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33、战棋推演
    井钢山山势险要,地形凶险,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。选择这里做落脚点,秦朗不得不佩服太祖的眼光。

    不过刚刚平静了几个小时的会场,再次传来了争吵声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山上,二团齐装满员,加上一团的原有人马,已经达到七千人枪,为什么不去进攻敌人,反而要往山里跑?”

    余桑度大声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对面的敌人已经增加到十五个团以上,而且湘南也有军队调动,目前敌人的数量保守估计也在二十个团以上。用什么去打?”

    一师参谋长耿振功也毫不示弱,指着地图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广大的群众基础,只要打到长沙振臂一呼,华夏就有无数的革命者站出来,到时候别说二十个团,两百个团又怕什么?”

    余桑度却不加理会,只是指着地图上的长沙城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的实力,别说二十个团了,就是二十七师一起压过来都很难承受……。”

    只是耿振功的话没说完,余桑度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逃跑,这是背叛。整天想去做山大王,革命什么时候才能胜利?”

    看耿振功要反唇相讥,秦朗站起来说道:

    “余委员我们来玩一个游戏,你攻我守,我给你一个师的人马。”

    “游戏!你以为战争是游戏么?”

    余桑度大声的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战争不是游戏,我才不想让战士们白白的付出生命代价,而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目标。参谋长准备战棋,让余委员率领红方,我为蓝方。”

    秦朗冷冷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就按秦代师长的命令去办,我也看看这个战棋是什么啊!”

    太祖看余桑度还要争辩,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一张硕大的地图铺在地上,等参谋处的人将一些红色和蓝色的木块放在上面后,秦朗拿起了一根木杆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、余委员、各位同志,请看手里的小册子,这是敌我双方的数据,你们有没有意见?”

    太祖拿起手里的小册子,是刚才参谋处的人发的,上面印着敌我双方的各种数据,和战棋的一些规则,倒是很通俗易懂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异议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异议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异议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不得不举起手,数据很详实,根本挑不出刺来。

    “余委员,此次推演不涉及后勤补给问题,你先手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朗的话,余桑度心中大喜,工农军一直缺少弹药补给,才使得很多行动不得不取消,如果没有这个限制……。

    “让你输得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心中暗想着,随手拿起一根木杆,对着文家镇方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率领一师进攻文家镇。”

    旁观的人立刻窃窃私语起来,军官连更是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“就应该进攻文家镇,以这里为依托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只有反击敌人的进攻,哪有躲着敌人进攻的。”

    秦朗也指了一下地图。

    “我以三个团守文家镇,其余的部队依次跟进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看了一眼的地图上蓝色的木块的阵势,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,十五个团三三两两的排开,虽然相互之间可以支援,可惜对一师形不成绝对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我发动夜袭,以二团为主力,突击文家镇。”

    参谋处的人扔出一个色子后,高声说道:

    “一师夜袭文家镇成功,蓝方三个团溃散,损失一半。红方损失总兵力三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轮到秦朗身边的人叫嚷了。

    “打三个团只损失一个营?”

    “谁有这样的战斗力,老子磕头拜师。”

    “耿参谋长你们放水也太严重了吧!”

    耿振功站起来挥了挥手道:

    “请看第二页的表格,根据色子的点数,进攻方损失三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会场再一次鸦雀无声,所有人的目光又集中在秦朗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调三个团在这里,其余的部队向文家镇前进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差点笑出声来,秦朗昨天没有睡觉么?就这样平淡无奇的推进,难道二团打的胜仗真是靠这个人的指挥?

    “我还是发动夜袭,一团、后勤人员所有人员补充二团。”

    “赖皮,后勤人员补充进一线,他们会不会开枪啊?”

    孙瘸子立刻出口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孙营长,请注意会场纪律。”

    耿振功立刻沉声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夜袭成功,红方人员损失三分之一。蓝方溃散,损失一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报告秦朗也摇了摇头,没想到余桑度的运气这么好,他挥了一下手里的木杆说道:

    “将溃散的部队放到后方集结,进行整编。两边夹击文家镇一师,前方继续派三个团阻滞。”

    余桑度看着手里的军队,能用的只有两个营了,而民党反动派的部队就横亘在面前,他们还占据着地形优势。头上的汗一滴滴的落下来,按照推演的时间现在是中午,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发动夜袭。

    “余委员,红方左侧与敌接触,请提出对策。”

    “余委员,红方右侧与敌接触,请提出对策。”

    浑身颤抖余桑度呆呆的望着地图,半天才说出一个撤字,但是为时已晚,前面的民军已经压上来了。手足无措的他又望着地图看了半天,才歇斯底里的吼道:

    “秦朗你是叛徒,我要枪毙你!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太祖一拍桌子站起来,指着余桑度大骂道:

    “余桑度你自己看看,党的队伍交到你手里,已经某受巨大损失。如今还要坚持错误路线,真像推演的结果这样,你我都是党的罪人,历史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这个评语性质相当严重,可以说余桑度的政治前程算是完了。

    “秦代师长,请你讲评一下。”

    太祖肃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毛特派员。讲评一下,如刚才推演所示,敌人只要站稳脚跟,我们就必定失败。所以当前的形式对我们很严峻,虽然打了几次胜仗,感觉是一片大好。但是只要有一次败仗,工农军就有被消灭的可能。我建议立即向井钢山方向转移。讲评完毕,请毛特派员指示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完敬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实事求是的同志,不要夸夸其谈、或者认为喊口号就能获得胜利的人。感谢秦朗同志给我们大家上了一课。今天我有个好消息告诉大家,特委已经联系到了,在这里活动的袁文广同志,不久的将来这里就是我们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太祖的话音刚落。会场立刻传来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充作办公室的商铺里,坐着一个年轻人,看到太祖等人进来,立刻站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小秦,龙恩是我的学生呢!”

    太祖上前握了握他的手,然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一师代师长秦朗,这是一师师党代表罗荣,欢迎龙恩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青狼,还以为是个红眉毛、绿眼睛的强人呢!龙恩,袁文广同志的党代表,欢迎欢迎。”

    龙恩上前握住了秦朗的手,使劲的摇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先不要叙旧了,时间不等人。龙恩同志,你们对我们的到来,有没有具体的安排啊?”

    太祖拿出一包香烟,给周围的人各发一支,不过对着秦朗伸出的手,轻轻打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娃娃,抽什么烟呢!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立刻传出笑声来。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袁文广同志是想和您单独见一面,讨论以后该怎么发展。”

    龙恩兴高采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应该见一面,就按照袁文广同志的意思,到他指定的地点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太祖的心情也是很好,根本没有思索就答应了要求。只是看秦朗没有表态,又扭头问道:

    “小秦,你有什么意见啊?”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我也认为该见一见袁文广同志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话让龙恩脸上笑容更甚了几分,他立刻站起来说道: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袁文广同志早就准备好了,就等着您的大驾光临。”

    “龙恩,你也来回奔跑了一天,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,我看你们来的三个人都是空着手,回去的时候带点礼物吧!小秦,给他们每人一支十响毛瑟防身。”

    太祖点点头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等送走了龙恩等人,太祖又笑着问道:

    “小秦,怎么不说话呀!”

    秦朗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论私事您是我的长辈,论公事您是我的上级。您决定的事我敢反对么?到时候不是棍棒伺候,就是纪律处分,所以我还是闷声发大财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滑头。”

    太祖不禁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秦朗跟着笑了几声,才敛容说道:

    “毛特派员,袁文广不过是个土匪,剿灭他很容易,但是对我们却极为不利。想在井钢山站稳脚跟,就得取信于民,袁文广之所以在这里生存,一个是土客矛盾,另一个是井钢山地区太穷了,劫富济贫等等口号还是很有市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杀了他们简单,不过井钢山就再没有我们立足的根本。要组织他们,改造他们,让他们走上革命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到这里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袁文广摆了鸿门宴啊!不过他不是项羽,我们也不是刘邦。准备些武器送去,听说他们就几十把破枪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您一起去,不然不放心,这个您不能拒绝。”

    秦朗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看看这个袁文广,是不是杨家将那个杨文广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完把手用力的一挥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了,莫松子祝大家工作顺利。

    大家嘛,助我收藏、推荐就好喽!

    礼尚往来嘛!

    GOGOGO,我们是老黄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