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23、就地阻击
    “一个个把耳朵竖直喽。”

    会是一定要开的,尤其在今天的检阅之后。团里的人看到其他部队的惨样,多少都有些轻蔑的意思,任由下去就会有大麻烦。所以在傍晚时分,秦朗把所有的军官召集到了团部。

    “都是革命军人、都是战友兄弟。别搞出高人一等的样子,我见到一个就给他……,就按纪律处分一个。”

    处分?

    这画风不对啊!

    军官们都愣住了,平常不都是拳打脚踢,或者皮带军棍么,今天咋这么斯文?。

    “不怕夜猫子叫,就怕夜猫子笑。”

    打瞌睡的孙瘸子都不敢走神,别人的话过两遍就行,秦大魔王的话最好循环个七八遍,不然准得掉进坑里让他收拾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团的党代表罗荣同志大家都认识了,怎么打仗以后我说了算,政治工作等等都由他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政工已经分配到每一个连,本来还要成立士兵委员会的。但是罗荣建议先对二团做个了解,再开展下一步工作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有的人横惯了,觉老子为革命流过血、负过伤,天底下就老子最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朗用眼睛扫视一遍会场,目光到处只看到一个个低垂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,咱们这支队伍是党指挥的部队,谁要是敢踢开党代表搞什么动作,到时候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我绝对不会求情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宣传不能打人,消灭军阀的。不过这段时间就自己动手最多,说出去不是那啥那啥牌坊了。

    罗荣的心却不在会场上,只是仔细的看着手里的册子。等秦朗说完话,和会场的人打了个招呼,就结束了会议。

    “秦团长,没想到您能想的这么深远。”

    合上手里的小册子,他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。手上的东西是秦朗送来的,让自己看了提提意见。没想到这本《军队政治工作建议》才看了短短几行,眼睛就再也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一点浅见,老罗你先吃饭,过后慢慢的看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推过来一碗炒饭,已经错过饭点了,但是罗荣却还在翻看自己凭记忆写出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因为华夏人民军队的政治工作效果卓越,可以说只要是企业的老总,或多或少的都了解过。自己在商学院混日子的时候,也曾经把相关的案例当成小说看。

    而这些工农党数十年的经验精华所在,很大一部分正是出自面前这位之手。秦朗脸皮再厚,也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烧。

    “太宝贵了,我建议抄送毛特派员一份。不,我们现在就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罗荣端起了饭碗拔了两口,干脆拉着秦朗回到文家镇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秦朗,你犯什么错误了?气到罗荣同志要端着碗告状!”

    太祖有些疑惑看的看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。毛特派员,秦朗团长写了一本建议,我觉得太宝贵了,就急着拉他到这里汇报。”

    罗荣不好意的放下碗,随后掏出那本《军队政治工作建议》。

    太祖接过去之后翻了两页,慢慢的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郑重,右手却下意识的摸索着。秦朗见状赶紧点了一根烟放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娃娃,这样的建议怎么不早一点报上来。政治委员制度这个好,比党代表更适合工农军。整军要尽快的落到实处,就由二团率先开展,诉苦、三查这些太重要了。在军内实行民主,是势在必行的,否则蔓延的军阀作风,会毁掉我们工农军,会毁掉我们党。”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我一定配合罗代表坚决的完成工作。”

    秦朗向前一步立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滑头,给罗荣担子抬呢!这样也好,军事方面我们面临的局势很严峻,你也应该休息一下,接下来斗争会更加残酷,没有你这样的指挥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您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找了把椅子,秦朗坐下来,顺带招呼还在站着的罗荣。

    “罗荣同志你继续吃饭,警卫员去伙房要点热水来。小秦,你这个道士要算一算,咱们下步要怎么做?说的好了,我可是有奖励的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完扔掉手里的烟蒂,只是望着空了的烟盒,无可奈何的把它扔到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秦朗赶紧从衣兜里掏出一包来,在部队里活动没有这个大杀器还真是不行。

    “您也别发愁,以后这弹药就由我提供吧!下一步咱们应该是前往井钢山,不去做做山大王,对不起这匪的名号。路总指挥这次整编,应该有一些效果,但是考虑到余师长的威望,某些尸位素餐的还会在领导岗位上,他们依旧会阻扰您的指挥。”

    太祖的脸上浮出一丝阴霾。

    “庆父不死,鲁难未已。但是这个关口,我又不能下猛药。只能多督促一下那些黄浦,希望他们想起自己还是个工农党员。你们两个先回部队去,要保住二团这个种子,要把二团建立成钢铁一样的队伍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秦朗和罗荣两人同时站起来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小牛鼻子,你刚刚的卦不错。这是我给你写的入党申请书,当然不用给你了。这里还有几本书籍,你要多看多学。”

    这时,太祖的眉头一展,从桌上拿起几样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叔,别啊!那个入党申请书我拿回去抄一份,原稿可就是老秦家的传家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滑头,拿去吧!”

    太祖哈哈笑了起来,心里的阴云似乎也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报告,路总指挥有紧急情况,请毛特派员参加会议,秦朗同志也必须列席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警卫员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太祖抓起桌上的香烟,大踏步的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会场已经坐满了人,看到太祖进来,不少人把头扭到一边,似乎不愿意搭理。可是看到秦朗跟在他后面,又赶紧打起招呼来。

    “人都齐了就开会吧!路总指挥,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太祖不动声色的坐到位子上,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朗同志,你居然在阻击战中打掉了对方一个旅长,现在国内的舆论大哗,纷纷质疑民军的战斗力呢!”

    路德铭眉飞色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打掉旅长,那我们不是更危险了,这不是害我们吗?”

    苏炳先却大惊失色道。

    “苏炳先,你要是怕死,就脱掉这身军服,滚出我们的队伍。”

    太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指着苏炳先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苏炳先注意你的言行。老毛,下去我一定批评他,你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赶紧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路德铭狠狠瞪了苏炳先一眼,随后拉着太祖坐下。

    “二团侦察连的情报可靠,九个团的巅军围上来了。我的意见是一团先行撤离,二团断后,迅速前往井钢山地区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太祖点了点头,随后又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秦朗,你有什么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,我请求我团的后勤人员,由符云青同志带领,跟随大部队移动。其余的战斗人员就地阻击,为特委、师部转移争取时间。另外,前往井钢山的道路多是丘陵,很容易被敌人伏击,希望多派出警戒部队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话音未落。苏炳先却不耐烦地说道: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以为就你会打仗。”

    太祖的牙咬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同意你的请求,符云青同志将由特委直接指挥,直到你部归建。记住不要和敌人拼消耗,打不赢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,毛特派员。”

    秦朗立正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各部队各自准备,一小时以后出发。”

    望着秦朗离去的背影,太祖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二团的营房一片静谧,作战许久的战士们还在呼呼大睡,只有孙瘸子端着脑袋大一个碗,蹲在伙房门口吃面条。

    “一只耳,多给老子点臊子,扣扣搜搜的干啥?”

    经过符云青的诊治,一只耳的耳朵恢复了不少,声音大一点他就能听见了。

    “吃,就知道吃。你饿死鬼投胎啊!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这碗面下去老子才觉得回了魂。下一次吃不知道猴年马月呢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看一只耳不动手,拿起勺子往碗里满满的放了一勺炸酱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都已经是营长了,注意点形象好不好。说出去给咱们炊事班丢人,给团长丢人。”

    一只耳赶紧抢过勺子,又扔回炸酱盆里。

    “秦大魔王说了能吃就赶紧……,团长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正说得得意,猛地觉得肩膀被谁拍了一下,回头一看差点一脑袋扎进面碗里。

    “孙瘸子说得对,能吃赶紧吃。罗代表刚才的饭也没吃成,咱们凑合着来一碗面。”

    秦朗从伙房搬出两个小凳子坐下,看孙瘸子还傻愣愣,不由的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赶紧吃啊!”

    孙瘸子泪都来了,这他娘的谁还敢吃,背后议论长官不是死也是死了,这嘴咋就这么欠。

    “老孙,你赶紧吃面,一会儿有任务。”

    罗荣也有些奇怪,秦团长很和气啊,怎么一回到部队,气氛就变得不对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赶紧找了个旮旯蹲下,大口大口的吞着面条。

    “脑勺,一个小时汇报一次情报,耿振功从即日起担任团参谋长,一营长职务由工兵连长张河接任,其余的不变。老罗,吃过饭就把这些上报特委。另外让政工同志多做动员,多了解情况,对下面的情况一定要摸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朗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码字不易啊!

    收藏就是我的红牛、

    推荐就是我的咖啡。

    莫松子肚子大,百八十杯的不成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