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67、见不得血污的王双吉
    听到枪声的林薇,又一次跑到城楼上。只见一驾马车拉着马克沁疾奔,在密集的弹雨的扫射下,那些团丁不停地栽倒,很快皑皑的白雪,就成了让人心悸的赤红。

    林薇只觉得喉咙发干,双腿发软,要不是扶着城垛,难说会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再不立即投降,我们就把你们全部消灭。再重复一遍,立即投降,否则把你们全部消灭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团丁们再也坚持不下去了,一个个的举起双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切,林薇用急促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快,动员县里的工作人员,去城外接应红一师的同志们,必须放下手里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马车上的战士一个个护身血污,很难猜想他们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。现在能做的就是让他们赶紧休息,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误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厚重的城门被缓缓推开了,城里的人一窝蜂的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薇不知道在紧张什么,难道就是因为没有看到“恶棍”的身影吗?

    “林书记,我们要怎么处理那些尸体……。”

    一个颤抖的声音传进耳朵里,回头一看,正是工农部长王双吉。

    “收敛一下,如果有家人的让他们领回去,没有家人的,找个地方埋掉。不允许翻动他们的私人物件,一经发现必将面临党纪军纪的严肃处分!”

    林薇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王双吉却有些为难了

    “这些要我们亲自动手么,是不是雇佣一些民夫&?”

    他是城里的大学生,清党之后被疏散到茶林。谁知道竟然因为疏忽,被民团的人逮捕。好在没有受到审讯,就被秦朗等人救出。之后又随茶林的同志返回,因为口才出众,被任命为工农部长,专门负责宣传工作。

    “王双吉同志,这些都是革命工作,雇佣民夫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经费。”

    林薇皱了一下眉头。但这不是批评谁的时候,否则就给外人留下政府不团结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,好吧!”

    王双吉哆嗦着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浑身血污的红军战士走到了林薇的身边,只是他还没开口说话,就听到歇斯底里的吼叫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走开、走开,你又脏又臭的,赶紧给我滚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一下子惊诧了,纷纷回过头来看。

    只见王双吉右手,几乎指到了红军战士的鼻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红军战士虽然愤怒,却没有出言咒骂。

    自己衣衫褴褛、充斥着各种臭味。

    而那个县里的干部,虽然也是一身灰军装,不过浆洗得十分干净,还用熨斗烫出了笔直的褶子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红军战士不禁低下了头颅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王双吉冷笑了几声,嘴里发出的声音也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师长没有教你们军人风纪么,浑身脏兮兮的,就像猪圈滚出来的猪!”

    泥腿子就是泥腿子,穿上军装也不能改掉他们的一身土性子。这样的家伙怎么配称之为革命者?

    “王双吉同志,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。”

    林薇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川字,王双吉的言辞确实不应该,毕竟红军才经过一场血战,哪里有时间进行清洗。

    “林书记,红军代表的是革命者的风貌,这样污秽不堪的外貌,会极大的损害我党的形象!作为一个工农党人,我有权利和义务纠正错误。”

    王双吉看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,声音越发的大了。

    林薇不想把事情闹大,毕竟这会伤害地方和红军的关系,她低声劝道:

    “王双吉同志,这个问题可以在党委会上提出来,也可以给秦师长提出意见,在这里不合时宜。”

    王双吉却不依不饶道:

    “林书记,有错误当然就要纠正!大家看看这是人么?浑身血淋淋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杀猪佬,这样狗屁队伍还发动什么群众?我们的党形象要光明正大,这种腌臜污秽的东西,也配称之为党领导的队伍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双吉扫了一眼,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在频频点头,心里更是得意了。可是他看到林薇蹙眉的样子,不禁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“都是那个秦朗!就因为他救了林薇等人,所以茶林的所有工作,就变成了围绕红一师展开。现在林薇经常到一师师部去,难不成是想靠上秦朗?”

    想到这些,王双吉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一眼林薇。美,美得惊心动魄。可是这样的一朵兰花,插在秦朗那种牛粪上,是个男人都要愤怒。于是他用嘲讽的语气说道:

    “秦师长到底是个毛孩子,如果连军队纪律都管不好,不如让中央重新派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你侮辱我的师长!”

    红军战士怒喝道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值得尊敬,那么秦师长绝对是一个。打仗就没有输过,而且从衣食住行关心自己的部下。就算是吃苦受累,也是和战士一样。红一师的人,就是死也绝不能让师长受到侮辱!

    “怎么你想造反么?”

    王双吉大喝一声道。

    那个红军战士往前走了一步,一双冒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双吉,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许你侮辱我们师长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,把他抓起来,把他抓起来。这就是个内鬼,想要伤害茶林的干部。”

    王双吉被吓得往后退了两步,然后惊慌的吼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茶林的同志围过来,红军战士有些惊慌了。如果这是敌人,那么再多十倍都不怕,可这是自己的同志啊!

    “把他绑起来,现在就枪毙掉。”

    王双吉看周围的人动了,刚刚弱下去的气势,瞬间又膨胀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王双吉,你不能这么干!”

    林薇也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个样子,她赶紧上前阻挡着。

    “林书记,今天不处理这个叛徒,以后茶林县的工作就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王双吉狞笑道。

    今天就要在红一师和茶林中间撕开一道裂缝,只有这样林薇才不会接近那个秦朗。

    “把他绑起来,一会儿开审判会!”

    就在红军战士被人拉扯住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谁敢动他一下?”

    声音平淡,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,但是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于成刚,我让你给林书记汇报情况,你汇报了没有?”

    秦朗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名战士是个传令兵,刚刚从新兵团分来的战士,因为是茶林本地人,所以调到师部工作。因为行动迅速,作战英勇,在红一师也是个名人。

    “报告师长,还没有!”

    于成刚赶紧敬礼说道。

    秦朗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命令你,跑步回到师部,去军法处接受纪律处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于成刚又敬了个礼,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林书记,边军政府法令第四条、第六条的规定是什么?”

    秦朗扭头望着林薇说道。

    林薇暗叹了一口气,沉声说道:

    “政府不准干预军事,不得处置军队成员。要维护红军战士的合法权益,不得侮辱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狗东西的手,指到我们英勇红军的脸上,你这个书记怎么不制止?法令就是执行的,不然就是废纸一张,你难道不懂吗?”

    秦朗大声怒斥道。

    望着气势汹汹的秦朗,王双吉不禁吞了一口唾沫,最后却什么都没敢说。

    但是秦朗不想放过他,一把扯掉了,他身上那件挺括的军装。

    “通知军区政治部、保卫部进行调查,建议开除此人的党务、职务,建议追究林薇同志的领导连带责任。”

    茶林的工作人员,一听要牵扯到林薇,赶紧出言相劝道:

    “秦师长,我们林书记刚刚劝阻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秦师长,王双吉同志也是因为那名战士浑身血污,才对他提出批评的。”

    “秦师长,红军战士是我党的革命队伍,应该讲究军容风纪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秦朗冷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也是一身血污,你们要怎么样处理?把我绑起来去开审判大会?那个狗东西还说,我的战士是叛徒,那么这两个字,你们什么时候安在我的头上?他还要枪毙我的部下,谁动手?”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逼问,吓得周围的人脸都白了,一个个忙不迭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“不敢?你知道我们怎么取得胜利么?雪夜行军几十里地,忍冻挨饿不说,还要和敌人进行战斗,因为敌人太多,我们进行了白刃战。多少战士就这样长眠在战场上,难道他们保护的就是你们?”

    秦朗说到这里,又一指渐渐远去的于成刚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你们喊打喊杀的这个战士,因为在战场上的表现,刚刚获得三等红星勋章。现在还要报请第二枚三等红星勋章,就这样的一个英雄,你们有脸面去审判他?”

    茶林县的人一听到这句话,再也不敢说话了。三等红星勋章,只有突出表现的战士才能获得,红一师这几千人,有资格佩戴的也就四十个,至于两枚的似乎还没有。

    秦朗没有在理睬他们,他扭头看着身后的战士。

    “红一师的战士们,挺起我们的胸膛。我们身上的伤疤,就是我们的勋章。让那些嘲笑的人,去爱惜他们的羽毛吧!他们只配像麻雀一样,在屋檐下面窃窃私语,而我们,英勇的红军战士,就像雄鹰一样翱翔在天上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朗的话,红一师的战士们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我们像雄鹰一样翱翔在天上。”

    秦朗听到响亮的回答后,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全部都有,目标军营。向前向前向前,我们的队伍向太阳,唱!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上了推荐,效果真的不一样,谢谢诸位的支持。

    多余的话不说了,莫松子还是

    求收藏,求推荐。

    会努力码字报答大家的支持之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