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35、待错了地方
    “快快,赶到十里铺就是胜利,都加把劲儿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身上背着两支枪,虽然也是累得要命,但脚下的速度并没有减少半点。

    连长身上可是扛着一挺轻机枪,那分量岂是步枪所能比拟的,不过看他举重若轻的样子,谢祖兰只能伸出拇指。

    一团也就枪炮连的好些,因为师长特批了马匹。不过战士们却舍不得让马驼太重的东西,纷纷把弹药扛在身上。

    秦朗也想表现自己的力量,不过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师长,您就饶了我吧!被营长看见,就跟他一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三营的兵。

    “师长,团长看见还不把我点了天灯,不就是几块炸药,我扛得动。”

    这是二营的兵。

    “师长,您放过我吧!营长知道,不背完一本战场条例不算完。如果再罚抄几遍……,您就行行好吧!”

    这家伙泪都来了,一看就是一营的兵。

    秦朗拔脚就走,老子难得良心发现一次,还被这些混蛋扔到地上用脚踩。

    “师长,战士们都扛得动,您就好好休息,下面有咱们呢!”

    谢祖兰看秦朗一脸怏怏的样子,立刻追上去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定不能让战士们停下来,尤其不准坐在地上,下去传达命令吧!”

    赶到十里铺就要立即投入战斗,这样的高强度作战,在长征时期很常见。但那时候的红军几乎都是百战精英,可不是现在的一师能够比拟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罗荣急匆匆的赶来,手里还拿了一张参谋处的情报通告。

    只是秦朗看完之后眉头骤然紧锁,有些不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罗,二团什么情况,怎么落下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程浩同志说很多基层的干部跟不上,现在只有二团三营长******部两个连,一营营党代表宛一先带着一个连跟着。”

    罗荣也一脸严肃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整个一师的两个团,都是按照前委的指示进行了整编的,原二团的番号改为一团,这些都是秦朗从南门就带着的部队,而原一团改为二团,在原先的基础上,补充入独立团的人马。

    可以说整编的结果谁都不满意,但是毛特派员也必须服从上级的指示,最后只能捏着鼻子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“秦师长,刚刚收到特委的消息,取消毛特派员的特派员职务,现在担任前敌委员等等职务。”

    罗荣的话让秦朗不由得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通知别的同志,以后称呼毛特派员为毛委员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听到这个消息时,并没有觉得太多意外。就是换个称呼而已,这算多大点事。

    炊事班的同志已经做好了饭,他拿出刚发的搪瓷口缸走过去。满满的一勺白米饭,再来些罐头肉,灌了铅似的双腿,立刻就有了力气。

    再看见连长时,只见对方身上又多了两支汉阳造,不过脚下的速度却没有一点减慢。

    “老谢,吃饱了可要消消食,让同志们加快速度,还有十多里地里就是十里铺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听到连长的话了吧!现在肚子都吃得饱饱的,脚程就要加快了。我们是二连,钢铁一样的二连。打仗咱们最厉害,赶路咱们也是最厉害。冲啊,战友们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大声的吆喝道。

    速度已经渐渐缓慢的二连,瞬间又加快了速度,还有很多人竟然小跑起来。这使得其他部队的政工,也开始号召和二连进行比赛。很快荒山野岭间,就出现了你追我赶的局面,连秦朗也不甘寂寞。

    “谁第一个赶到十里铺,老子给一面红旗。”

    “同志们听见没有,第一个赶到十里铺的,师长奖励一面红旗。我们不能输给其他部队,因为咱们是二连,南门羊牯垴走出来的英雄队伍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又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二连的人冲得更猛了,连长哈哈笑着跑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下午的十里铺并没有往日的宁静,无数的民军士兵追逐着最后一点阳光,缩在小村西面的草坡上。抽烟的人很多,以至于从远处看,还以为是在焚烧秸秆。只是他们没有想到,自己的敌人已经到了附近。

    二连的人已经停下脚步,无数的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湿透了,但是没有人在意这些,稍微活动一下手脚,就开始检查身上的武器弹药。

    “跑步的红旗我们拿到了,但是打仗也不能怂,今天老子要双料,要两面红旗。二连只有好汉,没有缩卵子的怂蛋。一会儿发动冲锋,我们要像一柄钢刀,切开民军的肚腩。”

    连长喘均了气,挥舞着拳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检查脚下的绑腿,身上的腰带。趁着还有时间喝点水,抓点盐沫子放进嘴里,没有的我这里拿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也在一旁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全体准备,上好刺刀。”

    连长看收拾的差不多,摘下身上的花机关道。

    “突。”

    一颗红色的信号弹,拖着白色的烟雾,急速的窜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只是瞬间,十里铺就冒出了火光,那些低矮的平房里,一个个衣衫不整的人跑出来,很快就被横飞的弹片击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冲,二连。”

    连长看炮排的停止了射击,立刻把手一挥,率先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快给上面报告,快给上面报告。”

    民军团长觉得自己要崩溃了,怎么才到十里铺半天,这乱匪就杀上来了。他们不是在三湾那边流窜么?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传令兵慌慌张张的跳上马背,谁知道身子一歪就摔下来。

    气得团长上去就是一脚,不过地上的家伙却没有任何动静,正准备破口大骂时,居然被人拽回了指挥所。这时他才发现,地上一团浓稠的鲜血正在慢慢的扩大。

    “特娘的,乱匪有神枪手。”

    一股寒气从众人的背后升起,进攻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部队啊!

    “团长,乱匪上来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一个冲到门口的传令兵话还没有说完,又直挺挺的倒在地上。那剩余的半张脸上,还满是焦急的神情,吓得团长连站都站不稳。

    “赶紧守住,快派人守住。另外派人通知师部,我军受到敌人全力袭击,乱匪最少有一个师。”

    十里铺不是交通要道,也不是关隘险要,无非是通往湘南的小路罢了。平常也有些商队经过这里,油水虽然不大,但是谁会嫌钱少呢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民军团长又是一阵懊悔,末了还给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刚刚升格为正规军也就几天,本来按命令是应该到文家镇附近集合,可就为了堵卡抽税,才上报说疟疾流行。谁知道今天才拿了一百多个大洋,就被乱匪咬上了。

    “团长咱们还是跑吧!”

    跑?现在还往哪里跑?

    自己的任务就是掩护二十七师的一个辎重队,如果有什么闪失,杨如源那种人会心慈手软才怪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民军团长一咬牙喝骂道:

    “谁敢再说跑字,老子现在枪毙他。”

    “让一营的人顶上去,二营的跟在后面。这些乱匪缺粮少弹,只要顶住这一波,他们准得撤退。”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话音未落,一发炮弹落进村里,刹那间周围充斥着声嘶力竭的哀嚎。

    “主力,这绝对是主力。”

    民军团长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付自己这样的杂牌,乱匪居然用炮轰,什么时候他们变得阔绰了?

    “团长,咱们是不是待在不该在的地方了?”

    身边的人带着哭腔问道。

    “湘南?”

    民军团长一下子醒悟过来,乱匪的首要目标就是夺取长沙,大路他们肯定是不敢走,小路可不就在自己脚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他又打了自己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慌,离咱们最近的是郭旅长,赶到这里也就一个半时辰。咱们死守这几个小时,到时候立功受奖也不在话下。给下面的弟兄们说清楚,坚守到乱匪撤退,活的每人十个大洋,死了的老子给他风光下葬。砍一个****脑袋十个大洋,匪首的奖励老子一个铜板都不要,都给弟兄们分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,只要保住命,就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团长说有重赏了,弟兄们好好的打啊!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军官猫着腰冲出去,然后大喊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民团的军官士兵多是同乡,克扣当然会有,但是数额要少得多。而且团总几乎是当地的富户豪强,说出去的话也很少不算,所以团丁们也毫不怀疑。慌乱很快就消失了,他们开始依托地形,朝着冲击的工农军射击。

    “团长,乱匪冲到镇子外头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军官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屋里的钱全抬出去,每个弟兄先发五个大洋。”

    民军团长“哗”的一下脱掉衣服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待在这里肯定是死,都死到临头还怕个毛。

    “敢跟着老子冲的,每人二十个大洋。打垮了这群乱匪,赏格照旧。”

    团丁掂了掂手里的钱,这可是十足十的袁大头。五块,能够到最好的园子吃喝玩乐几天了。如果再来二十个,老子还扛什么枪,回家买田做地主得了

    “干,跟着团长大人有肉吃,冲啊!”

    民兵团长挥了一下手里的大砍刀,大喊道:

    “荣华富贵就在今天,跟老子往上冲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莫松子感谢书友的评论,

    细节上我再雕琢一下,

    另外,求收藏,求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