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53、恐惧
    钟晓东有气无力的坐在田埂上,家里已经两天没开火了,瞎了眼的老娘饿得下不来床,今天再不吃点什么,恐怕就要过去。

    “珊儿,珊儿……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钟晓东的心就像被刀扎一样。

    几年前,赣西遭了灾,春耕时节滴雨不下,可是肖稼碧却把持水源,想要用水就得把佃租加到七成。老爹见庄稼种不下去,只能答应了要求。谁知道春天刚过,赣西却是连天阴雨。这样一来田里就没有多少出产,而且养的蚕也发了瘟病。

    收成根本不够佃租,肖稼碧的狗腿子把老爹抓去一阵毒打,自己把他背回来时只剩下一口气了。可是第二天,狗腿子们却把十一岁的妹妹宝珊给抓去了。

    老娘跑去询问,又被狗腿子踢的吐血。肖稼碧的本家少爷,还把一碗滚烫的热茶,直接倒在老娘的脸上,结果她就成了瞎子。宝珊被卖到什么地方,根本没人知道。开始瞒着老爹的,可是这种事情怎么瞒得住,最终他被活活的气死。

    “晓东,你找到些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儿时的玩伴喜顺,从田埂的另一边走来,只是偷偷摸摸的,好像在防备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,都被掏没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肖家还有什么不要的,恐怕只有老鼠、蝗虫这些东西。不过今年的收成不好,摊派又加了两块大洋,乡亲们肚里没食,把能吃的一切都咽进肚子里,甚至连田边的草根都不放过。只是没人敢下河上山,那是肖老爷的私产,抓住了,轻则一顿毒打,重的可要掉脑袋的。

    “给!”

    喜顺往左右看了看,见没有任何的外人,才从裤兜里掏出一把谷子。

    钟晓东立刻睁大了双眼,这东西自己天天种,可是长到十八岁,就吃过不多的几回。平常都是碾出米来,白的上供给肖家,糠皮才是一家大小的口粮。现在面前竟然有一把金灿灿的谷粒,他不由得喊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嘘,轻点,你想害死我!”

    喜顺吓得一把捂住他的嘴。再一次确认附近没有别人时,他才小声地说道:

    “刚才给肖家搬运粮食,我跟你说里头堆得都上天了。粮库的刘管家,看见路上洒落不少,让咱们打扫了簸去砂石,趁人不注意我偷了一把……。”

    钟晓东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不要命了?肖家的东西你也敢偷,抓住了要被砍掉双手的。到时候你爹娘谁去照顾?”

    喜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,他们家也断顿了,看到那些谷粒时,实在抵抗不了饥饿的折磨,这才悄悄的抓了一小把。

    “晓东,我……,放心没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嘴上是这么说,可是牙齿却“咔咔”作响。

    肖家惩治人时,附近的乡亲都得去观看,砍头、活埋、点天灯,什么残忍用什么,想到这些,喜顺觉得自己要尿裤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把它藏起来,如果今晚上没事,明天再悄悄来拿。”

    钟晓东说到这儿,猛地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喜顺,村子里大都断顿了,这粮食可不能生火煮。年前被点天灯的三柱,就是偷了两把米,结果回家生火熬粥时,被狗腿子抓了现行。让叔叔婶婶晚上生着吃,不然要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喜顺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隐藏好粮食,就看到肖家的宅院冲出来一伙人,很明显就是冲着钟晓东他们来的。

    “晓东,这可怎么办?晓东……!”

    喜顺一下子急了,吓得当场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慌,东西不在你身上,如果他们来盘问,你就说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钟晓东的心也砰砰乱跳。肖家最喜欢连坐,自己算起来也是胁从,真要追究起来,那也得掉脑袋。

    喜顺深吸了几口气,但是心跳的越来越快,最后扑通一下瘫坐在地上,呆呆的看着肖家的人冲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晓东,坏了,我兜里还有一粒粮食。”

    钟晓东脑子“嗡”的一下,肖家大宅什么刑具都有,没有证据还好,偏偏喜顺兜里还留着一粒粮食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晓东我怕,我怕。”

    喜顺吓得哭起来。

    钟晓东的上下牙“咔咔”作响,身体好像麻痹了一般,连动都不会动弹。

    肖家的人没有了往日的嚣张气焰,脸上只有满满的惊慌。经过钟晓东、喜顺身边时,甚至都没多看一眼,就这样逃也似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追,追上去。不能让这些害民贼跑了。”、

    谢祖兰大声的叫喊着。

    肖家的护院人数不少,知道肖稼碧被俘之后,肖家的人给出了每人五十块大洋的奖赏,如果能救回肖稼碧,还再发五十大洋。撩拨的护院们嗷嗷叫唤,他们现在正在和一连二连的纠缠。

    营长为了防止肖家的人逃窜,让自己带着三连直扑过来。果然肖家一片忙乱,老的小的正在收拾细软。只是看到自己时,慌慌张张的跑了。

    现在二排、三排的人正在大宅内搜查,自己带着一排追击逃跑的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枪响,一个想要回身射击的护院倒在地上,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。这突如其来的声音,吓得肖家的人大呼小叫起来,如同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窜。

    谢祖兰朝天开了几枪,然后大声吼道:

    “都抱头跪下,否则我们开枪了。”

    肖家的人被几声枪响,吓得腿都麻了,一个个的赶紧跪在路边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人被控制,谢祖兰松了口气,这才发现路边还瘫坐着两个半大的孩子。衣衫褴褛,骨瘦如柴,脏兮兮的脸上满是恐惧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不用怕。我们是工农红军,是来解救你们的队伍。”

    谢祖兰的话,并没有任何的效果。面前的两个孩子,眼睛里只有茫然,偶尔眼睛会看一眼肖家的人,然后又吓得赶紧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还在消灭敌人,你么赶紧回家,记住把门关好不要乱闯。”

    面前的孩子,却谁也没有动,就这么傻呆呆的坐着。谢祖兰叹了口气,扭头对着战士们说道:

    “把肖家的人都带回去,看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肖家的人看着黑洞洞的枪口,一个个是浑身发颤,但没有人敢反抗,因为护院的尸体还躺在旁边。

    谢祖兰正要离开时,想起兜里还有两张大饼,这是出发时师部命令炊事班做的。他把大饼掏出来,分给了那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兵走远了,钟晓东才惊愕的说道:

    “肖家的人,被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喜顺大声地哭着,试了几次都觉得腿发软,最后被钟晓东搀扶着,才勉强站起来。只是他身上一股子骚味,熏得钟晓东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准说出去,说出去我要你的命,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钟晓东看着喜顺正在滴水的裤子,严肃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喜顺,就冲着今天的那把谷子,我一定不把事情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搀扶着回到村子,就看到喜顺的爹娘,正在院门口探头探脑。

    喜顺娘才看到儿子,焦急的神情瞬间从脸上消失掉。双掌合十的对着四面拜了几下,随手就拿起一根竹棍冲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死孩子跑哪去了,到处打枪你也不知道回来,急死你爹和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哎呀!娘别打了,我看见肖家的人被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嘴就被自己的老子捂着,很快粗大的巴掌就落在屁股上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想让咱们家灭门吗?这些兵大爷现在看上去凶神恶煞,可是吃饱了肖家的供奉,还不是要把他放掉。”

    喜顺娘毕竟心疼孩子,赶紧拉住喜顺爹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得了,别把孩子打坏掉。”

    喜顺爹这才停了手,见钟晓东也在在旁边,把他也叫进屋子,又让喜顺娘把门紧紧关上,这才压低嗓门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傻小子,真以为那些丘八会拿肖老爷怎么样么?他们这不过敲打肖老爷,让他吐出更多的钱罢了。大金国倒台那年,肖老爷的爹还活着,当时也对他们家喊打喊杀的。肖老爷跑去县里捐了一笔钱,就成了那个什么柿油党。十多天后,又当了县里的参议,回来就把一些告他的村民扔到石灰池里,等到烫的浑身烂了,再扔在河里泡着,七八天的功夫那些人才死掉,就这样还不准收尸,那骨头后来发大水才冲走。”

    喜顺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,他赶紧从兜里掏出那个饼子,只是还没说话,喜顺爹却像被火烧了似的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死孩子,这是从哪里拿来的,你个逆子真要把咱们家祸害了。”

    喜顺娘也被吓住了,看着丈夫高高举起拳头,也不敢再阻拦,只是双手不停地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叔,这是那些军爷给的,不是从肖家拿来的。”

    看好友又要被打,钟晓东赶紧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喜顺爹一下子软在地上,还好不是拿着肖家的东西,不然自己一家真的没活路了。

    “他爹,你倒是说话,这可咋整啊!”

    喜顺娘看丈夫颓然的样子,更加的害怕了,她畏畏缩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肖家的就好,先藏几天看看,没人追究咱们就吃掉。晓东、喜顺这件事不能乱嚷嚷,搞不好要掉脑袋的。晓东你也赶紧回家,记住了把耳朵捂上,别傻乎乎的被人当枪使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还在外头忙着事,这一章先发上来,过后再改。

    给大家陪个不是。

    莫松子谢谢大家的支持。

    求推荐,求收藏。

    书已经签了,不用担心我成莫公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