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37、血战三台坡
    孙瘸子到底争到了第一,足足领先一营二连十五分钟,所有的人身上都是汗,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。他们刚刚摆开阵势,坡顶就出现了民军的影子,一时间坡上坡下鸦雀无声,只有一柄柄刺刀闪烁着寒光。

    为什么在坡中央摆阵,所有的人都想不明白,甚至耿振功还和秦朗争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必须破釜沉舟,不消灭这个五十四旅,敌人集结起来,我们根本没有力量去对付。告诉所有的战士,今天不是敌死就是我亡,能走出三台坡的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冷冰冰的话语,耿振功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的确,这一仗一师必须打,以往都是选择吃肉。这给了民军一个错觉,工农军只会偷袭,所以他们才肆无忌惮的进攻。只有打断民军的骨头,井钢山才有喘息的机会,否则处境就要艰难的多。

    坡上坡下的人相互对峙着,除了粗重的呼吸外,在没有其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民军前卫营营长,只觉得喉咙发干、浑身哆嗦,他才把手伸到腰间,就听到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瞬间,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住了,两腿软得连路都走不动。

    “刺刺刺。”

    刘易斯怪异的声音陡然炸响,刚才还万籁俱静的山坡,瞬间充斥着咒骂声,惨叫声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的十秒钟,整个民军前卫营崩溃了。大多数人忘记了逃跑,甚至忘记举起双手,只是抱着脑袋发出歇斯底里嚎叫。

    枪声才刚刚响起,正在增援的两个民军营,立刻加快自己的脚步,谁知道离坡顶一步之遥时,工农军竟然冲过了山脊,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凶狠的喊叫。

    两支军队就撞在一起,没有上刺刀的民军瞬间吃了大亏,最前面的一排士兵甚至没来得及发出嚎叫,就已经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“上刺刀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叫。

    但是为时已晚,花机关密集的弹雨,已经撕裂了整个阵列。

    “冲,不要停,谁的刺刀是白的,老子笑他是草鸡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战场。

    “顶住,给老子顶住。把山脊夺回来。”

    郭应大声的喊叫着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乱匪竟然这么大胆子,居然敢和民军的正规军硬抗,而且还用了这么不要命的战术。今天的胜利就看山脊在谁的手里,以他对乱匪的了解,除非是……。

    “弄清楚他们是那支部队没有?”

    “看得明明白白,旗帜上写着工农军第一师。”

    通信兵严肃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余桑度啊!”

    郭应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黄浦生什么都好,就是打仗差点火候,以他们为基干的第一军吃了多少败仗,常总司令都闹出过自杀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告诉弟兄们,对面就两三千人,只要守住就是胜利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凭着匹夫之勇,只要冲击的疲倦了,就是五十四旅进攻的时候。

    似乎真是印证了郭应的预判,工农军冲击一阵之后,开始往山脊处退却。

    “追上他们,一定要夺回山脊,不惜一切代价。拿下的官升一级,小兵官升三级。”

    已经连连后退的民军,立刻追了上去。这就叫雷公打豆腐,往软的地方来,捡便宜谁不会啊!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等到民军距离山脊还有七八米的距离时,轻机枪,花机关组织的火网,如同死神的镰刀,瞬间将最前面的人割倒。而重机枪也不失时机的封锁后路,这使得山坡上的民军,变成了子弹切割出来的孤岛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孙瘸子又一次喊道。

    刚才退下去的工农军又一次出现在山脊,以泰山压顶之势,把坡上的民军碾压成了齑粉。这就是秦朗的磁铁战术,你退我进,你进我退。

    “不准退,谁退老子砍谁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郭应也杀红了眼,命令督战队的开枪射击,一些没死在山上的士兵,却倒在了自己人的手里。余下的赶紧停住脚,扭头又往坡上攻去。

    “把那些人编入四营,继续进攻。”

    一直心急如焚的一零七团团长,立刻歇斯底里的吼道:

    “不行啊旅座,都是赣西的弟兄,不行啊旅座。”

    乱世里,手里有枪才是立足的根本,一零七团是他苦心经营了许久的基业,郭应之所以这么干无非是借刀杀人,省得自己和他争夺旅长的职位。

    “让一零八团全体准备,跟在四营后面冲锋。”

    郭应看都没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山上的乱匪再次退回到山脊后面,一零七团的进攻虽然被阻滞,但是对方也没有进行反冲击。应该是冲杀了两次,没有力量再组织第三次了。

    “让旅部手枪营压上去,四营五营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袁鹏举一下子愣住了,这是要拼命啊!

    手枪队全部是老兵组成,手里一支十响毛瑟外,身上还背着一挺“芝加哥打字机”,战斗力在整个九军也堪称王牌。

    “旅长您就瞧好吧!”

    手枪营营长挺了挺胸膛。

    打了这么多年的仗,五十四旅啃的都是硬骨头,不是说大话,还真没怵过谁!

    “旅座几个乱匪而已,至于动血本么?”

    袁鹏举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拿下山脊,不然乱匪往下一冲,咱们的阵脚就乱了。到时候别说一个手枪营,十个都只能往后跑。”

    郭英说到这里,双手握拳对碰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只能硬碰硬,不把对面的撞个粉身碎骨,就是咱们粉身碎骨。”

    秦朗看着山坡不由得一声长叹,只是短短的二十分钟,坡上已经躺满了人,荒草的枯黄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暗红色。

    “命令三营准备突击,一定要打掉五十四旅。”

    战争中感伤是没有市场的,你不干掉别人,就被别人干掉,只有胜利者才有权利怜悯。

    “嘀。”

    子弹壳改装的哨子,发出了凄厉的啸声。

    刹那间,刚才还喧嚣的战场,又变得万籁俱静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马克沁粗狂的声音猛然炸响,开始还能听出节奏。随着更多的枪口喷出火焰,就变得像狂风怒号一般。队形密集的民军,一瞬间就成了筛子,等到手榴弹凌空爆炸时,剩余的人能想到的只有逃跑。

    “冲锋吧!”

    秦朗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战争无法让人感到愉悦,尤其是同胞相残时,只有种撕裂般的痛苦。可是谁也没有办法回避,当一方成为另一方的阻碍,能做的就是把对手最快的铲除掉,时间拖得越长对国家的损害就越大。

    五十四旅手枪营就跟在四营后面。四营只不过坚持了三分钟就全线崩溃,但这并没有惹来手枪营的嘲笑,这暴风骤雨般的打击,落在自己头上,也只有逃跑一条路。

    手枪营营长觉得手心全是汗,这感觉第一次上战场时出现过。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小山坡,竟然又有了那种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手榴弹连续不断的爆炸,使三台坡笼罩在硝烟之中,这反而让手枪营的人舒了口气。只要前面四营的人还没死绝,自己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瞬间,爆炸声忽然停止了。等到灰蓝色的烟雾散去,手枪营营长才发现,工农军已经冲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看到一柄闪着寒光的刺刀从斜刺里捅来。

    手枪营营长翻手就是一梭子,打得那个人倒飞了出去。不过身边的部下也倒了霉,被散射的子弹打翻了两个。汤姆逊虽然火力猛,但是贴身肉搏很容易伤到自己人。想到这里,他抽出背在身后的大刀。

    “换手枪,用刀砍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一瞬间,本来已经散去烟雾又浓密了几分,身边的好些个部下也惨叫着倒在地上。原来乱匪冲到面前时,居然打了一排枪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手枪营营长一刀劈出去,正中面前的一个人,也来不及看他伤的如何,一翻手腕大刀又变成横砍,逼退了接近身边的那些工农军。趁着这个机会,他左手一翻,十响毛瑟连续开火,打翻了冲到面前的五六个人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很快子弹打光了,这个时候哪还有时间上弹,把毛瑟擦回腰间后。双手握紧刀把又对着面前的人狠狠一刀。

    只是后腰处忽地有一股劲风袭来,他想都不想双手往下一沉,挑开了一柄刺刀,刚想趁机反杀,前面偏偏又多了一道寒光。双手腕子一翻,刀背又磕开了那柄刺刀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大喝一声之后,大刀顺势往下一劈,对面的人身子都要成两半了。可是他要抽出长刀时,却发现那个已经垂死的人,双手紧紧地握住刀刃。

    “开。”

    手枪营营长怒吼道。

    长刀瞬间抽回,只是面前的那个工农军士兵,竟然带着笑意,缓缓地往前扑倒。

    诧异间,大腿处传来剧痛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手枪营营长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,腿上的肌肉瞬间绷紧,整个人立刻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身后却传来一声闷响,眼前陡然间出现了一柄带血的刺刀。手枪营营长想喊,却觉得喉咙被什么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刺刀缩进了胸膛,伴随而出的是暗红色的鲜血,手枪营营长重重的摔在地上,瞳仁里自己的部下已经在往后撤退了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诸位真是太给力了,昨天增加收藏数将近一百。

    没话说,明天加更一章。

    莫松子答应的事,从不拖拉。

    更新时间早上07:15,中午12:15,晚上19:15

    有朋友说没有年月日,那是之前刻意淡化,到时候改一改,谢谢您的支持了。

    下面是老台词

    求收藏,求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