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47、芭蕉花
    门口冲进来一个穿便装的汉子,身上、脸上都是伤,应该是从监狱里解救出来的同志。

    “秦师长不要开枪,他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三个民军被突然的变故弄得蒙了,就在扭头看的一瞬间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秦朗手里的两支十响毛瑟喷出了火舌,随着一个个弹壳的掉落,那三个民军被子弹的冲击力推得连连后退,等到两匣子弹打光时。他们才顺着墙壁慢慢的软下去,身上脑袋上全是弹孔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全部惊呆了。

    秦朗吹了吹枪口的硝烟,然后一脸不屑往前走了几步。看“人质”还在跪在地上,不禁用脚踢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我说没事吧!”

    那个人质没有说话,只是身上不停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秦朗暗自啐了一口。不过他脸上并没有半分的表露,伸手就要把对方扶起来,只是一瞬间碰到了样熟悉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女……,女的!”

    秦朗吓得往后跳了两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站起来的那个女人,又一个趔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坏了坏了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工农党,对男女关系盯得那可不是一般的紧。刚才偏偏触碰了不敢触碰的禁区,这要闹到太祖爷那儿,估计都是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娶!”

    偏偏对方还蒙着脑袋,万一是个芭蕉花……!

    “一只耳,这里有没有井?”

    “干啥呢,要洗脸也等一等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,老子想跳一跳!”

    好在那个女的被放了之后,并没有立刻哭闹,不过秦朗的心更是忐忑了,深吸了几口气,自我打气似的说道:

    “告御状的节奏啊!反正已经发生了,大不了回去写检查。”

    揉了揉脸,总算把乱七八糟的东西,扔到一旁去了。回头看一只耳在那儿闭目养神,过去拍了他一掌。

    “今天几号?”

    “今天十月十八了,要给老哥关饷啊!”

    一只耳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月十八了,这日子过得真快。”

    秦朗虽说四处扔担子,但手里的事也不少,平常都是两眼一睁,忙到熄灯。累得糊涂了,连日子都记不住。

    “把县里的电文、公文全部打包收好,送到参谋处存档,最近十天我马上要看。”

    井钢山的那个发电员,技术还很生疏,给上级收发报还过得去,但是其他的技术就不行了。而且电台也没有配件更换,开机的时间只能做到每天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才扫了一眼拿来的电文,秦朗惊得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南京国府通电讨伐唐申智,而且就在前天?”

    吓了一跳的一只耳,不满意的嘟囔道:

    “都师长了,怎么还一惊一乍的?”

    秦朗并没有搭理他,对着警卫员说道:

    “紧急集合,半个小时之内,我们离开茶陵全数返回井钢山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放弃茶陵,我们有多少同志牺牲在这里,你们……。”

    从监狱里解救出来的工农党,一听到命令立刻吵闹起来,不过秦朗没有看到那个女的,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工夫跟你们解释,有不同意见,让湘南省委的过来商量。现在就问你们一句,自己走,还是……!”

    茶陵属于湘南省委管辖,而井钢山属于赣西省委,所以这里的工农党,并不听命于太祖和秦朗,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候补委员的政治身份。但是这些人已经关进大牢很久了,有没有效果那可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军阀作风,封建家长思想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通知警卫连做好出发准备,这些人如果不走,就绑起来扔到马车上带走。”

    秦朗懒得多费口舌。“军阀作风”这事连太祖都批评过,大不了回去再写一份检查。反正跳蚤多了,也不介意再多一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,你简直是土匪!”

    有人大声的喊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吵了!听他的,返回井钢山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朵“芭蕉花”出现了,只是她脸上裹着厚厚的纱布,搞得跟木乃伊似的,看得秦朗的嘴角都不由得抽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林姐,你……,我们应该留在茶陵战斗。”

    这时人群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,大声的喊叫道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!”

    秦朗的眼泪都来了,能做三十岁大叔的姐姐,这位恐怕要四十上下,真要到太祖面前说几句,搞不好要下岗啊!当然御姐也不是不能……。总之还是寻好一口井,搞不好真要跳一跳。

    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工农党,就没几个还能动弹的。秦朗把县城里的马车都买光了,可还是躺不下。只能把警卫连的那十来匹马,让给那些还能坐稳的人骑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把这封东西送给毛委员,我留下来断后。”

    再怎么说“芭蕉花”也是个领导,应该能顺利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黏黏糊糊,执行命令,你们走得越快,我们越安全。”

    秦朗不耐烦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一个连也就百多号人,如果守着县城,摸不清虚实的民军肯定是不敢进攻的。到时候寻个空子,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走,也不是不可能。但现在急匆匆的撤退,那就说明出了状况。只要不是猪脑子,肯定会追上来,毕竟打退乱匪、收复县城也是个大功劳。

    “追上来了,佛字军至少一个营的人,还有些民团配合。”

    警卫连的侦察兵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省着点子弹啊!你们也不瞅瞅那些人用的啥玩意?老套筒、汉阳造,花机关都没几把。这种仗打一场我赔一场,再下去迟早要去长沙街头唱莲花落。”

    秦朗没好气的说道。只是回头看“芭蕉花”还在那里,立刻板着脸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还不赶紧走,这里马上要打仗了,一个娘们别碍手碍脚的。”

    “芭蕉花”嘴唇位置蠕动了几下,发出了瓮声瓮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秦朗师长,我是你的同志,不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骑着马走了,不过看耸动的肩头,应该是在无声的抽泣。

    “声音还这样难听,没救了,老子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心发出一声哀嚎。

    警卫连的人都是打老了仗的人,路边埋几个地雷,那不是和玩一样。不过这次是轻装出动,所以带的都是一两斤重的“小玩具”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连续的爆炸之后,路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。这都是工兵连根据要求制造的电发雷,只要用铜丝做一个绕组,放在磁铁环里,用的时候快速摇动手柄就行。虽然爆竹制造的雷管威力小些,不过秦朗也没想炸死人。

    “这帮子乱匪,这帮子乱匪。”

    民军营长一个劲的在那里哆嗦。

    这十来里山路,弟兄们被炸得是人仰马翻。还好那些雷威力不大,除了头破血流以外,就死了五个倒霉蛋。受伤的人,开头还让人搀扶着或者背着。不过人数达到两个排以后,就一个人也不肯走了。

    民军营长本来想着退回去算了,谁知道刚扭头,乱匪就开始打冲锋。猝不及防之下又被放翻了几十口子,要不是乱匪手里没多少枪,恐怕伤亡还要大些。

    “营座,这事咋办,要不咱们先跑吧!”

    身边一个心腹小声的嘀咕道。

    民军营长起来就给他一个大耳刮子,然后大声的吼道:

    “跑?这帮子弟兄扔在这里,回去还不给枪毙?就算是不枪毙,还有人敢在我手下混饭么?”

    “营座,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个心腹揉着发青的脸,畏畏缩缩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带着弟兄们慢慢的退回去。”

    民军营长恶声恶气的吼道。

    这当然只是虚张声势,给那些手下做个样子罢了。当那个心腹看到他做的一个手势后,心里把营长的上下十八代都问候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“这王八蛋的,当****还要立牌坊”

    “都赶紧走,乱匪最喜欢打夜战。咱们在这里耽搁的时间长了,恐怕要吃大亏。”

    民兵营长说完,带着一个排打起头阵来。这倒不是战神附体,乱匪像尾巴一样吊着,还不如跑在前头安全,就算逃命也能占些优势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才刚刚走出去不到三十米,枪声就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民军丢下伤员就跑,那个营长更如脱缰的野马,一人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“胆子肥了,敢在我面前穿马靴。”

    陈大牛说完举起了手里的汉阳造。

    他和石娃都被调到警卫连了,这就是秦朗培养基层军官的地方。本来太祖想筹备军校,但井钢山暂时还没有这个条件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那个民军营长竟然飞空走了几步,才重重的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石娃也扣动了扳机,跟在营长身后的那个心腹也一头扑倒,兴许是他的脚力太足,居然连翻了七八个跟头,才四仰八叉的躺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缴枪不杀。”

    在一片嘹亮的喊声中,民军的士兵赶紧举起了手。有两个想负隅顽抗的,反而被自己人给收拾掉。

    “把枪的枪栓都下掉,子弹、手榴弹统统拿走,还有他们胸口的徽章也收掉。”

    这位唐司令还真下得血本,佛字章都是用上好的白银压制而成。在茶陵已经缴获了几百个,这里也有不少,反正造大洋的那伙人也是闲着,这手艺可不要耽误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果然枪声一响,黄金万两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莫松子看着跳动的数字,心里是砰砰乱跳,存货告急啦!

    啥也不说了,大家厚爱,咱不能落了您的面子。

    继续求收藏,求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