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52、一个不放
    看着漫天飞舞的石块,谢祖兰也是瞠目结舌,直到额头被什么砸中了,才赶紧把脑袋埋进裤裆里。

    “天女散花,师长取名字还真……,服了!”

    各种颜色的鹅卵石,在足够的作用力下,由静态转为动态,所过之处毫无阻拦,一直到力量消逝,才恢复石头的本来面目。只是表皮沾了鲜血,就成了绚烂的红色。

    一团一营冲下山坡时,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。死的已经死了,活得只能捂着伤口哼哼,只要把还能动的几个抓起来就好。从战斗发起到结束,就用了十分钟。但是看着鼻青脸肿的部下,谢祖兰觉得天快塌了。

    战士受伤是要记录在案的,可这个人数就不好写了。

    “哟,营党代表,你……,独角龙啊!”

    二连的连长,如今已经成了一营营长。自己也水涨船高,当了营党代表。

    “营长,你就别打哈哈了,自己摸摸脑袋,你也没好多少。”

    都是老伙计,说话随意了很多。营长更惨,额头一边一个大包,远远看去就像头山羊。

    “唉吆,唉吆。”

    营长赶紧摸了几下,立刻疼得叫起来。刚才精神太集中了,根本没发现自己受伤。

    “工兵连的混蛋,肯定又特娘的乱加药了。”

    工兵连的都是棒槌,这已经是红一师的共识。他们招人只要膀大腰圆的货,平常训练不背个三十斤不算完。每次打仗从连长到小兵,每人还要再多带一个药包,以至于行军时谁都躲着他们。不过师长却十分欣赏,专门写了“华夏工农红军第一师工兵连”几个字,这在红一师这可是头一份,旁边的连队个个眼红,正咬着牙奋起直追呢!

    “同志们几乎个个带伤,这次的红旗算是没了,搞不好回去还得检讨一下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接过营长递来的烟,然后找了个旮旯蹲下,那模样说不出的鬼祟。

    “应该把散兵坑再挖深一点的,这次大意了。我说你抽烟就光明正大的,每次都躲着作甚!一个锅里搅马勺的,还注意什么形象?”

    营长有些鄙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罗党代表盯着呢,我说您就帮咱放放风,让我神仙几分钟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说完往后一靠,只是眼睛好像看到了什么,惊得差点连烟都吞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赶紧出来,不然开枪了!”

    “别开枪,别开枪。”

    地上的碎石堆缓慢的拱起,不大会儿功夫,爬出一个蓬头垢面的家伙。只是那狰狞的面目,连营长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够狡猾,竟然想到这种法子,传我的命令,地上的砂石堆也要检查一遍,师长的命令是不放走任何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几个战士上前搜查了一遍,那家伙身上没有枪,不过却带着几根金条,这应该是民团的一个头目。

    “是挺狡猾的,用衣服蒙住脑袋,只留一个呼吸孔出来。要不是他喘气激起浮尘,难说就给跑了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走过去查看了一下,也不禁叹服,这么快的时间就能想出这么个脱身之策,这人恐怕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派几个精干的同志盯着他,这人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肖稼碧吓得是瑟瑟发抖,爆炸发生时身边站满了人,所以他并没有伤着,只是吓得有些蒙了。等反应过来后,赶紧刨了个坑躲进去。这是跟一个穷鬼学的,只是他被手下发现以后。自己让人放了一块石条上去,折磨了两天才死掉。死状据说极惨,看守的都吐了。

    看着手下最铁杆的那一哨人马,肖稼碧觉得心在流血。民团就没有漏网之鱼,哪怕自己跑回穗川,也是光杆司令一个。想要翻身至少也要个一年半载的。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

    脸上虽然唯唯诺诺,但两只眼睛却不停地乱转,很快他发现一个地方,不由得计上心头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老林子,因为树木茂密,而且又是肖家的私产,平常根本没人敢进去。只有肖稼碧对这里了如指掌,很多不听话的穷鬼,就是拖进去弄死的。

    “你走快点。”

    红军战士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长官,脚疼脚疼。”

    肖稼碧陪着笑脸说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一身的污秽,在外人看起来,就像个可怜的老头,以至于那些个红军战士,也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磨磨蹭蹭的走到老林子附近,肖稼碧假装蹲下系鞋带,趁着那些红军相互攀谈的机会,他右脚猛地一发力,就已经窜出七八米远。

    “快抓住他,快啊!”

    有人大声的喊叫道。

    肖稼碧的速度更快了,而且还左右跑着花步,所以红军士兵的子弹,并没有伤到他。兴许是生死关头,体内的潜能得到全部激发。两三百丈的距离,居然只用了几个呼吸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躲进树林的肖稼碧,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只是脚下的速度却不敢放慢,他顺着一条若隐若现的山路,快速的朝着穗川县城移动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右小腿传来剧痛,应该是刚才太急,腿骨撞在石头上了。肖稼碧不禁暗呼倒霉,扭头一看时,连心都吓得要停跳了。

    一柄明晃晃的刺刀,已经贯穿整个小腿,血正顺着刀尖不停地滴落。

    肖稼碧颤抖的抬起头来,只见两个浑身长满茅草的家伙就站在那里,更恐怖的是他们的脸居然黑一块,绿一块,有种说不出的狰狞来。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,就算杀人如麻的他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鬼啊!”

    大喊一声就昏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“抓住肖稼碧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兴高采烈的秦朗,罗荣有些摸不着头脑,一个土豪劣绅罢了,值得师长这样重视么?

    “师长,这个人很重要么?”

    秦朗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他要跑了,我可以命令全军追击。但是在我们手里,那就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肖稼碧何许人?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井钢山四大屠夫之一,给革命造成了的损失,简直是无法估量。

    罗荣还是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师长,这些土豪劣绅实力并不强大,值得我们这么劳师动众吗?我看了一下缴获清单,这不符合你的一贯作风啊!”

    什么叫一贯作风,还不就一个字“穷”,不然何必抠抠搜搜的。

    秦朗只是笑了笑,因为自己的出现,红军的人数达到了七千多人,土豪并不敢大举的进攻。原来的轨迹中,那可是被他们欺负得够呛。不夸张的说,给绝大多数的红军上第一堂军事课的,就是横行乡间的地主武装。

    “老罗,红一师刚入伍的新兵太多,训练场上再厉害,到了真的战场就不一样。一九一四年的帝国主义战争,很多新兵在战场上活不过二十四小时。这其中很大一部分,是因为缺乏经验导致的。我们的战士很宝贵,与其让他们一上战场就牺牲,不如给他们一点时间去适应战争。”

    罗荣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整个战争的过程,他是亲眼目睹的。新兵的表现虽然不能说糟糕,但也远在及格线以下。甚至很多训练的尖子,才看到血就吐得腿软。不要说产生作用,不当累赘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还好师长规定,新兵上战场前,必须做后勤兵三次,主要任务是运送伤员、掩埋尸体。所以新兵并没有编入战斗部队,否则刚才民团的进攻,就会有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师长,我真是佩服你的远见。这还是打的顺风战,如果今天是防守的话,恐怕很多新兵自己就乱了。这恐怕不是单纯做政治工作能解决的,还需要积累一定的战斗经验才行。”

    根据秦朗的建议,一部分受伤的战士,因为不再适合进行作战,只能将他们转入地方政府。而他们的缺额由新兵来顶替,这不可避免的造成红一师的战斗力下降。

    “军事斗争只会越来越残酷,积累经验我并不担心。现在要从政治上瓦解敌人,肖稼碧就是最好的敲门砖。让人把他带上来,我看看这个人称肖阎王的家伙,有没有三只眼睛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朗的话,罗荣却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师长,这个人不是可以分化的对象,对他怀柔肯定不会有任何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秦朗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一张卫……,一张纸也有他的作用。肖稼碧这种货色,如果对他怀柔,百姓不戳着我的脊梁骨才怪。他的作用只有一个,审判,接受人民的审判!”

    罗荣的眉头这才舒开。

    “师长和我想到一块了,这种屠杀百姓的刽子手,我们绝对不能放过,否则和民党反动派就没有区别,话说我也想看看,这个人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肖稼碧一瘸一拐的跟在两个红军战士身后,自从他的身份被确认之后,就被戴上了手铐脚镣。刚刚听说红军首长要见自己,立刻打了一通腹稿,只要不死那就能做一做文章。

    “肖稼碧,你可曾想过今天?”

    秦朗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肖稼碧听到那冷冰冰的一句话,刚才想好的说辞全忘了,扑通一下跪在地上,用颤抖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肖某悔不该听信朱培德的挑拨,擅自带兵攻打红军,还请长官大人有大量,只要放了肖某,一定痛改前非,捐助大军钱粮枪药。”

    秦朗只是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屠杀了多少赣西的群众,恐怕连自己都说不清吧!这个仇井钢山的百姓不敢忘、穗川的百姓也不敢忘,作为工农子弟兵的一员,我更不敢忘。你要面临正义的审判,在全穗川的百姓面前。”

    肖稼碧听到这句话,一下子瘫在地上,嘴里不停地叨念着: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先发上来,晚上在进行修改。

    莫松子,先给您陪个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