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60、白世安的麻烦
    经过半天的扑救,茶林的大火总算是灭了。不过百姓也蒙受了重大的损失,有几家甚至连棉被都没抢出来,现在就蹲在废墟前面哭泣。

    “林薇同志,麻烦你安置以下受灾的群众,冰天雪地的可不能冻坏他们。让人估一下灾民的损失,在基础上增加十个大洋,作为对他们的赔偿和补偿。”

    秦朗正在满城巡视。

    发生战斗的区域,倒是没有太大的损失。房屋木板上的枪眼,用油泥补一下就行。本来秦朗要安排人的,不过百姓们自己就做了,而一点补助款也没人敢要,说起来还是因为害怕。

    烧坏的房屋则由俘虏们负责修缮,这是秦朗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自己做的孽自己去补!”

    放火的营长也没跑掉,和几个表现积极的“放火队员”,在茶林百姓的面前被打烂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秦师长,主席命令你不能亲临一线,今天的事我一定要上报。”

    林薇冷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秦朗的嘴角抖了几下,来的时候太祖爷是三令五申,真要被他知道了那还了得。可是面前的“大冰坨子”,不像会通融的人,回去等着写检讨吧!

    “秦师长,对于茶林你还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林薇没有继续深入这个话题,又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了,别的事情还是由你处理。”

    秦朗脸上笑着,心里却暗骂了几声。

    搬出太祖爷来,不就是让自己的手别伸得太长。这个林薇,有点职场老司机的意思。不过么,势大不由人,看来要给她些担子挑起来。

    运送机器的木船,天擦黑的时候到了茶林的码头。看着锈迹斑斑的机器,秦朗有点目瞪口呆。见过烂的,没见过这么烂的,那个采购员怕是吃了一半以上的回扣。

    “柴油机,机床,老虎钳、台钳。”

    更哭笑不得的是,那台柴油机竟然只配了二十升柴油,也不知道够干什么用。好在这一次脑勺等人没有损失,否则就是赔本的买卖。

    林薇看着秦朗怏怏不乐的样子,真有点拍案而起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些机器的宝贵,难道面前这个年轻的家伙一点都不懂么?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,现在工农党就是拿出十万大洋,恐怕也没地方去买。

    “一只耳,兵工厂的事情就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朗的这句话,一只耳差点跪了。

    “师长、秦爷、秦祖宗,您就别逗我了,我除了会放枪,别的都是一窍不通。”

    秦朗一脸鄙夷的说道:

    “牛学得同志,你不能妄自菲薄啊!识字、熟悉各种枪械这还不够么?不管怎么说,这事就归兄弟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秦朗的样子,林薇暗自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封建家长,任人唯亲。”

    已经被贴了一脑袋标签的秦朗,又扭头对着脑袋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一只耳,秦师长的面子你得兜着,有什么不清楚多看多问,不然你老窝在炊事班,大材小用了。”

    脑勺立刻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起哄架秧子!行行,这事我挑了!”

    一只耳哭笑不得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牛学得同志,从今天起,你就是红军兵工厂的厂长了,当前的任务是尽快将工厂运作起来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到这里扭头看着林薇。

    “林书记,我们需要人,铁匠、木匠、鞭炮匠、兵工厂需要很多的技术工人,希望你能协办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薇赶紧拿出本子,用笔记下来。

    井钢山的武器不少,打垮二十七师几乎缴获了他们所有的武器。当时手里的人不多,只能把枪栓都卸掉。让民工和俘虏把空枪杆子挑回去,可是这一折腾再想装回去就难了。就拿“汉阳造”说,有些人手里的是军阀仿制的货色,零件根本不能互换,于是仓库里就扔了几千支不能用枪,

    “一只耳,你得琢磨着怎么修枪,同志们手里的枪磨损不小,上战场卡了壳是要丢命的。”

    脑勺这句话说的也是实情,这一段时间作战任务频繁,很多战士手里的枪都有了问题,如果不进行修理,紧要关头真会出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下去琢磨琢磨,我再请边区政府、符部长支援一下,兵工厂要尽快的投入工作。”

    井钢山还有些技术人员,比如前段时间改装马克沁的战士,造假币的那一群,这些可都是专业人才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一只耳有些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茶林民团团长罗客绍怒气冲冲赶到八里铺,这里是湘南土霸王白世安的老巢,两个人因为生意上的来往,当然也有些交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风把罗团总吹来了?来人啊,备一桌酒席,今天白某要与罗团总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都是一方的地头蛇,白世安自然也不会托大,早早就站在宅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。白爷,罗某是怕莫名其妙的给黑掉。”

    白世安眼睛一眯,诧异的神色瞬间又消失了,他继续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罗团总说笑了,咱们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,什么该碰,什么不该碰,白某门清。这天寒地冻的站在门口,别人笑话白某不会做人,请!”

    罗客绍冷哼一声,昂首进了白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白世安,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这罗客绍已经年过五旬,在茶林也是要雨是雨,要风是风的人物,今天摆出兴师问罪的架势,是不是手底下的人得罪他了?

    “罗团总,这里没有外人,有什么事就直说吧!”

    才到客厅坐好,白世安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白爷爽快,罗某也不绕弯子。走水路,咱可从来没伤过你的面子。但凡有江面上的生意来往,也都按着你的规矩做。可是昨晚上,我在叉港丢了一艘船!”

    罗客绍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丢了一艘船?”

    白世安的眉头不由一颤。

    “去把昨晚上值夜的人叫来。”

    罗客绍冷笑了一声。白世安老了,以前不用自己上门,他一定会带着劫匪的脑袋过去,现在手底下出了事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只见一个猥琐的中年汉子,躲躲闪闪的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罗二,昨晚上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白世安端起放在身边的茶碗,温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……,白爷,昨晚上少了一艘阔口船,弟兄们正在找。”

    罗二磕磕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罗客绍没有说话,只是拿起茶碗的盖子,轻轻的拨动着茶叶,整个客厅只有一声声轻微的脆响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白世安抬手就把茶碗摔出去,罗二根本不敢躲闪,脑袋上重重的挨了一记,茶水、血水一起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玩意,你怎么办事的?”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一早就来报告,哪还有商量的余地,现在罗客绍都打到门上了,不给个交代谁的面子都下不来。

    “拖下去,砍了!”

    上来几个壮汉,架起罗二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饶命啊,白爷,饶命啊!”

    白世安根本没有理睬,扭头对着罗客绍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罗团总,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,这一次的货物无论多少,我都陪两成,就当做一点补偿。”

    罗客绍摆了摆手,朗声说道:

    “白爷,赔偿就不必了,还是尽快查出是什么人做的。不瞒你说,这次运的是造枪的机器。有什么闪失,上边追查下来,没有脑袋可交不了差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白世安也有些坐不住了。虽然他也是一方豪强,不过比起罗客绍来,还是弱了不少。而且茶林民团现在声势越来越大,他不想,也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消息放出去。从昨天到现在,沿江有什么不对的,统统报上来。只要消息有用,赏十块大洋。”

    白世安说完对这罗客绍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罗团总,今次是兄弟办事不力,东西找回来,一定登门赔罪。”

    罗客绍站起来,随意拱拱下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白爷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白世安目送着他的背影,眼里的怒火越来越盛,一脚蹬翻屋里的一张圆桌,大声的喊道:

    “人都死哪去了?”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各种头目赶紧跑进客厅,一个个垂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消息没有?”

    白世安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混黑道,必须说一是一,说二是二。说了不算,以后话就别说了。

    “回报老爷,今天有人看到一艘阔口木船停在茶林码头,不过是否是罗团总的,实在不敢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回报老爷,有人看到南村谢石头带着老母看病,身上带着好几块大洋。昨天,他们的船被罗团总撞翻,前后会不会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“回报老爷,昨天一群乱匪打下茶林,民军败退后被全歼。乱匪自称红军,正在茶林及周边地区活动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条条的消息汇总,白世安的眉头越皱越紧,最后才阴测测说道:

    “民军民团,我们不能惹。尤其是民团的这些土狗,和我们都是一方人,知根知底的,真干上我们不是对手。乱匪,不就是趁着兵荒马乱的闹事,这件事安在他们头上恰如其分。”

    一个师爷模样的听到这里,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:

    “老爷高招,罗客绍号称手里人枪上千,现在也想在水路上找食,不如让他们和乱匪干上,咱们也好坐山观虎斗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客厅瞬间就被各种笑声所掩盖了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第一更,因为起点的改版,莫松子看到了投推荐的朋友。

    有几位,真是让莫松子感到了莫大的荣幸。

    莫松子,跟您道一声,谢谢了。

    有朋友发消息说,啊,你,你在灌水。

    真是冤枉啊!书么就像河流,有平缓,有湍急。一直湍急,可不成了流水账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您的意见才能让莫松子走的更远,谢谢诸位,谢谢!

    求收藏喽,

    求推荐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