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51、肖稼碧的算
    肖稼碧阴狠的看着面前的脑袋。

    刚才一个心腹居然提议投降,结果被他一刀砍死了。

    “都听好了,乱匪是肖某不共戴天的仇人。谁要敢再说一个降字,我杀他全家。”

    工农党的东西他看过,上面的东西果然是触目惊心。而这工农红军才起事,就贴出“打土豪、分田地”的标语。

    “这是挖肖家的根啊!”

    肖稼碧恶狠狠地想道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成为朱培德的座上宾,不就因为自己是一方豪强。手里头有枪有人有粮,任谁上台也得以礼相待。而这一切,是建立在土地上的。

    只有掌握着大量的土地,才能招来佃农。高利贷、高佃租、大斗小秤等等手段,就能把这些泥腿子死死地捆住。有事时,稍微给点好处,哪些穷鬼就会感恩戴德,为自己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城里的商团为什么不强,因为花钱招来的兵都不牢靠。别人是来挣钱的,不是来送命的。这不比豪强的佃户兵,谁只要是怂了,回去就灭你满门。

    可是红军对着软肋来了,没有了土地,豪强就没有了生存的根本。一旦手上没有了权柄,往日被奴役过的佃农……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肖稼碧没来由的一抖。这些年他手上沾满了血,都是不听话的泥腿子的。这些事在穗川可是家喻户晓,恐怕连乱匪都有耳闻。真要落到他们手里,千刀万剐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慌,现在只要退回穗川城,乱匪咬碎牙巴骨都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乱匪手头没什么重武器,依仗的不就是人多。凭这些泥腿子就想打下有城墙的穗川,那简直是白日做梦。城头上就有五挺马克沁,正等着他们的大驾。只怕乱匪都死光了,那子弹还没打完呢!

    想到这些,肖稼碧阴森森的笑了。

    第九军真是没用,嘴上喊着剿灭乱匪,结果反被干掉一个师,末了还说对方有大炮,真有那种玩意长沙城都守不住。杨如源不就是想开脱罪责嘛,说那么严重做什么,大家谁也不是傻子。朱主席也就念着旧情,换做别人,脑袋早挂在南昌城门了。

    “乱匪,乱匪来了!”

    就这个时候,几个人大声的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终于还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肖稼碧冷笑几声。

    今天也没想到点子如此扎手,可能是乱匪的精锐吧。不然怎么会损失了四百多部下,也没有攻进那个村子。不过他们的人也被杀了不少,算下来还是自己赚了。饿得半死的流民到处是,只要手里有粮还怕没兵?反正都是泥腿子,杀吧,多死几个才好呢!

    “民团的弟兄们,我们是华夏工农红军第一师。你们大都是受苦人,不要为这些土豪劣绅卖命。只要手上没有血债,我们既往不咎。但要是负隅顽抗,我们也毫不留情。给你们两分钟时间考虑,否则我们将发起总攻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喊话,民团的人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?几个乱匪就怕你们吓成这个样子!”

    肖稼碧冷森森的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立刻吓得闭住嘴巴,又在肖稼碧逼人的目光中,一个个把身体佝偻下去。

    “想跑的尽管跑,肖某保证把你家的女人,年轻的都卖进窑子,年老的都扔进石灰坑,男的不分老少直接挖坑埋掉。”

    再也没有人敢生出二心来。肖稼碧说灭人全家就灭人全家,从来没有食言过。而且有几次,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干的,那场景让人的双腿不禁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肖稼碧扫了一眼周围,目光过处只有胆怯、畏惧,有些人甚至扑通一下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还不回去抵抗乱匪?”

    平淡的一句话,却好像巨石扔进了水波不兴的池沼,民团的人纷纷举起手里的枪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民团的变化,并没有出乎秦朗的意料。

    国府对基层的控制力几乎为零,很多时候只能依靠豪绅控制县乡。于是在广大的乡村,就出现了一个个的豪强势力。他们控制着司法权,随意残杀平民。把持财税权,任意派款。如果没有外力的介入,已经被盘剥得赤贫的农民,根本没有力量反抗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,一个红色的圆点飞上天空,然后又拖着白烟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告诉丧门星,我给他三发炮弹,就往人群最中央砸。”

    畏惧到了极点,就会忽略死亡。这个时候再去做思想工作,那纯粹是浪费时间。随着哨音响起,一个个红军战士把刺刀套在枪上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三朵黑云陡然出现在民团的阵地上,如果用笔一连,就是个等边三角形。看得出来,丧门星对炮排的训练是下了功夫。

    民团的人一下就乱了,不是说红军连吃的都没用,怎么又是机枪、又是冲锋枪的,现在连炮火都来了!身边已经倒下几十口子,大半是死了,几个受伤的倒霉蛋,正在歇斯底里的嚎叫着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肖稼碧掏出背在身上的十响毛瑟,对着叫喊的伤员就开了枪。

    “对面有炮,可他们人少,现在都给我往上面冲,谁敢退缩?”

    看着部下一个个畏缩的样子,肖稼碧抬手又是两枪,站在最前面的两个人,捂着伤口慢慢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冲不冲?”

    几个狗腿子立刻跳出来,对着民团的士兵大声的吼叫道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花机关的枪口,民团的人吞了几口唾沫之后,发出了狼一般的嚎叫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红一师的马克沁,都已经按照M1910的样式做了改装,只要驮马拉着就能轻松地运到阵地上。刚刚布置好阵地,民团的人就上来了,瞬间,暴风似的声音盖过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八挺重机枪!”

    这下子连肖稼碧也被吓到了,难道二十七师被干掉,不是杨如源的脱罪之词。

    “撤,赶紧撤。”

    反正前面送死的都是泥腿子,自己的嫡系并没有伤筋动骨,趁着这个时候逃跑,那些乱匪肯定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肖稼碧拔腿就跑,听说乱匪有神枪手,所以今天才穿得异常普通,没想到还真用上了,混在人堆里还真是没法子被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团总,两边上山也有乱匪,他们什么时候摸过去的!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本家侄子跑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肖稼碧的心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回到穗川城,要经过一个河谷,难道是哪些乱匪在哪里设了埋伏?他悄悄地放缓脚步,很快就落到队伍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。”

    工兵连长郭兵正在看书,他就是那个因为乱塞黑火药,才从排长降到小兵的家伙。只不过又凭着过硬的本事,升为工兵连连长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山下,郭兵裂开嘴笑了。这地形太完美,两边高山夹着中间的河谷,宽度就四百米左右,“天女散花”的威力可以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又看了一眼手里的《地雷战》,这可是师长亲自编写的教程,而且还是用连环画的方式,让他这个识字不多的大老粗,也理解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坏蛋,怎么都梳着冲天小辫,还留着这么恶心的胡子,额头上怎么老贴着膏药?”

    郭兵有些厌恶的想到。

    “连长,他们已经进入范围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走神的时候,身边的一个战士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民团的人很是狡猾,在河谷外头驻足观察了一阵,才分成三个集团冲进河谷。

    “这群王八蛋还真小心。”

    郭兵低声咒骂道。

    肖稼碧就在最末尾的队伍里,他跟属下说亲自断后时,倒也赢得了几声喝彩,不过大部分人更是一副了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乱匪的追兵已经被泥腿子们缠住了,后面连个鬼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断后?不就是被伏击时,可以逃得快些,说那么冠冕堂皇作甚!

    宽阔的河谷两边摆了很多石头堆,又是那些泥腿子偷石块补房子了,这些杀不光的穷鬼,不知道这里是肖家的私产么?

    肖稼碧冷哼一声,恶狠狠的对着本家侄子说道:

    “这些穷鬼还真是贼性不改,回去后查查看谁干的,偷我们肖家一草一木者死!”

    本家侄子点头哈腰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最喜欢这样的事,不但能在泥腿子家作威作福,还能收到一些好处。可惜漂亮的女子都被卖了,否则还能快活快活。

    民团的前导队伍已经走到河谷中间,预想的埋伏却没有出现,这让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些乱匪果然兵力不足,不然这里埋伏一支队伍。”

    肖稼碧哈哈一笑,那模样颇有些三国戏里曹操的的韵味。

    “团总为何发笑。”

    本家侄子自然知趣,赶紧接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笑二十七师战斗力低下,杨如源老匹夫贪生怕死,连泥腿子都能拖住的人马,他居然损失一个师。我笑这红军师长才智愚鲁,倘若老夫用兵,定在此地埋伏一哨人马,我军纵然不被全歼,也要损失半数人马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肖稼碧又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团总有胆有谋,乱匪不及万一啊!”

    “今日方见团总谋略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团总明见万里,小的们以后就跟着您飞黄腾达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句的恭维,肖稼碧兴奋得都要手舞足蹈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勉力,只要咱们精诚团结,就能干掉乱……。”

    只是话音未落,就听到一声声巨响,原来是路边的石堆处发生了剧烈的爆炸,看着漫天飞舞的石块,肖稼碧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估摸着三更是常态了,莫松子已经疲于奔命,

    反正话也说了,没往回坐的道理。

    继续求收藏、求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