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42、宝宝心里苦
    太祖看着秦朗的报告,连烟都忘记点了,过了很久才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郭应的事做得很有策略。对于敌人,消灭是一种手段,分化也是一种手段。分化更好一些,可以消灭敌人,又能壮大我们的队伍。可惜杨如源跑了,不然可以换回多少被捕的同志啊!”

    秦朗也惋惜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敌人崩溃的太快,连自己都没有想到,枪声一响就光顾着捉俘虏,谁知道还是溜掉不少。这也许算是民军的“光荣传统”,守阵地还能打得有个样子,一撤退就是大崩溃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检讨作战计划。战士们大多是穷苦人,日常营养跟不上,虽然进了部队吃了几顿饱饭,但是时间太短,身体素质依然不行。此次作战是勉强取得胜利,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太多了。首要的还是没有根据地,无法进行休整和训练。”

    太祖点了点头,拿起笔在报告下面不停地写画着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个认识就好,但是不能妄自菲薄。这次作战很成功,缴获也很大,要跟同志们讲,我对战士们的表现很高兴。你的那个红旗奖励的方式不错,还有这个勋章授予的规定也很好。到了井钢山要进行隆重的授勋仪式,样式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二十七师的俘虏里,居然有能制造假币的家伙。秦朗看了一下他们的产品,除了材料不一样以外,工艺还真是没的说,产量也能过得去。在一些土造机器配合下,居然能日常七八十大洋。

    不过秦朗暂时不想造币,最近的战斗缴获了大量的银元,这还要想法设法的换成物质,再去铸币就有点画蛇添足。但是也不能放人走,要知道这可是稀缺人才,他们发明的土造机器,竟然能进行冲压。

    “冲压”,秦朗爱死了这两个字。于是亲自对这群人,进行了一番耐心的“教育”,比如制造假币,祸害百姓的知识,当听到下场是砍头或者枪毙的时候,他们就哭着喊着的入了伍。

    冲压小组第一个要完成的任务是制造勋章,材质分为银、铜、钢三种,看了自己画出来的抽象派草图。负责雕刻的那个家伙,翻着白眼的制造出模子来。交给太祖后,他也是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秦朗,为什么还要设计一个略章?直接挂奖章不好啊?”

    太祖也有摸不着头脑的地方,比如这一个小布条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的作战方式,夜袭、埋伏都需要隐蔽接敌,勋章那些到时候叮叮当当乱响一气,可不就糟糕了,所以只能在节假日悬挂。略章直接缝在衣服上,既能体现立功者的荣誉,又不会影响作战,什么时候都适用啊!”

    秦朗的话让太祖频频点头。奖励做出突出贡献的人,可以激发战士们的主动性、积极性,这可不是一件小事,甚至能产生翻天覆地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老道一向都想得长远,第一批授勋的战士名单我同意了。把缴获的那些搪瓷杯子发给这些战士,就算前委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这些搪瓷杯具本来想着做贸易用的,不过用来作为奖品最恰当不过,因为白色的搪瓷上面印几个字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啊!走三家不如坐一家,叔,要不您写几个字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挖好坑让我跳啊!写点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太祖拿起毛笔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,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。”

    秦朗想都不想,就说出这样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没法子,这句话太有名,甚至可以说,已经深深的烙印进,华夏人民军队的骨子里了。

    太祖楞了一下,又细细的品味一遍,才在纸上写下这一段话。

    “好,说得太好了,如果我们的战士能够做到这一步,胜利的日子就不会太遥远!秦朗,你是怎么想到的?”

    秦朗不好意思的笑了,就是剽窃来的。

    “毛委员,最近的战斗,战士给我的感动太多了,已经疲惫到了极点,却还是咬着牙坚持,冲锋的时候奋不顾身,受了伤也没有大喊大叫。慢慢的脑子里就有了这么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太祖点了点头,拍了拍秦朗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战士是最好的战士,你这个指挥官可不能随便牺牲他们,不然就是一个罪人。说到罪人,我更心痛的是这些,李玉波同志的工作做得很好,不然我们就要蒙受巨大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秦朗冷哼了一声,指着保卫处的报告说道:

    “毛委员,这些人都证据确凿,我建议先进行逮捕,不然会给红一师造成混乱。”

    太祖咬了一下嘴唇,才斩钉截铁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种害群之马,不能在我们的队伍存在。对于上面的主要案犯,必须要明正典刑,其余的人驱逐出党和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秦朗站起来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浩的一举一动,就一直在保卫处的监视之下,只是他并没有发现而已。

    “和民军第十三军取得联系,黄金一百两卖我们的人头,这位程团长做得好买卖。”

    太祖说完拍了一下桌子,然后指了指秦朗。

    “这次你又是首功,没有保卫处的工作,恐怕我们真要吃大亏,给中央的电文已经发出去了。他们的意见是遵照我们的方案行事。可怕啊,我们不怕流血牺牲,就怕自己人从后面捅刀子,偏偏这个人还曾经是我们的战友。”

    秦朗摇了摇头,用深沉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毛委员,反特这根弦我们不能放松,但是也不能绷得太紧,不然有些人就要利用了。李玉波同志我已经打了招呼,决不能搞什么逼供信。如果是这样得到的证词,师部都不会采用。”

    太祖沉思了片刻后,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的确要防微杜渐,不然真的被人利用,那就是血流成河。以后的反特工作,必须根据红一师反特条例严格执行,如果有谁敢违反,必须得到严肃惩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太祖看了看秦朗,发现他的脸色有些发白,又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也累了,好好回去休息,后天我们一起前往大井,看一看那个袁文广,是那一路的神仙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秦朗走在太祖的身边,看上去似乎漫不经心,两只眼睛却小心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一只耳也跟在后面,穿着打扮就像个挑夫,不过他的担子里真有一挺汤姆逊。本来秦朗不同意他去的,但是一只耳的一句话,让他不得不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耳朵聋,可我的眼睛不瞎。”

    话都到了这份上,秦朗还挡着,那就不是兄弟该干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炊事班就咱们几个了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一只耳摆了摆手说道:

    “大的忙帮不上,这种螺蛳壳里的事,我行。”

    看着众人不停地点头,秦朗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炊事班除了孙瘸子的形象太差,没法子来以外,脑勺这个帅的没边的混蛋,就成了太祖的警卫员。至于自己这个挂了号的“青狼”。藏头露尾的只会让人小看,干脆大摇大摆跟在一边,倒也显得豁达。

    “侦察小组已经提前一天出发了,发现袁文广布置了一些人手。”

    脑勺小声的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袁文广也是命运多舛,这么做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太祖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看手下茫然的表情,秦朗压低嗓门说道:

    “袁文广小名选三,他的第一个妻子,让这里的豪强给凌辱了,最后跳崖身亡。老父亲跑去打官司,可是手里没钱打点,结果当然是败诉,也因为此事而活活气死。那个豪强又诬陷袁文广通匪,导致老母亲也被军队的人枪杀。”

    太祖看了秦朗一眼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牛鼻子就是能掐会算,怎么了解得怎么清楚啊,看来是做了一番功课的。不错这袁文广和民党有血海深仇,我们不能把这样的人逼上绝路,要想尽方法团结他们。当然他们出身绿林,身上有各种各样的毛病。我们首先要学会忍耐,然后用自己的行动教育他们,这个不是一夕一朝,要做一年甚至五年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秦朗听了冷着脸指着脑勺等人说道:

    “听到毛委员的话没有,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。红一师上下都不准拿鼻孔看人,我要知道谁违反纪律,罗荣同志来劝也不饶。”

    “秦朗你就是个活土匪,看来罗荣同志还是太宽松,我这个政治部主任要给你上一点笼头。”

    太祖故意作色道。

    “叔,您事情也多,这种小事就甭管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赶紧求饶道。

    宝宝心里苦啊!底下的这一票人,你跟他好好说,一个二个的跟驴似的,还要一遍遍的问为什么。可是抡圆了几皮带上去,他们立刻就想通了,有时候理解得还很深刻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啊!秦朗,你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军阀作风一定要改掉,对待战士要像自己的家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太祖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叔,最近已经很收敛了,连皮带都没用过,不信你问问身边的同志。”

    秦朗立刻回到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太祖半信半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脑勺挠了挠脑袋。

    “毛委员,师长最近确实没用皮带打人,谈心都是罗师党代表去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秦朗立刻对他伸出大拇指。

    最近确实没用皮带,就是拍肩膀。一掌下去那人就是一个趔趄,然后眼泪都来了。这不算体罚吧,我鼓励同志呢!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放大假的肥皂泡,破了!

    今天第一更。

    求收藏,求推荐了。

    莫松子谢谢大家的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