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73、目标东南
    秦朗的目标是向东进入福闵省,而这需要大量的骨干支援。如果太祖能在茶林组织培训,有了一定基数的干部队伍,红区的发展即将进入快车道。此时国府联军讨伐唐申智战争规模一再扩大,井钢山的军事压力骤然锐减,正是抽调人手扩大红区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师长,我党在福闵省几乎没有群众基础,为什么要向这个方向发展?”

    湘南、赣西刚刚打开局面,又急着开拓福闵,这步子是不是太大了!

    “新军阀现在打得如火如荼,所以红区的环境就宽松一些。只要他们停止内讧,枪口就会反过来打我们了。先不说军事斗争,井钢山地处内陆,日常生活用品极其依赖白区进口。如果他们对咱们进行经济封锁,红区就举步维艰了。我们现在要跟时间赛跑,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在福闵省打开局面。”

    红区需要一个出海口,就算没有商品进出,搞点海盐都能解决大问题,毕竟红区的食盐,都是私盐贩子运来的,价高不说,数量还不多。

    “师长,红一师四处用兵,现在已经到了极限,再出兵福闵省,势必摊得更薄,如果再有大战怎么应对?而且那边土匪成群,没有足够的部队,可能要吃大亏!”

    福闵的土匪多如牛毛,甚至到了百姓不当土匪,就活不下去的地步。为了对抗他们的劫掠,不少地方又冒出,大刀会、红枪会之类的民间组织,加上亦兵亦匪的保安团。几方你来我往,杀得是横尸遍野。搞得乡间的土地上,除了不长庄稼外,别的什么都长。很多百姓们赤贫无着,犹如活在原始社会。

    “我的计划是分成两步走,利用赣西民军主力外调的时机,以穗川为根据地,向赣东南发展红区。必须用最快的速度,消灭乡间的反动势力,同时配合工作人员组建基层政权。”

    随着秦朗的手指移动,会场众人的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。真能把这一片地区都纳入囊中,那么红军能活动的空间就大了数倍。

    师里的资源不多,这个分配就是个大问题了,几个心急的人立刻问道:

    “师长,这么广大的地域的行动,师里能支援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找谁伸手呢,你们也好意思跟我要?我跟你们说,现在红一师要钱没有、要人没有、要枪有,但是你们要拿东西来换。金银铜铁,大洋商品只要是东西我都收。东西交上来的多,我就给你们好枪。东西交上来的少,我给你们大刀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话引来了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嬉皮笑脸的,除了枪,我还能给一样东西,官帽子!你们下到县乡,发展一个团你就是团长,发展一个师你就是师长。不过粮饷我是不管,缴获必须上缴四成。谎报军情、违犯党纪军纪,军区是绝不轻饶的。敢不敢干?”

    秦朗的话立刻引起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“敢,怎么不敢,我可是早就想当团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长这可是您说的,跟您平起平坐的时候,可别说我爬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干,现在我就可以走!”

    说听到这些话,秦朗回头看着罗荣说道:

    “罗政委,这里坐着的都是劣马,不用笼头管束着,他们能把山墙给踢了。你也说几句,给这些家伙提个醒。”

    罗荣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师长点了我的名,那就代表政工干部说几句。这段时间大部分干部做的都不错,但是也暴露了很多问题。部队军阀作风,简直是泛滥成灾。主席一再强调,思想改造一天都不能放松。可是有些同志因为部队拉开,没有了管束,就忘乎所以了。打人骂人,随意体罚,这是一个红军指挥员该做的么?今天通报上的名单都看见了,会后自己到军区纪律委员会报到。根据新的条例,犯错误的干部全部降一级,如果再犯再降,一直到炊事班做饭去。”

    秦朗却摆手说道:

    “让他们去辎重队搬辎重。炊事班出来的个顶个好汉,这些混蛋进去白白的败坏名声。还有一个事我丑话说在前头,觉得自己脑袋大了,到处玩女人的。我看见一个处理一个,这辈子都别再想穿军装!”

    罗荣点头补充道:

    “师长说得也是湘赣边区政府的意见,现在局势紧迫,个人问题暂时不允许考虑。有些人耐不住寂寞了,想要去寻花问柳,那么等待他的就是纪律的严惩。各级政工下去多做官兵的思想工作,要起主要的监督作用,不准采用和稀泥的方式。有处理不了的事情,第一时间上报。师长,我的发言结束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秦朗左右看了一下问道:

    “二团的人今天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二团政委宛一先到!”

    宛一先赶紧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们孙团长,这段时间干得不赖,我决定升他的官。永兴、穗川全部由你们管理,部队扩编为工农红军独立一师。人我是没有的,不过有句话你一定带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长,我一定带到。”

    宛一先严肃地回答道。师长传话,这可是别的同志没有的待遇啊!

    “要女人当作男人用,男人当作牲口用!如果忙得不可开交,那就当成两头牲口来用。”

    秦朗的话音未落,会场里就是一片笑声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师长说得太对了,我现在就一牲口。”

    看着会场笑成一团,秦朗站起来了,一瞬间周围又变得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起走过来的同志,就是牺牲也倒在前进的道路上。不要因为裤腰带这些破事倒在臭水坑里,说出去你好意思面对战友么?回去多看看书,别一到晚上,两杯酒下去就滚被窝了,起来还是糊里糊涂的浑人。你们在师里是军事干部,下去之后要军政一把抓,干得不好,我这个师长这脸往哪里搁?”

    秦朗看了一眼左右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元旦,不过你们是别想打师里的秋风,这饭我请不起。现在就回去完成新的部署,争取明天早上就出发。我现在还要去主席那里汇报,剩余的罗荣同志主持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敬礼!”

    会场的人全部站了起来,整齐的举起右手。

    罗荣等秦朗走远了,才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伙房还有点面条,大家都将就一下,就算是师里的一点慰问了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给莫松子投推荐票的朋友,收藏的朋友,感激不尽!

    有朋友说我的文笔不好,莫松子一直在努力改进,还望您多多包涵。

    再一次感谢大家的捧场、支持,

    正是您得收藏、推荐,

    莫松子才有了向上的动力。谢谢,谢谢大家!

    继续求收藏、求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