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30、做买卖
    太祖急匆匆的赶到战地医院时,只见符云青正把一件军装盖在路德铭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还我路德铭,你还我路德铭。”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的摇晃着苏炳先,要不是这个人玩忽职守,路德铭也不会在这里战死。

    “老毛……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拉着太祖想劝几句,但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,如果……,可惜不会有如果了。

    太祖一掌推开余桑度,怒吼道:

    “我建议罢免苏炳先团长之职,将其调到军官连。罢免余桑度师长之职,暂时留在岗位上,等到二团秦朗归来,再讨论去留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党员面面相觑,最后慢慢的举起自己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全票通过,现在部队由我全权指挥,余桑度同志协助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完,放下了自己高举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老余,不能答应他,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还想在坚持一下,没想到余桑度惨笑几声后,从颤抖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我服从组织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老余,我不能同意,这是兵变,这是阴谋,这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大声的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够了,苏炳先。死了这么多人,是我无能,都是我无能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说完缓缓地坐到地上,然后用双手保住脑袋,呜呜的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太祖轻蔑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把右手用力向下一挥。

    “我命令一营就地掩护,二营三营保护二团后勤部通过山岗,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三湾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宜春城是披红挂彩,锣鼓喧天,阖城的缙绅名流都在城外站着,一个个做出翘首期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,从远处飞奔而来,手里还举着几面青天白日旗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乱匪,整个赣西就怕看见红色的东西,今天要不是有大军过境,恐怕连灯笼都不敢挂出来。

    “嗒嗒嗒。”

    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,众人赶紧走上前去,为首的大声说道:

    “大军征讨,果然气势如虹。小老儿是宜春杨树彬,还请长官下马歇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答应的声音却不冷不热,搞得迎接的几个人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杨树彬的眼睛珠子转了几圈,赶紧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长官请看,这是本城献上的一点军饷,还请长官莫嫌鄙薄。”

    长官身边那个副官,低头扫了地上的九箱银元一眼,却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有钱是不错,不过老子带兵打仗,这些东西在野外能吃还是能喝啊?”

    杨树彬却不以为忤,赶紧又上前几步,把身后的一个托盘里的一个箱子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些许给养自然不劳长官费心,本城已经早早安排了,这点小意思还请长官笑纳。”

    看着满满一箱的黄金,那个年轻副官只是说了句“还好”。

    杨树彬倒吸一口气,随即偷看了几眼那个年轻副官。只见他眼中只有满满的鄙夷,不由得瞎猜起他的身份来。

    “小老儿已经在城里摆了一桌酒宴,几位长官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罗荣看秦朗微微点了下头,便任由别人拉着自己的马笼头,慢慢的进了宜春城。一营的士兵紧随其后,挺胸抬头的样子又惹来一阵阵的赞叹。

    “长官,后面的部队怎么不动了,本城为了迎接大军,已经安顿好了营地,还请不要嫌弃啊!”

    杨树彬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刚刚偷偷观察了那个年轻副官,一进城时还有些兴奋,不过扫了几眼街道,就变得无精打采了。这完全就不是粗鄙丘八的表现,极有可能是哪位大人物的公子哥,跑到军队就是来镀金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年轻副官冷冷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杨树彬更是觉得高深莫测了,而言语也就变得越发的殷勤。

    宜春城最好的酒楼已经被包下,现在鸡鸭鱼肉也摆了几十桌,就等着这些贵客开席。

    杨树彬等秦朗等人坐下,亲自给他们斟了一杯酒,然后谄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几位长官远道而来,小老儿先敬诸位一杯,聊表谢意。”

    可是那些长官一个都没动杯子,那个年轻的副官却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杨先生这酒咱们怕是喝不起啊!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杨树彬吓得汗都冒出来了,这画风不对啊!以往只要给钱,再请丘八到院子乐一乐,就是皆大欢喜的局面。几天来的这几位,怎么像是找茬的?

    “咱们团座接到消息,宜春城要发生暴乱,才日夜不停的赶来,没想到你们这里倒是歌舞升平。说,是不是有人私通乱匪?”

    年轻的副官说完,猛地一拍桌子,吓得在场的人一个个都跳起来。他们赶紧赌咒发誓,绝没有通匪的嫌疑。

    罗荣觉得火候差不多了,才慢悠悠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封存武器库,由本团亲自把守,你们也不能随意出入,直到本团查出嫌烦再做处置。另外监狱也由我部接收。”

    “了然,咱们一定配合贵部的行动,把暗藏的乱匪一个个绳之以法。”

    杨树彬脸上谦恭,心里却大骂开来。这些丘八真不要脸,唱完白的,演红的,不就是勒索么,至于一惊一乍的吓人?

    秦朗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来,这也让杨树彬松了口气,不过心里的骂声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罗长官,外面的弟兄还真没吃过这些东西,要不请杨先生也给他们送点?”

    “这小王八蛋吃人不吐骨头,用老子的钱去收买人心。”

    不过骂归骂,事情还得做好了,毕竟刀把子在别人手里,伺候的不好是要吃枪子的。

    监狱里的人,以最快的速度带到了门外的军营,这段时间宜春的民团已经抓了不少嫌疑人,只要查实是工农党的就严刑逼供,在一两个叛徒的交代下,整个党委已经被连根拔起,就等着省府处决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要搞什么甄别,全部上报特委,怎么处置按命令办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当前还有个首要目标,就是树立特委的威信。太祖如今举步维艰,秦朗自然要鼎力相助。反正现在全身上下,都已经贴满了“毛”字标签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你的看法,不过在这里推杯换盏的,我有点不适应,还是回军营算了。”

    罗荣说完站起身来,吓得那些缙绅名流也都跟着站起来,默不作声的场面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“我乏了,诸位贤达有事就和秦副官商议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罗长官怎么就走了,某等还安排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罗长官为了救宜春,这两日是风雨兼程,现在实在是疲倦不堪,还请诸位见谅。小弟不才自罚三杯,代长官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完倒了三杯酒,一仰脖喝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那就恭送罗长官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脸上挂着笑容,心里头却发出一声声哀鸣来。

    罗长官这个时候走,无非是方便副官坐地起价,谈崩了他还能出来调停。进可攻、退可守,不蜕几层皮恐怕都难脱身,这些丘八真是黑了心肝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,秦某初到贵宝地,不知道此地工商界谁为龙头啊!”

    来了,众人心中一凉。这年头在乡下当地主并不安全,有钱的都是城里置办产业。谁知道没了泥腿子闹事,还有刀把子收钱。只好成立工商会斡旋,谁知道刚喂肥了一只鸭子,又来了一只鸭子。

    “小老儿就是工商会会长,不知道秦长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杨树彬上前一步陪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部连日征战人困马乏,缺医少药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苦还没诉完,面前又多了一个箱子。

    “秦长官,宜春城不大,咱们能凑的也就这些了,还望高抬贵手,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杨树彬的腮帮子都在抖,如果这些丘八还要勒索,那就去省府鸣冤喊屈,到时候挑动赣西的名流闹个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杨会长。”

    秦朗拍了拍面前的箱子,随后拿出一张纸条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物品清单,请杨会长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树彬接过那张纸,扫了一眼就觉得站不稳了。上面要的东西都是紧俏物品,其中的绝大多数是药物。

    “秦长官,这个……,这个有不少是违禁品啊!”

    战争时期一药难求,所以民党政府制定了一个名单,只有医院能得到一定配额的药品外,其余的商家并不允许销售。不过谁都知道黑市上药品利润丰厚,所以暗地里都做着这个买卖。

    “有财大家发,有钱大家花。秦某也不是属貔貅的,只吃不拉。杨会长,这些货物您看能给个什么价?”

    秦朗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杨树彬一看到货品清单就沽出大致价格,做生意当然不能亏本,进价上浮两成也算对得起你了吧。

    “这批货物最少也得五万银元,不知道秦长官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按杨会长说的办,五万大洋半个时辰内就送到这里来。诸位贤达可有能交易商品,眼看就要入冬,我部急需布匹、棉花,还有各种工具、机器。只要合适不妨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秦朗手里不缺钱,二十七师师部就缴获大洋十万,还有前期的各种缴获,已经累计达到二十万。这些钱一定要尽快用掉,以换回各种物资。否则民党进行经济封锁,再多的钱也买不到东西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等了大半夜,居然是九十九,莫松子四舍五入了。

    还请大家多多推荐,多多收藏。

    谢谢您的每一次点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