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57、夺城门
    穗川县的事,一股脑都丢给了太祖。

    中央总算批准了太祖和秦朗的建议,成立湘赣边区政府和井钢山军区。与轨迹上的不同,太祖当选为湘赣边区主席。政事儿归他那是顺理成章的。

    “终于能叫太祖一声主席了。”

    秦朗暗暗地想道。

    井钢山军区司令员自然由他出任,同时还兼任红一师师长,除此之外他还可以调动各县赤卫队,不过现在人数还很少。有了穗川的成功经验,永兴也很快打开局面。只是孙瘸子那个欠抽的,一谈到晚嚷嚷偏心。说是和他换,又把他吓得跑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好人难做!”

    秦朗嘟囔着。

    返回茶林的不但有警卫连,还带了一个侦察连,这是党委会决定的,他也必须接受。只是那个林薇,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冰冰的样儿,也不知道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叔,打听到一些消息,上次我们截了茶林的摊派,他们没有办法买枪,干脆从外地雇了工人,又从尚海订了机器,准备自己造枪。”

    严博森已经提前到了茶林城,每天穿得破破烂烂的,穿行在街头巷尾,虽然吃了很多苦,但是人也变得更精干了。

    “自己造枪?”

    秦朗有些摸不着头脑,上一次茶林城就有一万多大洋,这点钱都买不起什么设备。这一次还要再少些,总不能是生产火铳那种玩意的吧!

    百思不得其解时,林薇用冷冰冰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生产的是单打一。”

    “毛瑟1871!”

    秦朗猛地一拍大腿。

    如果是它就好解释了,这可是我大金一八八三年就开生产的老货,子弹是恐怖的11mm,挨一发人也就差不多。虽然已经是老古董级别的货色,但胜在生产简单,对钢材要求也不高,小作坊都能出产。

    上次在宜春做了笔生意,但是在机械方面,没有买到合适的东西。如果截了茶林的这一批货,就有可能派上大用场。

    “大宗货物运到茶林,肯定要走洣水。只要让人盯着沿江就行。那么重的机器,你要怎么运走?”

    林薇又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造枪的机器一般都不小,这个问题倒不算外行。

    “林书记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秦朗微微一笑道。

    林薇他们更熟悉茶林,这个问题当然要请教他。

    “不好办,周边都是山,只能动用畜力,速度谈不上,如果要运回井钢山,必须做打仗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林薇从身边的小包里抽出一张地图,正是侦察营地图班的油印本,以林薇的身份可以领到不涉密级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还有这,是进井钢山的三个隘口。地势都很陡峭,运输大型的机器需要提前平整。”

    秦朗只是笑笑,然后指了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运回井钢山,我们安置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林薇看了一下地图,表情不由得怔了一怔,但是她没有细问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配合你行动。但是作为一个党员,还请秦师长谨慎。”

    秦朗笑了笑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灰暗的天空说道:

    “要下雨了!”

    云层已经压下来,虽然没有风,但阴冷的空气吸进胸腔,让人觉得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秦朗挑着一担柴,缓慢的走向城门。上次轻易地夺取茶林后,民军加强了守备。如今城门口堆着沙包,还摆着木头制成的拒马。守卫也增加到整整一个排的人。

    昨天的雨,到了半夜的成了小雪,早晨到处都是白茫茫的,连呼吸出来的气都成了飞霜。

    “冷死老子了!”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冬天,但是这样刺骨的感觉,还真是有生以来。

    小道士几乎窝在道观里,身上穿着香客信众捐的棉袍、棉鞋,日子不算太冷。自己本尊更不必说,春夏秋冬都住的空调房。今天换了一身破烂的衣服、脚上再来一双草鞋,立刻知道为什么要干革命了!

    “冷死老子了!”

    守门的湘军也在抱怨着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雪说下就下,偏偏今天还轮到守门。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民军士兵,现在是一肚子的邪火,横眉立目的看着涌向城门的人。

    天气越冷进城的人越多,借着这个时节卖柴火、卖菜,价格要好一些。人穷命贱,可不敢给老天爷嘴脸。不然一家老小又冷又饿,是要死人的。

    “老杂毛,滚过来检查。”

    都是些穿得破破烂烂的穷鬼,肩上挑的不是柴火、就是些地里的出产,一看就是城外头的土鳖蛋。这样的人一般弄不到几个钱,不过守城的士兵却不介意把气撒在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“军爷,就是些萝卜,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汉吓得浑身发抖,家里只剩这点萝卜,就指望着天冷能卖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只是话没说完,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个大嘴巴。还没清醒过来,身边的萝卜全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子说你没有才没有,你个老杂毛的懂不懂。”

    民军士兵一边骂着,一边用脚踩那些萝卜。

    “军爷,可不能踩,可不能踩。我家就指望这点萝卜了,求您了!”

    老汉大声哭喊着,想要扑过去捡那些萝卜,可是被一柄刺刀逼着,只能跪在地上磕头作揖。

    “扔出去,别让老子心烦!”

    踩碎了几个萝卜,那个民军也觉得没意思,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,班长!”

    几个小兵抓住老汉,拖到城门口又狠狠地给了他一脚,老汉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,嚎啕大哭:

    “我的萝卜,我的萝卜,我家就靠这点收成了啊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民军班长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给老子滚过来。”

    老汉的遭遇吓得周围的人更是噤若寒蝉,偏偏那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还不放过,又把矛头指向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军爷军爷。”

    这次被点名的是一个货郎,三十来岁,挑着些针线之类日用品。

    民军班长的枪上也上了刺刀,对着货郎挑的担子就是几下,两个竹筐立刻被扎的破破烂烂。

    “军爷高抬贵手,高抬贵手,一家老小就靠这一挑货养活呢!”

    货郎赶紧抱住民军班长。

    “狗杂种,把你的脏爪子拿开,不然老子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民军班长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求您老开恩,放小的一条生路,这一挑子货真是咱们家的命根子啊!”

    货郎流着泪说道。

    他不敢放手,就怕这些民军把他的货担毁掉,那一家子真的没活路了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脆响,货郎一脸是血的倒在地上,原来是民军班长给了他脸上一枪托。

    “狗杂种,我看你就是个乱党,想看看你的挑子,有没有放着枪炮。”

    民兵班长狞笑着,抬腿踢翻了货担,里面滚出来都是些针头线脑的东西,他又狠狠的一脚踩上去。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,这是我们家的命啊!”

    货郎赶紧扑在自己的货物上,任凭那个民军班长乱踢,也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“狗杂种,你给不给老子滚开?”

    民兵班长踢打了一阵,也觉得累了,只是看哪个货郎还在那儿趴着,心里头的火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求您放一条生路,军爷。我一家老小,就指望这点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特娘的。”

    看货郎像母鸡似的护着货物,民兵班长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刺刀。

    眼看货郎就要开肠破肚,周围的百姓吓得尖声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惨叫声并没有如约而至,一声枪声到是把人吓软了。等到神魂归位时,只见那个民兵班长已经倒在路边,就是脑袋都少了半个。

    “砰,砰,砰!”

    一个身形修长的人,手里提着两支十响毛瑟,正在对着身边的民军射击。突然的变数让周围都安静下来,直到城门口的民军,死的死逃的逃,百姓们依然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跑?”

    开枪的人大喊一声,城门口的人才哭爹喊娘的逃出去。只有卖萝卜的老汉、和货郎还在那里哭泣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。”

    面前忽然掉下几个银元来。

    “拿着钱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开枪的人又是一声暴喝。

    货郎、老汉赶紧抓住面前的钱,然后感激的看着面前的人。只见他往枪里压满了子弹,一个翻身跃出了城门。

    在民军班长打老汉时,秦朗就想挺身而出,结果身边人太多,实在没办法挤进去,要不是趁着两个士兵把老汉扔出来的机会,他还真的挤不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师长!”

    秦朗的计划就是伪装混进城里,上次是打了民军措手不及,这次他们增加防备,再偷袭就困难了。谁知道几道城门都被堵着严密搜查,除了几个侦察连的人以外,警卫连的一个都没成功。现在听到枪声,他们赶紧聚集到了秦朗身边。

    “按计划发起进攻,这队民军纪律差到了极点,投降的也不准放走,只要查明欺压过百姓的,一律正法。”

    茶林城上次被攻破,湘军方面也是大为震怒,但是唐申智被李忠仁的桂军打的节节败退,手里能用的兵不多,只能七拼八凑一个营派下来。

    才听到枪声,还在城楼上睡觉的民军,惊得一个个跳起来,纷纷跑到城墙上,想看看出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乱匪攻城了,还看个屁。”

    一个衣衫不整的军官跑了过来,只见他军帽歪戴,脸上还有个口红印子。

    “只要发现乱匪就统统打死,上面说了一个人头五块大洋。都悠着点,别把茶林城的百姓杀的太多,不然上面追究下来,你们的脑袋要搬家。”

    民军士兵们,心中一阵窃喜,抄起手边的枪,嘶吼着就冲下了城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先完成作业,晚上再修改。

    求收藏、求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