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34、再次出击
    袁文广坐在院子里发愣,龙恩带回来的信他看了,礼物也收下了,但这心里却总有些不踏实。

    “龙恩,你说青狼就是个毛孩子?”

    这已经问了不知多少次,但是他就觉得不可信。

    笑话,青狼是什么人?刚放翻了几个团的凶神,如果说须发赤红,眼冒绿光他信。一个俊秀的少年,那是哄鬼呢!

    “袁总指挥,闻名不如见面,要不咱们赶到古城会一会毛特派员去?”

    龙恩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妥啊!他们是强龙,我们是草蛇,如果真要鸠占鹊巢,我们恐怕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袁文广忧心忡忡的说道。

    龙恩回来报告说,工农军第一师已经有七千人枪。真要是铁了心的盘踞井钢山,谁也拦不住啊!想到这儿,他刷刷的写了一封信,装到个信封里。

    “龙恩你再跑一趟,这次把李朝他们也带上,去古城再看看风水。这封信务必送给毛特派员,一定不要给其他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袁总指挥,大家都是工农党人,这样做是不是不好啊!”

    龙恩一脸阴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好的,你去就是了,我先看看这老毛是何等人物。”

    袁文广说完,两眼瞪着湛蓝的天空,半天才喃喃自语道:

    “还要再看一看,再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龙恩一跺脚走了。

    事到临头须放胆,这个袁总指挥却还在犹豫,手里头号称六十人枪,可是有几只打得响的?你也不看看青狼的部队什么装备,重机枪都有二十多挺,他们要不是顾着你是工农党人,早就把你突突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让咱们另谋高就啊!”

    秦朗把信纸放回桌上。

    袁文广可不是王伦,至少那个白衣秀士手里头有几百喽啰,还能时不时地端出一盘金银来。光靠两张嘴皮子一碰,就想让几千人马退走,这就有些幼稚了。

    太祖正看着另一份文件,头也没抬就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谨慎是好的,不过这就是胆怯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鸿门宴不去是不行了,我先下去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秦朗拿起桌上的帽子。

    脑袋上终于有了一层毛发,远处看不再像个保龄球了,但是发型奇丑无比,实在对不起观众。

    “以斗争求团结,不要伤害自己的同志。”

    太祖抬起头来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要动手,他们家早应该摆酒了。叔,这可是政治问题,用脑子,嘴皮子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办吧!还有你的作战计划我批准了,后面的这股滇军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太祖又拿起毛笔,在纸张上写画起来。

    秦朗敬了个礼走出了办公室,却发现余桑度蹲在一棵树下,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说什么。那天战棋推演以后,他就成了这副样子,精气神全没了,整个人也变得胆小多疑起来,甚至饭都是自己煮,生怕谁给他下毒。

    “玉波同志,你要多派人看着,非常时期不要被某些人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保卫处就在旁边,秦朗走进去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已经派了四波战士看着,我不是怕他被毒死。是怕他被吓死,最近老叨念着失败了,有个风吹草动,搞得跟鹌鹑似的。”

    李玉波一脸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小资浪漫,在战争中根本没有生存空间。一旦梦想被现实撞个粉碎,很多人都会崩溃掉,余桑度只是其中的一个罢了。

    “写个报告上来,让他到大城市看病去,战士们看见了也不像样子。”

    李玉波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以往的风云人物啊!”

    秦朗摇了摇头,现在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。

    滇军回援扑空之后,又恶狠狠地杀来,现在就离三湾一天的路程。袁文广却让一师先开拔到古城休息,因为那里是他的势力范围。姑且不论其他,在这样危急的关头,算是个天大的人情。

    “师长,咱们的计划批下来了?”

    耿振功就在附近不远,看到秦朗的身影便急匆匆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批下来了,召集连以上干部开会。”

    秦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师现在已经有两个团的人马,这完全是按照汉斯三九年编制组成的队伍,但是为了贴切“三三制”等战术,又做了很多更改,比如一个班有十三个人,除了班长外,分成三个战斗小组和一个装备轻机枪的火力支援组,这种火力配制,在这个时代的华夏可以说是奢华。

    参谋处也根据一师的现状,做了很多次推演,击溃三倍的部队根本不成问题,就是弹药不好解决。不过前段时间在宜春,买了很多的机器设备,如果有个安全的地点,就能对子弹壳进行复装,那时候情况就会好一点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需要时间,进行这一次就显得尤为必要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有些人不适合一师工作,你们可以给我交个申请,甚至口头汇报。罗党代表,会开具证明的,提请特委、省委重新安排你们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原来的老一师已经被打怕了,整编时很多人都是不情不愿。和太祖商讨后,罗荣对一部分做了劝退。今天之所以再提,就是要消除所有不利的影响。

    很快几个人站了起来,神情怅然的走出了会场。

    这个插曲之后,会场中央悬挂的土布终于被拉开了,众人面前赫然出现一幅巨大的地图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师本阶段的作战计划,你们不准用笔记录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看着地图,嘴里头不停地叨咕着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苦也!”

    秦大魔王这是要杀回马枪啊!而且他的目标根本不是面前的滇军,看着地图中间硕大的二十七师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您就不能换个人坑么?这杨如源上辈子怎么着你了!”

    就在他暗自腹诽的时候,却听到秦朗说道:

    “三营营长孙铁山,你跟在侦察营的同志后面,行动成不成功,就看你们穿插得到不到位。”

    “是,保证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孙瘸子赶紧站起来,回答道。

    只是坐下时,他得意儿乜斜了一样薛大勇。

    薛大棒槌就是个愣子,偏偏那天干掉了敌人的师部,也因此成了一团的团长。搞得脑勺、和自己都没有面子。现在秦祖宗交下来的任务非同小可,就算是豁出命也得干成,不然团长的宝座只会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一只耳,你小子要是独眼龙,不是聋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脑勺接过孙瘸子的烟,看了一眼又扔回去。

    “拿根手卷烟来,这种货太淡。”

    “狗肉包子上不得宴席,拿去拿去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骂完,从衣兜里又掏出一包烟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秦黑子这次要走的路不近,你那条老狗腿行不行?”

    脑勺吸了一口烟之后,陶醉半天才压低嗓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老狗腿,你两条都是老狗腿。放心吧,老子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拍了脑勺一巴掌后,骂骂咧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发吧,急行军六十多公里,而且要在下午四点前到达十里铺,我们的时间不多。”

    脑勺几下躲开了,然后敛容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一团的部队离开,程浩也带着二团跟上,自从毛特派员强调官兵一体后,团一级干部的马全都上交了。本来一营长孙瘸子是特批可以骑马的,但是他坚持不要,弄得二团的人也不好意思违抗命令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就知道走。打仗靠的是手里的枪,不是靠两个脚板子。”

    手下的一个黄浦军官低声的咒骂道。

    程浩没有出言制止,因为这也是他的想法。放着面前的滇军不打,专门挑空子插入敌人内部。对外说得好听这叫打巧战,实际上不就是天天批判的“机会主义”。

    “让弟兄们赶紧跟上,都少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政工人员已经安排到了连队,随便说说可以理解为牢骚,多了的话性质就不一样,背个纪律处分都可能是轻的。

    “团长,一师是咱们黄浦生拉起来的队伍,不能这么就让他们给吞了。你看看哪个秦朗,就是带领一个团的料,部队天天强调三三制,四组一队,晚上还要开政治课,识字课。自古当兵吃粮、开枪放炮,学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黄浦军官喋喋不休道。

    程浩皱紧了眉头,扫了一眼周围,发现身边站着的都是黄浦的学弟。

    “团长,不能再忍了。余师长现在疯疯癫癫,苏团长也被赶离了队伍,再下来可就是您了,咱们不得不防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打得什么鸟仗,天天钻山沟,靠这个能打倒反动派?”

    “团长你就下命令吧!只要拿下特委的那只黑手,咱们立刻挥军长沙,就不相信民军能挡得住。”

    手下的人七嘴八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程浩压低嗓门喝道。

    “他毕竟是中央派来的,我们能动一指头么?再说那个秦朗也不是酒囊饭袋,咱们内有那些政工掣肘,部队又多是原二团掺进来的沙子,现在闹事能成功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。”

    人群又是一阵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的是等待时机。老毛和秦朗走的路根本行不通,到时候咱们再摊牌,也不算是叛变革命。现在不许再发牢骚,必须和士兵保持好关系,不要用到你的时候,连个人毛都调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程浩滔滔不绝的时候,却没想到队伍里的一个人,眼睛都要冒出火来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吆喝吆喝。

    收藏喽、推荐喽

    收藏的斗地主,把把有飞机。

    推荐的打血战,从来不放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