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17、冷枪
    秦朗笑笑没有接话,手肘碰了碰脑勺。

    “不傻了?”

    “傻够了,被炮弹震一下,人也回来了。团长,那个突击队是我的。薛大勇就是个棒槌,他那样子练出来的只能是棒槌。”

    脑勺揉着身上的伤痕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他娘的还坐着干什么?赶紧给老子滚到突击队去,人尽管去挑,保持一个连的兵力,谁藏着掖着皮带伺候。”

    秦朗嘿嘿的笑了起来。没有个侦察连开地图,以后这仗还怎么打?

    “孙瘸子,你把猎户的东西传一下。安顿好了十天禁闭、写检查,那顿皮带是我打的,这些是纪律处分。”

    “团长,你不能吃干抹净不给点好处啊!”

    孙瘸子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都提拔你当营长了,还不知足?”

    秦朗说完拉了几下皮带,“啪啪”的脆响声,吓得孙瘸子到嘴的话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脑勺,我知道你的本事,两个小时后出发,沿着三团撤退的路线侦察。孙瘸子你配合行动,抢占所有的关隘。”

    “团长,能不能换薛愣子?您看我这腿也走不快……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看着大魔王的脸色越来越黑,赶紧拉着脑勺逃也似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二个的都是懒货!”

    团部早没人了,就算薛大勇那个愣子也学会看风头啦。这人就没有一个傻子,不过后面得有个拿皮带的,否则有的家伙必然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“人都死光了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人又稀里哗啦的跑出来,一个比一个还忙,仿佛刚才都遇到不得不处理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符部长,你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撤退的时间定在黎明时分,最牵挂的还是医院方面。抬伤员的工作目前只能由新兵去做,可那些没有经过训练的人,用着确实不放心。

    接连的几场胜仗,引得四乡八里的贫民子弟踊跃投军。虽然这将大大增强了工农军的实力,却也带来更多的问题。秦朗的想法是成立新兵营,抽调一些伤残老兵作为军士,对他们进行严格的训练。只是时间过于仓促,还没来得及实施。

    “昨天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了预案,辎重队随时可以行动,医院的伤员也做了妥善安排,目前运输不缺人手。”

    符云青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    医官在军队里地位不高,这和长官不重视有极大的关系。反正有的是人,伤兵死了就死了。只有这后卫团大不相同,秦团长经常来视察医院,提出的要求一个比一个严格。这让符云青觉得头痛的同时,又觉得充满了干劲。

    “那就下去准备吧!”

    没有了后顾之忧,当然要看看能不能捞些好处。襄军谈好了条件,巅军当然也能谈,只不过方式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“薛大勇,让你准备的地雷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所谓的地雷,不过是包裹着手榴弹的大号炸药包,埋在地里把导火索拴在老鼠夹子上。矿工的炸药威力还行,就是杂质太多,一旦受潮了炸都炸不响。

    “做了十多个,都已经埋在路上,团长,这地雷真的有用?”

    薛大勇将信将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迟滞巅军的行动,是秦朗的既定目标,否则撤退的时候,他们靠上来就不是血战那么简单。恐怕谈好条件的襄军也要插一脚,那么等着后卫团的只有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质疑,秦朗才懒得回答。这种棒槌只有看到地雷的威力才会相信,否则他会一遍又一遍的问个没完。

    “团长,敌人靠上来了。老兵说是二十七师的两个团。”

    听了传令兵的报告,秦朗的眉头再一次收紧。没想到巅军的速度这么快,不愧在民国初年被称为精锐。

    “二十七师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目前情报并不完全,敌人的资料几乎空白。就在面面相觑时,符云青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二十七师是老队伍了,护国以来就一直在战场上厮杀,是驻外巅军战斗力最强的几支部队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还不是照打,昨天干掉他们一个团,今天打两个团也没问题。团长,你就把主攻的任务交给我们二营办吧!”

    薛大勇又开始摧残他的肋巴骨,也不知道这算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“一营接管三营的防区,符部长协助二营接收物资。后勤部根据三营的指导撤离,坛坛罐罐都不要了,优先保证伤员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,团长,您不能让我……,等等。”

    对于粗坯最好的处罚,就是让他去搞文字工作。薛大勇这样的货,不多历练的话当个排长都够呛。

    没空跟他磨舌头,秦朗拔脚就来到羊牯垴,一营已经接手阵地。士兵在耿振功的指挥下,加固着山脚下的工事。

    “团长,你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耿振功扔下手里的铁锹,引着秦朗来到营指挥所,一张简陋的地图铺在桌上,上面标着很多符号。

    “行啊,地图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眼前一亮。虽然面前的地图很简陋,但是南门附近的态势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瞎捉摸的。”

    耿振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朗却没有回答,只是怔怔的看着地图,手指一点一点的缓慢移动,最后在一个地方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巅军必须停在这里,否则襄军根本不可能进南门。”

    一桌菜偏偏来了两桌客人,不想让他们反客为主,那就只能让他们抢。南门这块骨头,襄军、巅军都想要,那就丢给他们好了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远远传来,让秦朗也诧异的抬起头,只见远处一朵土黄色的蘑菇云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“这些王八蛋,又擅自增加药包了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民军尖兵连连长欲哭无泪,满地支离破碎的肢体,也不知道能凑几个弟兄出来。

    “连长,旅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士兵大声的吼叫着。可是尖兵连长却没有反应,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被震傻了?”

    旅长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爆炸了,也不知道乱匪怎么做的。爆炸一次比一次大,前前后后已经折进去七八十个弟兄。士兵们都在交头接耳,从他们脸上的惊恐,就知道军心士气大受打击。

    “毕竟不是老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旅长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驻外巅军连连征战,打的几乎都是硬骨头。一起出征的弟兄,现在连三分之一都没有,只能拿当地的士兵充数。昨天先头团的崩溃,就是本地士兵率先逃走引起的。可就是这样也没逃过乱匪的追击,一个团除了十来个人外,全都被抓了俘虏。

    “旅座,这里太危险……。”

    随行的副官看着满地的尸骸,只觉得一阵恶心。他是旅长三姨太的弟弟,才从家里出来不久。当兵不过是镀镀金,稍后就去省政府任个肥差。

    旅长铁青着脸,对副官的话充耳不闻,他也知道这儿危险,但不露这个面部队怕要出逃兵了。小舅子的劝阻是一个好机会,训斥他几句,左右的配合一下就能返回旅部,这也算对下头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只是他还没来及开口,脸上却溅了好些东西,滚烫、还带着浓郁的腥味。

    “血”。

    他也是个老行伍,熟悉的味道才传到鼻翼,整个人已经卧倒在地。右脚猛一用力人已经到了隐蔽物后面。

    “咕噜、咕噜。”

    小舅子中枪的位置是后脖颈,这伤神仙都难救。

    旅长只觉得心乱如麻,如果不是被小舅子挡着,恐怕中枪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撤……。”

    声音就像是微微低语,而身上的力气也在瞬间迅速流失了。再想张嘴说些什么,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保护旅长,撤,快撤。”

    警卫连的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几支花机关立刻对着可能藏人的地方疯狂的扫射,其余的人也抬着旅长,用最快的速度逃离。

    山坡上两堆枯草缓慢的挪动着,如果不站在旁边,根本无法发现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干掉的应该是个官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都是官,可惜那小白脸挡了一下,不然大脑壳上就得多个眼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低声交流了几句。

    周围已经空无一人,他们立刻站起来,向另一个预设阵地进发。

    “大牛,你说团长这脑子怎么长的?破麻布插上稻草,到了跟前都不一定看见。而且这枪上绑根铁管子,连声音都变小了。他是不是神仙?”

    “石娃,团长是不是神仙咱不知道,就觉得在他手底下当兵……,快活!”

    大牛是个神枪手。不过在原来的部队,他的脑袋就挂在裤腰带上。打冲锋前干掉重机枪射手的就是他们这票,一般七八个兄弟能剩下两个,就算祖宗阴德护佑了。

    自从加入后卫团,秦朗团长亲自挑选神枪手,组织狙击小队。不但拿出最好的枪,让他们挑最好的子弹。虽然日子还短,秦团长脾气也很火爆,可他就是对脾气。靶场上皮带不离手,下来了就是弟兄。吃的喝的就没短过,更别说其他的。搞得狙击小组的人,都要认秦团长做结拜大哥。

    “义气,没话说。遇到这样的长官,老子才觉得不白活。团长说的对,对付重机枪是迫击炮的事,咱手里的枪有更大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石娃说完回头看了一眼,做出突击架势的巅军怎么撤退了?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天王盖地虎,

    宝塔镇河妖。

    拉出去毙了。

    不能,我答对了。

    你没有收藏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