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32、夜宴
    看到太祖就站在山坡上,秦朗加快了脚步,敬了一个军礼后,赶紧握住那双大手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祖的眼睛有些湿润,使劲的摇了摇秦朗的手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啊!”

    “您不会是没有烟了吧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站得很远,所以秦朗也就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“嗯,这几天烟抽得多,是快没有了,拿来吧!”

    太祖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

    秦朗打了呼哨,脑勺牵着一匹马快步走到他身边,把缰绳递过来后,敬了个礼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法子,谁叫这小子长得帅。

    “秦朗,你不像个团长,反而像个绿林响马!”

    太祖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叔,常公可叫咱们是匪,业务不熟悉怎么行,以后见了面也吃他笑话,所以咱们得专业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完把缰绳递给了太祖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太祖看着面前的这匹马,不由得怔了一怔。浑身上下都是纯白,一看就知道是百里挑一的好马。

    “瞧瞧草鞋都走烂了。这余师长小家子气,马也不舍得给您来一匹。我只好自己动手喽!”

    秦朗说着话,又从兜里掏出一双棉鞋递给了太祖。

    太祖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赶紧把鞋子换上,我劫了一仓库呢!”

    太祖警卫员一脸羡慕的盯着那双棉鞋看,秦朗拍了他的脑袋一下,又拿出双鞋来。

    “老老实实站岗,魂不守舍的怎么保护首长。”

    太祖见警卫员也有鞋子,才笑盈盈的把手里的棉鞋换上,来回的走了几步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合脚,合脚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了笑,看警卫员已经换好鞋子,又对他说:

    “别傻乐了,把马牵出去放放,掉了膘看不揍你!”

    “秦团长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警卫员牵着马笑嘻嘻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又打胜仗了?”

    太祖拍了拍秦朗的肩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打不行啊!就现在这个状况,我还哪敢损兵折将。”

    秦朗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难为你了,叫上罗荣同志,到师部去开会。”

    太祖兴奋地拉起秦朗道。

    经过会场时,苏炳先等人恰好从身边经过,一个个哭哭啼啼的已经看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叛徒。”

    周围还有人不停地骂着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说了,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我们管不了,也不能管。今天二团的同志也来汇合,我们要欢迎他们,另外下一步该怎么走,也要拿个章程出来。”

    太祖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没有人再吵架,都认真的翻阅着手里的汇报。但看到二团的移交清单时,饶是太祖也抽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你把宜春搬到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做了点小生意,还好没有亏本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话,引来了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不亏本好啊!有些人就喜欢做亏本生意,家大业大也没什么,小门小户恐怕没得饭吃了。”

    太祖看到秦朗的整编意见时,手指头不由得敲了敲桌子。

    “小秦,一个营真要这么多人,怎么都快有民军那边一个团了?”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咱们的战士很多都没有受过训练,上战场往往表现糟糕,人多些容错就大一些。而且咱们谦虚一点,常公的目光也就往别的地方看一点。毕竟我们的首要目标是站稳脚跟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批准,今天的会就到这里。晚上二团请大家打牙祭,都多走走,把肚子腾空些,好饿着肚子去吃大户。”

    太祖的话引起了哄堂大笑,不知不觉间他心里的阴霾,居然消散无形了。

    夜幕下的三湾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,不时的还有人出来唱几首山歌,这自然都得到了热烈欢迎。也有些调子起的太高,最后人都成了打鸣的大公鸡,不过依旧好评不断。

    在一个小院里,太祖和秦朗相对而坐,桌上摆了三四个菜,都是带着油荤的,秦朗也拿出一瓶酒,给太祖满满的斟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小牛鼻子想灌醉我。”

    太祖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叔,现在能灌赶紧灌,以后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灌啊!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话里有话啊,把我给你的书拿出来,看看我的学生作业做得什么样啊!”

    很快太祖接过秦朗递过来的小册子,看上面写满了字,不由得点点头。只是翻看了几页,却发现一行字旁加了粗粗的红色。

    “党管一切这不好么?”

    太祖皱了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由您管当然是好的,如果别人来管,我可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完喝了一口酒,又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叔,咱们现在还是人治,制度规章什么都没有。万一哪天谁跟我说,秦朗同志这是给你安排的老婆,我要还不要?要吧,这属于包办婚姻,不要就是和组织对抗。”

    太祖的思索了片刻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扯到讨老婆了?放心,等你成年了,我给你介绍。”

    秦朗赶紧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叔,这可是您说的,到时候咱就死皮赖脸的粘着。”

    太祖挥挥手让他坐下,然后问道:

    “那你说应该怎么写?”

    “领导一切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制定一个标准,然后咱们跟着走。还是拿老婆说事,你就规定我娶老婆应该是个什么标准,我照着执行就对了,好歹都是自己找的,埋怨也只能说自己瞎了眼。”

    太祖想了想,拿起毛笔那几个字划掉,写上领导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老道今天不是喝酒吃肉的,应该是找我来谈玄论道。说吧,我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秦朗嘿嘿的笑了起来,又拿出一本小册子。

    “工农军反特与情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太祖翻看了几页,不由得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会想到这些的?”

    秦朗沉声说道:

    “那天我部侦察营营长得到重要情报,我们才能战胜敌人。如果我们能打入敌人内部提前获取情报,无疑对取得胜利有重要帮助。但是我能往寇亦能往,他们也必然向我们渗透。这就要做好保密工作,和防备特务潜伏。”

    太祖的手指敲了敲桌子,又示意秦朗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发生泄密、甚至暗杀,如果我们没有任何的准备,很可能形成相互怀疑的局面。万一被什么人利用,那就是血流成河啊!”

    秦朗敛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未雨绸缪,这个很有必要。你的建议很好,我这就上报中央,湘南省委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道这儿,又拿出一张纸来。

    “你缴获的电台是立了大功,今天中央发来文件表扬。恭喜你了秦朗同志,经过讨论你已经正式工农党员,到了井钢山我就给你们主持入党仪式。”

    秦朗赶紧站起来接过那张纸,只是看到末尾的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第一师代理师长!”

    太祖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好好吃菜,回去后想想这么领导一师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心“砰砰”乱跳,代理师长那也是师长,这才多久啊!

    “你的防特建议很好,我看就在一师成立个保卫处,一来开展工作,积累经验,二来也审查一下干部战士,看看有没有嫌疑。这件事情由你去负责,李玉波同志和你也算是熟人,我看就有他担任保卫处处长。至于情报方面还要和中央商议,这个暂时无法开展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几个深呼吸后,秦朗的心恢复平静,他站起来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那么多礼数,今天是家宴,我们说说私房话,可偏偏都扯到工作上去了。你在道观里,师父教什么啊!”

    太祖摆了摆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平常诵经打醮,这可是饭碗当然不能疏忽,错了要打手板,罚跪香。师父经常说做事也是做人,所以这方面很严厉的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皮猴子,没少挨打吧!”

    太祖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附近村里有些小孩子,作法事的时候和他们玩拢了,结果香也不烧,水也不供,挨了不少打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脑海里多了一些画面,这都是另一半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后来师父就教我怎么做人,他老是告诫我要小心几种人,不过到目前我还没遇过,可能层次还是太低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几种人啊!”

    太祖点了一根香烟后,靠在椅子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种是喜欢拍马屁的,那时候我还小,有天城里的大户来上香,我就看到外头有一匹马,然后上去拍了拍马屁股。没想到立刻被马踢了个大跟头。我就说师父骗人了,拍马屁怎么还被踢?他就说了,那是你个子矮,拍到马腿上了,不踢你踢谁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太祖笑得直咳嗽,又挥手示意秦朗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第二种是不上不下的那种,没有多大本事,偏偏又很想出头,于是就要用见不得人的手段,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。比如南山村的神婆就和师父有业务竞争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业务竞争”四个字,太祖愣了一愣,随后笑声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不行啊!经文都读不通顺,就只会跳大神糊弄人。怎么办呢?跑到县里说师父通匪,结果我师父就被关了两年,要不是央求一位老爷,恐怕要被杀头了。”

    太祖听到这里停止了笑声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三种是万年大老二,上面就一个老板管着。为了大权独揽,干脆把老板供到神龛上下不来,这样他就有了鸡毛当令箭。事情办得好当然没问题,要是办得不好,老板还不能怎么样。就像西游记里祖师爷的青牛,下来干了坏事,祖师爷就背个管教不严的锅。”

    看着太祖陷入沉思的样子,秦朗悄悄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也许……,也许我们的路要少一些曲折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今天的第三章,看看居然有十万字了。

    莫松子太勤奋了,

    欢呼两声,继续码字。

    求收藏了哦,求推荐了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