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31、惊弓之鸟
    太祖坐在一颗大树下,细细的翻看着手里的小册子,这是秦朗临走前送来的报告,还有一些意见和建议。

    “这个娃娃鬼精鬼精的。”

    小册子上的东西林林总总,写得颇为复杂。应该是在战斗间隙抽时间写的,所以显得异常凌乱。但上面的内容却不是泛泛之谈,有一些简直是针对时下的“救命神药”。

    “捡到宝了。”

    太祖点着了手里的香烟,正宗的哈德门,可不是赣西作坊的冒牌货,也难为那个娃娃能够找到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一师的同志还在吵架,是不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警卫员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吵,让他们吵。吵够了就不吵了。”

    太祖一脸鄙夷的说道。

    才到三湾村,一团的军官就率先发难,这个说要离开部队,回去省委汇报情况。那个说要领着部队去打游击。还有的干脆要解散部队,等待有力时机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太祖的心就一阵抽搐,把大家聚拢起来有多么困难,现在却因为一点挫折而放弃,真是竖子不足与谋。

    “秦朗同志有没有消息啊!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不过尾随咱们的滇军部队忽然脱离了接触,师参谋处的同志说应该是二团起了作用。”

    警卫员一脸崇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牛鼻子能掐会算,应该不会有问题的,我这就去看看吵到什么程度了。”

    太祖虽然嘴上说得轻松,但是心里依然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二团被围追堵截,承受着十多个团的进攻。就算是再英勇,也会有鲜血流干的时候。可是自己又不能分兵救援,除了仰天长叹外,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军队不交给我们管,难道交给那些泥腿子,还是交给枪都举不起来的书生?”

    苏炳先吼道。

    自从他分配到所谓的军官连,别说吃香的喝辣的,就连马匹警卫员都上交了,这几天走得浑身酸痛,想起来就鬼火冒。

    “苏炳先,正是因为你的错误,今天第一师才到了如此境地,你还要闹什么?”

    太祖进门指着他就怒斥道。

    苏炳先深吸了几口气,最后竟然挤出一点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,毛特派员,这不是开会么?我就是提提意见。”

    太祖走到会场中央,猛地一拍桌子,指着那些军官呵斥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不是党员,还是不是军人。二团在后面浴血奋战,你们倒好了,为了自己的私利吵吵嚷嚷。这里是工农军,不是什么堂口,觉得过不下去了可以离开。我给他路费,只是希望以后继续革命,不要把枪口对准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。”

    包括余桑度在内的人,都差点跳起来,老毛这是什么意思,要解散第一团么?

    “革命从来就要有流血牺牲,前进的道路也有无数的艰难险阻,坚持不下去我能理解。强扭的瓜不甜,要走的现在就可以说,也可以散会后说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到这里扫了一眼众人。

    “愿意留下的,必须服从命令。一团的改编不彻底,这一次我们必须进行整顿,剔除所有的不良影响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听到这句话,心里发出了绝望的嚎叫。

    “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井钢山地区的袁文广同志已经联系上了,不过他疑心很重!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一个粗壮的汉子冲进会场,但是他的话让太祖的眉头不经意间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这些土匪就是混进革命队伍的渣滓,苏某不才愿意领兵剿匪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心里的郁闷,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,第一个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太祖冷冷地扫了他一眼,扭头望着那个大汉说道:

    “继续联系袁文广同志,就说我想亲自会一会他。”

    说罢他又望了一眼院外,随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是没有回来啊!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秦朗和罗荣坐在高头大马上,频频的冲着左右拱手。二团缴获的东西并不少,正好拿出来和宜春的工商会交易,双方各取所需后,自然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“秦长官是个生意老手,挣得是盆满钵满啊!”

    一个货栈的掌柜笑吟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财来了还真是挡不住,上个月还为布匹的事发愁,现在连库底都清空了。”

    布匹行的老板也眉飞色舞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知道就好,财不露白,过后还是要哭穷的,否则来打秋风的多了,咱们就算给丘八当长工了。”

    杨树彬虚按了几下手,又压低嗓门吩咐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就他挣得最多,十五万现大洋现如今就在库房里,可以说这单买**以往三五年还赚钱。

    罗荣也是心花怒放,他不知道秦朗用了什么手段,每天就看到运输队进进出出,但是库房的东西却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“团长,咱们现在就赶往三湾,让同志们也高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老罗,部队就交给你了,我得补个觉去。”

    秦朗这几天几乎泡在酒缸里。

    “华夏的生意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”这话并不假,请来的商家就不像谈生意的,反而像是被土匪绑票的苦主,只有三五杯酒下肚,气氛才活跃一点。十来杯酒之后,才称兄道弟的谈买卖。而且这时候友情价,打个八折才会从商家嘴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“宜春城空了。”

    罗荣不觉得这是秦朗自吹自擂,米店的老板宁可全家喝稀饭,也把最后一点粮食送来,就因为价格比外头多了一个大洋。为了这一点点差价,铜店甚至把茶壶、脸盆都卖给二团。

    整个宜春城都疯了,那些老板看到桌上的珠宝玉石,就没有谁能挪开眼睛。珠玉行的老供奉都出来掌眼了,玉都是老坑翡翠,宝石也全是鸽子红,最差的都是北京玉泉德的金首饰。可以说这些奢侈品,平时他们这些人很难接触到。

    “恐怕来路不正。”

    丘八做的事,所有人都知道。区区一个团就拿到这么多宝物,无非用了下作手段。但是把谁做了,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只要买上一点做个传家宝,又有谁会知道?

    “咱们就开一个拍卖会,价高者得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吟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杀人不见血的小混蛋。”

    工商会的人个个咬牙切齿,价高者得不就是让他们自相残杀,但说谁想要放弃那是做梦。

    果然才卖了一半的珠宝玉石,那二十万大洋又都收回来了。接下来自然是一番疯狂的采购,然后再来一次拍卖,接着又是采购。等到秦朗走出宜春时,大车都拉了一百多辆,不得不雇了几百的民夫。

    脑勺的侦察营配合着三营不停地制造麻烦,赣西第九军已经被弄得人仰马翻,不得不抽调第三军的部队来协助,即便如此还是经常发生,连排部队失踪的事情。以至于民军部队每次都是以团为单位行动。

    解放战士居然有一个团,经过整军后进行了安置,现在士气也很高,只不过没有特委的批准,目前只得安了个独立团的番号。这惹的暂时负责的薛大勇嘟囔个没完,只不过看到孙瘸子、脑勺二人,这货又挺胸抬头,弄出一副团长的做派。

    没工夫搭理这些小心思,之所以提拔薛大勇是因为他的出身,毕竟工农军对矿工出生的军事干部都会青眼有加,另外是薛大勇没有什么心眼,任谁也挑不出刺了。

    孙瘸子就算了,这家伙喜欢权衡利弊,关键时候恐怕要掉脑袋。而侦察营也离不开脑勺,可惜一只耳的耳朵还是不行,否则他也要派上大用场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不好了,后方发现一股敌人,他们尖兵放得很远,应该是民军的正规部队。”

    一团负责侦察的连长急匆匆的跑进会场。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,太祖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惊弓之鸟。”

    连负责侦察的人都这个样子,可想而知下面的队伍,已经涣散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特委决定由程浩同志接任一团团长,既然发现敌情,程浩同志你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罢免余桑度的报告已经递交上去,特委也同意了,但是任命程浩的决定,让太祖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的确此人比苏炳先是强了一点,可为什么就不能稍微放权,让自己任命、选择呢?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侦察的?敌人人数什么都不知道,吃草的么?”

    苏炳先不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都不敢过去,路面的扬尘看最少一个师。”

    侦察连长都快哭了,如果不是有个山岗占据地形优势,在平原早就被对方的尖兵干掉了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二团啊?”

    太祖的心忽然一动,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是二团,他们穿的全是新军装,应该是反动派派来的部队。”

    侦察连长沮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我决定回省委汇报工作,这里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苏炳先冷汗都下来了,别说一个师,一个团来都吃力,还是赶紧跑吧!

    “还有谁要走?”

    太祖心里冷笑一声,脸上却没有半点表露,只是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立刻站出十来个来,可是余桑度却没有动,只是掏出一根烟在鼻子面前嗅着。

    “我批准你们离队。”

    太祖话音刚落,就看到一个人跑了进来,赫然是自己的警卫员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山下的部队是二团,他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团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所有的人都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去迎接二团的队伍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完大步流星的走了。

    余桑度站了起来,用手指指苏炳先。

    “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看着余桑度离开的背影,苏炳先抓起面前的茶碗,狠狠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我要心跳,我要拥抱。

    收藏、推荐快快来到。

    勤奋的莫松子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码字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