上刺刀,等他们靠近了就冲出去!”

    只要拉开距离,恐怖的炮击就会落在脑袋上。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,只要再来一轮轰击就全部完蛋了。唯一的方法就是纠缠在一起,让敌人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正当他们盘算着近战时,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呼啸着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更为密集的爆炸声在身边炸响。

    “当官的被炸死了,弟兄们逃啊!”

    刚刚恢复的那点士气,终于被手榴弹的爆炸压垮。有几个士兵甚至给了身边军官一刀,随即扔下武器发疯似的往后逃掉。见大势已去的军官,也加入溃逃的队伍中。原本只是边角的溃逃,带来了大雪崩一样的后果。阵地上的民军,争先恐后的加入到这个队伍里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突击队紧紧地追赶着这些溃兵,因为他们逃跑的方向,正是最后一个进攻目标,敌人团部所在地。

    当第一缕阳光洒在地上的时候,满头大汗的秦朗疲惫的坐在地上,身边的那些战士依旧精神亢奋,可大口大口的呼吸,却显示着他们的困乏。

    “等一营、三营的部队上来,炮火准备之后,开始总攻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后世的华夏军队,发了疯似的玩火力至上。多少弟兄就是死在没有火力支援上,只要有几门炮,哪怕是掷弹筒这样的玩意,伤亡就能减少许多。

    “团长,突击队牺牲十五人,重伤三十九人,轻伤八十人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的报告证实了秦朗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可惜飞雷炮射程短,而且布置需要太多的时间,开火间隙也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秦大魔王的抱怨,薛大勇很想揪着他的领口痛骂,但最后只是小声的嘀咕道:

    “过福了。”

    家里的老人过年的时候吃点肉,嘴里都会念叨这三个字。现在工农军有枪有炮,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。

    “牺牲的战友都要掩埋好,位置、姓名必须登记清楚。受伤的士兵立刻组织抢救,就是伤残了也必须带走。让符云青发动乡亲们制造担架,一架给十个铜板。通知炊事班的送饭,我迷糊一会儿,一个小时后叫醒我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“才闭眼睛就打呼噜,你的心还真大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说一枪被打死的人,是有福分的人。但是能够踏踏实实睡着的,那才是洪福齐天。老实说这话的后半句,薛大勇根本不相信,不过参加了几天的战斗之后,才有了深深地感悟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无所谓,闭上眼睛就睡,见多了死人却不敢睡了,就怕稀里糊涂的让子弹钻个眼子。现在的他,睡觉都要摸着枪,才觉得踏实。

    一个个人不知不觉得围上来,只是看着睡觉的秦朗,又老老实实的闭上嘴,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秦朗睁开眼时被吓了一跳,一群人定定的看着自己,这诡异的气氛很像是XX馆那种告别仪式,有种说不出的晦气。看来晚上回去,得用柏树枝驱赶一下。

    “团长,三营已经完成两个阵地的占领,这是缴获清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营长呢?”

    “还在寻找脑勺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朗一阵沉默,把清单递回去。

    “药品交给符云青,并转告一下我的任命,现在起他就是后卫团后勤部长。以后缴获、领取枪支弹药都交给他处理。”

    聪明人都是给别人加担子,只有傻子才会不停地去抢担子。

    “耿振功,你刚刚的话很有水平,暂时代理一营长。用最短的时间,把下面的三个连的架子搭起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烫手的洋芋都扔出去了,浑身轻松的秦朗,觉得今天的天空又湛蓝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团长……。”

    一个畏畏缩缩的声音,却不合时宜的传进耳朵里。扫眼一看,也不知道谁竟然端了个“水缸”过来。

    “败家的玩意,老子攒点家当容易么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汽油桶,只是看着那圆鼓鼓的“肚子”,秦朗一下子跳起来,手里的皮带带着风声就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莫松子说话,您肯定不高兴。

    莫松子不说话,自己不高兴。

    两害相权取其轻,莫松子决定说话算了。

    刚出炉的小说随便看,不花钱了哇!

    求收藏、求推荐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