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38、凤头镇
    败了!

    郭应发出了夜枭般的惨笑声,手枪营只是坚持了不到十五分钟,就没有几个人还能站着。而后面的第五营,甚至都不敢开一枪,全都跪在地上当了俘虏。

    “跑吧,再不跑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袁鹏举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,赶紧上前一步扶住。

   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要活命就得有个替罪羊,郭应个子高,他不扛谁扛?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都走吧!”

    郭应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缴枪不杀,缴枪不杀!”

    袁鹏举还想再劝几句。但是工农军的呼啸声已经越来越近,他用力的跺了一下脚,扭头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回去跟师长说,郭应死了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带着人冲进了指挥部,只看到一个民军军官,目光呆滞的看着屋子的天花板。打了胜仗心里当然高兴,细细的打量了对方一会儿,发现那人身上就没有任何的武器,于是掏了一盒烟出来。

    “哟,长官嗨!来,抽一根。您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四旅代旅长郭应,请贵军余师长一晤。”

    郭应接过烟垂着头吸了几口之后,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孙瘸子一脸鄙夷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余桑度早就不是我们师长了。郭旅长在民军也是个人物,难道没听过知己知彼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郭应一下子站起来,一把抓住孙瘸子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的指挥官是谁,是谁?为什么会摆出这么一个阵势?”

    “是我,工农军第一师代师长秦朗。”

    力气仿佛瞬间就被抽干了,郭应盯着来人看了一阵,颓然的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秦朗?青狼!你还真是个娃娃?”

    秦朗走到他的身边坐下,然后缓缓地说道:

    “不服气我可以放你回去,不过需要进行交换。我党有很多的同志被你们逮捕,如今正在监狱受着非人的折磨,我义务救他们出来。”

    郭应哑笑了几声,指着山坡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可惜我已经死了,不能帮您的忙。”

    孙瘸子看了他一眼,有些不解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特娘不是活的好好的?”

    “弟兄们都死了,我一个败军之将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。苟活到现在,就是想看看什么人打败我。心愿已了,秦师长动手吧!”

    郭应说完身体往后一倒,两只眼睛也紧紧的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赔光了五十四旅,回去就是枪毙。而我恰恰没有杀俘的习惯。你用山坡上弟兄们的血做幌子,为的不就是保住一条狗命?”

    秦朗轻蔑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在夜店混的时候,看惯了那些下台老大的表演,郭应的演技两分都评不上,糊弄鬼去吧!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郭应一下子站起来,指着晴朗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就不是肉长的么?死了那么多人,你就无动于衷么?”

    秦朗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够,如果你扑上来拼命,我可以给你点个赞,但是你没有。郭应,你别装了。如果真想赎罪,你完全可以跑回去,抚恤阵亡的士兵。可惜你根本没把他们放在心上,只是想拖延时间好让家人上下打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不是的。”

    郭应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,结果脚被凳子绊住,身体重重的摔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根本不可能成事。看看你死在外面的部下,他们在你的眼里,只不过是群灰色的牲口,大部分人死得还不如一条狗。正因为有你们这群草菅人命、贪赃枉法的混蛋,华夏才变成今天的烂摊子。我很想把你们通通拉出去枪毙,可惜之前要消灭掉无数的灰色牲口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道这里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“我为华夏哭、我为民党哭、我为民军哭、我为孙先生哭。现在的华夏还不如大金,难道孙先生一辈子的奋斗,就为了得到这样一个局面?”

    “我,我。”

    郭应颤抖着嘴唇最终一个字也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军阀统统都该死,不管是大义凛然,还是荒淫无耻。正是你们自相残杀,华夏才山河破碎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道这里,伸手指了指郭应。

    “恬不知耻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郭应瘫软在地上,抱着脑袋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罗荣大步流星的走进屋子,诧异扫了一眼郭应后,把一张纸递给了秦朗。

    “牺牲了一百零三个同志,重伤二百七十二人,轻伤四百八十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吧,郭大旅长,因为你们这些军阀的存在。我部损失接近一个营,你们损失一个旅。几千号华夏人就这样死了,你们开心了吧!”

    秦朗说完离开了屋子,他再也不想看郭应,哪怕一眼。

    天微微亮的时,一师离开了三台坡。

    一座新修的土包上,郭应拿着柄铁镐小心地挖着坑,他的身边横放着一棵棵的树苗。

    虽然经过了几个小时的休息,可秦朗觉得脚步越来越重。本来有资格骑马的他,却坚持选择步行,只有这样,才能了解士兵们的体能状况。

    队伍越来越沉默,已经没有了出发时的欢快,很多人的眼皮子一眨一眨的,甚至有人摔倒在地上,就这么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战士们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罗荣心疼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天之内奔袭了将近百里路,还经过两次血战,这确实把战士的潜能用到极限。可是师长又画了一条线,地图上短短的一点距离,看似不用损耗任何的力气,却需要急行两个小时才能赶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战士们很累,但现在能做的只有以快打慢。逃出去的敌人很多,要在二十七师师部还没有准备的时候突袭。然后我们直插古城,争取休整三天,再进行下一步的作战。”

    秦朗也知道士兵们到了极点,但是不打退后面的追兵,一师也得不到喘息的机会。毕竟现在仓促的涌进井钢山,没有百姓的支持,光是一个粮食问题,就能摧毁这支几千人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快跑起来,跑起来,师长已经到前面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秦朗又一次超过自己,张河大声的吆喝起来。虽然营长中就他的资历最浅,可一营的老兵着实争气,倒也不怵别的人。

    “咱们一营一连一排一班,是师长亲自带出来的兵,几次竞赛都输给二连,你们还要不要脸了。干脆老子把二连改成一连算了,你们这些娘们确实够不上这份荣光。”

    “营长别说了!一连,觉得自己有卵子的跟老子冲,没卵子的自己滚去集训队里回炉!”

    一连连长大声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打不垮的一连,任何的艰难险阻都将被我们踩在脚下,同志们,前进!”

    一连的党代表也用力的挥舞着拳头。

    很快这支有些萎靡的队伍,开始超越自己的战友,最后冲到了整个队伍的前面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整支队伍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二十七师的师部就在凤头,兴许是地理位置的偏僻,这里只能用残破来形容。整个镇里就没有一所好房子,以至于师部只能设在村外的土地庙里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被渗透,镇子里的人早就被撵走了,但是觉得还不保险的杨如源,又围着小镇修了一圈的战壕。

    凤头地势平坦,视野辽阔,虽然没有险要可以利用,但偷袭的难度也更大。尤其是在两个团的拱卫下,杨如源并不觉得,乱匪这个鸡蛋敢来碰自己这块石头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情报还是一如既往的烂。”

    接到侦察营的报告,秦朗摇着头笑了。

    一师整编前跑了不少人,这其中有一些已经成了民军的俘虏。不过民军并没有进行审问,光顾着砍脑袋请赏了。这样一来,对于工农军的情报可以说是空白。

    侦察营的报告里还有一张地图,凤头镇敌人的部署情况大体标在上面。一看到那个圆形的阵地,秦朗立刻嗅出了倭国的味道。

    大金晚期,各种人都跑到倭国去留学,其中学军事的也不少,所以阵地构筑学习蝗军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一点变通都没有,几乎是照搬倭国条例。老罗,你信不信,我闭着眼睛都能找出他的重机枪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秦朗一脸鄙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长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罗荣有些惊讶,面前的不过是个少年,笑起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稚嫩。

    “看书喽,缴获了那么多的书,当然要学习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也不全是假的,上次打二十七师师部,就缴获了很多军事书籍。看着崭新的封面,恐怕是杨如源用来撑门面的玩意。不过到了秦朗手里,页面下方很快就写满了批语。

    这些书太祖爷也没少看,他默契的把批语写在页眉处,有时候还对秦朗写的东西做些评论。

    “闪电战确实是未来的战争模式。”

    “装甲集中使用,燃油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重工业一定要抓,就是去要饭,也必须打实基础。”

    罗荣有些面色发赤,一直都在抓着政治工作,军事方面的确薄弱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师长,既然胸有成竹,我们什么时候进攻?”

    “凌晨五点发起进攻,战士们也需要休息一下,不然手脚发颤可打不好战。脑勺的侦察营也该动动了,看看这段时间训练出什么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朗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收藏喽、推荐啦!

    客官您不来一发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