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15、攻坚
    工兵连长张河根本不敢躲闪,几皮带过后只觉得,臀部火辣辣的一片。

    “三番五次跟你说,不要擅自更改药包重量,不要随意增加黑火药的数量。一个个耳朵里面塞了驴毛了?这汽油桶加上火药就是个大炮仗,你们还想不想留个全尸?”

    秦朗说完又是一皮带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不能姑息,“下不为例”的后果就是“以此为例”,他还不想因为操作失误,飞雷落在自己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团长,请你处分。”

    张河也是一阵后怕,二排长擅自把雷包增加到三十斤,黑火药加了一倍,还压得死死的,差点就炸膛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责任但不是主要责任,犯错误的带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工兵连二排长郭兵到。”

    一个壮汉站了出来大声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滚回去写检查,战斗结束禁闭十五天,现在起撤销排长职务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到这里,指了指张河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连长怎么干的?手底下的人都管不住,不行立马滚蛋。回去写检查,同时整顿纪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河涨红了脸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。”

    秦朗不耐烦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果然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自己越来越像粗坯了。

    深秋的日子越来越短,刚才还在半空的太阳,现在已经快挨着地平线了。炫目的阳光,照得营地都带着不祥的血红色。

    民军团长躲在隐蔽所里观察着,残兵逃回来不少,算算还有两个营的人马,可是这帮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一听到什么响动,就会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,虽然已经宰了几个匡正军法,但昨晚上的所见所闻,实在让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乱匪真有火炮?”

    征战多年的他,也算见多识广的人,从没见过什么样的大炮,会是这样的爆炸效果。

    强烈的阳光穿透了望远镜,民兵团长不由得眯起了眼睛,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,对方的阵地上冒出了七八个黑色的烟圈。紧接着几个黑点缓慢的划过天际,落到自己的阵地上,其中一个还骨碌碌的滚动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这是个被麻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,有车轮那么大。一个胆子大的士兵,伸脚就把它踢翻,还示威似的站上面跳了几下。

    民兵团长松了口气,正想命令拆开看看是什么的时候.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剧烈的爆炸,好似无数的雷火轰击在自己周围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民兵团长,觉得好像腾云驾雾般的飞出去,他想喊可是一张嘴,只觉得嘴里多了一块块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跑……,炮。”

    含糊不清的说了几个字后,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

    阵地上全乱了,昨天逃过一次的士兵,都拿眼睛盯着那些军官。而军官们也鸟枪换炮,提着一支支“芝加哥打字机”,随时应对突发事件。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”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吞咽着口水,仿佛是化身为一个个择人而噬的怪兽,只要有半点响动就会扑上去撕咬。

    “诸位、诸位,都是一个锅里搅马勺的,自相残杀便宜的是对面的乱匪,大家都退一步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兵赶紧站出来和稀泥。天上还落着炸弹,地上自己人也干起来,这算什么事?

    “势头不对,长官们也把枪口抬一抬,不然都没有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乱匪的炮那么狠,咱们这一百来斤扛不住啊!”

    见军官们没有出言反驳,老兵油子立刻蜂拥而起,要不是天上又来了一波炸弹,恐怕这里要成菜市场。

    “蹲下,不想死的都他娘的蹲下。”

    “傻帽,趴下会被震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炮那个没**的想出来的,不被炸死也要被震死,还有没有点良心。”

    天上飞行的黑点,缓慢得似乎可以用手抓住。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死死的定住,一旦发现自己在落点附近,民军士兵就发出各种嚎叫,然后抱着脑袋逃跑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一些慌不择路人,纷纷跳出战壕,立刻就被重机枪扫倒一大片。惊恐民军这才发现,炮击的同时工农军已经冲到阵地上。

    “娘的,他们怎么冲到这了!反击,快组织反击。”

    民军的军官大声的喊叫着,刚才还相互对峙的一群人,又趴在一起胡乱的放起枪来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“都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一营的士兵憋着股劲儿,几天都是二营三营的做主力,今天说什么也轮到。何况团长就在身边,打得不好还不被笑死。

    代营长耿振功也卯足了劲。既然团长给面子,那么自己就更要争气,否则自己没面子小事,传扬出去团长还做不做人。识人不明,在军中可是大忌,戴上这顶帽子,就别想再脱掉。

    “再一次炮击就发起总攻,突击队冲锋不要停,前面的倒下后面的拿起冲锋枪上,一定要保持火力持续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秦团长再三交代的原则,还有什么三三制、散兵线,但是培训的时间太短,耿振功根本就没记住多少。

    “人尽量散开一些,别老想着扎堆,各班组长要发挥带头作用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告诫别人,还是告诫自己。耿振功滔滔不绝的说着,直到敌人的阵地上,再一次发生剧烈的爆炸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张,耿营长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。他也知道这时候上阵地,一定会给指挥员带来压力。但这是没办法,就凭几个小时的培训,他可不敢相信这些大多只有小学文化,而且刚刚提拔上来的干部,能娴熟的掌握步炮协同等等战术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耿振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秦朗点点头。掏出一个怀表看了看,两轮炮击后就是突击时间,算算还有大约十分钟。

    “步子是不是真的迈大了一点?”

    连续几次突击都是采取夜袭,这一次大胆的采用白天进攻的模式,让团里的人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花机关、手榴弹、飞雷炮。这三件宝就能打得那些货满地找牙,只要晚上找一个豁口,我就能把他们都干掉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头一个就反对,他那可怜的肋巴骨,被拍的“砰砰”作响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裂纹。

    夜袭确实是一种好的作战方式,但目前的手里的人,完全靠的是勇敢,谈不上什么战术配合,甚至打了胜仗,也无法进行有效的追击。也就是面前的“豆腐军”,如果遇到难缠的对手,比如日后的泥盆的蝗军,工农军恐怕还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再者能去突击队的,都是个顶个的好汉。也是后卫团的精髓所在。损失任何一个人,秦朗都觉得心在抽痛。如果一下子损失过多,后卫团也就算垮了。

    综合以上两条,都迫使他放弃夜袭,而是采用传统的进攻战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后方的飞雷炮才喷吐出黑色的烟圈,嘹亮的冲锋号声瞬间传遍整个战场。

    无数条身影冲出了战壕。没有往日震天的喊杀声,因为秦团长命令,“进攻时必须保持沉默”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民军的士兵再次看到了恐怖的黑烟圈,不过他们已经不那么惊慌了,大大咧咧的往天上扫一眼,就不慌不忙的沿着战壕离开了弹着点。

    “冲锋了,乱匪冲锋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军官发出嘶哑的吼叫声。刚才好像听到几声喇叭响,他就奇怪的探出脑袋看了一眼,没想到眼前出现了一溜人影。

    “这些乱匪真不要命了,开着炮就敢打冲锋。”

    老兵们骂骂咧咧的趴在地上,同时拉开枪栓,把一粒粒子弹顶上膛。

    枪口前的乱匪今天有些不对劲,他们的冲锋的队形居然松松垮垮,没有半点气势。难道也是被长官逼的?

    “可怜哟,瞅瞅这阵势,没吃饭的吧!”

    “喊个杀啊、冲啊的哥们也叫个好,这闷头驴一样的,打着都不落忍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倒霉催的,咱们不冲有督战队,对面的难道也有?”

    老兵们说什么的都有,目光里除了不屑,还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阵地上两挺马克沁先后开了火,只是老兵们的下巴差点落在地上,以往人都像割麦子似的,一片一片的倒在地上,今天怎么就只打中几个,而别的人已经全都趴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迫击炮准备!”

    那个被俘虏的民军炮兵,经过几天的教育,还是决定参加工农军了。因为孙瘸子叫过他“丧门星”,所以真正的大名许彪,就没人再喊。

    昨天的夜袭又缴获两门60毫米迫击炮,算起来现在后卫团已经有三门炮,可惜就是炮弹不富裕,不然让炮连的也熟熟手。

    “迫击炮准备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目标敌人机枪阵地,一发射击。”

    家穷户小,可不敢随意挥霍。

    丧门星原本是个木匠,因为给洋先生做过事,学了些数学上的东西。后来犯了点“花事”,才逃到军队吃上饭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连长的位子他心里真没底,要不是秦团长说打偏了不追究责任,恐怕都不敢点头。而秦大魔王最近把炮连的人折腾惨了,人歇炮不歇,拼了命的练习瞄准等等基础要领,行不行就看今天的了。

    “瞄准阵地左侧机枪。”

    很快各排的排长把射击诸元都报上,丧门星确认一遍后,把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开火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收藏是一件很严肃的事,

    一种情怀,也是一种关怀。

    莫松子渴求收藏,渴求推荐。

    向收藏、推荐的朋友,说一声辛苦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