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24、打草谷
    黎明前的山林笼罩在一片白雾之中,少了小鸟欢叫,使得周围静谧无声。

    在山谷的空地上,罗荣正组织政工干部开会。两天的深入观察,让他们有了太多的不习惯,急需开会商讨交流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在阵地上敬礼,结果被一营长批评了。罗团代表,我们还要不要军容风纪?”

    一个连党代表忿忿不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敌人也不是酒囊饭袋,他们有很多的神枪手。阵地上敬礼,会给首长带来生命危险。一营长批评得对,你应该熟悉秦团长下发的战地条例。我们是政工干部没错,但是政工干部必须熟悉军事。”

    罗荣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罗团代表,我们的命令是掩护主力撤退。为什么秦团长竟然选择行军,这不是违抗命令吗?”

    另一个党代表举手发言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来回答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秦朗出现在会场,各级党代表立刻站起来。但是想起战地条例的规定,没有人再敢举起自己的右臂,只得尴尬望着他。

    秦朗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面对的敌人已经达到十三个团,单纯的防御战不可能抵挡住敌人。所以我们要改变作战策略,利用战士的脚板子,机动的消灭敌人。各位党代表要多鼓励战士,并随时注意战士的思想动态。”

    “团长的命令,都听明白了吧!”

    罗荣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都下去吧!”

    罗荣等人散尽,才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几乎是些学生,有军事经验的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到队伍里来,就已经胜过太多的人了,这个事情也急不得。连续两天的急行军,同志们坚持得住么?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团的军事干部很有耐心,打绑腿、挑水泡、洗热水脚,每一样都安排到位。各级党代表反应都不错,下面的战士也很配合,团长带的兵好啊!”

    罗荣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朗摆了摆手,然后敛容说道:

    “下午滇军一个团就会经过这里,军事干部的情况你也知道,胡萝卜粗的手指头就是抓不起一杆笔。打仗就会有牺牲,打听一下家里有什么人。如果谁不幸了,不能让他的家人流血又流泪。”

    罗荣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连日的血战一师阵亡了很多人,除了二团有详细的记载外,其他的部队根本毫无头绪,这也是影响士气的一个关键。

    “团长,你就是个政工的人才,怪不得整个二团战斗力、凝聚力都这么强。”

    罗荣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“这鬼天气。”

    山脚下蹒跚而行的民军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虽然中秋已经过去,但这天依然热得要命。偏偏乱匪还跑出来搅局,闹得弟兄们跟狗一样到处跑。

    “那边有一眼泉水,都赶紧去打,不然喝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老兵的话引来了一片混乱,在这毒太阳下面走路,身上的背的水很快就空了。如果不尽快把竹筒装满,迟早要给渴死。

    “都快一点,老子等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的还洗个毛。”

    “装好了赶紧滚蛋。”

    泉眼已经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,即便如此还有更多的人挤上去。军官们也不想约束手下,弟兄们打点水也大惊小怪,上战场不吃冷枪才有鬼了。

    “装好了就赶紧走,别打打闹闹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相熟的军官掏出香烟抽起来,然后大声的咒骂起不识时务的乱匪来。

    “乱了,还真在这里乱了。”

    一营二连的党代表谢祖兰一脸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昨天团长决定在这里设伏,让他感到万分不解。周围都是平原,没有任何的地形可以利用,这样的伏击能成功?更奇怪的是战壕竟然是平地切下去的,挖的土还要抛到远处去。而所有的士兵除了警戒哨外,其余的都不准随意走动。

    “团长原来是个道士,能掐会算呢!”

    二排长鄙夷的看了连代表一眼,但是想起上头的叮嘱,才用平和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封建迷信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不屑的撇了撇嘴,可就在这时他只觉得右手一沉,整个人都被拉得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连党代表快下来,要开炮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二排长将自己拖进战壕的,虽然这举动让谢祖兰很不愉快。但罗团党代表的三令五申,让他根本不敢有丝毫表露。

    “蹲下、张大嘴、等一下子可不敢捂耳朵,也别趴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谢祖兰还想问个究竟,不过周围的士兵都是这个样子,也就照着做了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。”

    连续十几声的闷响,二团的后方升起了浓密的黑烟,这诡异的情景让所有的政工都瞠目结舌。而他们身边的士兵,都快把脑袋垂进裤裆了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剧烈的爆炸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,刚才还湛蓝的天空都被染成土红色。大大小小的物件从天上落下,有几个倒霉鬼立刻被砸的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股劲风扑面而来,谢祖兰的帽子都被吹飞了。他哪还敢去捡,赶紧蹲在地上,也学着周围的弟兄一样,把脑袋缩到裤裆里。可就在这时,嗡嗡作响的耳朵里却传来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要上了,都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突突突。”

    后方阵地上的黑云,又浓密了几分,仿佛什么恶魔要从里面钻出来,这看得谢祖兰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和其他部队的不一样,伏击不是等敌人进入包围圈,打三发子弹就冲锋么。

    “嘀嘀嘀”

    嘹亮的军号猛然响起,二连长摘下手里的冲锋枪,率先冲出战壕。谢祖兰也赶紧跟上,只是手里挥舞的小手枪,咋就显得那么的别扭呢!

    “卧倒,都卧倒。”

    刚刚前进不到三十步,所有的人又都趴在地上。只是他们的姿势都很怪异,身体悬在空中,全靠臂弯支撑,双手还死死的抱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鸵鸟!”

    谢祖兰能想到就是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兴许是距离近了,激烈的冲击差点让谢祖兰吐出来。就在他头昏脑胀之际,周围的人已经冲出去了十多米。

    “都散开一点,一排往左三十步,二排往右十步,三排压一压步子。”

    连长的命令使已经散的很开的队伍,变得更加稀疏起来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虽然炮火连天,但民军的老兵还是拉开了一挺重机枪。

    “保持快速的移动,不要往前傻冲,要走花步。”

    各排的排长纷纷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谢祖兰看着阵型更散的队伍,觉得脑子已经不够用。遇到重机枪扫射不是应该匍匐么,为什么二连的速度反而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朵火光突兀的冒出来,刚才还在喷吐火舌的重机枪立刻哑巴了。

    “迫击炮!”

    没有人感到惊讶,也没有人欢呼雀跃。连长身边的火力组,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冲到敌人身边。轻机枪、冲锋枪喷洒的弹雨,打倒了一片片的敌人。

    只有谢祖兰已经忘记了该干什么,直到有人跑到身边,拍了肩膀十几下,才算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老谢,你中枪了?”

    是一起来政工,三连的党代表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自我解嘲笑笑,看到身边有一支汉阳造,抓在手里就用最快的速度,追上二连的其他同志。

    “别开枪,我们投降,我们投降。”

    一群群的民军跪在地上,有些还拼命的摇晃着手里的白手绢。

    “二连继续冲锋,打垮敌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谢祖兰以为一切结束的时候,连长的声音又一次响彻战场。

    更多的民军士兵选择逃跑,只是偶尔还有人回身打上一枪。

    “缴枪不杀!”

    连长大声的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缴枪不杀!”

    下面的战士也跟着喊起来,觉得热血沸腾的谢祖兰,也情不自禁的跟着大喊。

    一群群的民军赶紧跪在地上,把手里的枪举得老高。

    “敌人被消灭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战报,罗荣的脸上虽然平静,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。整整一个团的民军,就这样被全歼了,甚至团长都没能骑马逃走,如今正垂头丧气的接受审问。

    整场战斗工农军只付出七十多人的伤亡,其中还有几个还是追击时崴了脚的。什么时候工农军也有了这样的战斗力?

    “打扫战场要快,自动武器全部收走,注意收集步枪弹药、枪栓,军官都不要放过。一个小时以后撤退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命令十分简短,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带走那些军官。

    “秦团长,这些人有什么价值么?”

    罗荣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钱粮,以后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开辟井钢山根据地不止需要武力,还要有经济支持。赣西属于内陆省份,很容易被经济封锁,必须提前储备资源,才能让根据地的发展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“钱粮……,打草谷啊!”

    罗荣不禁莞尔,搞了半天这位秦团长是打的这个算盘。

    “团长,你不去做生意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道就不能做生意,否则就喂了各路牛鬼蛇神。”

    打了胜仗的秦朗,心情很是愉快,不过很快他就发现,应该给党代表们加一加担子了。

    “老罗,你看俘虏将近六百,这里面很大一部分是日子过不下去的。让各级党代表们去宣传一下,肯定能拉一些进咱们队伍。这样一来工农军也壮大了,还能够从根本上削弱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罗荣一下站起来。

    以往的俘虏大多是遣散,从没想过充实自己。如果能成功的话,结果不言而喻啊!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写得正爽又停电了。

    哎~~~~~。

    求收藏,求推荐了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