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55、经典剧目
    肖家大院外有一片宽阔的空地,原来是他们家收租、晒谷的地方。除了秋天上缴佃租外,平时根本不准村民涉足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却异常热闹,一大早的戏班子就在那里敲敲打打,开始百姓们只敢偷看,渐渐的有了些胆子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秦朗看到大谷场上的都是些半大小子,又对着身旁的人说了几句。不一会儿,一车车肖家的条凳,就被摆在大谷场上。看那些小孩子又吓跑了,几个岁数不大的红军战士,又赶紧招呼他们过去坐下。

    “压迫得太狠了,被屠杀的群众,有案可查的就发现了几百个。那天侦察营埋伏的地方,还起出来三百多具尸骨。具体人数可能永远都查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玉波愤愤不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长,肖家上下大多数人手上都有血债。不过敢站出来指认的群众太少,我已经派人去做了宣传,正如玉波同志说的,群众都被迫害得太狠了,才说肖稼碧三个字,他们扭头就跑,还有直接吓瘫了的。我们倒是找到一本惩戒记录,不过上面的记载并不详细,还得再下去努把力。”

    罗荣也补充说道。

    秦朗摆了摆手笑道:

    “不急,等一会儿就验收老罗你最近的工作,只要咱们打开一个缺口,肖稼碧的根子就能全都拔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长,毛委员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赶紧站起来说道

    “老罗,走我们去迎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太祖今天穿的很干净,甚至把头发也剪了,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。只不过没看到林薇,跟在他身后居然是楚瑜。

    “小秦,这位就是林薇同志,以后的茶林********,只比你大三岁。不过她的革命生涯很长了。那天你们的碰面被搅了,几天我来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朗装出初次见面的模样,只是凑近林薇时,他才咬牙切齿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好啊,楚瑜同志。”

    林薇脸上没有半点表情,只是对着秦朗点了一下头就走了

    太祖恰好和罗荣等人握手,并没有发觉出异样,只是回头说道:

    “小秦,可以开始了吧!我看很多同志都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毛委员、林书记请跟我来,演出马上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当”的一声锣响,连夜搭建的戏台上,那块厚重的幕布,被缓缓拉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舞台上的摆设,居然是一间屋子,和赣西佃农家环境差不多,家徒四壁、破败不堪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错愕的时候,只见一个圆脸大眼,估摸着十四五的少女出来,身上穿的是补丁摞补丁衣服,就像是一个贫穷的佃户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林薇不由得皱起眉头,这个秦朗要搞什么?难道他以为,找一个穿破烂衣服的少女说几句话,就能引起群众的共鸣吗?

    戏台上的少女,怔怔的望着远方,似乎在看什么人。引得台下的观众也往后看,只不过见到身后的同志,又不好意思的一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站在舞台上的那个少女,唱道:

    “北风那个吹,雪花那个飘……。”

    戏台一侧一架手动鼓风机被快速的搅动起来,再被撒了几把碎纸屑以后,众人感觉真的好似到了冰天雪地的寒冬。这是秦朗要求的视觉效果,虽然简陋但已经营造出一种气氛来。

    这边戏才开场,很多老百姓就畏畏缩缩的走出家门,要知道庄户人家穷,一来到头只有地主家开戏才能听一耳朵,看肯定是不行的。现在那些军爷就在大谷场上演,大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大叔、大婶,来吃个饼子,肚子里有食好听戏。”

    几个十七八岁的帅小伙子,热情地招揽着,开头还有些扭扭捏捏,后来有人接过去吃了一口后,就再也没有谁还忍得住。一个个接过饼子就狼吞虎咽起来,耳朵还支愣着,不肯放过一句戏文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咱们这个地方的戏,不过还是很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喜顺爹抱着喜顺说道。

    喜顺跑得快,所以占了前排的位置,可是都是乡亲,这些半大小子就没了位置,不是被大人抱着,就是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钟晓东当然也到了打谷场,听了几句唱词,就知道那个姑娘叫“喜儿”,而她爹叫“杨白劳”。也和自己家一样,欠了地主家的高利贷。杨白劳还不起钱,只好跑出去躲债。

    “那个地主好仁慈,要是肖家,恐怕这杨白劳已经打断腿了。”

    他暗暗的想到,不过还是为喜儿感到提心吊胆的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地主家的人没有出现,杨白劳还给喜儿一根红头绳。看着她欢蹦乱跳的样子,钟晓东不禁想起自己的妹妹“宝珊。”

    “像,太像了。”

    钟晓东的眼睛,一瞬间就被眼泪糊住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看着喜儿,也发出了轻声的欢笑。

    高利贷就像一条噬人的毒蛇,只要被它缠住无不是家破人亡,那个杨白劳竟然轻易就躲了过去,大家都替他感到高兴。可就在舞台上欢天喜地时,一声咳嗽却陡然响起。

    喜儿一家人赶紧停止了手里的动作,细细的聆听着门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管家!”

    来看戏的群众不仅一声惊呼,戏台上窜出来的,居然是一个管家,看他那奸诈狡猾的样貌,吃过他们亏的人,不禁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穆仁智”鬼鬼祟祟的提着一个灯笼,走到杨白劳家照了照,识字的人立刻发现灯笼上还有几个字“积善堂黄”。

    “讨债讨债,要账要账。走了东庄走西庄……。”

    底下的百姓听到这里,不禁异口同声的“呸”了一声。等到听到最后“能拐就拐,难诳就诳”时,有人甚至骂出声来。

    钟晓东的心越来越紧张,果然地主家的哪有那么好骗,杨白劳恐怕过不了这虎门关。只是那个穆仁智怎么老是盯着喜儿,难道……。想到这里他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,不禁大喊道:

    “杨白劳快跑,他要把喜儿捉去卖了。”

    可能自己的话起了作用,那杨白劳也想逃跑。不过舞台上又冒出几个狗腿子来,看着那一支支枪,他只能带着喜儿跟着穆仁智走了。

    钟晓东的话一下子,让所有的人的心都抽紧了。等到厚重的幕布再打开时,一个獐头鼠目的半老头子坐在那儿抽水烟。那张扬的做派,不由得让人想起肖老爷,很多人吓得缩起脖子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,去年死了三房,见杨白劳的女儿心里痒,今天正好拿来做填房。”

    唱完这句话,他还阴森森的一笑,吓得下面的百姓筛糠似的抖起来。

    杨白劳和喜儿见到这个老头,是百般哀求,不过黄世仁老爷却一口咬定让他们还钱。

    “去年你家老婆子病重,我看你可怜才放了债。借了我五块大洋,说好了今年要还十块。可是你不但不还,还跑到外头躲债。杨白劳,今天你带钱来,我们一笔两清,否则就让你到县衙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杨白劳哪里有钱还,只能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果然黄世仁老爷使了个眼色,穆仁智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穷**计,富长良心。杨白劳,东家可以不要债,不过你得把喜儿卖给东家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钟晓东紧紧握住拳头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东家,不行啊!”

    杨白劳苦苦哀求,但那黄老爷怎肯罢休。终于他忍无可忍,一把抱住黄世仁大喊:

    “喜儿快跑!”

    不过这黄家是龙潭虎穴,喜儿怎么可能跑出去,最后看到自己的爹被打死了。

    就在喜儿痛哭之时,黄世仁却张牙五爪道:

    “把老东西扔出去喂狗,今夜老爷我就要洞房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台下的战士、群众终于象火山一样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打死他,我们要打死他!”

    罗荣吓出了一声冷汗,还好师长有先见之明,不允许干部战士携带武器,不然真可能把演员打死。不过现场已经民情汹涌,再不用语言安抚真要出事。

    “嘀嘀嘀。”

    几名军官吹响哨子,红军指战员们立刻跑回刚才的位置站好,那些百姓也似乎意识到什么,赶紧跑到一边去躲着。不过军爷们并没有发怒,反而又招呼大伙一起看戏。

    钟晓东怀着忐忑的心,又蹲在戏台前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此时场景又一变,面目可憎的黄老爷喝得醉醺醺的,在一群狗腿子的恭贺中,慢慢的走向了卧房。看着被绑着的喜儿,观众的心又一次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喜儿,今天就做我填房,否则和杨白劳一样……。”

    唱完这句词之后,黄世仁扑向喜儿。观众的心都吊了起来,拳头也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大春带人出现了,这个浓眉大眼小伙子,几下打翻黄老爷,救出了喜儿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观众们大声鼓掌道。

    可是好景不长,地主家的狗腿子冲出来。大春等人虽然英勇,却不是火枪的对手,很快被打死打伤好些人。而刚刚逃出的喜儿,又被黄世仁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大春,打伤了我的人,今天要把你点天灯,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百姓们长叹一口气,果然泥腿子不是地主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又是一阵枪响,黄世仁的狗腿子纷纷倒地。戏台上居然出现了一群军爷,他们的穿着和台下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老乡,我们是红军,专门打倒土豪劣绅、地主恶霸!”

    钟晓东听到这句话,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年轻的师长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还是粗糙的原稿,不过有个事要声明一下。

    咳咳咳,莫松子签了,这几天准备发一发疯。

    臀~~~~搞,不不不,囤稿。

    暂时每天两更,到时候开闸放水。

    泛滥不可收拾一次!!!!

    啊哈哈哈。

    求收藏、求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