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红星之钢铁咆哮 > 82、集安的老兵
    特务营长一边大喊,一边就要抽枪。

    “噗噗。”

    两声闷响之后,他声音曳然而止。只是脸上陡然出现的空洞中,鲜血如泉水般的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城门口的那些守军,这才发觉不对。不过要反抗时,嘴已经被捂得严严实实,一柄柄雪亮的匕首,眼睁睁的插进了胸口,随着一股暗红汩汩外流,他们只能无力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师长,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楼”

    秦朗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集安的外城墙,比茶林的要宽上很多,而且城门两侧,各有一条石阶通到城墙上。

    自从在茶林吃了亏,军区下令红军各部要利用现有的城墙,进行夺城演练。这一段时间以来,战士们都演练熟了,自然能以最快的速度扑到城上。

    “工农大爷饶命啊!

    因为天气冷,城上值班的白军,双手都笼在袖子里。等到发觉情况不对时,那手怎么也抽不出来,最后只能跪在地上投降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秦朗,也有些哭笑不得。不过能顺利的夺下城门,他算松了口气,悬着的心也放到肚子里

    “把他们的枪下掉,二营派一个排把人押下去,给下面的同志发信号。”

    黎明时分,红一团的人就已经运动到集安外围,为了不打草惊蛇,他们就埋伏在僻静的山谷里,一直到白军的城门打开,突击组才大摇大摆的走过去。果然这一行动,并没有引起敌人的注意。至于那个袁鹏举,只是被一只枪顶着,就吓得尿了裤裆,很配合的完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随着一面红旗的挥舞,城外埋伏的部队立刻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为了麻痹敌人,突击组背的都是单打一和老套筒,只有少数几个人背着装了消声器的十响毛瑟。现在接过战友递来的花机关、汤姆逊和刘易斯,才觉得命又回到手里了。

    “一营一连往左、二连往右、三连支援,你们的任务是顺着围墙插进去,占领所有制高点。二营负责守备城门,同时压制城里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坚固的城墙既是一个堡垒,也是一个牢笼。它能防止外地的侵入,也能防止里面的人逃出去。只要红军占领了城墙,集安就算被捏在手里。

    特务营的营副,也捏了一样东西在手里,那是三个色子。

    自从杨如源出了城门,他就在营里和弟兄们赌上了。本来就是下来镀金的,所以特务营营长也不怎么管,于是聚了一帮人,支了个场子,玩的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青龙白虎,全都是五。豹子当家,给我钱花。去!”

    “哗”

    三个筛子在桌子上不停的旋转着。

    “豹子,豹子。”

    前面几个弟兄最好的是一对六,只要豹子、顺子就能通吃,而且豹子还得翻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怎么样老子这双手。”

    桌面上出现了三个一点,营副大笑着就要抓桌子上的钱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远处传来一声爆响,吓得在场的人都打了突。也不知道是谁踢了桌子一脚,三个一点变成“一三六”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营副哪管那些,把钱巴拉到自己面前,才慢条斯理的说道:

    “去看看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看到一个人冲进来。

    “营副,乱匪进城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营副一把封住对方的领口喝道: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乱说,我剁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轰、轰。”的爆炸声连接不断,中间还夹杂着各种枪声,看来乱匪真的杀进来了。

    营副一脚把面前的桌子踢翻掉,掏出手枪对着天上就搂了火。

    “都特娘的别慌,老子这几天过的正是手紧,区区些许乱匪混进城池里,正好借他们的脑袋换点钱花。”

    笑话,集安是什么地方?这么一座城池,是说打破就能打破的地方?肯定是守城门的那些民团土狗不仔细,让乱匪混进来了。只要组织人马杀出去,这岂不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“干,跟着营副干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跟着大声的嚷叫起来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突击队的行动还是引起了注意,南北城楼的瞭望哨,很快的发出预警,并且向急速接近的红军展开射击。虽然神枪手们在第一时间,就解决了这些威胁,但是行动的意图已经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”

    城墙上硝烟弥漫,子弹横飞。

    看着不断接近的红军士兵,那些民团的人立刻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长官哪里去了,长官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些凶神恶煞的军官,平常就像苍蝇一样在周围打转,今天却一个都没出现,该不会是扔下自己都跑了吧!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是,红军神射手就散落在城墙各处,只要发现军官模样的人就是一枪。最终那些从各处跑出来的军官,就没有一个能到南北城楼。

    “快,都往西门去!”

    特务营里头还有一百多号人。都是些第九军的老兵油子,连特务营营长也指挥不动的角色。非得杨如源开口,又给够开拔费,才肯挪动屁股的主。平常吃得好穿得好,就连武器也都是花机关,十响毛瑟。可以说,他们才是整个二十七师最最精锐的部队。

    “你说让老子动,老子就动啊?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毛孩子,一边数鸟毛去。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,没看见爷爷正在迷糊。”

    老兵们根本不买账,看了营副一眼,该干嘛还是干嘛去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爷爷,小的也不是屁事不懂的主,今天乱匪杀到城里来了,就盼着各位爷爷帮衬。啥也不说了,每人五个大洋。”

    营副急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那些老兵不会所动,有人还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师座让咱们开动都是十块,你特娘哪冒出来的,就敢给老子一个半价?”

    营副的脸色变了几变,却硬生生的吞下这口气,今天成与不成都要靠在这些老兵身上。

    “各位爷爷,是小的不懂行情,死罪死罪。每人十个大洋,过后的赏赐我一个子也不要,都归了爷爷们。”

    老兵们相互看了一眼,才慢腾腾的站起来,为首的一个拍了拍营副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钱打完仗一次算,敢耍滑头的话,朱主席也救不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营副点头哈腰道: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!”

    老兵头目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谅你也不敢!弟兄们,都抄起家伙,咱们会一会来的这群好汉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