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26.冰雹
    秦朗面前放着一份地图,正是脑勺缴获的赣西布防图。

    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蓝色色块,能听到的只有齐刷刷的吸气声。

    随着赣西民团的整合、集中,再加上正规军逐步到位。二团当面的敌人已经达到十五个团以上。这还不算一些大地主,商会的护卫团。偏偏二团的位置,正好在他们中间,只要被任何一股敌人咬住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
    “傻人有傻福。”

    秦朗使劲的拍了拍脑勺的肩膀,疼的那家伙又一阵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邵崇光同志,你立了大功了。”

    罗荣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有了这张布防图,就能清楚的了解敌人的态势,对今后的作战有极其重大作用,甚至可以称得上厥功至伟。

    “下一步打这里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指了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二十七师师部!”

    罗荣的神情瞬间凝重了。

    这需要行军一百余里,而且面对最少一个团的敌人,还不包括师部的直属部队,可以说是一个硬骨头。

    他寻思了一会儿,才沉声问道:

    “团长,这个目标是不是太大了?”

    “老罗,你看第九军的三个师,二十八师几乎按兵不动,根本就没有上来助战的意思。二十九师速度也不快,应该也不想和咱们打。只有二十七师一马当先,因为他们是滇军的老底子。咱们动了滇人的利益,他们肯定要拼个你死我活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手指在地图上划了一下,然后狠狠地压在二十七师几个字上。

    “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。傍晚出发,隐蔽急行军,在三个小时之内赶到这里,天亮前发起突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指挥部所有的人都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营长。”

    “到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几乎是吼出来的。这段时间二营除了担任后卫,就是担任后卫。前天伏击民军时,也只是捞到个打扫战场。难不成今天有什么重大任务交代。

    “后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秦团长、秦祖宗,不能再让咱们营后卫了。底下的弟兄都吵吵嚷嚷的,准备给您写血书呢!”

    薛大勇才听到一个后字,差点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别人打仗自己听响,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。尤其是孙瘸子那厮,经常用乜斜的眼神扫视几下,然后发出“哈哈”的怪笑声,如果不是怕团长的皮带,早就和他约架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决心?”

    秦朗一脸不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营党代表,您赶紧说说,我嘴笨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眼睛骨碌碌一转,赶紧把自己的搭档拉过来。

    “团长,二营的战士都开了锅,天天吵着要任务,再担任后卫真怕压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薛大勇,老子就给你这个机会。跟着侦察营用最短的时间赶到突袭地点,进攻一定要果决,就是剩下你一个,也给老子冲上去。”

    手下的三个营,各有各的秉性,一营是个稳字,打伏击就靠他们。二营是个猛字,冲锋陷阵准没错。三营是个滑字,吃亏的事从不干,打游击最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“团长,打不下来,我提头来见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又开始折磨胸脯了,那“砰砰”的闷响,好像大锤在砸青砖墙。

    “赶紧滚蛋,别在这里瘆人。傍晚前出发,不许暴露行踪。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哈哈大笑的薛大勇,拉着营代表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“兔崽子们都给老子准备好,今天咱们要吃肉,一块大肥肉。”

    回到营部的薛大勇,脸上满是兴奋。只是在班级以上干部到齐后,他又换了副嘴脸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们没带好兵,让老子跟在孙瘸子后面吃土。今天老子脸都豁出去了,才算抢到任务。一个个的好好准备,出了差错,老子掉脑袋前,肯定先崩掉那个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“哪能啊!二营的状况团长咋不知道?羊牯垴、北山那战俺们打得不好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一定是孙瘸子使得坏,他就是个奸臣。”

    看手下说得越来越过火,营党代表赶紧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成绩毕竟是昨天的,今天薛营长争取到的任务,关系到特委、甚至整个工农军第一师的安危,成功不成功,就看营里的同志怎么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等营党代表把话说完,才一拍桌子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要做银枪白马赵子龙,目标是二十七师师部。怂瓜自己包着脑袋滚蛋,二营不养这样的废物。如果没有意见,都下去动员自己的战士,消息出发前不准泄露出去。孙瘸子知道了,咱们又得跟在他后头吃土。”

    看着赌咒发誓的各级军官,营党代表一阵哭笑不得,这怎么搞的跟堂口似的。

    侦察营的触角早就伸出去了,为了不打草惊蛇,秦朗禁止他们抵近侦察。这是一步险棋,要从三个团中间穿插,只要稍不小心就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快跟上侦察营,注意不要掉队,各班随时检查自己的人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小声的叮嘱着。

    夜间急行军难度不小,秦团长对此提了十个注意。二营也提出一些解决方法,但在行进中还是出现了各种问题。其中最严重的是掉队问题。

    “还好松针水没断过。”

    在突击队的时候,每天都要喝松针水,薛大勇把这个习惯带到二营,所以夜间行动就少了夜盲症这个痼疾。

    “停,后面的掉队了,九连没跟上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传令兵焦急话语,薛大勇低声的咒骂起来。

    山路白天都不好走,何况是夜晚,而且还不能使用任何的照明工具。抬头望了一眼,天上阴云密布,周围黑得像浓稠的墨水,当真是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继续前进,不要掉队,抓住手里的绳子。”

    很快队伍又一次向前运动,但是速度却越来越慢。

    “嚓。”

    猛地众人的眼前一亮,瞬间所有的人几乎都停下脚步。。

    薛大勇眼前都是白芒,再怎么拼命地揉,也看不到任何东西,偏偏身上一阵阵还发疼。

    “冰雹!”

    有人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四周很快就是白茫茫的一片,刚才还觉得燥热不堪的众人,现在立刻觉得寒气逼人,幽幽的山风吹来连骨头都要冻住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不要停,不然就要冻死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一下子急了。

    山里的雨都能冻死人,何况是冰雹。看着部下大多蜷缩在地上,连打带踢的把他们赶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准停,都不准停。”

    连各级党代表都放弃了往日的温和,只要有人停下,上去就是几巴掌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惊呼,薛大勇觉得身上的寒毛都立起来了。这里挨着民团的人,如果被他们听到,偷袭就完了。他的火一下子冲上脑门,三步两步就来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喊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排长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士兵畏畏缩缩的说道。

    薛大勇的心突地一跳,这里是一个悬崖,因为冰雹太厚周围都是白茫茫的,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,以为这里是一片平地。

    “营长,排长掉下去时没有喊,是我喊的,你处分我吧!”

    那个士兵意识到了什么,又挺胸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站在这里,不要让其他的同志掉下去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觉得眼角发酸,但还是拼命忍住,拍了拍那个士兵后,大步流星的往前赶去。

    路上的几个哨卡早就没人了,以至于还想拔钉子的侦察营都没有用武之地,不过他们利用哨卡的大灶,烧出了一锅锅的热水。

    “都喝一碗,都喝一碗。”

    伙房里还有一挂挂红辣椒,正好煮成辣椒汤。薛大勇喝了一碗下去,才觉得冰凉的肚子,有了一丝丝暖气。

    冰雹过后又是一阵急雨,密布的阴云总算散开了,但温度也更低,连呼吸出来的白气,都像霜一样往下落。

    “营长,损失了二十多个同志,大半是冻死的。”

    营党代表喝完辣椒汤,还哆嗦了半天,才勉强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放在路边不管,其余的人不能休息。必须继续赶路,二营失败了,整个团都没有活路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硬着心肠说道。

    士兵们又被拉着往前走,所有军官甚至政工人员手里都拿起棍棒,谁只要想蹲下去,立刻就被打得跳起来。这个时候言语已经不起作用,只有剧痛才能驱使着人们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“薛大棒槌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脑勺哆嗦得像秋风中的树叶,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傻子,你也不行啊!看来这金钟罩也挡不住寒气,要不要老子给你找个火炕?”

    薛大勇咧嘴笑了,还故意拿下帽子往身上扇了几下。

    脑勺觉得帽子带起的微风,比钢刀还要厉害,赶紧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,不跟你一般见识,看到没有镇里就是敌人师部,等后面的部队上来,你就打……,老子跟着动动,不然要成冰疙瘩了。”

    薛大勇左右看了一眼,二营的人马几乎都在,于是他抽出手枪。

    “多的话不说了,知道你们冷。现在跟老子冲进去,干掉那些反动派。只有这样咱们才能热热乎乎的睡一觉。冲!”

    营党代表本来还想阻拦,但是等主力汇合最少还要半个小时,在这野地里冻着,恐怕会有更多人被冻死。他也掏出腰间的手枪,猫着腰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求收藏,求推荐。

    莫松子很勤奋,

    需要您的动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