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22、党代表
    “我建议还是攻打长沙,率先夺取一省或者数省的胜利,也是中央的精神嘛!”

    余桑度精神抖擞的说道。

    自从看了后卫团的阅兵之后,他的颓然瞬间从脸上消失了,又开始变得亢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攻打长沙,秦朗的后卫团虽然齐装满员,但滇军在赣西的实力庞大,和他们进行决战吃亏的只能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太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本来想和秦朗详谈一下。却没想到敌情有变,不得不在阅兵之后,紧急召开作战会议。

    “滇军两个军又怎么样?有几个真心跟着老常的,只要占领了长沙,他们必然知难而退。甚至还有可能跟着我们走…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滔滔不绝的余桑度,秦朗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不管新旧,军阀就是军阀。八一起义,秋收暴动,都发生在赣西的地面上。这是在动摇滇军的根子,说血海深仇都不为过,居然还有人幼稚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长沙打不下来,还是按照计划向井钢山方向转移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却打断了余桑度的话。

    满口的主义,满口的打倒。如果靠嘴就能取胜,大金、北洋、民党反动派早就完蛋了,还用的着继续的流血牺牲吗?

    “路总指挥,各部队损失惨重,是不是把后卫团的力量,加强到各个部队啊!”

    苏炳先却一改常态,满脸笑容的问道。

    什么都是假的,只要手里有枪就有了本钱,到哪里混不下去,何必在这穷乡僻壤的苦熬!

    太祖大口大口的吸着手里的烟。路德铭在,军队的事就不能插手太多,否则第一师的那些军官恐怕要当场翻脸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行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略一沉思,沉声反对道。

    太祖立刻掐灭了手里的烟,站起来说道:

    “我同意德铭同志的意见,握成拳头才能消灭敌人,否则就会被处于优势的敌人,一根一根的扳断手指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秦朗同志是后卫团团长,我们也应该听听他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参加紧急军事会议的众人,都是工农党的中高层领导,自己能够列席都属于特例。现在太祖点了自己的名字,秦朗当然不敢怠慢。只是他还没开口,太祖笑吟吟的问道:

    “秦朗同志,对于当下的情况,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?”

    “报告毛特派员,路总指挥、余师长。当下敌强我弱,进攻长沙根本没有胜利的可能,反而会把这支革命的军队葬送掉,这是对党严重的犯罪。至于提出拆分后卫团的人,我建议特委做出严加处理。”

    秦朗板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有什么说什么,怎么有意见不许提?”

    苏炳先“唰”的一下站起来,大声的吼道。

    在党内自己的政治地位并不低,今天被个毛孩子质疑,这脸还往哪里搁?

    “当前我们需要的做的是改编工农军,增加军队的政治力量,不能把枪杆子交到野心家的手里,更不能交到叛徒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秦朗没有理睬他,只是用平静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叛徒,谁是野心家?”

    苏炳先的声音又大了几分,伸手就要掏出腰间的手枪,只是被周围的人按住。他的表现让路德铭皱紧眉头,不过现在不是责备的时候,只能对着秦朗说道:

    “秦朗同志注意你的语气。”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路总指挥。我还不是党员,本来没有权利插嘴。但是我想问一下,究竟是枪指挥党,还是党指挥枪?”

    秦朗的话让乱糟糟的会场立刻变得鸦雀无声,甚至连太祖都陷入思考。

    “我们为何要打仗?战士经常问的问题。现在后卫团的党员不到三十个,去掉不识字的还剩下两个,我让他们去做战士的工作,居然一个都做不好。这还是党领导的队伍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太祖又点了一根烟,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秦朗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秦,你有什么建议就提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部队不能这样下去了,今天打这个,明天打那个,和军阀有什么区别?我建议给后卫团派出政工干部,要让战士知道为何而战,让战士的正常诉求得到满足,消除军队内不平等的现象,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战胜敌人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话,仿佛如飓风掠过湖面,掀起的是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好,这个建议很好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完扭头望着路德铭。

    “路总指挥,我们商量一下,那些同志派往后卫团合适。我的意见是把党支部建设到连上。另外秦朗同志的身份问题,也应该通过讨论了,不能让这样的好同志徘徊在组织外面,我愿意做他的入党介绍人。”

    秦朗一下子差点蹦起来,能让太祖做入党介绍人的,记忆里只有一个蒋率云,可惜这位英才早早陨落在武昌城下。没想到今天,自己居然能够获得这份殊荣。

    “感谢毛特派员。”

    太祖点了点头,刚要再鼓励几句,就听到门口有人大喊:

    “报告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皱了皱眉头,这不是脑勺的声音么,他赶紧说道:

    “报告毛特派员、路总指挥,门外是我部侦察连连长邵崇光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太祖点了点头,敢跑到这里报告肯定是紧急情况。

    “邵连长,把你要报告的大声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朗走到门边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脑勺愣了几秒,又左右张望了一下,才想起邵崇光是自己的大名,赶紧立正回答道:

    “报告团长,侦察连今日例行侦察,发现东面六公里有滇军一个团活动,西面三十公里处,滇军二十七师的师部及所部一个团,在龙鼓等地民团的配合下,正在向文家镇靠拢,兵力在四个团以上。原南门活动的滇军也绕道东北,集结四个团的兵力后,全力向文家镇进发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吸了一口凉气,手里的铅笔在地图上画了几下,额头上的汗立刻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我建议迅速行动,照原计划撤退。”

    太祖欣慰的看了秦朗一眼,才扭头望着第一师的军官。

    “建议将后卫团改称第二团,原第一师的部队进行整编,多余军官编成军官连。各部的党员同志到打谷场集合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军官无精打采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哪怕手里只有三五个人,原来是营长现在还得被尊称营长。整编就意味着手里权利丧失,虽然也指挥不了几个人,但没有了印把子,还是让人心里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“老毛,政治方面您更熟悉,二团的人员由您安排,我去整编其余的部队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不整编的确不行,有的连人都跑光了,就剩下个光杆连长,这样的部队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分头行动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完率先离开了会场。

    后卫团,现在的工农军第一师第二团,整齐地坐在打谷场上。虽然周围的兄弟部队,被长官们指挥得来回奔跑。但是第二团没有一个人张望,也没有人发出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就是黄浦毕业的军官也觉得面红耳赤,看着笨手笨脚的手下,真想找个旮旯躲起来。

    “第二团全体都有。起立、稍息、立正、向右看齐、向前看。各部队主官分别带队回营,今天下午休息,明日照常训练。”

    值日军官大声的宣读着命令。

    很快一营营的士兵整齐的离开了打谷场。

    罗荣羡慕地看着这支军队的离开,如果工农军上下都是这样的士兵,这样的武器,打败长沙的敌人兴许并不是空谈。

    “罗代表,毛特派员找你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年轻的战士,急匆匆的来到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?”

    罗荣有些惊诧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特务连的党代表,一直都跟着师部行动,也能经常见到毛特派员等人。但是职务还属于基层干部,今天怎么会得到首长的召见?

    “赶紧去吧!还有二团团长秦朗同志呢!”

    那个年轻的战士提到秦朗时,已经是一脸崇拜。作为毛特派员的警卫,刚才还近水楼台的得到一张签名。

    “秦朗团长也在。”

    罗荣立刻加快步伐,他也很想见一见这个团长。

    太祖等周围的士兵走光了,才笑着对秦朗说:

    “你这个娃娃就喜欢玩花样。”

    刚才秦朗来到打谷场,就被兄弟部队的战士包围了。他心血来潮的拿出一支钢笔,在一个战士的身上写下自己名字。很快无数的人围上来。要不是特务连的人害怕引起骚动,强制命令各级主官带走部队,恐怕这位秦团长手要断了。

    “叔,下次不敢了,您看这手肿的。”

    看周围没人秦朗的称呼也随意起来。

    不就是学着后世那些明星么,至于这样的热情吗?还传什么写了字的刀枪不入,这不是坑害老子!

    “鬼灵精。”

    太祖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秦团长好。”

    罗荣一看到两人立刻立正敬礼道。

    “小秦,这位是罗荣同志,特务连的党代表,是一师出了名政工人员,今天就把他派到二团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罗帅!”

    秦朗差点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一直猜测自己的党代表是谁,没想到太祖爷竟然把鹰帅的老搭档罗帅派来了,难道自己真的有主角光环。

    “欢迎罗荣同志,今后二团的政治、思想工作就靠您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这么做不是心血来潮,队伍越来越大,自然鱼龙混杂。没有政工的人盯着,自己迟早要被逼成军阀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那啥,您今天收藏了吗?今天推荐了吗?

    莫松子想变成肌肉男,阿诺舒华抽雪茄大叔。

    就等着您添砖加瓦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