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20、你就是逃兵
    苏炳先觉得一股血液直冲脑门,伸手就去抓挂在椅背上的手枪。

    余桑度见势头不对,赶紧上前按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老苏,你要造反么?”

    纵使太祖做得再出格,也是代表中央,在他面前掏枪都是大罪,何况其他。

    苏炳先死命挣扎了几下,但是上来拉架的人越来越多,只得梗着脖子大吼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余师长,苏某参加革命以来打了多少血战,今天不能随便让人欺负!”

    秦朗知道,这就是做给太祖看的,当即出口讥讽道:

    “有本事冲着敌人使去,对着自己的同志大吼大叫的算什么英雄?老子最讨厌的就是窝里横的东西。错了,你也不是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的人一下子都愣住了,呆呆的望着说话毛孩子,直到他走到太祖面前立正敬礼。

    “后卫团团长秦朗,已经顺利完成阻击任务,请毛特派员指示。”

    百感交集的太祖往前走了两步,千言万语涌到嘴边,却只是说了几个“好”字。

    苏炳先的眼睛转了几转,看到了门外的站立的侦察连时,不由得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那个小道士,怎么头上沾了羽毛,装起大尾巴鹰来啦?逃回来的吧!给你留了快两千人马,你特娘的就带这几块料回来。还想枪毙老子,信不信现在就把你拖出去崩了!”

    太祖彻底愤怒了,抬手指着苏炳先叱喝道:

    “你不要太放肆。这里是革命队伍的指挥部,不是街头巷尾的混混流氓堂口,要骂街滚到外面去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却没有理会,反而指着门外的侦察连哈哈大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余师长瞧见没有,这就是毛特派员的嫡系。啧啧,损失得只剩下百多号人,身上还披着麻布。我说小牛鼻子,你这是准备领着他们去唱莲花落吧!”

    侦察连的人说不出的狼狈,脸上黑一道、白一道的,一看就知道抹了锅烟灰。这都搞到化装潜逃的地步了,还能有什么好结果?士兵手里的枪也是灰蒙蒙的,不少人还缠着肮脏的布条,恐怕是拿着当拐杖使吧!

    “苏团长。他们是奉命阻击敌人,弹尽援绝的情况下,还有这么些人突围出来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太祖为了几个逃兵,竟然跑到师部兴师问罪,这确实让余桑度感到气恼。但这和南门回来的同志是两回事,能够从重围中撤出来,说明面前的少年确实有一定的水平。

    “余师长,连接的败仗就是某些人喜欢指手画脚,本来南门只要站稳脚跟,那些民军怎么杀的上来。非要让那个刚参军几天的小牛鼻子指挥,将近两千人的队伍,就剩下这几个了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又一指秦朗等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枪毙一个逃兵,毛特派员就横加干涉。是不是知道手底下的犯了错,为以后逃跑找个台阶啊!”

    “苏团长,如果秦朗同志犯错误,那么自然有纪律约束。但这和你今天的错误不可混为一谈,而且秦朗同志一语未发,你凭什么污蔑他是逃兵。”

    太祖怒极反笑道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一个毛孩子拿了根鸡毛就指挥起部队来了,那还要咱们这些黄浦生作甚?老毛,打仗不是村里的娃娃胡闹,那是要玩命的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说完轻蔑的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是啊!老毛,你搞地方工作、群众工作,余某佩服得五体投地,指挥军队还是差些火候,要不咱们和中央联系一下,多派些懂军事的同志来协助?”

    余桑度也帮腔道。

    太祖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工农军第一师根本就不是自己指挥得动的,自师长余桑度到下面的一个连长,大多都是黄浦学生,虽然表面上对自己这个特派员唯唯诺诺,背地里却都不大理睬。

    现在又不是整顿的时候,不要说军官们的反弹,底下的士兵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能力。如果蛮横执行的话,后果就是工农军彻底分裂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太祖看了一眼秦朗,只见他稚嫩的脸上满是疲惫,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愧疚。

    “辛苦这个娃娃了。”

    安排秦朗担任后卫,是太祖一意执行的,手头能用的只有他一个,不派他又能派谁去?今天无论如何,这个责任都必须由自己承担。

    看到太祖不说话,苏炳先更是得意了。

    老毛平常不是牛哄哄的么,吃饭喝酒要管,麻将牌九要管,比起民党那边进园子的,老子已经够纯洁了好不好。不管怎么说今天都要把小牛鼻子干掉,只有这样才能打击特委的气焰。

    “我建议把秦朗关起来,如果指挥失当造成工农军损失,应该处以极刑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却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太祖在党内的地位颇高,和他交恶并不是明智之举,而且也不符合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余师长,中央的命令是让咱们打长沙。现在却因为瞎指挥闹到这个地步,而某人还要咱们往山里跑,以后这责任谁负?”

    苏炳先阴测测的说道。

    余桑度怔了一怔。起义并不算失败,只要继续向长沙进军,一定会获得支持。只有老毛一直反对,如果扳倒了他……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把秦朗关起来,先调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脑勺在外头听了半天,只觉得情况对秦朗越来越糟,于是他再也按耐不住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谁敢动我们团长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秦朗你还想造反不成?”

    苏炳先猖狂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只要面前的傻小子动手,更是坐实了后卫团失利的事实,到时候看你老毛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完没有?”

    秦朗打了个哈欠后说道。

    连续的作战根本没有时间休息,刚刚又经过几十公里的急行军,就算身躯再怎么强壮,依然敌不过疲劳的袭击。偏偏看到太祖时,心就像石头似的沉入腹中,困意也就不由自主的袭上来。

    刚才说了几句,就站着睡着了。要不是脑勺一声大吼,恐怕还醒不过来。一看面前的态势,混惯了的他怎么会不明白,这是要整太祖爷一个难堪啊!

    当即又是一个立正,朗声说道:

    “后卫团团长秦朗,请毛特派员、第一师的领导同志检阅部队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要求饶么?”

    苏炳先笑得更是大声了,只是怎么周围的像看傻子似的看自己。

    “秦朗,你让我们去检阅部队?”

    太祖的眉头动了几下,又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报告毛特派员,本团在南门阻击敌人,共计消灭敌人两个团。下面的战士们都渴求见您一面,所以秦朗请毛特派员成全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要在平时,就可能安个拥兵自重的帽子,搞不好脑袋都跟着玄乎,但在今天却大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哼哼,打败了两个团。秦朗你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?”

    苏炳先冷哼一声道。

    驻守赣西的是滇军,这在民军内战斗力也是顶尖的。干掉他们两个团,军阀那些大帅怕都不敢做这样的梦。工农党上层采取的策略也是拉拢,而不是对抗。

    现在和苏炳先吵架,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。工农军需要的是团结,而不是分裂。没看见,太祖都在一旁忍辱负重呢!

    “苏团长,这里是革命队伍,不是军阀手里的武装,您也不是作威作福的反动军官。今天枪毙这个,明天枪毙那个,不把工农军搞得四分五裂才怪。而且我们都是同志,听你的语气好像不大情愿我们成功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瞬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,半晌才吼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老子就是不相信,你们能打胜仗。“

    脑勺以前也是老兵油子,当下扭头对着身后的部下,大声说道:

    “瞧见没有,跟长官一定别跟没本事的。蠢猪一样只会打败仗,见手底下立功,比脑袋砍了还难受呢!”

    底下的士兵立刻回答道:

    “连长,咱们以后一定不跟蠢猪一样的长官。”

    侦察连的喊声引来个更多的士兵,他们都诧异地看着面前这支装备奇特的队伍。只是很快他们就被脑勺的俏皮话,逗得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跟着一个长官,什么都好就是喜欢玩麻将。一天,就在阵地上二五八万的干上了,结果孙大帅杀过来,咱们被撵的一路狂奔。”

    脑勺看人来得多了,人来疯的劲也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连长,那个长官没死?”

    底下一个弟兄识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死,跑得快着呢,就是一瘸一拐的。”

    “挨了一枪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步子迈得大了扯到蛋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老长官没给他一枪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断头饭都请了,结果一会儿一瘸一拐的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连长,这位长官福气好,这就过关了?”

    “他哭着回来的,进来就把弟兄们召集在一起。活不成了,上面让咱们把阵地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拿就拿呗,还哭上了。这个长官也是个瓜怂。”

    “连长我也这样想啊!谁知道他说话了,老长官让我怎么丢的阵地,怎么夺回来。老子玩麻将丢的,难道找他们玩麻将赢回来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肆无忌惮的笑声,让苏炳先的脸憋成了猪肝色,但是围观的人太多,脾气大作只会是自己难堪,他怨毒的瞪了一眼秦朗后,推开围观的众人走了。

    太祖看外头的人越来越多,摇了摇头,随即拍了拍秦朗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去准备吧!”

    秦朗趁着这个机会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叔,放心吧!我不会让您丢脸的。明天就在这文家镇,我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工农军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吆喝两声。

    求收藏啦、求推荐喽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