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61、竞拍会
    茨坪并不适合作为一个行政中心,山高路险、百姓赤贫,粮食两个字都能折磨死人,所以秦朗把目光放在茶林。这里水陆交通便利,人烟相对稠密,只要做得到自给自足,那就是完美的前进基地。

    “最好是有个出海口。”

    秦朗看着面前的地图,脑子里不停地盘算着发展的方向。大城市当然不行,民党现在是严防死守。乡村需要消灭地主豪强,无论哪条路都不好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给商人这么丰厚的待遇,难道他们不是剥削者么?”

    林薇手里拿着《湘赣边区商业发展建议》的册子,来到秦朗的办公室,看她怒气勃勃的表情,还真有些兴师问罪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商人本来就是追逐利益的,只要规范他们的行为,杜绝投机倒把、囤积居奇、以次充好等等现象就行了,另外我们也要发行自己的货币,否则民党那边发起金融战争,我们可不是对手……。”

    望着滔滔不绝的秦朗,林薇几乎不明白他在说的什么。不过册子上的内容,完全违背了中央的指示,这无疑是错误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秦朗同志,上级要求我们改造商人,采取没收、高税收等等手段,可是你还鼓励商业发展,这完全与中央指示背道而驰。”

    秦朗斌没有发货,只是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林薇同志,我把盐店没收掉,现在看着物资充足,但是能吃多久?吓跑了那些盐商,以后我们去哪里找盐?没有盐我们的战士身体要垮掉,百姓的生活也要受影响。到时候,我们在茶林还站不站得住脚?”

    “可是中央的指示精神,我们必须执行。”

    林薇的脸红了一下,但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你看一下中央给湘赣边区政府的批复。可以在一定问题上灵活处理,对于商业,主席和我的意见一致,保留他们合法权益。毕竟我们手里的物质要尽快运出去,缺乏的物质也要尽快运进来。茶林码头我已经命令赤卫队去保护了,周边的山匪路霸我也让侦察营去侦察,罪大恶极的一律打掉。我们的目标是商路的畅通,和保证中小商人的人身安全。”

    一个政府的运作,离不开经济的发展,但是没有便利的交通,良好的治安,这些也无从谈起。目前茶林发展交通完全不可能,但是治安方面还能做一做文章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为资本主义保驾护航,秦朗同志!我希望你能正视自己的错误!”

    林薇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你操心,我要开的招标会准备好没有?”

    秦朗才懒得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太宗说姓资姓社都什么时代了,何况是几十年前。争论起来那纯属找死,所以还是换一个名头好。解决人民的生活问题,解决军队的武器问题。这么大名头一放,看谁敢说个不字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,你就和资本家谈生意去吧!”

    林薇怒冲冲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实在想不明白,这样一个优秀的军事指挥员,为什么总是往歪路上走。

    秦朗看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,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就赶到了会场。对于林薇他是知道的,虽然心里抵触,但是该干的还是会干好。

    茶林的大商家已经跑光了,剩余的都是些中小商铺的老板。对自己辛辛苦苦的建立的基业,他们实在不舍得抛下,只好提心吊胆的留在当地。今天红军的一个将领召见商家,于是他们凑了一笔款子,希望买个平安。

    “各位都请坐吧!”

    秦朗没有太多的客套,就在主席的位置坐下了。

    商人们的嗅觉最灵敏,对茶林的工农党已经做了初步了解,虽然名义上这里归那个林书记管,但真正说话管用的,是这位年轻得过分的秦师长。

    “今天找诸位来,是有点事情要商量。”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商人们相互对视了一眼,民军、民团只要进城就找他们派款,这已经是一种常态了。除了那些有背景的大商家,谁没有被这样拔过毛。想到这些,众人的心揪紧了,只希望红军能少要一点,毕竟兵荒马乱的生意也难做。

    “年年的战争,国家已经满目创伤,民生凋敝,在座各位也很不容易……。”

    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,可谁又会把手里的刀把子放下!商人们心中满是鄙夷,但是脸上却满是毕恭毕敬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军需要购买大批的物质,希望在座的各位,能以优惠的价格出售。当然以什么价格出售,我们不做强制的要求,写在你们面前的纸上就行,谁的价格最优惠,我们就购买谁的。物质的采购标准都写在册子上,如果谁想以次充好的,下场不用我多说。”

    原来不要钱啊!慢着,居然还有生意谈?

    商人们松了口气,赶紧抓起放在面前的册子,才翻看了一页,又齐齐的吸了一口凉气。册子上的物资实在太多,如果做成这一单,哪怕只要一成的利润,也可以过一个肥年了。不过这些红军他们不给钱咋办?

    “管他的,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!”

    有人咬了咬嘴唇,在充作报单的纸片上,写下了报价和数量。

    有人拿起笔,手颤抖半天却没写下一个字。

    有人抓耳挠腮,最后只敢写上少少的几个数字。

    看到这迥异的表情,秦朗不由得想起和老爹开招标会的事。各路资本大鳄来往角逐,场上的气氛很容易就会到炙热。哎,可惜这一幕,绝不会在这小小的关林城上演。

    “永茂行,一担五个银元。”

    “得利行,一担四元八十五铜板。”

    “四安货栈,一担五个银元。”

    负责唱标的战士,把所有人的报价都念出来,最后拿起得利行的纸片说道:

    “得利行中标,一共一百担,记四百八十五元。陈老板,你的货物什么时候交割?”

    “马上、马上,我马上让人送来。”

    那位陈老板连声音都是颤抖的,手里的货已经压了要半年了,每天愁得睡不着觉,没想到一下子就被红军全部买掉。

    “各位老板,我们需要的机械、钢材还有各种技工人员,这些如果你们有货,我们会照价付款,就算是信息也可以卖钱,茶林会成立一个商贸公司,欢迎您们来交流。”

    秦朗看一轮投标结束,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

    商人们赶紧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整整一盘银元已经放在陈老板面前,都是有经验的商家,当然知道这是正牌子的袁大头,可不是那些乱七八糟假洋。

    “做买卖,有买才有卖,大家也看一下我们的出产,就在册子第八页上。如果有销路的话,不妨也进一批货。秦某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井钢山还处于“杵臼时代”,就是后世那种所谓的原生态。刀耕火种的耕作方式,当然只有可怜的出产。不止如此,山区落后的交通,那点东西想运出来都是个大问题。不过秦朗有不少的驮马,与其在山上浪费粮草,还不如尽快的投入生产运输。

    商人们赶紧翻到第八页,才扫了一眼又吃了一惊。井钢山出产不多,茶油、钨矿砂占了大头。茶油运出山外根本就不愁销路。但是更赚钱的却是钨矿,这才是一条真正的财路,外国公司都会抢着收购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这些物质我们会采取叫价的方式出售,如果诸位有意思,可以参加等一会儿竞拍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到这里,又用手指着小册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进行下一轮竞标,你们已经看到我们的诚意,希望各位都不要藏着掖着。价格按照你们的报价来定,不过相互串通的小动作最好不要有,这会伤了和气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相互使眼色的商家立刻打消了念头,毕竟对面的是两次打下关林城的红军。连人多势众的民军都不是对手,何况是自己的小身板。

    望着一筐筐的银元搬出去,林薇的心里一阵绞痛。这个秦朗还真是个败家子,好容易有了的一点积蓄,现在几乎要用光了。但是以她的身份又不能去阻止,毕竟秦朗的政治地位要高出很多,尤其是那个候补委员的身份,可以说在湘赣边区政府已经排在第一。

    商人们的仓库全部打开了,各种货物也是流水般的往外抬,红军就是大方,只要是用得上的物资,他们都会一气包圆。这样的主顾可真是不多见。

    只是到手的钱,很快又成了别的物质,钨矿的竞争尤为激烈。不过那些红军倒也讲究,仓库里的钨矿卖光,就停止了交易,也不接受订货,叫人的心跟猫抓似的。

    竞标会才停止,各路的商人就急匆匆的出了城。笑话,小册子上的数字还很大,这样的甜买卖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,如果不抓住商机那还配做商人么?

    “为什么商人没有跑?”

    林薇最担心的就是商人转移货物,可是随着竞标会的结束,商人们只是安顿好家眷,就三五成群的走了,这景象让她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林书记,出事了?”

    就在思考时,一个惶恐的声音,陡然将她惊醒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林薇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几个同志在江边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要上推荐了哦,谢谢大家的支持,莫松子会努力的。

    求收藏、求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