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21、大阅兵
    苏炳先的脸憋得发紫,没有人邀请他去参观阅兵还好。偏偏太祖亲自派人下了帖子,这就不能不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老苏,知道你心里不痛快,但是明天必须去,你是一师的领导同志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也怕他闹情绪,于是摆了一桌酒席,喝了几杯之后低声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余师长,不是苏某不卖面子,这荒郊野地的阅什么兵?就算那个秦朗一身是铁,又能打几颗钉?到时候一群残废来来回回的乱走,丢的还不是咱们工农军第一师的脸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气愤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朗还是个毛孩子,哪来那么多心眼,喝酒喝酒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一脸的不以为意,这事就是给老毛个脸面,省得跑回中央告黑状。

    “师长,军队不能让老毛指手画脚,这些人吟风弄月有一套,打仗不行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没有喝酒,只是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毛有路总指挥撑腰,咱又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听余桑度说到路总指挥,苏炳先也不禁气结。

    没有法子,路总指挥是他们的学长,在黄浦军校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。打仗身先士卒、指挥有方,深得低下士兵的信服,在第一师威望很高。

    “那就看看那个小牛鼻子能翻什么花,如果出什么幺蛾子,别怪老子手黑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恶狠狠地说完,拿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秋高气爽,天蓝云白。

    太祖穿着一身干净的军服,早早地来到了打谷场。阅兵他见过很多次,但是工农军的第一次阅兵,就显得格外不同。

    “路总指挥你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已经两天没有睡觉,现在眼窝乌青,加上脸上细密的胡须,使得整个人看上去疲累不堪。但是他的一双眼睛却格外的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好。”

    敬了一个军礼后,两双大手才紧紧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德铭同志,你应该好好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太祖皱紧了眉头,路德铭是军中悍将,也只有他才能镇住余、苏二人。也只有他才会赞同自己的正确路线。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,他一定不能有任何的闪失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,部队快要垮了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只是摇摇头,然后压低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今天我们要搞一个阅兵,说起来还是秦朗这个小鬼想出来的。后卫团打了一个大胜仗,消灭了很多敌人。”

    太祖摆了摆手,部队的情况他知道。由于丧失信心,很多人开了小差。现在需要一个英雄鼓舞士气,需要一支队伍震慑敌人。而后卫团就是最好的典型。

    “是应该好好迎接后卫团的战友了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点了点头,随即问身边的副官道:

    “各部队什么时候到场?”

    “各部队已经集合完毕,只是……,长官们觉得面子下不来,想……,想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副官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如一个娃娃。”

    太祖有些恨铁不成钢,不管怎么说秦朗都是自己的同志,那怕只有一个人也要去迎接,这些军官居然为了面子不来,看来部队真的到了要彻底改编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“下命令,五分钟之内所有的人必须赶到这里,迟到的军官就地免职,士兵一律二十军棍,下放到辎重队搬运物品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。、

    这都什么时候了,居然还想着搞事。秦朗的部队确实不算黄浦,但他毕竟是革命的武装力量,那怕就是一支农军也应该热烈欢迎。

    一支支垂头丧气的部队,缓慢的来到打谷场。看得太祖的心里简直像火在灼烧,这样的队伍别说打仗,逃跑都跑不过敌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、路总指挥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一脸的赤红。昨夜来喝酒的人越来越多,一直闹到天亮才罢休,挨着床板就睡得昏天黑地的,要不是警卫员使劲的推搡,恐怕这会儿还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余师长来了,大家就位吧!”

    太祖摇了摇头,随即指了指一座刚刚搭建的木台。这是秦朗昨晚上让人修的,虽然构造简单、粗糙,但是人有种庄严的感觉。

    木台上已经摆了几张木桌,干净的桌布上还放着些瓷碗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你的位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看到这一切,不由得一怔,很快脸上就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秦朗这个小鬼,以为这里是梁山聚义堂么,还搞出了座次来。”

    太祖哈哈一笑。不过扫了一眼桌上的那些纸条,他暗暗的点了个头。

    不简单,小小年纪就是条泥鳅,这座位安排任谁都没法挑出刺来。

    “首长好。”

    几个穿着干净的士兵上前敬了个礼,然后给茶碗加了些茶水,又走到了礼台的后排。这里既不会遮挡台上诸人的视线,又能方便的照顾他们。

    “礼兵就位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一个士兵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个号兵吹响了嘹亮的军号,很快一行士兵远远地走来,虽然他们的衣服褴褛,但是步伐却走得异常整齐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叫花子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对着身边的余桑度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苏,别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瞪了他一眼,路总指挥就在身边,这话被他听到还了得。

    路德铭看着那些士兵的步伐,不由得点了点头,虽然还显得稚嫩,但已经有了几分样子。他有些好奇这个秦朗是什么的人,这时有一匹马从远处疾奔而来。眉宇不由得抖了几下,难道有什么紧急军情。

    秦朗好容易控制住了马,才没弄得出洋相。否则一锅好粥,就让自己这个瓜货给坏了。

    “报告毛特派员、路总指挥、余师长。后卫团全体士兵集合完毕,请首长检阅。”

    太祖站起来把手向下一挥。

    “秦朗团长,阅兵现在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秦朗敬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宣布,阅兵开始。”

    随着号兵的号声,整齐的步伐远远地传来,甚至一脸鄙夷的苏炳先也变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这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当先的是一面红旗,在两个护旗手的拱卫下,旗手扛着红旗缓慢的走进会场。

    “敬礼!”

    走到检阅台附近时,随着一声高喊,旗手猛地一抖,红旗立刻变得向前倾斜,而士兵的步伐也在同时变得有力起来。

    木台上的军官也不得不站起来,缓慢的举起自己的右手。这是起义前设计的军旗图案,由不得任何的不尊敬。

    “工农军后卫团第一营。”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耿振功带领的第一营,衣服同样是五花八门,脚下穿的也是草鞋,但是整个部队的精气神,与盘坐在周围的战友却有极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目光坚定刚毅,行动干净利落。毛特派员这员大将是个大才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不由得称赞道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齐装满员的步兵营,队伍轻重火力搭配合理,虽然没有什么重武器,但是战斗力绝不容小觑,那怕放在民军那边,也必定是拳头队伍。

    “这牛鼻子卖水果的,把好看的放在前头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看着下面正在行进的队列,口水都要流出来,这要是划归自己的属下。不要说余桑度这个草包,就是路德铭又算个什么。不过前面一路讥讽,现在也不好改弦更张,又小声讽刺道。

    秦朗看着第一营的方阵暗暗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的部队并不是按照后世熟悉的华夏陆军编制,反而根据汉斯三九年步兵师为原型进行的改编。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武器、通信等等都无可比拟,只能多塞点人作补充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就在沉思之际,却被一阵哂笑拉回了阅兵场。果然孙瘸子那飘逸的步伐,引得观礼的众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工农军后卫团第二营。”

    兴许是营长的“滑稽”影响到了士兵,他们的脸都涨红了,要不是吃多了皮带,脚步只会跟着一旁敲击鼓点,恐怕早就捂着脸全跑掉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一个为革命流血负伤的同志,凭什么受到一群懦夫的耻笑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完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,紧走几步来到台前,对着孙瘸子举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一瞬间,孙瘸子的眼睛里多了几分水汽。

    而薛大勇的第三营气势又更不同,大多是矿工出生的他们,早就把组织纪律刻到骨子里,他们有力的步伐,震得木台上的那些瓷碗,都跟着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王八蛋怎么练的兵?”

    苏炳先已经不敢再说怪话,秦朗手里的人已经比当下的第一师人还多。而且看后卫团的编制,比现如今民军的人数还要大。更难得的是,他们居然做到齐装满员。

    这一个他真想抽自己两嘴巴子,这明明是可以拉拢利用的人,居然因为针对老毛,而得罪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有重机枪,好家伙整整十二挺马克沁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发出的惊叹,惊得苏炳先抬起低垂的头,这一次他真是惊得瞠目结舌。机枪擦得是油光锃亮,看得出日常保养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太祖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交给秦朗手里的只是几十个人,没想到才是十多天,竟然拉出这么一支强军来。

    “乖乖,那是迫击炮!”

    听到余桑度的喊叫,众人才收回望着重机枪的目光。只是瞬间眼睛就再也离不开,那三门深绿色的迫击炮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老台词

    求收藏喽,求推荐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