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46、一打茶林
    要想在某个地方立足,最好是搞个大新闻。

    在茶林县内,还有什么事比大闹县城还轰动的!毕竟这个时代的百姓,很多人连县城都没去过,在这里搞事足够吸引眼球了。

    “师叔,我已经打听清楚了,现在大牢里关着七八十个党员,就等着命令下来一次枪毙。还有各县乡摊派的款项已经收到衙门,正准备订购一批军火。”

    让严博森称呼自己师叔,是秦朗刻意为之。现在斗争情况复杂,稍不留神就会惹来麻烦,毕竟民党也不全是神剧中的酒囊饭袋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秦朗十分欣赏面前的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严博森的父亲精通数学物理,要不是被民团的人枪杀,恐怕秦朗都要亲自跑去拉拢。兴许是遗传,严博森对数学物理也极感兴趣,不过他的梦想却不是当个教书先生。

    “师叔,我想飞。”

    “尽做白日梦。”

    这个愿望当然会被一只耳无情的嘲讽,不过秦朗也没客气,一脚就送这聋子到角落里休息。

    “别听你师父那个文盲的,人想飞其实很简单,在西方,载人的飞机并不是什么传说。小子,记住老子的话,只要动力足够,板砖都能上天。”

    不过眼下没有螺旋桨,也没有内燃机,这些要靠手里的枪和子弹去争取。

    和部下交换了一下意见后,秦朗骑着马威风凛凛的进了茶林城门,守门的几个士兵吓得赶紧立正、敬礼。

    乖乖,这是什么部队,清一色的骑兵不说,身上背着的武器更是了不得。就算是唐申智唐司令的卫队,恐怕也没他们装备好。身上除了馋人的十响毛瑟之外,竟然还有难得一见的冲锋枪。

    秦朗看着面前的士兵,眼里却是满满的嘲讽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没带军帽,脑袋剃得一个比一个还亮,天黑恐怕都不用点灯。更离谱的是胸前还挂着一个银制的徽章,上面印了个“佛”字。其中一个士兵还把徽章戴反了。

    “大慈大悲,救人救世!”

    念着徽章上的字,秦朗啼笑皆非,这就是民军第八军,历史上有名的“佛字军”,近代军阀混战产生的怪胎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还不给长官让开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拄着拐棍的老太太想出城,结果被守门的士兵飞起一脚,踢得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老太太想要挣扎着站起来,可是稍微一动,乌黑的血液就从口鼻中涌出,只得横卧在地上,有气无力的哭道:

    “我看不见,老婆子眼睛瞎了,求长官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个老乞婆,还赖上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就倒在门口,更是把路给堵上了。打人的士兵气的是七窍生烟,上前两步举起枪托就要砸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耳边猛地响起一声脆响,整个人就软软的往前扑倒,眼看就要砸在老太太身上。

    双腿用力一夹马腹,战马嘶鸣一声后疾奔起来。经过那个士兵时,秦朗伸出手狠狠给了,光秃秃的脑袋上一巴掌,那具没有生命的躯体,横飞到一旁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工农红军第一师,你们谁受了官府、官军、土豪劣绅的欺压,都可以到井钢山申诉,我们给你们当家做主。”

    身旁的人几枪放倒了其余的卫兵,跟着秦朗冲击城内,一边大声的喊叫着,一边向四处涌出的士兵开火。

    能进警卫连的自然不是普通人,几乎每一声枪响都有敌人倒在地上,不大一会儿CL县城就乱了。

    百姓们吓得东奔西跑,为了避免伤及无辜,秦朗把马赶到一个院子里,并派了一个班的人看守。然后领着其余的人,向着县衙冲锋。

    第八军镇守茶林的除一连人马外,还有民团、商团的人。后两种势力的装备参差不齐,武器从作坊自造的“独角龙”到“李恩菲尔德”都有,狠一点的还有“我大金”的抬枪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望着墙上的大洞,秦朗也觉得有些腿软。

    抬枪虽然是老古董,可真要被轰一下,都不用抢救那么麻烦,直接找块布包着就可以埋掉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趁着对方换弹的空单,秦朗手里的“汤姆逊”喷出了火舌,一百发的弹鼓就是好使。可惜到现在还不太敢抽烟,否则嘴上叼一支,还真有发哥在SH滩的风范。

    忙着装弹药的两个民团团丁,立刻打成了漏勺,只是看着地上的黑火药,秦朗吓得飞扑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过后,耳朵里只有“嗡嗡”的声音。扭头看了一眼院墙,秦朗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。

    一只耳有些疑惑的从豁开的缺口看进去,才发现里面摆满了各种烟花爆竹,搞了半天这就是一个花炮仓库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不仗义的秦老黑,想炸死老子么?”

    “哥哥诶,我也是吓得忘了。”

    汤姆逊冲锋枪什么都好,就是射速太快,“突突”不了几秒就得换弹。秦朗刚拔出弹鼓,就看到几个民军士兵的身影。随手扔掉弹鼓后,顺势抽出插在腰间的十响毛瑟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一梭子过去,对面栽倒四五个人。不过为首的却高叫道:

    “他没子弹了,往上冲,往上冲。”

    剩余的民军立刻吼叫着扑上来。

    秦朗冷冷一笑,扔掉手里的十响毛瑟,随手又从后腰处拔出一支来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冲上来的民军被打得措手不及,当即栽翻了几个,其余的忙不迭的往后退,只是被一只耳手里的汤姆逊全部干掉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不会早点开枪,想出卖老子?”

    秦朗一边上子弹,一边骂道。

    “没听见,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一只耳嘿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到底是没听见枪声,还是没听见秦朗的话,只有他知道了。

    茶林城的县衙就在城中间,残余的敌人连滚带爬的逃进去,然后堵住了厚重的木门。

    “去花炮行拿几桶火药来。”

    秦朗看了眼一丈来高院墙,扭头对着一名部下说道。只是不到两分钟他就后悔了,跑去的家伙竟然弄了十几桶来,每桶的大小都和汽油桶相仿。

    “你特娘原来二营的?”

    “师长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那名士兵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因为二营只会出棒槌。”

    秦朗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十几桶火药一起爆炸,半条街都得到天上去。真要这么做那就是恐怖袭击,以后百姓看到工农党恐怕是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用半桶把门炸开,其余的给我搬远点。”

    额头上全是汗,还好民军没布置一个神枪手,不然打爆了火药,警卫连加上自己都得成壁炉烤鸭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爆炸之后,厚重的门板成了劈柴,几个想躲在后面打黑枪的倒霉鬼,立刻成了飞天的超人。不过落地的时候惨点,一个个的都扁了。

    一只耳就要往里冲,结果被秦朗一把拉住,果然才看到有人影,门洞处就被各种子弹打的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“往里扔手榴弹。”

    秦朗做了几个手势之后,士兵纷纷取下身上的手榴弹,瞬间整个县衙上空就冒出了灰蓝色的烟雾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工农军你们听着,你们有重犯在咱们手上,我数三声你们要是不停火,老子就毙了他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”

    “都停手。”

    秦朗小声的命令道,随后对着一只耳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重犯啊,要是敢糊弄老子,砍下你的狗头挂在城门上。”

    一只耳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接着这个破锣嗓子的掩护,秦朗带着一群人,来到了院子的右侧,几个人轻轻一举,一个战士就上了墻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打起手语。

    “敌人有三个人,在门的右侧的屋子里,用枪挟持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下去,注意掩护。”

    秦朗随即打了几个手语。

    那名战士点点头,又悄悄的跳下了院墙。随着几声蟋蟀的鸣叫,一名名战士被举过围墙,最后秦朗也进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CL县的县衙据说建于南宋,到现在也有好几百年的历史,宽敞气派得很。不过现在有点惨不忍睹,因为代表脸面的门房,已经炸成了废墟。要是放在后世,这罪过枪毙也够格了。

    秦朗能看到的只有前院那四个人,此时他们用正用枪指着一个又瘦又矮的家伙。不过那人头上戴着一个黑布袋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工农党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我们送出茶林,不然就干掉这个乱匪,他可是你们的重要人物,你们别逼老子动手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民军士兵惊慌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老子当傻子啊!随便抓个人就敢讹,万一把你们放了,换来的是茶棚里的小厮,老子红一师的脸面往哪里摆?”

    一只耳用嘲讽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爱信不信,如果我数十声你们不退开,我就开枪。”

    县衙二进院子门口种了一排翠竹,一个战士悄悄的移动过去,往里面扫了一眼后,打了个没有人的手势。

    秦朗猛地站起来,冲到那几个人身边,冷冷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倒是开枪啊!把人质打死了,老子追认他是烈士,你三个家伙正好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三个民军吓得尖叫一声,立刻把枪对准了秦朗,然后歇斯底里的吼道: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,不然老子开抢了。”

    “开枪啊,赶紧开。老子任务重,没时间在这家伙身上花。你们一路走好,见了阎罗王就说是青狼干的。”

    秦朗哈哈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民军抬脚踢翻那个被挟持的人质,手里的老套筒狠狠的顶在对方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别开枪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门口有人大喊道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莫松子会重新改一下前文,因为发稿后,收到了很多的建议,对文章也做了很过修改,搞得不协调了。但是改又不能一次改,只能几章几章的改动,请诸位担待担待。

    还是老话。

    求收藏喽,求推荐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