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68、红星勋章
    太祖看着手里的报告,两只眼睛差点喷出火来。一个县级干部竟然当面折辱红军战士,而且还是获得勋章的红军战士,这完全是犯罪行为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件很恶劣,如果秦朗同志没有冷静的处理,当地党组织就会和红军爆发冲突,那就是了不得的大事。我们要教育好军队干部,更要教育好政府工作人员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主席,这次的情况太恶劣,是不是下去调查调查,会不会有什么人混到我们的组织里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太祖的皱了一下眉头,随即又摆手说道:

    “不能扩大化,以军区保卫部的调查为依据,以秦朗同志建议为标准。先撤销林薇同志的书记一职,让她暂时代理工作。那个王双吉就免掉职务,留党察看一年。如果还是这个样子,再从重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主席这样是不是处理的太轻?”

    那个人又说道。

    太祖挥了挥手

    “对犯错误的同志,不能一棍子打死。我们的原则是治病救人,医治好了那还是我们的同志,治不好我们也没有办法。茶林那边我亲自去一趟,出了这种事情军、政两边搞不好对立。两个都是年轻娃娃,闹起来就不好收拾了。再说马上就要临近元旦,我也应该去慰问一下红一师的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主席,还是下去查一查好,不然秦师长的工作很难开展啊!”

    那人听了又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这件事情还是我去做好一些。防特反特是保卫部的工作,我们就不要越俎代庖。最近二团在莲H县打开了一些局面,你过去支援一下,一定要把县里那个财务所的账目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太祖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通知一下罗荣,让他明天赶回茨坪,我们一起去茶林。也通知一下秦朗,林薇两个同志,后天我们就过去检查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闻到那一阵特殊的香气,秦朗“嚯”的一下跳起来,两步就跳出了睡觉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一只耳,用最大的碗,多来两勺臊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一师之长呢,看看自己的爪子,挖煤的还是烧炭的?告诉符部长的话,十下军棍定打不饶。”

    一只耳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秦朗才懒得和他说话,抢过来一碗就吃。打仗回来就趴了窝,现在肚子瘪得纸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下睡了几天?”

    “就一晚上,那话怎么说的来着。哦,傻小子、精力旺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念下去,咱们到门口比划比划。”

    秦朗恶狠狠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又背着老子吃独食,你两良心让狗吃了。”

    脑勺骂骂咧咧的冲进来,看锅台上还有一碗面,抢过来就吃,结果烫的呲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“傻子,你慢点,等一会噎得口吐白沫,这里可没有孙瘸子的草鞋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一只耳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脑勺挨了一炮人傻了,又挨了一炮人正常了。不过口吐白沫这事,是他们四个人才知道秘密,时不时的就拿出来打趣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呸,这正吃的开心呢,能不能积点口德?”

    脑勺骂了几句后,用最快的速度扒拉完碗里的面条。

    “牛鼻子,没抓住罗客绍,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跑了,反正没回江口。”

    秦朗抬头寻思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就在咱们的附近躲着,你去查罗客绍在本地的姘头,千万不要打草惊蛇。他的师爷不是在咱们手里,仔细的审问,不要放过一个细节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脑勺站起来就往外走,只是临出门时,却回头说道:

    “牛鼻子,直接灭了挑衅的狗东西不就结了,对一个小娘们那么凶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朗一下就把筷子扔过去,反正面条汤都喝光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去找罗客绍,一会儿我还要去打江口。”

    没功夫跟榆木疙瘩解释。林薇是知道为什么要冲她发火的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嘀嘀嘀哒哒。”

    军号声陡然响起,负责作战的红军连队很快集合到操场上,由于没有多余的换洗衣服,大部分的人衣服上还满是血污,但他们的脸却擦洗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俊小伙子”

    一句话,惹来了压抑的笑声。秦朗却摇了摇头,然后奋力的喊道:

    “大声告诉我,你们帅不帅?”

    红军战士们哈哈大笑起来,然后异口同声的回答道:

    “帅!”

    秦朗却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吃饭么?大声点告诉你们的师长,你们帅不帅?”

    “帅!帅!帅!”

    红军战士们大声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秦朗这才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红军的战士最光荣、最帅。但是咱们红军中谁最帅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们的秦师长!”

    战士们又大声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帅小伙子中的一员。今天我告诉你们谁最帅,陈大牛、石娃、于成刚,三人出列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队伍里走出三个人,来到秦朗面前,笔直的站好。

    “红军战士们,他们三个才是我们红军中最帅的人。经过湘赣边区政府的批准!陈大牛同志,荣获红军成立以来,第一块二级红星勋章。这是主席亲自签发的嘉奖令,鼓掌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红军战士们相互看了一眼,然后热烈的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“祝贺你,陈大牛同志!”

    秦朗把手边的木盒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个勋章来。这造假币的手艺就是高,整个勋章亮闪闪的,边角也没有任何的毛刺,手感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长。”

    陈大牛对着秦朗敬了一个礼,又转身对着战士们敬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“哗”

    鼓掌声更响亮了。

    “石娃同志,荣获红军成立以来,第二块二级红星勋章。这是主席亲自签发的嘉奖令,鼓掌!”

    “于成刚同志,荣获三级红星勋章,这是他获得的第二块三级红星勋章。这是湘赣边区政府颁发的嘉奖令,鼓掌!”

    等到三个人入列,秦朗又一次大声问道:

    “他们三个是不是最帅?”

    “最帅!最帅!最帅!”

    战士们歇斯底里的吼道。

    秦朗这时候摆了摆手,又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跟我吼没用,手头就这几个勋章,发了就没有了。同志们,你们想一想,为什么别人胸口挂红布条了,我却没有呢?就是因为他冲锋比我快一点、枪法比我准一点、脑子比我灵一点?不,这些都不是。他们只是比你们大多数人主动了一点!进攻茶林时,在城墙处牺牲的同志,是把主动精神发挥到了极致!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,我们就要进攻江口,那是罗客绍这个恶霸,苦心经营的老巢,据侦察连的同志侦察,他们修了很多的碉堡,虽然没有什么连发武器,但是他们手里的枪依然致命。这一次咱们是打呆战,没有任何取巧的可能。我希望同志们发扬主动精神,尽快的拔掉这个钉子,解放那里受苦的百姓!”

    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排山倒海的呼啸,华夏工农红军第一师迈着整齐的步伐出发了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望远镜里的江口已经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罗客绍带走了所有的精锐,留着守家的就是大烟鬼等等的货色。要不是外围的几个堡坞开枪,恐怕红军能够直接冲进镇里。

    “师长,江口外围的防御设施主要有碉堡和竹签阵,进去的路就只有这一条。”

    罗客绍也不是鱼腩,毕竟一个客家人在茶林做到举足轻重,没有手腕是不行的。他在江口外围挖了一条壕沟,并插满了长长短短的竹签。这使得进镇的道路,只能靠一座吊桥。而那里还修了一座城关,由于无法低近侦察,不知道用什么材料修筑。

    江口靠近洣水,侦察连的同志还冒着严寒做了侦察,却发现岸边也布满了竹签和栅栏,只有充作码头的栈桥还安全,不过一丈多宽的路面,根本就不能用做进攻。如果夏天还可以让人偷偷的渗透进去,现在自然行不通。

    飞雷炮也被否决掉,土制炸药虽然都放在烘干室里,平常也装在油纸中,但是只要有水气渗透,威力就下降厉害。用黑火药也不行,易燃易爆,虽然装到木桶里可以发射出去,但是威力下降厉害,有时候只能冒一团黑烟。而且江口镇内还住着不少百姓,就算飞雷能够使用,但是谁又能用它去伤害群众。

    “白天进攻,逐步的拔掉钉子。”

    罗客绍的碉堡有不少是用土坯砖修筑的,这种粘土晒制的玩意,也就看上去结实。在马克沁机枪面前,完全就是豆腐渣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!”

    才看到红军接近,单打一独特的声音瞬间响彻四周,11毫米口径的子弹带着特有的风声到处乱飞。偶尔有经过头顶的,那凄厉的啸声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嗒嗒嗒。”

    一挺M1910很快推到前沿,对着碉堡就是一梭子。尘土飞扬间,那座碉堡果然坍塌了,一个侥幸生还的团丁,跳起来就往后跑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个神枪手扣动了扳机,那个人一下子就倒在地上,再也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嗒嗒嗒。”

    “嗒嗒嗒。”

    马克沁的声音此起彼落,很快江口外围的碉堡群,都成了废土堆。

    “师长,那座城关就是个大碉堡,我看它是用砖石修筑的,用马克沁可能够呛。”

    脑勺有些懊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有新式武器。”

    秦朗说完哈哈一笑,扭头对着待命的丧门星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今天第二更,莫松子多谢推荐、收藏的朋友。

    书还很长,有些地方都还没有展开,看到不合意的忍一忍,兴许下一章就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莫松子求收藏、求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