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29、被伏击的一团
    果然是滇军的嫡系,只能用阔绰来形容。甚至辎重队都有整整一个营的滇马,这让秦朗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外行说战术,内行说后勤”。

    二团的胜利就是建立在火力压制这一条上,所以弹药消耗巨大。二十七师的仓库就在小镇里,堆积如山的弹药,让秦朗有了过年的感觉。而且过冬穿的棉服、大衣恰好正准备下发。没想到全便宜了工农军二团。

    “一人一套,多余的全部收好。”

    短短的一个小时,一个团上下焕然一新,就连解放战士都领到新的,这让很多人立刻痛哭起来。在老队伍里,只有长官的嫡系才有新军服穿,别的人都是穿旧的,或者死人身上扒下来的。没想到工农军,真的是上下一等,连长官都没有半点特殊。

    “老罗收拾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一部电台,发电员竟然是我们的同志。薛大勇做的还不错,派人把他保护起来。”

    罗荣兴奋地说完,随即把一叠纸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秦朗接过那些纸扫了一眼,立刻抬头问道:

    “情况属实?”

    “还没得到侦察连的确认,但是写得这么详细,很难造假。”

    罗荣思考片刻后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二十七师遇袭,使得第九军只能收缩防线,偏偏接受命令的电台落到秦朗手里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后出发,告诉战士们坚持就是胜利。把罐头发到炊事班,必须保证每个战士的碗里有半个罐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罗荣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只有战士的吃得好,吃得饱,政治工作才能做得下去。

    参谋班的人已经把最新敌情标在地图上,耿振功手托着下巴,深深的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耿参座,我们下一步怎么行动?”

    秦朗走过来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处都是鱼,反而不好下网了。”

    耿振功有些疲惫的说道。第九军这一轮调动,是以团为单位,这简直就是插标卖首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如何?”

    秦朗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宜春?疯了!”

    耿振功看到那个地名不由得浑身一颤,但是很快又惊讶道:

    “宜春!绝了!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太祖坐在一块石头上烦闷的抽着烟,突如其来的大雨,将所有的一切都化为泥泞,本来有了一点起色的队伍,又因为饥寒变得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“嗒嗒嗒。”

    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,周边的工农军纷纷闪避,但还是被泥点溅得满身满脸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谁?”

    太祖扔掉了手里的烟头,豁然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苏团长。”

    警卫员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太祖冷哼了一声,一言不发的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鬼天气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低声的咒骂着。

    就知道往山沟沟里跑,部队供给越来越难,再这样下去迟早喝西北风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,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几声机枪声。

    苏炳先只觉得心猛地一缩,不禁出言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团参谋长何坚强从前面急急忙忙的走来,刚看到苏炳先就一屁股坐在地上,满脸鄙夷的说道:

    “侦察连的说几个农民玩枪呢!团长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特娘的,这些泥腿子真能给老子找事做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说完啐了一口,只是没走几步却遇到急冲冲赶来的余桑度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几个农民在玩枪呢!师长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苏炳先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狗屁,农民玩枪,怎么会玩到机枪上?”

    余桑度推开了他伸出的手,然后指着苏炳先的鼻子吼道:

    “赶紧给老子去查,通知二营就地掩护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师长,前面是第九军的部队,侦察连的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这时师部通信兵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朗这王八蛋怎么打的阻击?敌人漏过来都不知道,是不是这小子反水了?”

    苏炳先破口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秦朗就一个团,那么多的滇军,他能挡住几个?现在废话少说,你带一营到前面去,务必打开一个缺口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皱了皱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学弟,他还是颇为了解。志大才疏,心胸狭隘就是最中肯的评语。

    “报告师长,侦察连在部队后方发现敌人行踪,他们正在扫射三营的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报告的余桑度,身形不禁晃了几下,扭头对着苏炳先吼道:

    “你怎么派的侦察连?”

    这几天心情不好,所以部队都扔给了苏炳先,每天只要住下,余桑度就约人打麻将,一打就是一个通宵。

    “没,没派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余桑度能打麻将,他当然也能邀约好友共谋一醉。这几天都是昏沉沉的上路,什么都没有安排,偏偏今天滇军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,赶紧带一营上前面去。”

    说什么都晚了,现在只有尽可能的弥补损失。

    一营必须打开缺口。而自己也要掩护好三营。如果阵脚被打乱,那绝对是全军的溃散的命运。

    苏炳先逃似的跑到前面,只见路德铭站在路边,正在听通信兵的报告。

    “苏团长,现在敌人占领了前面的山岗,我们必须冲上去,不然就要被压着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路总指挥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的眼神躲躲闪闪的,看路德铭没有追究的意思,才算松了口气。他扫了一眼周围,整个一团现在正在一片水田中,刚刚才下过雨,到处都是稀泥,不要说打冲锋,就是行走都困难。但是现在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,不冲出去自己就得交代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跟我冲。”

    掏出腰间的十响毛瑟,苏炳先大声的吼叫道。

    可是只有一连跟上去,二连、三连的人却面面相觑,最终一个个的垂下脑袋。

    “特娘的,我让你们跟我冲。”

    见有人违抗命令,苏炳先不禁恼羞成怒,他立刻调转枪口对准那些士兵,但还是没有人动弹。

    “苏团长!”

    路德铭一声断喝,这时候要开枪,只会把士兵逼反了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我们必须往上冲,否则就是死路一条。跟我往上冲!”

    他说完从身边抓起一挺轻机枪,大步的往前冲去。

    “冲,都冲!”

    苏炳先把不冲锋的人记了个大概,才提着枪追上去。

    今天在路德铭面前算是出了丑,一个指挥不力的罪名是跑不掉的。但是处分下来之前,一定要把不听招呼的几个人干掉,否则这心头之恨难消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看着一团的攻势,太祖也是坐立不安,但更多的却是懊恼。秦朗临走时的提醒,果然不是无的放矢,恐怕在那个时候,他已经预见到了今天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小秦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余师长正在后面掩护三营撤退,目前战况胶着。”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一营已经攻上山岗,一连损失过半,二连被苏团长打散,补充进一连了,现在路总指挥亲自指挥进攻。”

    接连传来的消息,让太祖的心落到谷底。如果不尽快结束战斗,敌人的增援赶到,那就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告诉路总指挥、余师长,尽快摆脱敌人。”

    除了说些没营养的废话外,现在什么都不能做,太祖颓然的坐在一块石头上,看身边一队队的战士赶赴前线,或者二团的医务兵,把一个个的伤员抬下来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在警卫员疑惑不解的目光中,太祖大步流星的赶到了野战医院。这里已经到处鲜血淋漓,门口还摆着一排排尸体,而黑红的衣服盖住一个个烈士的脸。

    “水,我需要大量的热水。”

    符云青站在帐篷门口大声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符部长,我们马上送来。快来几个人打水,缸里的水不够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喊叫,太祖抓起一个水桶就走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负责烧水的是后勤部的炊事班,只是看到太祖时所有的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伤员要紧,赶紧走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太祖摆着手说道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“冲,继续往上冲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大声的喊叫着。

    部队已经从南边比较平缓的地区冲上山岗,但是自身的伤亡也很大。

    “苏团长,咱们必须占领那儿,否则一个反冲击,一营都得被打下去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指着不远处说道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小山包,敌人在上面架了一挺机枪,如今正疯狂地扫射着,试图接近他们的工农军士兵。

    “苏团长,你往左边,我往右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用枪管捅了捅帽子,想拿下那个山包确实只能两面夹击。

    “一连跟着路总指挥,三连跟着我,动作要快。”

    三连畏畏缩缩的样子,让路德铭不由得皱起眉头,他大声斥道:

    “听从苏团长的命令,否则就地枪毙。”

    士兵们看着路总指挥严厉的表情,不得不硬着头皮跟着苏炳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路德铭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如老毛所说,单纯的进行军队改编,不会有多少效果。只有从思想方面入手,一团才会有彻底的改善。等战斗结束,部队一定要由老毛指挥,违抗命令的全部调离领导岗位。

    “路总指挥,苏团长开始进攻了。”

    看身边的路德铭在走神,警卫员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路德铭抱着轻机枪率先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民军的重机枪射手,赫然发现自己的右侧也冲出一支部队,当即吓得头发都差点竖起来。这才刚跳转枪口打了两梭子,身体已经被打成了漏勺。只是他最后看到的景象居然是,到了面前的工农军退走了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快了哦!如果收藏三位数,明早上加更一章,总共发布三章。

    勤奋莫松子等着您的鼓励呢!

    来点收藏,来点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