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36、又是老对手
    看着寒光闪闪的刺刀,谢祖兰觉得后脊梁一阵发酸,大滴大滴的汗珠不停的滑落,好像是无数的蚂蚁在脸颊上蠕动。

    “冲上去不要停,瞄准好了就开火。”

    连长大声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嗒嗒嗒。”

    “突突突。”

    各种自动武器的声音,瞬间就响彻战场。

    冲锋的民军就好像撞在一堵无形的墙上,密集的队形瞬间就变得稀稀拉拉的。

    “冲啊,杀啊!”

    民军团长还在不停地嘶吼着,只是看手下的士兵几乎都死光了,立刻举起双手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爷爷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连长忍不住啐了一口,要不是师长严令不许杀俘,恐怕早就给了这家伙脑袋一枪。

    “不值当,连长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也害怕连长做出出格的事,死拽着他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被秦朗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让别人去拼命,到了自己的时候做缩头乌龟。这种人无论是现在,还是将来都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“是这种人的同胞,还真特娘的不幸。”

    十里铺的辎重队,是师侦察营在几天前发现的。由于没有通信器材,情报送到师部已经是今天早晨,如果不是这个团长贪财,侦察营的小分队,就要想办法拖住对方。而那个时候就没有突然性,还要面对其余民军的合力进攻。

    “尽快打扫战场,然后我们向东前进。”

    用一个团保护的辎重,肯定是好东西,秦朗当然要干一票。不过打开一个个箱子时,所有的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全部都是书!”

    “书?”

    秦朗也抓狂了,拿起一本翻了几页,居然是英文的《悲惨世界》,再拿起一本。

    “基督山伯爵!”

    看着马队的十几个驮子,秦朗觉得泪都来了,打死打活半天竟然全部都是书。

    “师长,这些是什么书?”

    罗荣看着秦朗悲怆的表情,不由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全都是没用的货。”

    英语秦朗学得最好,因为老爷子很懂事的,请了个金发碧眼的尤物。这当然是很费力气的事,毕竟学好英语同时,还要降服大洋马!

    不过最终能说一口流利英文的秦朗,发现自己用的最多词,是赞美海洋动物的。

    “******”。

    他都有点想撕书的冲动,最后样式忍下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全部带走,谁来赎当,给老子要三倍的价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插曲,谁都知道秦大魔王心情不好,这时候傻子才往前面送。

    当然只有罗荣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“二团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秦朗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跟上来两个营,程浩带着老一团的部队吊在后头,是不是再去做一下工作?”

    罗荣轻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让人监视他们,我觉得这些人靠不住。”

    秦朗摆了摆手,随即指着地图上一个地点。

    “不说他们,炊事班抓紧时间开放,接下来我们要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炊事班的简易餐车,又一次传来锣声。秦朗给他们特批了驮马,并设计了四轮车,这样行军的路上就能做饭。而这也是战士们最喜欢的设计,毕竟谁不想吃饱肚子。

    “哟,今天居然有红烧肉嘿!”

    “过年了,过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来一勺,洋芋少点,在家里吃怕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拿下十里铺时,民军的正在做饭,杀好的七八头猪已经煮得差不多了,炊事班的拿来加工一下,就成了让人垂涎欲滴的红烧肉。

    兴许是饭菜的香味飘散的太远,秦朗发现远处的树林有人在活动。不大一会儿,侦察营的人就压着一群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师长,他们是原来十里铺的百姓。民军把他们赶出去,然后占了房子。”

    秦朗本来想询问几句,不过那些目光呆滞的百姓,只是耸动着鼻子,还不停的吞咽着口水。

    “老罗,给他们送点吃的,等会儿一家家调查他们的住屋,按损失状况给予补偿。每家再送些粮食,冬天到了他们日子不好挨啊!”

    等到一团离开时,队伍里多了十几个人。都是十里铺的好汉,活到现在只吃过这一顿饱饭。与其在家饿着,还不如到部队上混个肚儿圆。

    “都带上吧!我们也缺少辎重兵,吃几顿好的训练一下,就是些棒小伙子。”

    罗荣笑吟吟的说道。

    十里铺太穷了,周围都是山地,一年四季靠天吃饭,实在是养活不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“骷髅似的,看得我的心抽疼。老罗咱们要加油,不能再让华夏百姓过这种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声音低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后世,贫苦人群的照片有很多,他感动过、捐助过,但很快就抛诸脑后,因为这些人和他的圈子相距太远。今天亲身经历一次,一种责任感莫名的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谢祖兰觉得眼皮子直打架,抽了劲大的手卷烟也没有丝毫作用,最后还是靠在一棵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老谢,走了走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努力的想醒来,可脑子就是不听使唤,直到一股冰凉刺进脑海,他才惨叫着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山涧的水才有用,寒冰刺骨的谁都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耳朵进水了,连长你不能少倒一点么?”

    谢祖兰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上级下命令了,要赶到二十里外的三台坡,三营早上没干过咱们,现在正在那里打气呢!”

    连长嘿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孙营长……,着实走不快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也坏笑道。

    孙瘸子一脸的气急败坏,今天三营最早出发,却落后了一营二连五分钟到达,虽然秦黑子没说什么,但自己心里头有气,炊事班出来的居然还比不上薛大棒槌、耿大白话?甚至原来在矿上当会计张三算盘,都当了一营长,和自己平起平坐了!

    “老子腿瘸,你们腿不瘸啊!老子就落后一营二连八分钟,你们丢不丢人?”

    因为一营的率先赶到战场,主攻任务也就交给他们,而二连也拿到了两面红旗。这就是一面三角形的旗帜,比毛巾大不了多少,但每一面都不是可以轻易拿到的,有严格的管理规定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我们还要赶路,天黑前必须到达三台坡。还是老规矩先到者得,谁特娘不想要红旗,滚出老子的三营……。”

    就在孙瘸子在那里“激励”部下时,薛大勇也召集了二营所有的人。二营还没有营长的确切人选,所以他还兼着营长。

    “呸,你们真丢人,孙瘸子都跑不过,头一面红旗就这样没了。夜袭二十七师师部的劲头哪去了?”

    看着手下一脸羞愧的样子,他猛地一拍胸脯。

    “老子就是被你们这群棒槌带坏了名声,如今都是一团之长了,还得给你们操心。张三算盘今天乐得合不拢嘴,算了他也是老子带出来的。不过晚上要是输给孙瘸子,老子天天拉你们跑十公里。”

    郭应也骂骂咧咧的骑在马上。

    这几天他算是被乱匪折腾个够呛,先被湘军阻挡在南门之外,只能绕道前往文家镇。结果住进去没有一天,传来师部被端掉的噩耗。他赶紧带着军队回援,谁知道半路上又说宜春被骚扰。偏偏带兵赶到那里,却匪毛都没有见到一根。紧接着又要赶往三湾,却不曾想刚刚住下不打两个小时,临近的民团十五团处又传来枪响。

    “这些乱匪就跟老子兜圈子。”

    兜圈子也比处处挨打强,想想前几天的死亡行军,他心里就一阵抽抽。

    老长官终于任命自己为五十四旅旅长,不过前头还有个“代”字。这就不能不用心了,毕竟二十七师最近就多了三个团,只要位子不扶正就有可能被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“公曾兄,咱们是不是应该休整一下,这一天跑的兄弟们的腿都要断了。”

    袁鹏举气喘吁吁地说道。

    郭应升官,他也跟着水涨船高,现在是副旅长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必须赶去增援,师座已经发来消息,十五团押着一个贵人的东西,这个可不能有半点差错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袁鹏举嘴上没说,心里却暗暗地鄙视起郭应来。

    为了把位子挪正,这厮也是费了心思,这几天拉着弟兄们来回跑,腿都快磨没了。今天去救十五团还让袁鹏举觉得诧异,平常乱匪进攻民团,不都等着他们两败俱伤么?怎么这会儿转了性,没想到居然是为了溜须拍马。

    “报告旅长,三台坡发现乱匪。”

    就在袁鹏举暗自腹诽时,通信兵的报告,惊得他赶紧把马停下。

    “人多不多?”

    郭应咽了口唾沫,能杀到这里来,十五团算是完了。不过能轻松干掉一个团,不是战斗力强悍的主力,就是人数众多的部队。

    “人倒是不多,前卫营都到了三台坡,才发现他们在反斜面中间摆好阵势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哪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袁鹏举一阵诧异。

    坡中布阵可是兵家大忌,这个位置很容易被坡上的人冲乱阵脚,难道这个领军的匪首是个生瓜蛋子?

    “坏了,前卫营的不要动,压上去两个营,往下冲的时候不能停留。”

    郭应只觉得额头上的像水一样涌出来,敢在坡脚摆阵,就意味着这是决战。因为坡上的人只能拼命冲下来,如果想要撤退,对方可以立即占领坡顶,只要一挺重机枪,五十四旅就得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感谢收藏、推荐的朋友,

    今天数据增加了好多,

    莫松子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啊,我的力量在增大,要变身码字狂魔了。

    再来点收藏、再来些推荐。

    哦哦哦哦哦,哇哇哇哇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