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40、赶羊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陡然间,凤头方向各种武器就响成一团。还在闭目养神的秦朗,一下子站起来大喊道:

    “总攻,飞雷炮进行三次急速射击,突击组准备。”

    罗荣看秦朗抬腿就要离开,赶紧上前一把拉住,大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长你不能上前线,不要忘了战场纪律。”

    秦朗咬了咬嘴唇,又重新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师长,侦察营没有进一步消息传来,是不是咱们埋伏的同志被发现了?”

    耿振功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秦朗低头思索了片刻后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第一,敌人要跑,打了五十四旅让他们胆寒,一走了之。第二敌人要打,没了五十四旅,杨如源无法交差,只能鱼死网破拼一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耿振功快步走到地图前,用尺子测量距离,不大一会儿他冷笑道:

    “杨如源果然是个滑头,往后跑可以退进酆陵,往前直逼三湾,周围还有些杂牌军能绊住咱们的脚。”

    “上策是后退酆陵,丢一点部队不要紧,保住主力就有机会。而且咱们一撤退,就在后面紧紧咬着,我军虽然不败,但是达不到目标和败也没两样。到时候集结部队,全面进攻井钢山,我的处境就要艰难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到这里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可惜杨如源不会走这条路,为了掩盖失败,他只能去冒险。进攻三湾就是他眼里的好棋,只要能够到达那里,还有人会追究他的罪过吗?”

    耿振功却有些担心的说道:

    “师长,二十七师毕竟还有一个旅,外围还有民团两个团,整合在一起可是硬骨头。”

    秦朗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狼捕猎么?”

    看到罗荣,耿振功两人齐齐摇头时,他又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狼群把猎物赶着走,然后逐一吃掉掉队的。等到力量对比发生变化时,再干掉所有的猎物。”

    耿振功若有所思的点着头,望着秦朗的目光又多了几分崇敬。

    “三营化整为零,以游击战为主,确保二十七师别把路走错了。一营二营左右夹击,堵住敌人的后路,让他们只能往前跑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杨如源踉踉跄跄的走在队伍里。

    刚才在指挥所门口,师参谋长的脑袋少了一半,陪同的还有个副师长。自己恰好回头接警卫递来的东西,不然……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乱匪的神枪手就摸到了指挥部旁边。开了一枪后又没有了动静,吓得一屋子的人只敢从侧门爬出去,那样子真是狼狈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这两根金条,赏你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双腿还在瑟瑟发抖,但杨如源脸上又浮出一丝笑容来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个时候,远处传来一阵闷雷声。

    握着金条的警卫赶紧抬头望了望天空,满天的星斗哪里有一丝阴云。不过天上怎么有一些黑点,看速度飞的还很快,接近凤头时又呼啸着扑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杨如源暗叫一声。

    兴许是出于本能,他猛地扑到身边的旮旯里,然后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耳畔传来巨大轰响。身边用树干修建的房屋,仿佛是在波涛中起伏,很快就散了架,要不是旮旯狭小,恐怕已经被砸死了。地上的石块居然能自动的迸射,仿佛是被疯狂的力量挤压出大地,砸在身上疼痛无比。

    杨如源已经头破血流,但是他根本不敢动,双手死死的抱住脑袋,嘴里发出绝望的嚎叫。此时的他仿佛处身于惊涛骇浪之间,时而在浪尖挣扎,时而在谷底躲避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回归平静时,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半埋住了,等到颤抖着站起来时。眼睛里能看到的都是死人,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被撕得破破烂烂,更恐怖的是个个都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“不要趴在地上,会被震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恶魔般的闷雷声,又在一次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杨如源歇斯底里的吼叫着,每一次摔倒都用最快的速度起来,然后再次被摔倒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脚下的大地才停止震颤。耳朵边只有“嘀嘀”的啸叫声,别人说话只看见的嘴动,却没有任何的声音。用手进去掏了几下,竟然拿出两块血疙瘩。

    “师座,咱们被炮给炸了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撤,给老子撤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还打什么三湾,赶紧往后跑吧!什么师长,老子以后再不穿军装了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梦还没有做了两秒,就给通信兵弄醒。

    “长官,乱匪正在攻打一零五团的阵地,徐团长快顶不住啦!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们徐团长,快向师部靠拢。”

    后路已经被堵死了,那就赶紧往前冲。只是这些乱匪哪来那么多的重武器,还有这么多的人。

    “师座,民六团、民九团已经靠近咱们。刚才的炮击,死了三百多弟兄,再不想法撤出去,恐怕扛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撤,赶紧撤。到三湾那边汇合其他友军。”

    杨如源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短短的十分钟内,凤头几乎被炸平了,现在还存在的只有一堵矮墙。到处都是各种砖石树木,偶尔还有能看到暗红色的肢体掺杂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

    一股浓烈的怪味直冲鼻翼,杨如源皱了皱眉头抬脚就要离开,这才发现双腿软得面条似的,整个人直挺挺的摔在地上。面前是一张污秽的脸,只不过脖子以下全没了。

    他实在忍不住,扭头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“长官,快走,快走。”

    整整一个警卫连,现在就剩下八个人,他们抬起杨如源,飞一般的跑出了镇子。镇外已经集结了不少人,兴许是被火炮轰怕了,散得很开不说,还一个个盯着天空看。

    杨如源看见部下几乎都在,刹那间消失的胆气又回来了,一掌推开身边的警卫吼道:

    “让民团在前面开路,胆敢后撤者一律枪毙。”

    民团的两个团长立刻傻了眼,还想着跑来抱大腿。现在好,一人一脚到前面当炮灰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咋办?后退被那些黑心肝的打死,往前冲也得被乱匪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往前走一截,然后咱们往两边跑,看他们追谁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追我可咋办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倒霉,下去之后,清明节的纸火,兄弟我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民九团团长跑回自己的队伍,虽然没有被炮轰击,但是看了凤头的惨样,团丁们的士气已经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“都别一个个耷拉着脑袋,要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团长的话立刻引起轩然大波,刚才还三三两两散开的士兵,瞬间聚拢过来。

    “五十三旅让咱们打头阵,谁敢后退就被督战队的突突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刚才还目光呆滞的一群人,立刻急了眼。

    “这帮龟孙子长官真不拿咱们的命当回事,团长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咱当团丁就为了有口吃食,可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啊!”

    “团长您给出个主意,咱上有老下有小的。”

    九团团长的眼睛骨碌碌转了几圈,然后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都想活命?”

    “当然都想活命!”

    团丁们异口同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你们连就高喊发现乱匪,然后撒丫子就跑,咱们就赶紧追。记住了往宜春那边跑,路上不要停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那些团丁,才听到这句话,一个个全跑了,嘴里还嚷嚷着。

    “乱匪杀来了,乱匪杀来了,快跑啊!”

    九团团长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,谁让你们特么的这时候喊?”

    不过他看了一眼身后的五十三旅,又恨恨的一跺脚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仁,别怪老子不义。大家都喊乱匪来了,最少一个师,赶紧给老子喊。”

    六团团长正在布置逃跑大计,谁知道九团的一下子乱了,他像马蜂蜇了似的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九团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团长,九团那边喊着乱匪来了,还说有两个师,现在人全都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师?”

    六团团长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猪脑子,真有两个师的乱匪,长沙城都被拿下来了。现在按照计划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团长,五十三旅全乱了!一零五团的一个营跟在九团后面跑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跑来团丁吼道。

    六团团长摸了摸脸,一脸淡定的说道:

    “没事,肯定是追九团那些贼王八的,一会儿就能稳住……。”

    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有一个气喘吁吁的部下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团长,五十三旅一零五团的全跑了,一边跑还一边丢枪呢!”

    “团长,真没事么?”

    围在身边的人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个毛,赶紧给老子跑,连五十三旅都完了,咱们这几百号杂牌,给乱……,工农大爷塞牙缝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六团团长话没说完,已经窜出一百多米去。这时候可不敢骑马,万一遇到神枪手,身上准得多几个窟窿。

    面面相觑的团丁相互看了一眼,然后发了一声喊。

    “工农大爷来了,工农大爷来了,快跑啊!”

    杨如源一脸悲愤的看着部下,五十三旅的两个团,现在已经全乱了。而该死的乱匪也趁机发动突袭,这个局面就是战神降临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警卫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座,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。咱们是不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傻站着干啥,赶紧给老子换一身伙夫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看样子明天也要三更,

    莫松子心里欢喜、莫松子手疼。

    不过能得到您的支持,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求收藏,求推荐

    莫松子配了金手指,不……怕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